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婢在。」

「告訴派中膳夫,今日有貴客來我華山派,將我華山派最珍貴的食材全部用上。」

「是,老爺。」

奴僕退下。

「讓仙人見笑了。」

「還請勞煩仙人移駕到派中主廳。」岳不群朝著門外手向外請,恭敬的說道。

林凡點了點頭,朝外走去。

先前感受到岳不群的實力,不過是人階中期的實力。

實在是太弱,

屍兄的血蓮教眾隨便拉來一個壇主,都能堪比甚至碾壓岳不群。

也對,

畢竟只是低武世界。

是他林凡太想當然了。

以林凡的境界,

只要林凡想,隨隨便便便能製造一場大屠殺。

更不要提林凡系統背包里的各種現代化武器以及各種各樣的炸藥了。

林凡隨著岳不群來到華山派的主廳。

此時僕人已經擺好了桌席。

岳不群見狀滿意的點了點頭,對自己派中僕人的效率十分滿意。

岳不群示意林凡坐主坐,林凡自然無所顧忌的坐了上去。

一旁的僕人正在不停的往桌上端著菜肴。

一道道珍貴食料做成的佳肴端上桌席。

百鳥朝鳳….黃燜魚翅….梅花鹿筋….佛跳牆…燒乳豬…白切雞…脆皮燒鵝…上湯焗龍蝦….攢絲鴿蛋….極品燕窩….

主菜….副菜…精湯…糕點應有盡有。足足有數十近百道菜。

比起現任皇帝的108道菜肴也不逞多讓,

當然皇帝是天天吃,

他華山派家底,自是經不住這樣吃的。

「師兄,派中是來了什麼貴客啊。」

說話的人正是寧中則。

見派中陣仗如此之大,肯定是來了十足的貴客,不然他師兄是決計不會這樣做的。

畢竟,

五嶽盟主左冷禪左師兄來了,

也沒見自家師兄如此陣仗安排,

有過如此待遇。 楊祈和女人走在一個公園裡,空無一人的公園裡綠色的草坪燈幽幽地亮著。

「我前夫死於一場火災,那天我也在場。」中年女人的語氣很沉,聲音卻很溫柔。

「是我向他提出離婚的那天,他同意了。」女人在鵝卵石小路邊上的一個木製長椅上坐了下來,楊祈站在一邊,靜靜的聽她往下說。

「他一直都很信任我,根本不相信我外面有人了。我們的婚姻很平淡,他對我也很好,我提離婚那天,廚房還燉著他為我做的湯。」女人有些凄然地笑笑,接著說:

「著火的時候我們沒注意到,孩子還在房間里睡覺,他急著去抱孩子,我急著拿他簽好了的離婚協議。我頭上的房梁砸下來的時候,他抱著孩子沖了過來……」

楊祈一眼不發地聽著女人說話,心裡微微吃了一驚。他感到有些費解,有一個一定會陪在身邊的親密關係是很難得的。楊祈是孤兒,成年後一直一個人生活。表面上對家人之類的雲淡風輕,其實他打心底羨慕有家人的人。

女人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情緒,對站在長椅邊的楊祈說道:「我,想請你幫我去他的墓前獻一束花。如今我也要死了,不知道在下面還能不能再見他一面。」她說著低下頭,喃喃自語:「欠他的太多了,其實,我連道歉的資格都沒有。」

這個要求意外的簡單,楊祈還以為她還會像剛開始那樣,提一些異想天開的請求。

楊祈點了點頭,除了這個故事比較令人唏噓,客人的要求比之前的容易多了。不過這個才相信自己已經去世了的客人,楊祈還是心裡有些沒底。

「我送您去忘川界?」

「不用了,謝謝您,您已經幫了我很多了。」女人的淡然一笑,站起身,腳步聲停在楊祈面前,聽聲音像是鞠了一躬。

「嗯,再見。」

楊祈沒想太多,也像她躬了躬身子。

女人的腳步聲越來越遠,直到消失,楊祈才離開。

「你要去忘川圖書館?」

「嗯,感覺這本介紹你的書點不對勁。」

江闕從往生街混沌深處走向喧鬧的街市,拿著手裡的《迷榖錄》向忘川圖書的方向走去。

往生街一如既往的燈火通明,江闕穿過各色的「人」,仰頭挨個看花花綠綠的燈牌。

往生街每走進一個人,就會發生極為細小的偏轉。然而,幾乎每隔幾秒就會有人進來,所以在這裡看到的每一個建築,也許過了一段時間再去,就已經找不到了。

有一個長著好幾隻耳朵的高大怪物,擋住了江闕的視線。他用力仰著頭還是不放過每一個燈牌,左搖右晃地被人流向前擠。

好不容易終於看到了「書館」兩個字,江闕的臉幾乎都要貼在那個耳朵怪的耳洞里了,猛地用力朝忘川圖書館的方向一衝,摔在了館門口。

江闕揉了揉膝蓋站起來,突然發現手裡的《迷榖錄》不知什麼時候脫手了!

可能是剛才只顧著找圖書館,反而把手裡的書忘了,江闕懊惱地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望著路上川流不息的人流,別說人想要停下來找東西,稍微走慢一點點都會造成踩踏事件。

大概因為不是亡者,江闕感到自己有些難以適應這種幾乎沒有任何生老病死,飢餓疲勞。而且自己呼吸的聲音在一眾鬼神之間顯得格外出挑。

他猶豫了一下,決定先去忘川圖書館看看有沒有其他的書也出現了這種,參雜了除了祝餘之外的造紙材料。

「您好,請問上回借的書還了嗎?」管理員頭也不抬地問。

江闕有些為難地解釋道:「還沒,但我這次不是來借書,就是看看而已。」

頭頂長著一個小屏幕的圖書管理員抬起頭看了看他:「哦,是上次來的那個陽間人啊,進去吧,請不要把書帶走。」

江闕一心想著祝餘紙的事,完全沒注意到管理員怪異的眼神,通過像是怪物尾巴砌成的門,走了進去。

書架的排列方式也發生了變化,之前是一本本書的封面都立在極薄的銅質書架上著面對著來客。

說是書架,倒更像是一塊窄而長的銅板,一塊塊錯落有致地立在透明的玻璃地面上,書被上下兩個小齒咬在中間。

現在的書架就像是被一個個拼了起來,整整齊齊地排在江闕面前,他想不了那麼多,便從離自己最近的一個書架開始翻閱。

《白猿小記》、《往生史》、《渡靈之鳥》……他剛開始翻到的書,大多是介紹忘川界生物和神怪的,這些書都是長著細密的,軟軟的倒刺的祝餘紙,並無如《迷榖錄》一般出現陽間材料造成的紙之類的怪異現象。

江闕耐心下來,繼續翻其他書架上的書。

直到忘川圖書館里的鬼怪都走的差不多了,江闕終於在最後幾排書架上找到了和《迷榖錄》出現相似狀況的書。

一共是三本這樣的書,都沒有封面,不像是被人撕掉的,更像是出版社有意為之,一眼看去就是密密麻麻的字。

江闕翻出其中一本,書上的文字和其他書一樣,是陽間里的各國文字。但和《迷榖錄》一樣,字也是左右倒過來的鏡像文字。

他有些費勁地看著書上奇怪的文字,上面寫的是一個個人名,後面跟了一個日期,還有莫名其妙的一個百分比數字。

還有的名字後面的百分比顯示在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那一行記錄就變回了祝餘紙,而且字也正了過來。

江闕腦中的謎團越來越大,而且結滿了死結。他翻到了最後一頁,紙上赫然寫著兩個熟悉的名字:

「楊祈1041.11.677%

宋曉洱1052.2.330%」

江闕就像被人悶頭敲了一棍子,陰界的書里,為什麼會出現兩個陽間人的名字?!

他感到天旋地轉,難道,那個入殮師和宋曉洱,已經死了?!

江闕無法想象,那個雀躍的少女,已經不在陽間了。這兩個幾乎救了他的命的人,竟然已經死了?!

「書看好了嗎?陽間人。」圖書館理員的聲音把他從震驚和巨大的悲傷導致的無所適從中拉了出來。

江闕沒有回答,放下手中的書,一言不發地走出了忘川圖書館。

他失魂落魄地站在人潮褪去的往生街,心裡只剩下絕望。

為什麼?為什麼這兩個幾乎用盡全力把他送到迷轂樹下,讓他得以繼續留在陽間的人,其實連自己都救不了?!為什麼麻姑神還要讓他們受這種苦?!

江闕感到自己的悲傷,迷茫和為楊祈和宋曉洱感到的不甘混雜在一起,變成了巨大的憤怒。

不知道一個人在往生街上遊盪了多久,他回到迷榖樹下的時候,已經很晚了。

「怎麼樣?找到答案了嗎?」

江闕看著眼前靜靜站著的迷榖樹,心中沒有任何言語,不顧一切地衝上去對著迷榖樹粗大的樹榦就是一陣拳打腳踢。

迷榖樹疑問的聲音停了下來,江闕幾乎把全身的力氣都用在了樹榦,發了瘋似的踢踹,兩隻拳頭的關節上都是粘著灰的血糊。

直到他的手腳都失去了知覺麻木了,才頹然跌坐在迷榖樹下,迷榖已經靜悄悄的,沒了任何聲息?

江闕獃獃地在樹下坐了不知多久,靠在他背後的迷榖樹似乎又恢復了氣息,一點點通過江闕的后脊樑,把魂魄碎片輸進了他瘦削的身軀里。

「你,檢驗完了?還是決定換下一位主人?」江闕的幾乎虛脫的聲音在寂靜的混沌之地響起。

「嗯,決定就你了。」

迷榖樹靜靜的說,沒有任何對於剛才江闕情緒失控的不滿。

江闕頭也不回地說:「你為什麼不放棄我易主?我並不夠資格成為你的主人。」

其實,從一開始迷榖樹認他為主的時候,他就覺得難以置信,僅僅是因為好運,他就有資格成為主人。

江闕從小到大的生活,幾乎都是在條條框框中,不斷的反思,修改中度過的。他甚至認為因為好運而獲得,是可恥的。

「你的無知對我的影響並不大,我非人類,不懂情緒,只感覺你剛才似乎在為無法理解的事,沒有回答我的話而已。」

迷榖樹靜了靜,繼續說:「你看到的那些書,是一本記錄本,記錄了陽間魂魄缺失的人,是忘川的力量進行不斷修改,記錄的。」

江闕一愣,感到拳頭上傳了一陣劇烈的刺痛。

「至於關於介紹我的那本書上出現的陽間紙,因為那段歷史,我也還不完全屬於忘川界,就是你所謂的陰間。」

江闕看著血肉模糊的兩隻手,感到整個人都鬆懈下來,長長地出了一口氣,感到身心俱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