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啦,不跟你貧,說正事,我想請你吃頓飯!」慕傾城無語了,只好開門見山道。

「吃飯?」林霖一聽,滿臉春風,挑了挑眉,自喃道。

「打住!別多想,我只是單純的想報答一下你,你可不要多想哈!」慕傾城見狀,連忙說道。

說罷,慕傾城開著自己的豪華跑車載上林霖,先去了一家珠寶店。

這家珠寶店非常有名,似乎是京城四大家族之一的賈家的產業。

「傾城?你來了,這位想必就是你之前跟我說的林英雄了吧?」

一個身穿黑色西服,瞪著鋥亮的黑皮鞋的年輕人從珠寶店內走了出來,看到兩人後,笑著上前打招呼。

「嗯,林霖,這是我的一個朋友,叫賈銘,今天我跟他說過你的英雄事迹,他非要認識一下你。正好順路,就帶你過來認識一下。」

慕傾城對著那個男子點了點頭后,對林霖說道。

「認識他對你以後有好處。」

正當林霖要發問時,慕傾城又低聲補了一句。

林霖不著痕迹地點了點頭,原來慕傾城是想給自己與這些高層人物打交道的機會。以後萬一有什麼事,這些人,認識了總歸是好辦的。

「林霖兄弟,在下賈銘!以後有用得著的地方,儘管吱聲!」賈銘沒有什麼架子,直接上來友好地伸出了手。

「嗯,好!賈銘兄弟若是有事,我林霖自然也會儘力而為!」

林霖點了點頭,伸出手與賈銘握了握,友好而有力度。

「既然二位還有事,我也不打擾了,你們先去忙吧!對了,林霖,這是我的名片,有事就給我打電話。」

賈銘看了一眼一旁顯得有些無聊的慕傾城,頓時,識眼色地說道,還遞給林霖一張名片。

至於林霖的手機號,也不知道那賈銘用什麼辦法,早就有了。

林霖苦笑一聲,名片上寫著這賈銘是賈氏珠寶店的董事長,賈氏集團有限公司的總經理。得,又是個大人物!

客套了許久后,慕傾城跟林霖才告別了賈銘,決定去珍品閣吃頓飯。

珍品閣是市裡有名的酒樓,一般人都進不去店門,都是有一定身份和地位的人才能進入。

「慕小姐!您來了!」

站在門口的接待人員都認識了慕傾城,看來是常客了。

「呦!這不是林少爺么?」

正當林霖二人想要進酒店時,一道刺耳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

林霖一看,竟然是薛箐和孫尚財!

這人吃的倒挺快啊,也不知道洗胃了沒有,看上去便讓人覺得噁心。

「呵呵,孫少怎麼也過來了?還沒吃飽?」林霖開口諷刺道。

「哼,」孫尚財冷哼一聲,想起之前發生的怪事,自己就感覺一陣惡寒。

太奇怪了,自己的身體不受控制一樣……

「我說你個土包子怎麼有錢來這裡,原來是被人包養了!呵呵!」

孫尚財看到林霖身旁的慕傾城,頓時明白了什麼,說道。

「你個愛好吃翔的噁心鬼,真是一點都不嫌棄噁心?是不是吃的太多,嘴都變臭了?」不等林霖回話,慕傾城上前一步,譏諷道。

「你!你說什麼?有本事再說一遍!」孫尚財臉色一陣綠一陣紅,氣急敗壞道。

「我說你,愛好,吃翔!」慕傾城故意一字一頓地說道。

「麻痹!」孫尚財忍不住爆粗口,連忙對那個接待的人員說:「喂,我跟你們總經理是好朋友,今天不許讓這兩個人踏入珍品閣一步,要不然我讓喬少開除了你!」

「這……」那個接待的人員頓時傻了眼,怎麼還牽扯到自己?不過,這個孫少自己還是認識的,的確跟總經理認識,自己得罪不起!

「呵呵,我們還不要在這裡吃了呢!」

慕傾城冷笑一聲,緩緩道。

「不!」

林霖此刻卻開了口,盯著孫尚財,又說:「愛好吃屎的廢物,老子今天還就要進這珍品閣!」

……「呵呵,你是搞不清楚局勢吧?」

孫尚財冷笑一聲,又說:「這裡的總經理喬少是我好哥們,我只要說一句話,你林霖一輩子也別想踏進這珍品閣半步!」

「孫尚財,你別欺人太甚!」

慕傾城有些怒了,當下指著孫尚財喝道。

豪門邪少:老婆你就從了吧 「欺人太甚?哈哈,我欺負他了?那可真不好意思,我這人沒別的愛好,就是愛欺負人!」

孫尚財臉皮厚的令人髮指,一副無賴樣子。

異世獨寵:神醫娘親萌寶貝 「喂!還不趕緊把他給我趕走?」孫尚財又對那接待的人員說道。

「這……」接待的人員當場就蒙逼了,這兩邊看上去都不是好惹的,這尼瑪怎麼辦?

「怎麼了?」正在接待人員猶豫不決時,大堂經理卻是走了過來。

「呦,王經理?」孫尚財一瞧,又是個熟人,這下可就好辦了!

「誒,孫少,您來了?這位是……慕小姐?兩位怎麼還在外面站著,裡面請吧!」王經理一瞧,都是大人物,當下低眉彎腰地說道。

「咳咳,慕小姐進去當然沒問題,但是這小子不能進去,王經理,我今天心情不太好,不想看到他出現在珍品閣之中!」孫尚財輕咳了兩聲,傲然地說道。

「這……」王經理猶豫了。一般什麼人都不能輕易得罪啊!

「你也知道我跟喬少的關係,你要是不按我說的做,我想,開除你應該不是什麼問題吧?」孫尚財將臉一橫,威脅道。

「這位先生,還是請您移步到別處就餐吧!」王經理權衡利弊后,只好走到林霖身前,無奈地說道。

「如果我說不呢?」

林霖也不讓步,直直地盯著孫尚財。

「那……對不起了,我們只能叫保安了!」王經理眼神一抬,似乎面前這個長相平凡,穿著簡單的年輕人也不是好惹的。

「哈哈,自取其辱!」

孫尚財心中大爽,只要看到林霖吃癟自己就爽歪歪。玩他的女人,還要打他的臉!

還不等林霖回話,一個中年人從一旁路過,似乎想進珍品閣。看到林霖和慕傾城,頓了頓腳步,走了過來。

「董事長!」

那王經理看到中年人後則是一臉嚴肅地喊道。

「嗯,這是怎麼了?」

那中年人大步流星走到王經理面前,問道。

「呃……發生一點糾紛,這個人鬧事,我正準備把他趕出去!」王經理眼珠一轉,立刻撒了個慌,指著林霖說道。

「哦?」中年人將目光盯在了林霖身上。

「你!太可惡了!喬伯,他在撒謊!」慕傾城饒是再好的脾氣也忍不住了,當下對中年人說道。

「慕小姐?這位是?怎麼感覺有點眼熟?」那董事長對慕傾城點了點頭,看向林霖問道。慕傾城的慕家自己也有過交道,倒是認識。這個小生自己不認識,怎麼卻有些眼熟?

「是么?」林霖一怔,的確,自己看他咋也有點眼熟呢。

「董事長,我去叫保安!」

王經理一瞧,不太對勁啊?這小子還跟董事長認識?不行,得趕緊把他趕走!

「等等!」董事長突然擺擺手道。

「哈哈,我想起來了,原來是大師!」董事長大笑兩聲,親切地上前握住了林霖的手。

「什麼!」

孫尚財跟薛箐頓時都楞了,什麼情況?喬氏集團的總裁,居然跟這小子認識?居然還親自上前握住了林霖的手!要知道,這個喬氏集團就是孫家也高攀不上啊!

這一幕讓在場所有人都為之一愣,實在不理解。

「原來是你!」林霖一怔,突然想起來了。怪不得這人看上去眼熟,這不就是那天晚上自己給他算卦的中年人么?

「哈哈,有緣千里來相會,大師也別在這裡站著了,我們進去聊聊?」董事長滿面春風,那天自己真找到了那個醫生,也真的救了自己孩子的命!

正愁找不到給自己算卦的大師呢,這不,居然找上門來了!一定要好好感謝一番才行!

「既然董事長這麼給面子,我當然得進去了,不過,那個經理,說要叫保安趕我,看來,我恐怕是沒有進這酒樓的福氣啊!」林霖心中暗喜,既然碰到了董事長,可得好好把剛剛打的臉還回去!

願你愛的人值得你所愛 「大師說的哪裡話,大師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了,有我在這裡,看看誰敢阻攔你!」董事長一口一個大師,叫的真親!

旋即,董事長惡狠狠地剮了一眼那個王經理。

「你是大堂經理?」董事長冷冷地問道。

「誒,是!」王經理連頭都不敢抬起來,低頭彎腰的。心中暗暗叫苦,這真是倒霉,隨便得罪一個人,居然還跟董事長認識!

「去人事部吧,喬氏集團恐怕沒有適合你的職位了!」董事長面無表情,自己是重情重義之人。怎麼能讓一個小小的大堂經理得罪自己的恩人?

「我去!」看著被董事長隨口一說就沒了工作的王經理,孫尚財一愣,感覺今天像是活在夢裡。

想到這裡,孫尚財拉著薛箐便要裝作淡定地走向珍品閣的大門。

「哦,對了,還有那個孫公子,說他跟你們這裡的總經理喬少認識,還說,只要他說一句話,我林霖一輩子也別想踏進這珍品閣的大門!」

林霖看見孫尚財想走,又淡淡地說道。

「尼瑪!」孫尚財兩人頓時一愣,這尼瑪不是要整人的節奏么?

「是么?」

董事長瞬間整個人都不好了,還沒來得及報恩,怎麼恩人凈被自己人給欺負?

「那個孫少是吧?從今天開始,我們喬氏集團跟你們孫家的所有經濟來往全部斷絕,而且,不光是珍品閣不歡迎你,我們喬氏集團所有產業都會將你拉進黑名單,你不是跟我那侄子認識么?從今天開始,他也不再是這裡的總經理!」董事長深吸一口氣,緩緩說道。

「別啊!林霖!林少!我錯了行不!」

孫尚財一怔,這不是不給活路嗎?當下哀求道。孫家跟喬氏集團的合作項目價值過億,這個董事長這麼一句話,自己回家不得被老頭子抽死!

這句話牽扯的利益實在太過龐大,自己可承受不起,整個孫家也承受不起啊!

林霖冷笑一聲,也不理他,剛剛不是還趾高氣揚地在自己面前**么?

什麼叫打臉,這就是,現在是誰不讓誰進門?

……「林霖,你不要欺人太甚!」

薛箐看著林霖,忍不住咬牙說道。

「呵呵,我欺負他了? 極品貼身家丁 那實在不好意思,我林霖沒什麼愛好,就是愛欺負人!」林霖冷笑一聲,緩緩說道。

「你!」孫尚財被氣的臉一陣紅一陣綠,恨不得上前生撕了林霖一樣。

自己剛剛說的話,居然被他原話奉回!這尼瑪不是打臉么?太丟人了!

「大師,裡面請吧,別為這幾件小事煩心。」 惡魔總裁的嬌蠻霸妻 董事長冷冷地撇了一眼孫尚財后,轉身對林霖說道。

「倒是麻煩董事長了!」

林霖面帶笑容,顯然很滿意董事長的做法和態度。

「大師說的哪裡話,裡面走吧!」

董事長陪笑一聲,這些對自己算的了什麼?絕對不如一個林霖對自己的價值重要!

「嗯!」林霖也不客氣了,隨著董事長在孫尚財和薛箐二人近乎殺人般的目光下大搖大擺地走了進去。

慕傾城微微慌神,連忙也跟了上去,林霖這小子竟然讓人家喬伯一口一個大師的叫著,也不謙讓。自己的地位已經算高了,見到喬伯也得恭敬有加,這小子倒是一點都不客氣。

……

「我叫林霖,可不叫什麼大師,您看上去便比我年長,我可不敢再裝大了。哈哈!」

在董事長的帶領下,林霖直接開了個包間,三人坐在一個豪華大包間內暢談起來。

「林霖小友,鄙人喬興,喬氏集團的總裁,那天可真是感謝你了,要不然我那孩子還不知道怎麼樣呢!」喬興,也就是董事長,親自笑著提起酒瓶為林霖倒酒。

「相逢即是有緣,既然有緣,我林霖自然要助你一臂之力,您當時可是給了我不少報酬呢!」

林霖爽笑一聲,剛剛在外面為了裝比,只好耍大牌,現在那兩個賤人不在了,自然得謙虛一些了。

「那些報酬又算什麼,可惜當時沒有留下你的通訊方式,要不然我喬興怎麼得也要給大師打上一百萬以表謝意啊!」喬興苦笑一聲,緩緩說道。

「誒,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怎麼能要錢呢?」林霖感覺自己比裝的還可以,頓時,一怔!剛剛自己說了什麼?

「等等,您剛剛說多少錢?」林霖咽了口唾沫,連忙問道。

「一百萬啊!」喬興不解,以為林霖嫌棄自己用金錢來衡量人家,當下又說:「林霖小友不僅本事過人,這種精神也值得我們學習,倒是我唐突了,怎麼能用金錢來衡量你呢!」

「我去!」

林霖恨不得抽自己一個嘴巴,一百萬吶!整整一百萬,就這麼一句話,沒了!這嘴咋這麼欠呢?

「既然林霖小友不肯接受財物,那我們就交個朋友吧,以後有事互相聯繫,我喬興必當鼎力相助!」喬興舉起一杯酒,說道。

「好!」

林霖也連忙拿起酒杯,碰了一下,一飲而盡!

「不過,那個孫少跟我的事情,就不好意思牽扯你們喬氏集團了。」林霖也十分清楚,這種集團間的項目,動不動就過億,自己的分量可沒這麼大啊!

「無妨!既然是朋友,就要鼎力相助啊!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孫家,合作項目也不多,解除了就解除了!」

喬興毫不在意地說道,話畢,拿出自己的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

「喂?是財務部的許部長么?馬上計算一下跟孫家的所有項目價值,我們集團跟孫家的所有項目,從今天開始全部取消!」

「對,不是還有個五百億的地產項目么?也取消了!」

「沒什麼問題吧?」

「嗯,好,就這樣了!」

短短几句話后,喬興掛了電話,看到林霖那獨特的眼光,連忙問:

「怎麼了?」

「沒,沒事!那個五百億的項目,就這樣取消了?」林霖驚愕地問道。

整整五百億啊!自己十輩子也掙不來啊!這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哦!

「沒什麼,項目是他們提出來的,所有的項目基金都是喬氏集團的資金,流轉起來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喬興隨口一說便是百億上下,還不皺一下眉頭,顯然是習慣了。

林霖木然地點點頭,自己對於什麼集團資金一竅不通,但是明白,這個喬興太夠哥們了!

要不是這喬興年齡大了些,自己非要跟他結拜兄弟不可!

慕傾城反應倒好了很多,畢竟地位高,什麼巨款沒碰到過?

「上菜了,也別聊了,林霖小友快嘗嘗我珍品閣大廚的手藝,還有,慕姑娘,你也吃吧!」

十幾個服務員端著一個個盤子走了進來,喬興連忙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