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開始幹活吧,動作麻溜一點。」大衛頭也不回的叮囑道。

隨後,十八名搜救隊成員一起拔出腰間的軍用匕首,以及各種可以利用的鋒利刀具。

小平頭見狀,也抽出棱形軍刺,加入到切割巨型蜈蚣王的行列中來。

雖然,黃小仙不願意「同流合污」,不過趨於無奈也只能裝裝樣子,磨磨蹭蹭的幹起來。

起初,大?,大衛還親自持槍替搜救隊成員們站崗放哨,生怕他們被來自身後的毒蛇偷襲。

到了後來,大衛發現屬下們的進度實在是太慢了。

照現在這種速度來計算的話,就算蔣少龍還活著,恐怕也得被活活悶死在巨型蜈蚣王的肚子裡面。

不得已的情況下,大衛只好把手中的微型衝鋒槍收到背後,從軍用長筒皮靴之中拔出軍用匕首,跟眾人一起埋頭苦幹起來。

令大衛沒有想到的是,覆蓋在巨型蜈蚣王體表那層黑褐色硬甲殼,實在是太難搞了,又厚又硬!

即使軍用匕首能夠穿透黑褐色硬甲殼,想要在上面劃開一道缺口,卻是難比登天,根本就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現在,大衛終於明白兩支搜救小隊成員們的進度,為什麼會這樣遲緩了?

英雄聯盟之天命系統 ,快的驚人……

巨型蜈蚣王臨時之前,偏偏是腹部朝下,令搜救隊成員們無從下手,只能用軍用匕首,一點一點切割那些又硬又臭的黑褐色硬甲殼。

別看巨型蜈蚣王已經死去多時,可是,位於身體表層的黑褐色硬甲殼,卻不會因為這個而變軟,堅硬程度依舊不可小覷。

半個小時過去了,在二十一名搜救隊成員齊心努力下,巨型蜈蚣王那具龐大的軀殼,終於從中間一分為二。


按照大衛的指示,搜救隊成員們對巨型蜈蚣王的內臟器官逐一進行排查。

當眾人檢查到巨型蜈蚣王的排泄系統之時,一名莊園警衛用軍刺扎透了一根類似於大腸狀的消化道。

「噗!」

一堆黃褐色的流質物體,從傷口邊緣地帶淌了出來。

與此同時,一股奇臭無比的氣味兒,瀰漫在空氣之中,充斥著眾人的鼻孔。

「嘔……」

「哇唔!」

幾名搜救隊成員當場就忍受不住,捂著嘴巴吐了出來。

不用猜都知道,那些黃褐色的流質物體,究竟是什麼東西?

否則,也不會釋放出如此惡臭的味道,可謂「殺傷力」十足啊。

剩下的莊園警衛們,也被惡臭給弄得暈頭轉向,精神狀態不是一般的差勁。

好在大衛跟黃小仙、小平頭,以及另外幾名莊園警衛還是清醒的,除了眉頭微皺之外,沒有任何不適之處。

最終,大衛擼起衣袖,決定親自上陣!

直播之荒野挑戰

所以,大衛只能硬著頭皮,找到屬下之前劃開的傷口之後,赤手將胳膊硬塞進巨型蜈蚣王的「大腸」之中。

「咕唧……」

一記扣人心弦的響聲過後,大衛感到胳膊被一股溫暖而又濕潤的液體所包裹著。

巨型蜈蚣王死了那麼久,肚子里竟然還有溫度,這一點著實出乎大衛預料之外,不否合醫學原理。

可是,大衛也明白,世界上無法用科學原理來解釋的東西多了去了,就像面前這條體型超大的變異巨型蜈蚣王。

「沒……沒事兒,呵呵……」

為了安撫弟兄們的情緒,大衛扭頭沖著屬下及小平頭、黃小仙等人笑了笑。

不過,這笑容看起來總覺得有點不太對勁兒,貌似跟哭一樣……

其實,以大衛現在的處境,還是可以理解的。

忽然間,大衛右手中指末端,觸碰到了異物,摸上去有點硬硬的感覺。

大衛整個人當時就像觸電了一般,愣在原地一張臉都變得綠色的了。

說實話,無論大衛之前經歷過什麼?這個時候能不害怕才怪呢。

陰陽之仙道

「呼……」

察覺到那根硬硬的物體沒有半點反應,大衛這才長出了一口氣,稍稍放下心來。

「嘎嘣……嘎嘣!」

大衛只覺得兩排后槽牙都快被自己給活生生咬碎了,沒辦法,換做是誰在這個緊要關頭能不緊張啊?

「平頭兄弟、黃小仙,你們倆過來幫忙搭把手。」大衛頭也不回的要求道。

聞聽此言,小平頭倒是沒有半點猶豫走上前去。

畢竟,事關蔣少龍,對於小平頭來說,尋找救命恩人的下落,是他義不容辭的責任。

而黃小仙就有所不同了,但是,發現幾十雙眼睛在同時盯著自己,也只好硬著頭皮跟了過去。

待黃小仙跟小平頭來到近前之後,大衛沖著兩人努了努嘴,示意道:「你們幫我拽著大腸兩端。」

小平頭面色陰晴不定,變了數次,試探性問道:「大衛,你這是要做什麼?」

大衛出言解釋道:「平頭兄弟,我剛剛好像碰到什麼東西了……」

「什麼東西?」小平頭與黃小仙幾乎在同一時間瞪大雙眼,異口同聲的問道。

「呃……」

黃小仙一臉難以置信的反問道:「該不會是……少龍兄弟?」

原本,大衛早就聯想到這一點了,之所以沒有說出口來,就是為了不讓大伙兒的士氣受到打壓。

現在可倒好,由黃小仙捅破這層窗戶紙后,眾人頓時變得垂頭喪氣。

「咳咳……」

大衛假裝咳嗽了幾聲,藉此提振士氣,放聲吼道:「都給老子打起精神來,誰說這裡面就一定是少龍兄弟的?」

小平頭也隨聲附和道:「對!大掌柜福大命硬,那麼多大風大浪都闖過來了,怎麼可能在陰溝里翻了船?我相信他一定不會死的!」

說完,小平頭竟然也把胳膊伸了進去,與大衛一起抓住那根硬硬的物體,用力往外拖。

黃小仙也加入進來,忍住刺鼻的氣味兒,三人終於將那條硬硬的物體給拽了出來。

只見,一截通體墨綠色的東西暴露在空氣之中,其他搜救隊成員見狀趕忙上前幫忙。

半分鐘過後,一條三米多長的叢林巨蟒,終於露出本來面目,被眾人合夥丟在地面上。

或許是遭到巨型蜈蚣王體內酸液的侵蝕,叢林巨蟒體表已經被腐蝕的不成樣子,出現了大大小小几十個坑洞,血肉模糊慘不忍睹。

不僅如此,叢林巨蟒周身上下,還散發著陣陣惡臭,與巨型蜈蚣王大腸內部的味道簡直一模一樣。

「嘔……」

看到這一幕之後,幾名立於周圍的莊園警衛,再一次被噁心到了,轉身蹲在地面上,捂住嘴巴不停地乾嘔著。

這一次,連一向都十分淡定的小平頭,也有點忍不住了。

包括見多識廣的大衛跟黃小仙在內,都覺得胸腔氣血翻滾,咬著牙努力往下壓了又壓,這才沒有當眾出醜。

其實,這個時候換做是誰都一樣,莊園警衛們個個面色慘白,看起來無精打採的樣子,誰還有心思去笑話別人呢? 歇息了片刻,大衛的腦門都快擠成一條麻花了,心裡有些打怵的說道:「夥計們,繼續?」

黃小仙點點頭沒有說什麼,剛打算抬起右手,習慣性的擦拭額頭上冒出來的細密汗珠,便被覆蓋在手掌上的粘稠狀液體給噁心壞了。

小平頭也十分謹慎,生怕一個不小心,控制不住體內正常的生理反應,當場吐出來。

此時此刻,只剩下大衛、黃小仙、小平頭三個人還算比較正常。

一旦他們三人之中任何一個出現問題,都極有可能引發連鎖反應,導致另外兩個人全線「崩盤」。

強忍著刺鼻的氣味兒,大衛硬著頭皮再次把右臂從大腸傷口處伸了進去。

「咕唧……咕唧咕唧……」


一陣連續的異響聲過後,大衛再次抓住一根硬邦邦的東西,一臉焦急的催促道:「喂!你們兩個倒是來搭把手啊,別總是傻站在那裡。」

「噢……好的。」小平頭與黃小仙異口同聲的回答道。

結果,撈出來的東西,依舊是一截毒蛇的屍體,很令大伙兒失望。

參與此次搜救行動的隊員們,均被大衛等人堅韌不拔的精神所感動,紛紛主動上前幫忙,伸出援手。

如此一來,搜索巨型蜈蚣王屍體的進度大幅增快。

可憐的巨型蜈蚣王,生前威風八面,死後卻不得安寧,就連肚子里剩餘的那點「存貨」,也都被搜救隊成員們給扒拉出來,一點也沒有剩下來。

大衛一心只想儘快找到蔣少龍的下落,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殊不知,搜救隊成員們越晚找到蔣少龍,就對他越為有利。

因為,前文曾經提到過,蔣少龍體內的變種細胞是至陽之物,分泌出源源不斷的能量之後,也會產生大量肉眼看不見的垃圾貯存在體內。

短時間內,變種細胞產生的垃圾,不會對身體造成什麼影響。

可是,時間一久,蔣少龍的身體便會出現各種奇怪的癥狀,例如突然間頭暈目眩,遇到棘手的事情之時,根本無法發揮出全部的實力。

只有通過吸入足夠多的至陰之氣,才能夠中和變種細胞產生的垃圾,使其達到變廢為寶的目的。

而那條剛剛死去不久的眼鏡王蛇,恰巧可以被譽為全天下至陰物種之一。

不僅如此,眼鏡王蛇體內的強酸性粘稠消化液,更是陰物中的極品,不是一般東西所能取代的。

現如今,蔣少龍身處眼鏡王蛇腹中,可謂得到了最佳的成長機會。

別看蔣少龍體表的皮膚被強酸性粘稠消化液給腐蝕得面目全非,但卻進一步鍛煉了變種細胞快速增生的能力,使蔣少龍真正具備了應對各種突髮狀況的本領。

說白了,蔣少龍在眼鏡王蛇體內待時間久了?久了,好處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紫貂躥來躥去也找不到出口,只能暫時認命,蜷縮在蔣少龍身旁,躺在眼鏡王蛇腹中,一人一貂靜靜地躺在一起,那種場景看起來還蠻溫馨的。

老天爺似乎都站在蔣少龍這邊,特地把兩支搜救小隊給引到巨型蜈蚣王那邊了。

大衛等人正圍繞在巨型蜈蚣王身旁,將其開腸破肚搜查的不亦樂乎。

剛開始的時候,莊園警衛們還是有點反胃,不知為何?搜救隊成員們看見那些土黃色的流質物體,心理上始終是無法接受。

但是,隨著時間的慢慢推移,眾人埋頭苦尋蔣少龍的下落,幹得那叫一個熱火朝天,什麼死屍、大腸、糞便,以及各種氣味兒?統統拋諸於腦後。

正當大伙兒全神貫注清理巨型蜈蚣王屍體之時,忙裡偷閒的黃小仙,卻忽然間發現,不知何時?竟然有幾條毒蛇從周圍的洞穴躥了出來。

不明所以的情況下,黃小仙放下一截剛剛從巨型蜈蚣王體內拖出來的毒蛇屍體,低頭陷入沉思。

不出半分鐘時間,黃小仙便重新睜開眼睛,盯著正在迅速爬向己方陣營的幾條毒蛇,輕聲提醒道:「大衛……大衛?貌似有點不太妙啊。」

聞聽此言,大衛與黃小仙同時轉過身來,手中還抓著一條毒蛇的屍體。


順著黃小仙的目光望過去,大衛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

「嘶……什麼情況?咱們的人沒弄出一點動靜兒,怎麼還會把毒蛇給招惹過來呢?」大衛滿臉疑惑,近乎於自言自語的嘀咕道。

原本,小平頭也不明所以。

可是,當小平頭低下腦袋,眼角的餘光,不經意間瞅見那麼多毒蛇死屍之後,臉上立刻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啪!」

只見,小平頭一臉懊惱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根部,解釋道:「蛇類向來都對氣味兒比較敏感,我猜它們一定是被巨型蜈蚣王大腸內的味道給吸引過來了。」

不得不承認,小平頭的判斷十分有道理,也令大衛跟黃小仙感到頗為信服。

黃小仙一臉急切的詢問道:「先別說那麼多了,咱們現在該怎麼辦?」

大衛低頭思慮了片刻,遂即揚起下巴,斬釘截鐵的建議道:「現在已經進行了大半,我們不能就此輕言放棄,這樣吧平頭兄弟,你我二人各自帶領一支搜尋小隊,一隊負責繼續搜尋蔣少龍的下落,二隊則進行全方位掩護,怎麼樣?」

「嗯……」

小平頭幾乎沒有半點猶豫,便立即給出肯定的答覆,道:「大衛,那就先由我們第二小隊來繼續搜索任務吧,你率領第一小隊的弟兄們休息會兒。」

說完,小平頭沖著自己手下的隊員們使了個眼色,一馬當先衝上前去,彷彿即將面臨一場殘酷的戰爭。

隨著「挖掘」行動的深入,從巨型蜈蚣王大腸內散發出來的味道越來越濃郁,吸引了大量的毒蛇,從別的洞穴爬了過來。

起初,毒蛇數量較少,負責警戒執勤任務的第一小隊成員們,還可以用軍刺、匕首、槍托等冷兵器來驅趕圍觀的毒蛇。

可是,時間似乎完全靜止了一般,對於人數固定有限的大衛等人來說,毒蛇數量成倍增加,頓感防守壓力驟增。

由於第一次深入毒蛇陷阱中執行任務的時候,有一名下屬被毒蛇咬傷,且最終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