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你哪來那麼多的靈石?」葉雄震驚地問。

「大哥是幹什麼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沒錢花的時候,又去打劫一番,錢不就來了。」申屠雷哈哈笑道。

「這麼看來,幽靈飛船也很有錢了。」

「別將咱們跟幽冥飛船那些混蛋相提並論,咱們只劫財,如果對方乖乖的,咱們一般不殺人。幽冥飛船他們劫財又要命,手段殘忍,不留活口,根本就不是人。」申屠雷冷哼。

「大哥認識幽冥飛船的人?」葉雄問。

「不認識,不過六弟猜測,幽冥飛船的背景很大,可能跟聯盟政府有關係,極有可能還是政府內部的人,不然的話,怎麼可能做了這麼多壞害,每次都逃得那麼順利,連蹤影都找不到。」

這樣說來,幽冥飛船還真是有可能跟政府有關。

「大哥,咱們為什麼不提早出發,然後在半路等著,你想想,咱們在這裡呆著,八個人每天就是一千萬了,如果用這些靈石花在飛船上當能量供應,可以供好長時間,咱們不如在飛船上度過,省得浪費錢。」葉雄道。 「你這個想法,六弟當時也提過,但是嚮導不同意。」

「嚮導?」

「北山蟲洞危機重重,從來沒有人進入過,沒有嚮導的帶領,咱們根本就沒辦法進入。嚮導打死也不同意提前出發,沒有辦法之下,咱們只好聽他的了」申屠雷說道。

看來,這個所謂的嚮導也跟北星堡的人有勾結,不然的話,就不會以此來威逼他們留下來了。

「大哥,你怎麼確定那個嚮導一定行,萬一是個冒牌貨呢?」葉雄問。

「不會的,那個嚮導去過很多次北山蟲洞,是最熟悉的一個,這裡的人都知道。」

聽他的語氣,對這個嚮導非常信任的,如果自己此刻勸說的話,他不一定聽。

除非他能將自己師傅是五行尊者的事情說出來,但是那樣的話,自己的底牌就完全暴露了。

頓時,他陷入兩難之中。

要怎麼說服他呢?

「二哥三哥四姐六哥他們,有什麼意見?」葉雄問。

「他們能有什麼意見,大家都沒有去過,只能聽嚮導的話了。」

葉雄沉思片刻,決定實話實說:「大哥,不瞞你說,我有北山蟲洞的線路圖。」

「到什麼地方的?」

「當年大戰之地。」

申屠雷目光看著葉雄,幾乎不敢相信,半晌才說道:「你沒開玩笑吧?」

路線圖外面不少人都有,但是大多數只到一半。

從來沒有人聽說過,誰手裡有到達蟲洞內部的路線圖。

「八弟,你不會被人坑了,買了假情報吧,這可不是鬧著玩的?」申屠雷還不太敢相信。

「大哥,我知道讓你現在相信我是不太可能的,這樣吧,你把那個嚮導約出來,讓我會會他,到時候你在旁邊看著,就知道是真是假了。」葉雄說道。

「就這說定了,這個嚮導太他娘的氣人,拽得要命,要不是在這北星堡之內,我真恨不得一刀將他的腦袋削下來。」申屠雷恨恨地說道。

「大哥,一會要是見到那個嚮導,咱們這樣……」

葉雄在他耳邊細語一番,聽得申屠雷連連點頭。

……

半個小時之後,葉雄跟申屠雷去到18號的房間,敲響房間門。

「誰啊?」裡面傳出一個不耐煩的聲音。

「我,申屠雷。」

片刻之後,房間被打開,裡面出現在一名咪著眼睛的小老頭。

老頭外貌六十歲出頭,留著小鬍子,咪著小眼睛,一副瘦弱的模樣。

目光穿過他的身體,房間裡面有張桌子,桌上面有幾個小菜跟一壺小酒。

桌邊站著一個漂亮的侍女,臉上露出一副厭倦的模樣。

「申屠雷,你找我有什麼事?」老頭子問。

「你就是劉三通?」葉雄語氣不善地問。

「小子,你誰啊,知道跟誰在說話嗎,居然用這樣的態度?」劉三通白了葉雄一眼,非常不高興。

葉雄冷哼一聲,突然大聲喝道:「劉三通,我問你,你為什麼要坑我大哥?」

「我什麼時候坑你大哥了?」

「還說沒有,現在明明是出發的最好時候,再過半個月,就是空間亂流最大的時候,你這是想謀財害命嗎?我問你,是誰指使你這麼做的,你到底是不是三界尊者的姦細?今天你要是不說個清楚,我非斬了你不可。」

葉雄說完,咣的一聲,直接就抽出早就準備好的劍。

劉三通直接被問傻,嚇得連連後退。

「我不是姦細,我真的不是姦細,我發誓,我絕對跟三界尊者沒有任何關係。」

「既然沒關係,你為什麼騙我大哥?」葉雄怒目圓瞪,憤怒的樣子,發揮得淋漓盡致。

「我根本就沒騙他?」

「還說沒騙,全世界都知道九月之後,是空間亂流最強的時候,你拖到那時候,不是想害我大哥是什麼?」

葉雄深知人性,這時候正是劉三通防守最薄弱的時候。

如果不趁現在打他個措手不及,等他反應過來,有所防犯,再想讓他露餡就難了。

「這個……那個……我可能記錯時間了。」

這時候,就算申屠雷再笨也知道被坑了。

「好你個劉三通,居然敢騙我,害我浪費這麼多的錢,今天我不殺了你,難泄我心頭之恨。」

申屠雷大怒,身上暴發出一鼓強大的元氣,正要一掌拍死他。

「申屠雷,你忘記這裡是什麼地方嗎,你敢在這裡殺人,堡主是絕對不會饒過你的。」劉三通大驚失色。

轟!

申屠雷一掌拍出,直接就將劉三通的身體拍爆,碎成肉醬,房間之內雨濺當場。

啊!

侍女尖叫起來,嚇得一溜煙跑出聲音。

「北星堡又如何,老子就殺了你,那又如何。」申屠雷狠狠地朝那炸開的屍體吐了口唾沫。

葉雄還是第一次見識到申屠雷出手,真沒想到他下手這麼狠,殺個人連話都不多一句,眼睛都不眨一下。活脫脫就是個殺人魔頭。

嗖!

一道人影落到門口,正是北星堡的堡主白無名。

「申屠雷,你居然在我堡內殺人。」白無名臉色非常難看。

北星堡號稱北域最安全的地方,只要進來,花了錢,生命安全就能得到保證,申屠雷在他的地盤殺人,就等於當眾打他的臉,讓他的臉往哪擱?

「白無名,我花這麼多錢在這裡傻等,你說劉三通是北星堡內最好的嚮導,我也信了,誰知道原來他卻是個騙子,這算賬怎麼算?」申屠雷怒道。

哪怕面對北星堡的堡主,他都沒有絲毫的畏懼,一副質問的模樣。

「他哪騙你了?」白無名問。

「亂流明明在九月之後才是最危險的,他偏偏要拖到九月,不是騙我是什麼?」申屠雷怒道。

「誰說空間亂流在九月最大的?」白無名反問。

「我說的。」葉雄站了出來。

「你又如何得知九月是最危險的?」白無名的目光落到葉雄身上。

「我也是聽說的。」葉雄語無驚人。

「你道聽途說,就質疑一名當了三十多年的嚮導,讓申屠雷把他殺了,你好大的膽子。」白無名大怒。

面對白無名的質問,葉雄不動聲色,手指一道流光出去,半空之中出一個水幕。

這是他剛才進來的時候,悄悄布下來,還有隱形銘文隱藏起來。

金梵銘文太厲害了,白無名進來又倉促,居然也沒有發現。

葉雄將水鏡點開,剛才的情況,馬上就從裡面重現一次。

包括葉雄的質問,劉三通的慌亂,漏洞百出,到申屠一怒殺人。

「白堡主,你覺得劉三通這個樣子,還不能證明什麼嗎?」 證據確鑿,哪怕是白無名,也沒辦法再說什麼,只能硬吞了這個啞巴虧。

「哪怕劉三通欺騙了你,你也不應該殺人,等我將他逐出北星堡,你要怎麼殺那是你的事情,你在堡里殺人,就是不給我面子。」白無名背手而立,臉色冷了下來,說道:「申屠雷,你犯了規矩,北星堡已經不能留你了,請你馬上離開。」

「哪怕你不趕,我也要離開,什麼狗屁地方,劉三通在你們這裡呆了三十年,不知道坑過多少的人,我就不相信你什麼都不知道,我呸。」

「申屠雷,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是懷疑我嗎?」白無名臉色非常難看,喝道:「我在北星道建城幾百年,誰不知道我的名聲,我如果真的如你所說,還會有那麼多的黑戶過來尋求庇護?」

「白無名,你少給老子裝,你壓根就是個偽君子,八弟,我們走。」申屠雷怒氣沖沖地離開了。

「我的飛船,必須要留下。」白無名見他這麼不給面子,當下怒喝。

「你倒是提醒我了,租飛船的訂金麻煩你還給我?」申屠雷上前伸手。

話到這個地位,雙方的談判,算是徹底破裂了。

白無名從身上拿出一個儲物戒指,扔上桌面上。

申屠雷將戒指拿過來,用靈識清點一下靈石數目之後,帶著葉雄揚長而去。

「大哥,沒有飛船,咱們怎麼通過亂流?」離開房間之後,葉雄問。

「宇宙飛船而已,還有什麼比我們的黑玫瑰號最好,沒有他白無名,老子照樣去得了北山蟲洞。」

接下來,申屠雷將金刀,項天,妖姬,青書四人召集了過來,將事情跟他們說了一遍。

「這個混蛋,讓咱們花費這麼多的時間跟金錢,殺了他還便宜他的。」金刀罵道。

「現在怎麼辦,沒有了嚮導,還繼續去北山蟲洞嗎?」項天問。

「當然去了,為什麼不去?」妖姬望著葉雄,笑道:「這不是有咱們的八弟嗎?」

「八弟,你有沒有把握?」申屠雷問。

「我只能跟你們說,路徑一定不會錯,至於能不能活著去那裡,就看咱們的造化了。」葉雄道。

「既然這樣,咱們馬上出發。」申屠雷當機立斷。

離開北星堡之後,申屠雷從身上掏出個儲物手鐲,用手磨擦一下。

一束光從手鐲裡面射出來,落在半空之中。

一架體通黝黑,百米長左右的飛船就懸浮在半空之中。

「這就是黑玫瑰號飛船,怎麼樣,還行吧?」申屠雷指著飛船得意地說道。

「還行吧!」葉雄點了點頭。

「你別看這飛船比較小,但是速度跟抗禦力,絕對不是一般的飛船能相比的。」申屠雷傲慢地說道。

黑玫瑰號,是他最寶貴的東西,就是因為有了這艘飛船,他才能隨便穿梭在各個星球之間,還能無數次,從危險之中逃出來。

「咱們上去吧!」

申屠雷大手一招,剩下的幾個人,全都上了飛船,進入船艙之內。

「大哥,你先駕駛飛船朝北邊而去,我去把路線圖默寫出來。」

葉雄走到旁邊的一張桌子上,靠五行尊者給自己的記憶,開始默寫起來。

……

北星堡之內,中間大殿,內殿。

白無名一屁股坐在座位上,崩著臉,怒氣沖沖。

「堡主,什麼事情讓你這麼不高興的?」

旁邊一邊身穿紅色長裙,雍容華貴的少婦走到他身邊,溫柔地問道。

此女正是北星堡掌管侍女的紅娘,北星堡的二號人物,白無名的女人。

「這個葉雄,壞我大事了。」白無名怒道。

「什麼事,能不能跟我說說,我看看能不能為你想想辦法?」紅娘問。

白無名當下將事情說了出來。

「原本以為這次肯定能將北域七惡一網打盡,誰知道被這小子壞我大事。」白無名一掌桌子。

「這個傢伙,還真是不簡單,不然的話,也不會才區區金丹中期,就能得有兩萬的懸賞積分。」紅娘說完,話音一轉,問:「你現在想怎麼辦?」

「還能有什麼辦法,打又未必能打過,三界尊者那邊說派人過來,哪知道過這麼久都沒有人來。以我的實力,對上申屠雷,也只是半斤八兩,更別說他們還有金刀跟項天這兩個金丹巔身的修士。支援不來,我勝算太低了。」

「堡主,反正他們也是去北山蟲洞送死,咱們只要在半路上等著,等他們回來的時候,估計也會死傷一半,到時候支援也來了,還怕不能將他們一網打盡嗎?」紅娘笑道。

「說得沒錯,我何必浪費這麼多的心思去對付他們,這幾千年來,無數的人前去北山蟲洞,但是沒有一個能真正找到,我就不相信他們能有三頭六臂。」白無名氣得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

……

按照葉雄給出的路徑,飛船一直向北飛,眨眼之間,幾天時間就過去了,倒也是相安無事。

一路上,時不時遇到一些殞石,這些殞石跟北星道一樣,都是很小的星球,上面沒有生命力。

隨著面前殞石越來越多,飛船漸漸進入殞石地帶,遠遠看過去,越來越密集。

飛船開始的時候還能躲避,最後根本就沒辦法躲避,只能使用能量光束,將一些細小的殞石摧毀。

最後實在沒有辦法,因為殞石太多了,摧毀不完。

「看來咱們只能先將飛船收起來,御空飛行。」申屠雷當下說道。

經過一致的決定,大家決定以肉身渡過這片殞石地帶,等安全地穿越過這裡,再將飛船釋放出來。

「你們先在這裡等著,我先出去試探一下外面的壓力。」

申屠雷說完,打開一個船艙入口,飛了出去。

幾分鐘之後,他就回來了,說道:「外面的大氣壓力非常大,咱們的實力最多只能達到平時的一半,而且,元氣的消耗程度也會加快,咱們一定要互相照應,才能安全離開這裡。」

申屠雷說完,目光落到葉雄身上:「八弟,咱們這些人之中,你的境界是最低的,一會出去,你緊跟我後面,如果感覺到承受不住,要抓緊時間說。」

「多謝大哥,我會的。」葉雄回道。 「二弟,你照顧六弟,三弟,你看著四妹,無論遇到什麼情況,咱們千萬不能離開超過一公里,聽到沒有?」

「明白了大哥。」

「放心吧大哥,咱們知道怎麼做。」

大家紛紛回應起來。

「好了,出發吧!」

六道人影,從飛船裡面出去,落虛空之中。

剛出飛船,葉友馬上感覺到一鼓數十倍的壓力傳來。

那強大的氣壓,幾乎要把人的身體活活壓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