「如果是他的話……也許,真的可以做到吧?」

他們為了這一份信任,願意用生命和熱血,來拖延兩三日的時光!

「我……不會辜負你們的!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儘管在漆黑的木屋中,閉著雙眼,陳飛揚依然能夠聽得到殺戮聲,嗅得到血腥味。

他的胸中熱血沸騰,恨不得立刻衝出去與戰友們一起拼殺;但他的心卻一片沉靜——他知道這是關鍵的時刻,他不能浪費一分一秒的時間,只要他能早一秒中突破,就有可能多拯救一條性命!

「無論如何……三天之內……不,要更快!」

陳飛揚喃喃自語。

他並非沒有把握。

青衣老人在他十六歲的時候傾囊以授,古劍派的傳承他已經全部得到。原初武道的修行緩慢,與新武學相比有很多不足,但同樣的,也有種種秘傳法門。

「就比如說,在真氣衝破中丹田之後,迅速打通任督二脈,直破上丹田的秘法!」

上古時代的武者,並沒有像現在盛世之中那麼多的分析和研究,也就沒有那麼多的條條框框,他們一代一代人,用生命在摸索著武道前行的道路。

衝擊上丹田,很有可能影響到腦部,最後造成不可挽回的精神損傷,變得行為乖張瘋瘋癲癲——這就是原初武道之中所謂的「走火入魔」。實際上在星際時代之前,即使是科技已經發展到一定地步,對於人體的研究卻一直停留在初步階段,仍然沒有對真氣沖關的理論有系統總結。

那時候的武者,都是拼了命在突破。

許多人,因此而隕落;但同樣的,也摸索出許多古怪、危險卻有效的法門!


「化氣成劍,刺破血肉,直衝天頂!」

「古劍派第七代掌門孤玄子的這個法子,真是乾脆直接!」

陳飛揚自信地笑著。

「我很喜歡!」

從典籍中的記載來看,古劍派雖然不能說是邪魔外道,但也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名門正派玄門正宗。

事實上古劍派的高手統統都有點亦正亦邪的孤傲氣息。他們的腦洞也讓人匪夷所思,種種秘法神功在他們手中創製,而歷代走火入魔而死的前輩,也是數不勝數。

他們為了武道之奧秘,前赴後繼,沒有一個人後悔過。

「我……不光是為了武道之路,也是為了救人。我必須要有更強的力量!我必須成為傳奇!」

「給我破啊!」

沒有絲毫的猶豫,陳飛揚用盡渾身的力氣,收束著從下丹田產生的真氣,化為鋒利的針,化為劍,粗暴地穿過中丹田,一路上行,直刺眉心!

每一次衝擊,都讓他痛得眼冒金星,淚水撲簌下落。

然而他一點停頓都沒有。

嘴角還帶著微笑。

「凡極限之道,必有大破滅,大恐怖,大痛楚。」

「承受大痛楚、大破滅、大恐怖之後,才能有海闊天空!」

***


「攻進去!」

「殺光他們!」

村外妖族的進攻,已經持續了一日夜。

完全沒有停止。

妖族的體力遠超人類,在戰鬥和血腥之中,他們甚至可以不眠不休,進行瘋狂的攻擊;而人類,即使是高星級評價的體關武者,也不可能有這樣的持續耐力。

儘管輪換休息,但這個時候,新兵們都達到了自己體能的極限。

「該死!」

赤狂雙手握住刀柄,奮力地揮出一刀,逼開正面衝擊的妖族,呼哧呼哧喘著粗氣。

他金色的頭髮散亂,小腿上中了一箭,卻根本沒有時間包紮,鮮血汩汩流出,消耗著他的生命和力量。

唐虞和冰女一左一右,守在他的兩側,也都是面色蒼白。

張克農奮力擋在石榴的身前,身上已經不知有多少傷口,只靠著胸中一口氣在勉力支撐。

「難道說……別說三天,就連兩天都支撐不到?」

妖族的恐怖,超出了他們的意料之外。

已經開始出現了傷亡。

這個時候新兵們仍然保持著鬥志,但這鬥志,還能夠持續多久,沒有人敢打包票。

「摧垮他們!」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坐鎮在妖族大軍最後的大妖站起身來。

他有著猙獰可怕的黑狼頭,雙目之中射出血紅色的凶光,尖厲的牙齒在月光下顯得格外慘白和鋒利。

「殺光他們!吃掉他們!把他們的腸子都拉出來喂狗!」

「竟然敢抵擋我們妖族的大軍,影響到王子的計劃!統統該殺!」

黑狼妖的咆哮帶起了一陣颶風,本來就已經所剩無幾的木柵欄,被憑空捲起。在村中婦孺與可怕的吃人妖怪之間,只剩下了一道由新兵血肉組成的防禦牆!

轟!

黑狼妖急撲而出,碩大的身形化為一道閃電,巨爪拍出。轟然聲中,首當其衝的幾個小隊新兵被撕成粉碎,血肉飛濺!

地面之上,留下了長長的血色爪印!

「不好!」

「打開缺口了!攻進去!殺光他們!」

新兵們和妖族同時大叫,只見妖族黑色的洪流在那血肉的缺口之中直涌而入,朝著手無寸鐵的老人和孩子直撲過去!

「媽媽!」

小娟站在人群的外圍,眼睜睜地瞧著一頭兇猛的狼妖撲來,驚呼一聲,閉目待死!

嚓!

有溫熱的液體濺到她的臉上,帶著濃重的腥氣,她卻並沒有感到痛楚。

小娟驚奇地睜開眼睛,看見那狼妖已經沒了頭顱,轟然倒地。

在他身後,站著持劍的少年——

——陳飛揚!

… 「飛揚哥哥!」

「陳飛揚!」

「陳中士!」

「防衛軍同志!」

村民和新兵全都發出了驚天動地歡呼,士氣陡然之間大振,剛才被沖開的缺口居然在瞬時堵上了,沖在最前的妖族,被一一絞殺!

「嗯?」

黑狼妖皺緊了眉頭。

他想要一蹴而就挫折人類的氣勢,在剛才可怕的衝擊之下,已經成功了一半,很有可能就此打破防禦,結束這一場攻擊;但是在那個少年出現之後,所有人的氣勢都不一樣了!

「中士……嗎?」

黑狼妖注意到了陳飛揚肩膀上的肩章。

「氣關?」

作為大妖,智慧和實力都遠超同儕,他知道戮神部隊的中士意味著什麼。

「不……不對,如果他們有氣關武者的話,早就該發動攻擊,不應該死守!」

在黑狼妖身邊,一頭青狼妖冷冷開口,他是妖族隊伍中另一頭大妖,已經出手過好幾次。

他們對戮神部隊的攻擊節奏也很了解,如果這支隊伍中有氣關,那麼他們的任務絕對不會只是防禦。

「不是氣關還敢這麼耀武揚威?」

「青狼,去殺了他!」

黑狼妖爪子一揮,獰笑開口。

他看得出來,現在陳飛揚是人類的士氣源頭,只要將他擊殺,這些負隅頑抗的傢伙只怕全都不會再有鬥志。

「好!」

青狼舔了舔爪子,嘿然一聲,從妖族的後排縱躍而出,在半空中翻了個筋斗,風馳電掣一般朝著陳飛揚急沖,身周帶起呼呼風塵!

陳飛揚長笑,他出劍斬殺幾個妖族之後,也是不避不讓,沖著青狼妖的方向飛奔!

出關,就是為了主動攻擊,殺大妖!


「陳飛揚……」

「學長!」

眾人屏住了呼吸,儘管還在激烈的戰鬥之中,目光卻不可避免地被陳飛揚所吸引。

他到底有沒有衝破氣關?

他能不能抗衡大妖?

這是他們守衛村莊的任務能否成功的關鍵,也是他們能不能活下來的關鍵!

陳飛揚的腳步很穩。

踏、踏、踏!

每踏一步,都彷彿有一種奇妙的韻律,振動與天地相合,他的劍雖然凝而不發,但他整個人,卻像是一柄出鞘的利劍。

當者披靡!

「這傢伙……」

黑狼妖眯起了眼睛。

青狼妖與陳飛揚的距離在飛速的縮短,幾個呼吸之間,一人一妖已經從幾十丈遠拉近到不足十丈,大約一秒鐘之後,就將交鋒!

陳飛揚的劍鋒,突然亮了亮。

他的步子也變得特別大,一步跨出,竟是硬生生貼到了青狼妖面前!

「笨蛋!快閃開!」

黑狼妖瞳孔收縮,驚怒大吼出聲!

嚓。

劍起。

血濺!

青狼妖斗大的頭顱,滴溜溜滾落在地,雙目圓睜,猶自帶著不敢置信的目光。他的前爪在空中徒勞揮舞,良久才轟然一聲倒落塵埃之中,手腳抽搐一陣,徹底不動。

秒殺!

一劍秒殺。

「怎麼……可能?」

火傲城抱住了腦袋,一臉的不敢置信;而即使是對陳飛揚充滿信心的張克農、赤狂等人,也都是目瞪口呆。

妖族之中,一片鴉雀無聲,他們眼睜睜地看著大妖隕落,心膽俱喪。過了一陣子,最膽小的妖族發一聲喊,掉頭就跑,如果不是黑狼妖還在,只怕這一劍就足以奠定這一場任務的勝利!

陳飛揚站在原地,面白如紙,緩緩調勻氣息。

黑狼妖從最初的震駭之中反應過來,他目光兇狠,雙手分開瑟瑟發抖的妖群,走到陣前。

「果然是氣關武者,青狼這白痴看不出這一點,死了也是活該。」

妄自揣測,自視過高,輕視對手,這全都是強者的大忌。

青狼被一劍斷頭,並不冤枉。

「你這劍法很不錯,」黑狼妖點了點頭,「不過,應該也很難使用吧?用高速的步法和詭異的劍招相結合,在瞬間形成壓制性的速度和破壞力。在我看來,以你現在剛剛突破氣關的實力,最多只能使用一次。」

陳飛揚猛然抬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