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

墨程老人站了起來,笑著說道:「光顧著說話了,小侯爺也該吃飯了,不如留下來和我們一起吃罷。」

「墨老在么?」

話音剛剛落下時,門外傳來府內一個下人的聲音,隨後那下人恭聲說道:「老爺請墨老過去一起用膳。」 來到將軍府的正堂,墨程見到了端坐在椅上的沐老爺子,席位的下座,府內的侍衛長秦川也坐在那裡。

桌子上擺滿了菜肴,杯內已經倒滿了酒水,顯然就等墨程開席了。

見到墨程到來,秦川忙站起身形施了一禮,秦川的修為與身份與墨程相比,差的可不是一點半點。

「墨程,三天的時間也到了,不知那小子學的如何?」

見到墨程,沐老爺子連忙問道,神色中頗有幾分迫切,對於沐陽,沐老子是抱有相當大的希望。

「恭喜大帥了!」

面容上露出笑意,墨程拱了拱手,隨即坐在了椅上:「根據這幾個月來,屬下對小侯爺的觀察,小侯爺確有著不錯的意念力天賦,按照眼下的速度,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用不了幾個月,小侯爺極有可能成為一名魂紋師!」

從墨程這般隨意的舉動來看,與沐老爺子的交情絕非一般。

聞言,一旁的秦川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氣,雖沒有說什麼,但目光中卻露出一抹懷疑之色。

沐老爺子微微一怔,有些遲疑的問道:「成為一名魂紋師,便是有些天賦的初學者通常也要近一年的時間,墨程你是不是一時口誤把話說錯了?」

墨程面容上帶著幾分興奮之色,沒說有說話,端起眼前的酒杯一飲而盡,顯然此刻的心情好到了極點。

放下酒杯,墨程捋了捋鬍子說道:「常言道,萬事開頭難,初入魂紋一道的人凝結魂紋最為不易;小侯爺的天賦遠比屬下年少時還要強上許多,三天的時間便能同時用雙手凝結出六道魂紋,餘下的四十四道便容易了許多,只不過是要勤加修習罷了。」

「沒想到不僅小候爺在修習武技有著不俗的天賦,便是在意念之力上也有這麼強的天賦,真是讓我輩汗顏。」秦川一臉羨慕的說道。

沐老爺子聞言,面容上的笑意漸重,旋即掠出一抹悲色:「當年爍兒也是天縱之才······」

說到這裡,沐老爺子長嘆了一聲,換上一副笑意端起酒杯:「說這個做什麼,今天原本是高興的事。」

說罷三人對飲起來,論身份,秦川與沐老爺子差距極大,根本不可能坐在一起,但秦川自幼跟隨沐老爺子,並且是一手調教出來的,雖然是親兵的身分,那感情遠遠超過尋常的師徒,幾乎與父子一般。

「傻子哥哥,沒想到你有這麼好的天賦,比我剛開始學的時候強多了!」

在墨程走後,那個十多歲的孩子看著沐陽說道。

傻子······哥哥?

聽到這個稱呼,沐陽略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將目光投向這個孩子:「你也是魂紋師?」

「算是罷!」

小傢伙晃了晃腦袋,雙手一伸,轉瞬間數十道魂紋浮現在身前,沖沐陽擠了擠眼睛,臉龐上露出一抹得意之色。

細數了一下,小傢伙的身前足足有七十多道魂紋,沐陽不由的張大了嘴巴,沒想到一個十多歲的小傢伙,居然能達到一級中階魂紋師的水平。

「真厲害!」

沐陽誇了誇這小傢伙,又問道:「小弟弟,你融魂了么?」

「沒有!」

小傢伙搖了搖頭,有些失望的說道:「爺爺說我現在太小,沒有修鍊玄力,不讓我融魂,讓我年滿十六歲以後修鍊玄力后再融魂,先好好修鍊再說。

沐陽心中一驚,這小家沒有修鍊玄力,莫非的魂紋是單純以意念力凝結而成?這種意念力將會是多麼強大。

交談中,沐陽才知道這個小傢伙名叫墨予,是墨老的孫子,前些天才來到鎮南將軍府。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這些天沐陽所有的時間都用在了修鍊玄力與凝結魂紋上,晉入聚玄境后在聚玄中期之前,著重於打基礎,只有晉階到聚玄境中期后才可以修習玄技。沐陽心中清楚玄力提升過快,不免會有斑駁虛浮之像。

沐老爺子送與沐陽的那部基礎功訣,卻是一部夯實基礎的上等功法,再輔以沐陽偶爾服用的丹藥,明顯可以感覺到體內的玄力的進步,按這樣的時間算,也許用不了一個月便可以衝擊聚玄境中期。

墨老給沐陽的第二幅軸卷,是一卷名為神魂訣的修鍊意念力的功法,雖然自己對神魂訣上所載的內容不大熟悉,卻有墨予那個小傢伙可以請教,對付小孩子沐陽自然有自己的一套,在送去不少的好玩的好吃的之後,墨予對沐陽提出的問題知無不言。

之所以沐陽沒有去請教墨程老人,是因為墨程這一陣時間都在閉關中,在反覆嘗試著衝擊靈階魂紋師。

有了墨予的指點,僅僅是十多天之後沐陽凝結出的魂紋,比之從前有了大幅的進步,不僅凝實了許多,雙手凝結出的魂紋,從最初的六道魂紋增長到了十六道之多,最基礎的十道符紋也完全掌握了起來。

墨予、沐陽二人看個頭上雖然差距頗大,其實兩個人也就相差不到五歲,這一段時間相處,兩人的感情甚篤,在沐陽凝結出十六道魂紋之後,墨予開始教沐陽布置最基本的魂紋術列。

布置魂紋術列,遠比凝結魂紋要難上許多,布置魂紋術列是一項極為複雜而又系統的技能,十個基礎魂紋彼此間相互交織在一起,稍有拼接不當便會功虧一潰。

沐陽屢次布置屢次失敗,急的在一旁的墨予直說沐陽大笨蛋。

被一個小自己幾歲的孩子罵成笨蛋,徹底讓沐陽無語,但誰讓自己足足試驗了一千多次,沒有一次成功的。

沒有布置成魂紋術列倒不是沐陽拙笨,只因為魂紋師難以修鍊而且還需要極高的天賦,相對於武者稀少了許多,若是隨隨便便都可以結出魂紋術列,這魂紋師豈不是遍地都是了。

此時沐陽已經修鍊魂紋術半月有餘,能夠凝結出二十多道魂紋,以墨予小孩的心性,沐陽每失敗一次便會在牆上劃上一道,沐陽足足失敗了一千二百二十五次之多。

沐陽發現,凝結出的魂紋多少與布置魂紋術列,兩者之間也是相對獨立的,凝結的魂紋多並不代表能布置出相應的魂紋術列。

此刻沐陽的雙手不停的舞動著,十六道閃爍著淡淡光芒的魂紋自手尖浮現出來,懸浮在身前,沐陽正試圖將這十六道魂紋聚攏在一起。在排列魂紋術列的過程中,每道魂紋都以一種極為複雜的軌跡被交織拼接在了一起,每一步的拼接,都讓沐陽有一種晦澀與眼花繚亂的感覺。

這種感覺讓沐陽有一種在華夏上學時,遇到高等幾何的感覺,面前的魂紋術列在沐陽的眼中便是一個複雜而又玄奧的幾何題目,而在拼接魂紋術列的沐陽有如一個正在做題的學生一般。

當沐陽將最後一道魂紋拼接上去后,身前魂紋術列在驀然間閃爍起玄芒,明顯可以感覺到有一股力量波動倘徉在其間,這股力量雖然不大,沐陽卻可以感覺的出,這力量若是被引導出來,不是一個普通人可以抵擋的。

成功了!

此刻沐陽的面容上儘是驚喜之色,足足失敗了一千多次之後,終於凝結成自己的第一個魂紋術列,其間沐陽揮灑的汗水可想而知,此刻沐陽的心情幾乎喜之欲狂。

看到這一幕,墨予撇了撇小嘴:「馬馬虎虎罷!」

沒有理會墨予的毒舌,沐陽繼續欣賞著自己布置出的每一道魂紋陣,心中明白,如果將一隻動物的精魂魄入其中,這個魂紋便可以爆發出一股攻擊力。

看沐陽仍在那裡孤芳自賞一般,對著自己布置出的第一個魂紋術列顧影自憐,墨予的小臉上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旋即伸出雙手指尖一陣飛舞,僅僅是呼吸息間,一個五十道魂紋組成的魂紋術列浮現在沐陽的面前。

目光掃過墨予凝結出的魂紋術列,這太打擊人了,著實讓沐陽掛不住面子,忙將自己的魂紋術列收了回去。


看到沐陽吃癟的表情,小傢伙吃吃的笑道:「你離成為一級魂紋師的那五十道魂紋術列,差的還遠著呢!」

聽到墨予的毒舌,沐陽咬了咬牙,給了墨予一個白眼之後,繼續凝結魂紋開始布置自己的術列。

惡做劇的笑聲再次在沐陽的耳邊響起,氣的沐陽說不出話來,墨予倒是無比的開心。

在隨後的時間裡,沐陽在忙於布置魂紋陣的同時,絲毫沒有放鬆對玄力的修鍊,不知不覺中,沐陽的實力比之前又深厚了許多。

日升日落,忙於修鍊的沐陽也不知道過去了多少時日。

「小侯爺在么?」

這一日,正在修鍊的沐陽聽到外面有人在喊自己,緩緩收功隨即說道:「進來!」

走入房間的是一名將軍府的侍衛,這侍衛向沐陽施了一禮:「明天是帝國玄武學院面試的日子,大帥讓小的來與小侯爺說一聲,不要忘了明天的安排!」

那侍衛走後,沐陽雙手抱於腦後,斜依在椅上,算了一下時間,從上次燈會到現在,足足過去了五十多天。

「想來距離帝國玄武學院開學的日子不遠了,該面對的,始終都是要面對的!」

想起了匤飛、文亭之流,沐陽雙手揉了揉太陽穴,眼神漸漸的深邃起來。 帝國廣場,座落在帝都宮城的南門外,佔地足有數里方圓,此時廣場之上四周站立著不少鎧甲鮮明、手持兵刃的軍士,整個廣場上散發著一股肅殺之氣。

帝國玄武學院的招生處設在廣場南邊的武督司,當年開國昊皇便是依靠宗門力量起家的,最後成為昊國的皇帝,,開國昊皇在平定天下之後的第一件事,便是用武力脅迫帝國內所有的宗門全部解散,生怕將自己苦心經營的帝國再蹈前朝的復轍。

除此處,明令禁止任何人私辦武院,防止有人藉機圖謀不軌,樹起反叛的大旗。

昊國民風強悍、天性好戰,最後有大臣諫議,建立帝國玄武學院,將昊國所有擁有修鍊天賦的少年集中在一起學習,其中的佼佼者在學院畢業之後,可以補充到帝國軍隊之中。

這樣,一來這樣可以使帝國軍隊保持強大的戰鬥力;二來不致於這些優秀的武者外流,或是在民間形成潛在的威脅。

於是便有了帝國玄武學院的創立。

帝國玄武學院內設有院長、副院長、督師、首席執教、執教、副執教等職,除了院長不可以更換以外,其餘的職位都是可以任免的,因為開國昊皇規定,帝國玄武學院的院長由歷代昊皇來擔任,自然帝國玄武學院的學生便是昊皇的門生,學生效忠於老師天經地義。

清晨,在墨老的帶領下,鎮南將軍府內的少年加上沐陽一共三十四個人,向設在武督司的招生處走去。

巨大的廣場之上,挨挨擠擠的人山人海,無數的年輕人或是獨自、或是結隊、或是在家人的陪伴下來到武督司的門前,當看到這樣的場面不由的傻了眼。

喧嘩聲回蕩在帝國廣場的上空,無數的年輕人向武督司的招生處涌去,排起了長龍般的隊伍,場面甚至有接近於失控的跡像。

感覺到情況不對,帝都衛忙加派了人手,直到整齊的腳步聲、鎧甲的撞擊聲在帝國廣場外響起的時候,躁動的人群才將自己的那似火的激情壓制了下來。

對於帝國玄武學院,沐陽並沒有多大的興緻,若是在鎮南將軍府內修行,沐老爺子手中收藏的玄技絕計不在少數,若是修鍊魂紋術,墨老是最好的老師。

如果說去玄武學院修習,是為了將來混個一官半職,這對井田等人有利,而自己有著世襲有勛位,根本不要為了功名混跡那裡。

若不是與文亭的約定,沐陽實在想不出自己有什麼去玄武學院的理由,自己去玄武學院唯一的目的好像就是將來與那文亭好好的打上一架。

「墨老,我們不如先回府罷,這人山人海的,等我們排到跟前估計要到明天了!」看著涌動的人群,沐陽略有些無奈的說道。



墨老微微一笑,揮了揮手說道:「你們都跟我來罷!」


沐陽等一群少年跟在墨程老人的身後,繞著布滿帝都禁衛的廣場走了半圈之後,來到靠近武督司的小門前。

這裡毗臨皇城,乃是帝都衛重兵把守的地方,重鎧、利刃、強弩在陽光下閃著寒芒,兵士士警惕的看著沐陽一行人,凌厲的目光中帶著重重的殺氣,沐陽甚至可以嗅出他們身上的血腥氣息,心中斷定這是一支上過戰場的軍隊。

「來人止步!」

就在沐陽一眾人將要接近武督司大門時,一聲清喝傳了過來,隨即一個校衛模樣的軍士走了過來,神情極為不耐的說道:「來帝國玄武學院報名的話,去後邊排隊。」

一聲輕笑,墨老說道:「去那邊給你們厲統領帶個話,說墨程來了!」

「好大的口氣,我們統領認的你么?」

那軍士上下打量了一番墨程老人,看這老人獨臂穿著極為樸素,不由的一聲哧笑,一副頗為不屑的表情。

聞聽此言,墨程挑了挑眉毛:「你對厲勇說,有個一隻胳膊的老頭來找他。」

帝國廣場緊臨皇城,乃是帝都防衛的重中之中,墨程老人帶著三十多個少年走來原本就極為扎眼,此時聲音高了幾度,霎時間引來周圍人的注意。

這幾天情況特殊,守衛帝都的統領們更是敏感至極,聽到聲音,忙都將頭轉了過來。

一個帶階的統領將目光掃視過來,當看清面容后,忙一路小跑的跑了過來,一把將那名軍士推到一邊,拱手道:「見過墨老,屬下甲胄在身不能全禮了!」

墨程也是微微一笑,示意這名將領無需多禮。

這名統領一拍掌烀在那兵士的頭上,罵道:「瞎了眼的東西,在墨老面前也敢無禮,是不是想嘗嘗軍棍的滋味了?」

那兵士嚇的忙顫顫巍巍的求饒。

沒有時間與這兵士閑扯,墨程老人直接說明了來意。

這名厲姓統領親自帶著墨老一行人,進入到武督司的招生處。

武督司的建築雖無法與皇宮相比,卻也頗為壯觀,大堂內可以看到不時有少年男女走入報名處的兩個房間內,又不時有人從這兩個房間中走了出來。

從每個人的表情上來看,正可謂幾家歡喜幾家愁,通過者喜笑顏開,淘汰者垂頭喪氣,顯然從比例上來看,淘汰率非常的高。

帝國玄武學院的招生標準,沐陽早便知曉,十六歲感應到天地玄氣,而且至少擁有中等修鍊資質,自己早已晉入到聚玄境,至於修鍊資質嘛雖馬馬虎虎,卻也達到入學要求,所以進入玄武學院是板上釘釘的事。

所謂的修鍊資質便是以體內的經絡為標準,經絡的粗細、柔韌程度關係到一個人能在修鍊的這條路上能走多遠,培養一個修者也需要不少的資金與資源,帝國雖然財力渾厚,也不會為一個沒有前途的人而浪費資源。

剛剛靠近招生處的登記台,沐陽便感覺有一道帶有憤恨的目光投向了自己,隨即轉身望了過去,不由挑了挑眉頭。

那道目光不是別人,正是在沐陽跟前幾次吃癟的陌妍公主,此刻陌妍公主的目光清冷,一副恨不能將沐陽生撕活剝的表情。

「妹妹是不是看上那個帥哥了?」

「嗯!嗯!長的蠻有味道的,妹妹如果不喜歡,那便讓給我。」

兩道聲音在在陌妍公主的身邊響起,也將一眾少年的目光吸引過去,不過井田、沐雲等人迅速把目光收了回來,燈會的那晚這些人都認識了陌妍公主,自然忙將目光躲避開來,隨後又不約而同的將目光投向沐陽,眼神中還帶著幾分笑意。

陌妍公主的身邊站著兩個年輕的女子,論起面容都算是生的俏麗,但若是與陌妍公主相比,倒是遜色了幾分,只是這兩個女子的年紀明顯要比陌妍公主大上一些,身材發育的自然要成熟許多,一對豐滿胸脯在緊身的衣衫之下,給人以呼之欲出的感覺,纖細的腰肢,挺翹的圓潤嬌臀,讓遠處的那些男子有流口水的感覺。

這般火暴如妖的身材,自然吸引了無數男人的目光,若不是這裡是武督司,那些生性風流的傢伙早便跑來糾纏搭訕了。

能與陌妍公主在一起的女子,想來也是非富即貴,原本沐陽不想搭理陌妍公主的,但那道冰冷的目光無時無刻不在落在沐陽的身上,讓沐陽覺的十分的不舒服。

此時沐陽一行人排成一隊,準備進行接受測試。

測試顯的極為多餘,原本可以省略掉的,但沐老爺子為免的有人說閑話,這個形式便走了下來。

「無論如何不能讓這個傢伙去帝國玄武學院,他若是去了,自己可就真的灰頭土臉了。」

陌妍公主心中恨然道,想起沐陽心中的氣就不打一處來,夏時節管宴上戲弄自己一次,在燈會上頂撞了自己一次,還打了匤飛和文軒,匤家和文家把狀告到了皇兄的面前,甚至自己也跑去告小狀,結果皇兄一句小孩子鬧著玩就把所有人打發了,據說朝堂上也只是斥責沐家幾句,並沒有處罰,這令陌妍公主覺的太不可思議了。

「這個人,我要在一旁監督著測試!」

沐陽正在排隊等著接受測試,陌妍公主面色清冷的走到沐陽的面前冷聲說道,而身後正跟前那兩個身材火爆的少女。

負責招生的執教們自然都認的陌妍公主,不知道公主為什麼發這麼大的火,想來與這個少年有著不小的關係,隨即投向沐陽的目光中露出一抹同情之色。

看到陌妍公主專門針對自己,沐陽轉過臉笑吟吟的說道:「公主這麼關心為夫啊?」

陌妍公主指著沐陽說道:「沐陽,在這裡你能不能進入玄武學院,我說的算!」

「沐陽?帝都內最出名的那個傻子?」

聽到公主與沐陽的對話,陌妍公主身後的兩個辣妹終於不淡定了,齊齊驚聲說道。

把臉轉向兩個辣妹,沐陽露出一個迷死人不償命的微笑:「正是區區不才!」

「不會罷,傻子也會這麼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