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哥!忍住!只要這痛苦過去,你馬上就成功了!」嘟嘟在一旁關懷的鼓勵道。

劍老也是在一旁來回踱步,顯然他也很緊張。

「啊!!!」青陽只覺一股爆炸的疼痛席捲全身,同時渾身的汗毛瞬間打開!

一道龐大的三色氣場從青陽的體內猛的爆出,碰!連劍老和嘟嘟這樣的靈魂體都是猶如糟重擊一般的被強橫霸道的彈開!

「魄源凝!給我凝!」青陽青筋暴起,眼睛通紅,死死的將丹田上的巨球托住!

轟!

一股輕鬆感瞬間從青陽的體內四溢,那巨球的重量瞬間消失不見,而代替的卻是一股輕鬆,暢爽的痛快感!

「成了!」青陽拳頭緊握,興奮的道。

嘟嘟在此時也是飛快的飛了過來,興奮的跳躍起來!

」哇!大哥哥真棒!成功凝聚魄源了!」

「少主!恭喜少主魄源凝聚成功!」劍老也是開懷大笑,道。

而在青陽的丹田之上,一個比之前的巨球更加渾圓,濃縮的三色漩渦球狀體緩緩的懸浮在其中,一股股強橫的波動在其表面流轉!

「這就是魄源么?」青陽感覺到,現在的他,只要願意,便能有大量的魄力隨心所欲的從其中調出,這就像一個水庫一樣,水源充足!

「修魄一道,我青陽來了!」青陽信心大增的道。

修王不行,那就修魄,當上天為你關閉一扇門的時候,也必將為你開啟另一扇門! 清晨,灼熱的陽光盡數投射在這片廣袤的修王大陸上,熱量將大地蒸騰的乾涸無比。某一處無邊無際的森林中,一道靈巧而迅猛的身影在樹林不斷的來回穿插,而在其身上隱隱有紅色的光芒在流轉著。

刷!

那矯健身影陡然停在一棵巨樹上,仔細一看,卻是一個少年,劍眉星目,清秀的臉龐氣宇軒昂,其漆黑的瞳孔更是閃爍著堅定的光芒,讓人不自覺的升起一股好感。

沒錯,此人正是在死亡獄林中部的青陽!

青陽心念電轉,然而在其識海內,一本巨大的古樸之書此刻正流光溢彩,第一頁緩緩翻開。映入眼帘的赫然是大氣磅礴的三個字——幽冥操!

「這幽冥操是魄道六操里的第一操,本以為入門的第一操應該是容易練成,沒想到,單單這第一操,我竟是花了一個月才是將之生生的修鍊出一點點皮毛!這神魄操果然是上古秘法,難以修鍊啊!」 太子,娘娘又打架啦! ,便是幽幽的嘆了口氣。

自從那日青陽凝聚出魄源,青陽便是跟隨嘟嘟修鍊這神魄操,然而,時間飛快,一個月過去了,青陽的修鍊進度卻是猶如龜爬一般,按照嘟嘟的說法,這第一操,幽冥操,主修掌法,御魄於掌,可分虛實二境,當青陽能夠隨心所欲的使出這第一操所附帶的掌法時,便是說明青陽已經將第一操修習完畢。

然而,在青陽苦修的這一個月時間裡,別說掌法,連一個掌印都是修鍊不出來,這神魄操的修鍊難度,可想而知。

不過,倒也不是說這一個月里,青陽就沒用任何收穫。相反,收穫應該是巨大的。若非修鍊這神魄操,青陽體內王氣被封印,絕不可能身體靈巧的在樹林里快速攀爬移動,然而剛才青陽卻是實實在在的做到了這一點,而這一點,正是魄力一種運用!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魄力是三界六道外門之力,超脫於三界六道之力,自然是比這王氣更加強橫,那麼王氣能夠支撐的一些特殊法門,魄力自然也可以支撐,而且還可以支撐得更加遊刃有餘。

而剛才,青陽正是從魄源裡面調動了紅晶魄力,使之局部集中於腳步,使其彈跳力還是耐力都極大的提升,這樣的速度,其實不比風步差多少,就是消耗的魄力多一點,不過這也不是什麼大問題,畢竟有魄源在,魄源能夠隨時隨地的旋轉,當其每旋轉一輪,便是能夠使魄力源源不斷的產生,當然這樣產生的量也是有限的,如果青陽使用過度的魄力,那麼這魄源怕也是供應不來。

「嘟嘟,雖說這一個月來,我只是修鍊出一點皮毛,但這皮毛,讓我在這詭異的森林裡卻是多了幾分底氣,不得不說,這神魄操,太霸道了!」青陽對著虛空緩緩的道。

而在此時,虛空中也是有著一道俏麗嬌小的紫色倩影浮現,正是俏皮可愛的嘟嘟!

「那是當然啦!雖然目前你的掌印還很虛浮,但其威力,卻依舊是不可小覷。至少,前面依舊有幾隻三階甚至是三階巔峰的邪獸在你手上受了傷…」嘟嘟得意的道。


想起嘟嘟說的那幾隻被他所傷的邪獸,青陽一陣冷汗,這一個月來,青陽熊心豹膽,當其掌法有所精進時,便是離開那隱蔽山洞,尋找落單的邪獸,並與之搏鬥。然而讓青陽刺激又后怕的是,他所遇到的那幾隻邪獸都是三階邪獸,實力堪比沖帶境!更甚的還有四階邪獸,當然,青陽在遇到這四階邪獸后便是想也不想掉頭就走……

不得不說,青陽是靠著這神魄操第一操的強橫掌法,才與這些邪獸拼個伯仲之間,有好幾次,青陽險些喪命,當然了,這邪獸也是不好受,青陽的攻擊是針對靈魂的,也因此,那些邪獸在青陽手下頻頻吃苦。

然而劍老對此卻是大呼不妙,此地隨處便是能夠遇到三級邪獸,想來應該是大凶大煞之地,再結合這之前嗜血螳螂王所說的死亡獄林中部,劍老推斷,這中部的邪獸應該大部分都是以三四階為主,青陽留在此地,怕是起不到修鍊的結果,反而有害其性命。

於是劍老便是經常催促青陽趕緊離開這地方,至少要衝到這死亡獄林的外圍,這樣才能規避風險!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趕緊趕路吧,這地方,也著實讓我成天有種心吊著的感覺!」

而青陽也是贊同此觀點,於是此番便是準備離開這中部,朝著血腥味較輕的地方奔去,想來那裡應該便是死亡獄林的外圍了!

就這樣,青陽帶著神劍在舞,開始了連夜的趕路,期間的魄力消耗,也讓他大感不消,但至始至終,青陽都沒有去調動那紅色之外的另兩股晶力,他有種預感,這另外兩股晶力應該是更加強橫,以此刻他的地魄師大成的修為去引動,怕是承受不了。

就在這幾日的趕路中,青陽也是遇到了不少邪獸,比如七毒蛛,血魔蜂等等邪獸,但讓青陽不禁大喜的是,他們的階別都是三級以下,這也讓青陽暗自鬆了一口氣,想來這樣的路線應該是對的!

其中的血魔蜂頗感頭疼,不管是它們龐大的數量還是鍥而不捨的追逐都讓青陽深深的記住了這種一階邪獸,最後青陽無奈之下,只好硬著頭皮施展了幽冥操里的掌法,九幽大手印!

然而出奇的是,青陽竟是順利地凝聚出了一個完整版的九幽大手印,九幽大手印分虛實二境,雖說青陽僅僅是凝聚出了虛相的九幽大手印,但其威力,卻讓青陽目瞪口呆。

僅僅是一個手印過去,在後面那群窮追不捨的血魔蜂猶如遭到巨浪抨擊一般,瞬間全滅!青陽為此感到欣喜不已。

而在這樣的速度下,僅僅幾天,青陽便覺得自己應該是來到了死亡獄林的外部了,因為,青陽在路上竟是發現了人的蹤跡!

「這裡有篝火留下的燒痕,想來應該是有人在這裡呆過,而我觀地下的腳印繁多且沉重,想必應該是大隊人馬,而且修為應該不是很高!既然大隊人馬敢在此地過夜,想必此地的危險性應該是大大的降低了!」青陽略作觀察,便是絲絲入細的得出這麼一個結論。

劍老在一旁微笑的點了點頭,道:「少主言之有理,老朽也是發覺此地的凶煞,血腥之氣,比之原來,也是淡了不少!」

「看來,是時候該出去了!紫雲門,雖然歐陽鋒已死,但就沖其包庇歐陽鋒這等喪心病狂的行為,我也會登門拜訪的!」青陽眼眸爬起一抹冷冽,這一個月來的磨練,讓他的性格更加堅毅,更加謹慎。

而此時嘟嘟也是虛空閃現,嘻嘻道:「大哥哥,別忘了!要去找大哥哥的父親喲!」

「呵呵!是啊,先找父親,還有,離兒那丫頭呢,不知道,他們過得怎麼樣了?」青陽望著天際,眼睛里一陣濕潤。

然而,就在此時,一道凄厲的女聲突兀的響起。

「救命!誰來救救我的明叔!」 「救命!誰來救救我的明叔!」

就在青陽望著天際發獃的時候,一道凄厲的女聲突兀響起。青陽循聲望去,他輕微的感受到那邊有股邪惡的靈魂波動,想來應該是邪獸。

青陽想也不想,腳下用力一蹬,迅速前往呼救聲的所在!

……

在距離青陽不遠處的一座蒼天巨樹下,一位俏麗少女正驚慌失措的看著眼前一幕。

一隻重型犀牛正以雷霆萬鈞的氣勢進行突刺,而突刺的目標正是俏麗少女!在少女的面前,還有一個大漢,大漢渾身是血,氣息微弱的喘著粗氣,但他依舊張開雙臂,擋在少女的面前!

「快跑!可兒!」大漢朝著身後大喊一聲,旋即臉上不禁露出一絲悲切之意,如果不是急著來采水晶之藍,自己又怎麼會落到這步田地?如果自己能夠勸住可兒不要跟過來,那麼現在可兒又豈會這麼危險?

大漢心裡的後悔翻江倒海。


但是此刻,後悔也沒用,重型犀牛已經在他的瞳孔里無限放大!

「明叔!」

大漢決絕而悔恨的眼神,少女凄迷的吶喊,還有,無情犀牛衝撞的姿態,剎那間,畫面彷彿定格。

下一瞬少女和大漢同時絕望的閉上了眼睛,等待生命的最後一秒。

然而就在此時,一道刺耳的破風聲突兀的響起。

碰!

塵煙俱起。

少女只覺地面狠狠的顫了顫,然後時間緩緩過去了幾秒,少女發現居然沒有任何聲響,沒有想象中的慘叫聲,也沒有東西被撕裂的聲音,什麼都沒有。

「怎麼回事?」少女開始疑惑。

旋即少女便是悄悄的睜開了水眸,沒有想象中的血腥暴力,只見塵煙滾滾,一個不停咳嗽的聲音從前方傳來,少女聽到后,眼眶立即紅了起來,淚水也是滴答滴答滑落。

「明叔…是不是你?」少女淚眼汪汪的道。

「咳咳..咳咳..咳,可兒!是我!我沒死!」那位咳嗽的人激動的道,正是少女口中的明叔!

待到塵埃落定,在這位明叔前方竟是倒插著一把黝黑的長劍,長劍平凡無比,毫無出彩之處,但落在明叔的眼裡,這把劍就是神劍!因為這把劍在剛才千鈞一髮之刻救了他的命!


而反觀那巨型犀牛,卻是突如其來的長劍硬生生的打斷了前進的步伐。

「二階巔峰邪獸,狂暴凶犀啊…」

一道輕微的聲音從樹梢上隱隱傳來。

那位明叔和少女立即猛的將視線向上掃去,入眼的竟是一個少年!

少年一頭漆黑長發,深邃的眸子猶如星辰一般迷人,刀削般的臉龐清秀無比,給人一種和煦的親近感。

沒錯!這個少年正是聽到呼救聲後來到此地的青陽!

青陽剛來到此地時,正好遇到剛才狂暴凶犀暴沖向大漢,於是立即運足魄力,將背上的神劍在舞猛的向凶犀射去!所以才是有了剛才那一幕。

明叔見少年一副風輕雲淡之樣,再加上背上綁劍的白帶,想也不想,立即抱拳誠懇的道:「多謝少俠救命之恩!不知少俠如何稱呼?」

而在一旁的少女則是呆了呆,閃了閃漂亮的紫色大眼,彷彿不敢相信一般,因為樹梢上的這少年看起來年齡與其相仿,剛才那劍會是他射出的?

青陽聞言卻是淡淡的笑了笑,道:「小子青陽,待小子將這狂暴凶犀解決了,再行詳談。」

旋即青陽腳下便是猛的一蹬,向著狂暴凶犀暴沖而下!

明叔見狀,立即臉色大變,喊道:「青陽小兄弟!不可如此!這狂暴凶犀是二階中的巔峰邪獸啊!」

明叔身上的傷痕就是與狂暴凶犀搏鬥才出現的,所以如今見到青陽這樣,想出聲制止,免得青陽受到傷害。畢竟二階邪獸的實力已經堪比陽維境了,更何況這巔峰邪獸,其實力怕是達到了陰維境了!

然而,明叔不知道的是,青陽之前便是在諸多三階邪獸的虎口下出來的,三階邪獸都不怕,又何懼這二階巔峰邪獸?

而且如果讓明叔知道青陽曾經擊傷過三階邪獸,那明叔心中的驚訝又該是多麼的大呢?

說時遲那時快,青陽在下一瞬便是俯衝到狂暴凶犀的面前,青陽接著俯衝而下的衝力,迅速拔起在舞神劍,順勢狠狠的向著狂暴凶犀便是一個反手劍!

反手劍的力度、架勢,兇狠無比,長劍鋒利,欲要撕裂空氣一般。

而一旁的明叔見狀卻是在心中泛起驚濤駭浪,這少年,這麼精巧的計算和控制力!要知道,要做到剛才那般動作,必須計算好落地時的著力點,然後借著俯衝的沖勢將長劍拔起,瞬間又是化作反手一劍,狠狠向著狂暴凶犀的要害之處暴掠而去!這般心思,太過可怕了!

而且觀青陽那手段的嫻熟程度,怕是之前在中部的時候,不少用過這樣的招數了!

事實也是如此,青陽在那一個月內,為了更好的磨練自己,與劍老不斷的交流,不得不說,劍老果然是個經驗老到的存在,往往一些見解,都讓青陽醍醐灌頂。所以他才能在兇惡的死亡獄林中生存下來,這些手段,都是在生死之中磨練出來的!


就在青陽突兀的襲向狂暴凶犀時,後者也是瞬間感覺到一股危險猛的靠近,立即前腿狠狠一蹬,倒射而出。

青陽見狀清澈的眼神立即變得凌厲,一抹冷冽迅速爬上其清秀的臉龐,旋即青陽調動丹田之上的魄源,一股詭異而鮮紅的強大氣場猛的在青陽周身爆開,而那紅色光暈也是迅速附上青陽的在舞神劍,青陽長劍所掃過去的那一片空氣,一陣劇烈波動,一道肉眼可見的紅色月牙光線從在舞劍上猛的暴射而出!

下一瞬,狂暴凶犀躲避不及,便是被那紅色月牙狠狠的抽了一下!碰!

「嗷!」狂暴凶犀尖叫一聲,它感到靈魂深處傳來的深深的悸痛。

「那是什麼?這股紅色的力量到底是什麼?怎麼我感到一股強大壓迫感,而且…那少年竟是沒有任何王氣波動!」明叔瞪大眼睛,喃喃道。

而一旁的少女也是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一幕:「怎麼會這樣?那麼強大的月牙掃到犀牛,為什麼犀牛沒有一點傷痕?」

是的!沒有傷痕!因為它的創傷,是在靈魂上!魄力,攻擊的便是魂魄!

青陽見狂暴凶犀在瘋狂的叫喊著,情知接下來它會做什麼,於是立即將在舞倒插入地,而其手上也是開始迅速的結著玄奧的手印。

青陽在這一個月里的磨練,也是掌握了一些邪獸的特徵,比如眼前這狂暴凶犀,它這般瘋狂的吶喊著,想來應該是要開始狂化了!狂化后的邪獸,實力會迅速飆升,但是與此同時,它的理智也會徹底淹沒。聰明的人,就不會跟狂暴中的邪獸對戰,因為那是吃力不討好。

但是此刻青陽嘴角卻是輕輕揚起一抹危險的弧度,的確狂暴后是不好對付,但是,青陽太想知道接下來這一招的真正實力了!

當狂暴凶犀身上騰起更加強大的波動,眼睛被紅色吞沒時,青陽手上的手印也是慢慢緩了下來,一道驚人的波動從其手上流轉著。

青陽微微眯著眼,手上卻是緩緩將魄力壓縮,壓縮到其溢出可怕的波動來。而當這波動散逸出去時,明叔的臉色也是忍不住劇烈的變化起來。

「這…這是什麼?」明叔冷汗直流,他從青陽的手掌之上,感受到一股可怕的森幽力量,這力量,竟讓他背脊發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