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唐春有些愕然,不明就裡。

「跟你說實話吧,她就是秋波漣漣,你估計聽說過她。」謝蘭一語出來,驚天動心。

「秋波漣漣,武王的師妹?」唐春失口說道。

「嗯,我姓謝,謝石柱就是我們家老祖宗。而我們謝家就是她的家僕。秋波祖師有一門絕學就是巫術,我們謝家也得到了傳承。這裡,就是秋波祖師的原居住地。只不過,唉,傳說得越來越瘋狂。」謝蘭嘆了口氣,「你要知道,秋波祖師是何其高傲之人。你剛才那樣子**裸的用神光掃視她,要是換作別人的話早就噴血重傷了。可是她居然沒對你發脾氣,這個,就是我愕然的原因。」


「我也有些奇怪的感覺,雖說我看不清她的面盤。但是,我總感覺似曾相識似的。」唐春說道。

「似曾相似,怎麼可能啊。就是我也沒見過她的真面目。據祖上有個傳聞,說是如果能看清秋波祖師的真面目,她就能復活了。

只不過,幾千年下來了,從沒人看清過。而謝家也因為武王傳說而遭到迫害。到現在,我們祖上謝石柱早就失蹤了。

謝家子弟雖說還有一些,但已經沒有絕頂高手了。到我這一代,目前就我巫術的境界最高了。我們都在盼著能遇上讓秋波祖師復活之人,那樣一來,我們謝家從此後又將興盛起來。」謝蘭說道,一臉的落寞。

「奶母,我找到了治癒你的精神力的法門……」唐春把曹院長之事說了出來。

「不用了,我已經恢復了。這次回家就是拜祭祖師,得祖師預先設置的大神通相助,我精神力比以前更旺了。」謝蘭說道。唐春拿出了女人小骨頭以及從包家得來的腳掌骨來,謝蘭看了后也是驚詫得差點掉了下巴。

謝蘭用巫力重新掃瞄了一遍下來,很肯定的說道:「沒錯,絕對是同一個女子身上的骨頭。你怎麼會得到這些來的?」

唐春又照實說了。

「難道就是秋波祖師被囚禁在了那隻神秘手掌之中?」謝蘭急了起來。就在這時候,咔嚓一聲震響,整個結界都微微的顫慄了一下。

不久,空中好像響起一道大雷。謝家子弟全跑出來,再不久,空中一道彩光居然直接就照射在了唐春身上。沒錯,就碗口粗的一道彩光。而且,好像不是從空中那道飄浮的身影上傳來的。

而唐春手中的骨頭居然此刻發亮了起來,再不久,骨頭上的符文騰到空中跟空中的彩光相映照成了一片。

而空中的彩光像是電焊一般居然在腳掌骨以及小腿骨的接縫處開始縫合。一道道彩色符文打在了接縫處。不久,謝蘭給的小腿骨跟唐春從包家拿來的腳掌骨居然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在融合的一瞬間,頓時,結界中霞光萬道,氣象萬千。空中雲朵翻騰,而秋波漣漣的身影居然比剛才明晰了不少。連臉部輪廓也能微微看到一點了。

一雙巨眼模糊的出現在了空中,她眨巴了一下,居然,巨眼中滴下了一滴彩光之淚。那淚水有卡車大。像是一坨圓球似的從巨眼中滾落下來,在空中翻騰著。而結界內頓時是地動山搖,好像隨時就要崩潰似的。

唐春突然感覺一陣子絞心般的疼痛,全身被一股悲情浸染著。而海空一恨的悲情煞居然形成一道道灰色的毛細之針射了出去。

喳喳喳……

頓時,周遭山石一碰上這種悲情煞針馬上就破裂開去,高達百米的山峰轟然倒塌了下來。而樹木在煞針之下全都枯萎了。此刻,整個結界都在抖瑟,在哀鳴一般,發出凄厲的模糊的哭音。

唐春眼眶中含淚了,而謝家後代全都嘩啦啦哭成一團而拜伏於地。就連謝蘭也沒能倖免,老淚縱流,嘴裡喊道:「祖宗顯示,祖宗普照,謝家復春。」

不久,那彩光絞合著唐春的悲情煞氣更為耀眼。而剛擊圬的大山居然又重新長了出來。而花草樹木以肉眼能見的速度從枯萎到發芽壯大。

短短的幾分鐘之內,結界內的所有生靈好像都經受過一次生命的洗禮。再不久,山更為清新高大,樹木長得更為蔥綠。就連結界內的房屋好像都添上了喜氣似的。

不久,那骨頭縮小飛到了唐春手掌心上。感覺沉甸甸的,好像托著一座大山似的。

彩光退去,巨眼又合了起來,空中飄浮著的秋波漣漣又變得模糊了起來。唐春冥冥中似乎聽到有道聲音在叫道:「等……你……」

一切恢復了平靜,唐春想把骨頭分開還給謝蘭,可是無論怎麼使力就是無法再分開它們了。就好像很自然的生長在了一起。

「這個,前輩,還是交給你保管吧。」唐春嘆了口氣,遞向了謝蘭。

「不必了,這是屬於你的。先前我掌管了幾十年,現在終於看到了它的主人。從此後,這些都是屬於你的了。因為,你是秋波祖師認可的人。」謝蘭態度堅決。

「可是沒這個你怎麼施展巫術?」唐春問道。

「沒事,沒有這個我們照樣子可以施展。我們還有別的巫具的。當然,估計效果會打了折扣。沒關係,我現在就一老太婆了。這一切的真相都需要你去搞清楚。」謝蘭說道。

「唉,那我就收下了。」唐春把腿骨收進了紅脂盒中。幾天後,兩人坐飛鷹回到了唐府。

「收到曹震的消息沒有?」一回到府里,唐春把胖子叫了過來問道。

「消息是曹震的朋友羅石接到的,說是曹震估計是陷在通河山莊了。因為,幾個月前曹震跟通河山莊的二管事劉夜有過接觸。後來曹震就失蹤了。羅石也去找過劉夜,結果還被劉夜罵了一頓。知道通河山莊勢力大,羅石他們也惹不起。」胖子說道。

「通河山莊難道跟巫山書院有關係,會不會是魔離也感覺到了曹震的三成魂神就是旦兵的。因為,當時下陰手的就是魔離。他對旦兵的魂神肯定熟悉。所以,把曹震給先毀掉或者是禁固了起來。這樣一來,聖羅書院一頂點辦法都沒有了。」李北說道。(未完待續。。) 5更完畢,看你們的了,加油。

「這事太大了,如果通河山莊跟巫山書院勾結在一起或者說他們本來就是一夥的。那實力也太強悍了。咱們想救出曹震就難了。」唐春皺緊了眉頭,「這事我到書院去跟曹院長商量一下,看他怎麼說。這書院里估計還有一些隱藏的高手。如果有他們相助還是有辦法的。」唐春匆匆到了書院,順利見到了曹院長,把此事說了出來。

「這個老匹夫,如果真是他乾的,估計曹震現在已經被毀了。」曹院長大怒,頭髮都豎了起來。

「難道就此認了不成?」唐春故意的刺激道,因為,唐春的真實目的是想到通河書院去一趟,以期望能找到謝石柱的什麼東西。對於這個謝蘭也是興趣得很,這次回來也帶來了幾個謝家的巫術高手一起進的唐府。

「絕不可能,魔離敢對我曹家子孫下狠手,我曹一跳絕不答應。這樣吧唐春,我先派幾個人跟你一起去通河山莊調查一下情況。如果情況屬實的話就是把通河山莊滅了也得動手。暫時來講我不能離開,不能讓魔離有警覺。因為,我們幾個都在關注著對方的。特別是海天盛會即將到來之際,幾人都是互盯著的。一旦發現了真相你馬上通知過來,我以最快的速度親自過來一趟。」曹院長大怒了。

「就怕魔離也會到達通河山莊,再加上山莊的高手。那就難辦了。」唐春說道。

「這樣吧,你先派人下去調查。晚上咱們就開始突破,你先修鍊。旦兵放在後邊了。一旦你實力能突破到氣通境初階,即便是遇上通河山莊的高手也有一定的還手之力了。」曹院長下了決心。


對於這種好事,唐春當然不會拒絕。這邊交待李北帶著胖子以及武青青去調查此事。而唐春也作好了萬全的準備,池塘上的洞道又找開了。唐春順利的到達了曹浩西夜的祭壇前面。

曹院長這次也是下了狠功夫的,老傢伙為了開啟引出曹浩西夜來那是摧動著玄力如潮般湧入祭壇。而此刻出現的符文居然一個個大如卡車。前一次這老傢伙肯定有藏了私的。唐春暗暗嗤之以鼻。

這次曹浩西夜的精神力分身更為明顯了,簡直就跟鳥窩下邊見到的曹浩西夜真人一般栩栩如生。其人身上黃光大作,照得整個結界內黃燦燦的一遍。而唐春從這些黃光是感覺到了不可力匹的王者之氣的威壓,使得唐春不得不感嘆這玄術摧動下的精神力的可怕。

「祖上。不孝子孫曹一跳只能麻煩您老人家了。請你為唐春增強精神力。以相助我們聖羅書院順利取得天書。一旦能破解天書。我們也許就有了回去的希望。到時,不孝子孫必將恭迎祖上分身回去。祖上復活有望,所以,還請大力相助唐春一把。他是我們這次獲得天書的第一人選。」曹一跳很恭敬的三跪九叩首。老傢伙還真叩啊。那頭像是鐵坨一樣叩得地板都旁旁震響。音波回蕩在整個結界空間之中。不曉得會不會痛了。

「回去,難道天書是回大東王朝的指路圖不成?」唐春心裡暗暗想著。

曹浩西夜那雙眼睜開了,居然從嘴裡噴出一個黃燦燦的球丸來。球丸大如雞蛋。通體猶如透明的黃金鑄造的一般。而此球丸一出。威壓更大,曹院長早就拜伏於地。

不過,唐春不想叩拜,因為,曹浩西夜叫自己『少主』。哪有主子給僕人叩拜的道理?所以,唐春摧動全身玄力在相抗著。

只不過球丸上傳來的精神壓力太過於巨大了,唐春的意志根本就無法左右自己的身體。身子微微的開始不由自主的躬了起來。不過,就在這一瞬間。

唐春感覺身上的大東王朝令牌動了動,一股浩渺的帝王之力瞬間輸入了唐春身體之中。那股帝王之力是那樣的古樸而蒼桑,比秋波漣漣帶給唐春的感受還要深刻得多。

那是一種上古蠻荒的氣機。唐春感覺身體一輕,外邊的壓力眨眼間就消失了。自個兒居然直起了腰來。就是曹院長也傻愣了一下。

一臉訝然,老傢伙簡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眼神流轉著估計在琢磨到底怎麼回事。自己都承受不了這股無匹的威壓,唐春為什麼能成?他功力明明比自己低得多的。

老傢伙臉色一沉,突然嘴裡念念有詞。唐春暗暗警覺,估計曹一跳要搞什麼鬼了。

一些晦澀的音波形成一些看不懂的文字沒入了曹浩西夜腦袋中,好像曹一跳在跟老祖宗交流似的。這時,那個球丸彈出一道黃光來。那黃光居然凝成了液狀似的直奔唐春泥丸宮而去。不久進了泥丸宮。

「小子,大膽,居然不跪。」這時,一道聲音傳來,不過,唐春感覺有些詫異,感覺這聲音好像不像是曹浩西夜的。細一體察,唐春明白了。

這聲音根本就是曹院長發出來的。是他通過那精神力分身傳給自己的。老傢伙是想探自己的底子。當然,這聲音也變了調的。只不過唐春的皇靈人臉太敏感,再加上見過曹浩西夜的本體,根本就能細察出來。

「你只是一個物化的分身並不是真人,本人並不是曹家後代,憑什麼要跪!而且,你幫本人增強精神力那也只是為了曹家罷了。這只是我跟曹院長的一筆交易。談不上感情。因為,只有我唐春實力增強了才能幫你們曹家。」唐春冷哼道。

「好大的口氣,本尊能為你增強精神力,但是,也能毀了你,不信你試試。你只是曹家雇的一個家僕罷了。趕緊下跪叩首,不然,本尊真要毀了你這狂妄小兒。」曹一跳哼道。

「那曹家永遠就別想得到天書,曹家人還有什麼指望。毀掉我一個功力境界如此低的年輕人跟曹家全族人的希望相比孰輕孰重,傻子也能分清楚。」唐春一點不懼。

「小子,你太狂妄了。聖羅書院有的人才,旦兵就是一個。少了你一個根本就無所謂。」曹一跳變聲說道。

「哈哈哈,如果真能如此的話曹院長也不會叩求你這個老祖宗了。他已經山窮水盡了。而且,就是旦兵還要我唐春去救。我……唐春就是你們曹家唯一的希望。」唐春哈哈笑道。

「算啦,這筆交易你要記清楚。本尊開始為你增強精神力。」曹一跳見無法壓制住唐春,老傢伙眉頭緊皺,球丸上的黃液往唐春的泥丸宮中輸送了過去。

唐春發現,隨著輸送。而那個雞蛋大的球丸也在不斷的縮小。估計是分出一部分給自己。這個球丸估計是曹浩西夜精神力分身的核心丹丸。

可是唐春的泥丸宮居然如汪洋大海一般,它好像一個饑渴的孩子永遠吃不飽似的。球丸都縮小到了鴨蛋大小,再下去,居然就跳棋珠子般大了。

曹一跳一看,不能再輸送了。再輸送下去估計這個分身老祖宗就沒了。而且,也得剩一點給旦兵這個重重重孫子才行啊。

於是,曹一跳又開始叩念什麼。不過,在球丸收回黃液的一瞬間。唐春發現。球丸核心部位居然彈出一枚金燦燦的針來插向了自己的泥丸宮。

唐春才不懼,全力摧動。泥丸宮中彗星狀飄帶一陣子扭曲。不久,居然把那枚黃針給吞噬了。頓時,一股浩大的精神力無限的膨脹開去,泥丸宮頓時就充滿,並且有著一股爆炸般的威力在潛伏著。

卟……

曹院長居然吐出了一口鮮血,整個人頓時萎頓了下去。拚命的打著符文,可是那枚黃針早給唐春的泥丸宮吞噬了,根本就收不回來了。

最後,曹院長頭晃了晃貌似要暈倒於地下。不過,老傢伙挺了挺又跪直了身子。而那枚球丸就剩下黃豆大小飛回了精神力分身當中。

滋滋滋,那精神力分身好像在冒煙了。不久,以肉眼能見的速度縮小下去。下一刻,那分身就剩下三歲嬰兒大小,那是痛心得曹院長頓時是鮮血狂噴了好幾口,叭地一聲,整個身子歪倒於地下。

「啊,院長,你怎麼啦?」唐春故意裝著大驚樣子過去扶起了老傢伙。

「唉,年歲不饒人。就施展了一點玄力居然就感覺頭暈。沒事沒事,過陣子就好了。」曹院長從袋裡摸出幾顆豆丸樣的東東塞進了嘴裡。

心痛不死你老傢伙,唐春心裡狠狠的說著。

「等幾個時辰過後我恢復一些力氣再打出下邊聯通龍脈的通道,你立即進去試著突破。剛才你肯定吸收了超量的精神力,現在結合龍脈之氣,突破的把握很大。」曹院長嘴角抽勒了幾下,有氣無力的說道,爾後盤腿於池塘邊修鍊恢復。

唐春不得不感嘆自己那個便宜師傅歐盤天下的能力大,經他煉製的空魔劍掩蓋之下就連曹院長這等高手也看不出自己的功底子深淺了。

不久,曹院長又是把那根大腿骨給給拋了出來。爾後藉助它的符文一拳砸得池塘底部,那個聯通的通道又出現了。

「此祖骨不收回時通道就不會合攏,所以,你要抓緊修鍊突破。還有,絕對不可到龍脈之地探秘。因為整個龍脈之地估計都有皇室的守護神在守著的。」曹院長說著盤腿閉目催動功力。


唐春一跳進了那條通道,進去后才發現跟外面的感覺截然不同。在此通道內龍脈散發出的強悍天地靈氣以及帝王之氣濃得好像是泡在浴缸里一般。(未完待續。。) 全身所有毛孔都張開了浸淫在這舒坦的修鍊途中,頓時,綠光跟黃光大作,映照得唐春也成了一個綠黃之人。而且,唐春的身體居然漸漸的透明了起來。好像一個玻璃綠人似的。

丹田在擴張,泥丸宮在延展。天眼居然在往深處開發。而下邊滾滾的龍氣還在不斷的湧上來洗髓著唐春全身。就在這時候,底下的龍尾巴貌似顫慄了一下。

頓時,一股更為浩大的龍氣被激發了出來湧入了通道之中。也不曉得過了多久,噼啪幾聲脆響。唐春感覺自己好像在無限的漲大,頂得這僅有二人大的通道也開始往外擴張了起來。通道也在逐漸的膨脹開了。

這一絲怪異當然引起了曹院長的注意,老傢伙打開通道緊緊的盯著,心裡尋思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過,不久,又封閉了。因為,不能開放時間太長。

啵啵啵……

龍尾巴再次抖了抖,幾聲微響,在唐春身體中又開闢出了幾個丹田。不斷的圓潤過後,唐春睜開了眼。一掃視,發現丹田數目已經到了星丹境初階。這玄功修鍊方面豈不是跟曹院長同境界了。只不過曹院長突破估計有幾十年了,比自己玄力深厚得多罷了。

而且,發現身本原本的那個核心丹田居然出現了一團丹球樣的虛團。此虛團全是半硬化的靈力構成的,其上發散出淡淡的黃色光芒來。

這是個什麼境界?

如果說是金丹初階好像又不像,聽說修士突破到金丹初階要接受雷光的洗禮的。也就是渡金丹劫。而且。金丹是靈力凝聚而成的,並不是像這個虛團丹丸樣子的。

莫非也是突破金丹初階的失敗產品——半金丹境界。唐春給搞得有些啼笑皆非。而武者功力達到了氣通境後期。

放眼一掃,發現一眼就能掃到龍脈的千米長身體。但前面好像有淡淡的紫氣在蘊茵著,唐春不敢再放肆過去,也就小心的收斂了氣機。

不過,這傢伙於心不死。一個冒險而大膽的想法從腦子裡冒騰了出來——把院長手中的那條大腿骨給搞到手。

既然這根骨頭都有相吸性,唐春悄悄拿出了那兩截融合在了一起的骨頭。 暖婚:總裁的小辣椒 。因為,前次那龍頭就很怕這塊令牌,到時,必引起騷動。一騷動的話下邊折騰出太大動靜唐春也就好渾水摸魚了。

果然。令牌一到下邊龍脈之身居然嚇得尾巴鏟了鏟好像想把令牌給鏟掃而去似的。這下子折騰出的動靜就大了。通道被它一掃居然爆開了,轟地一聲巨響,地動山搖。

而唐春摧動巫力往外一吸,同時引爆了三張中等火靈符。唰啦一聲。在爆炸聲中。高懸在池塘頂部的曹院長所擁有的大腿骨跑進了洞道之中。

而且。一把就往唐春手中的骨頭上撞去。唐春趕緊一扯就把它給弄進了紅脂盒中。而空魔之劍給他弄了出來掩蓋住這一切。

「發生什麼事了?」上邊傳來曹老頭那憤怒的吼聲。老傢伙一把也鑽了進來。

「不清楚,好像是龍脈之地發生了變化了。」唐春裝得一臉茫然的說道。

曹老頭往下一看,頓時臉都氣得綠了。聲音居然有些顫慄。道:「這令牌哪來的?難道是皇室中擁有的,發現了我們?」

「不清楚,還是趕緊撤走,估計皇室守護神會過來了。這令牌估計是他擁有的。」唐春說道。

「祖骨呢?」

「不清楚,好像是砸到下邊去了。不久,那令牌就出現了。」唐春說道,趕緊鉆出了通道。曹老頭摧動全身玄力試圖把大東王朝令牌給撈過來。不過,它老人家可是威力無窮。紋絲不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