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你有功法嗎?我們……我們沒有功法可修鍊!」燕子楠低著頭,聲音比蚊子的聲音還要小。

「功法自然有,但是你們不允許外傳。既然你們已經是我的奴僕,那麼就要聽命於我,否則別怪我無情。放天神識!」

顧銘冷哼,算是給燕子楠和燕子平兩姐弟的一個警告。

姐弟二人一聽,頓時嚇的跪在了地上,臉上浮現驚恐之色。 顧銘並沒有理會他們二人表情,快速的在他們二人的腦海中打入攝魂訣,同時將兩套修真功法傳給了他們。

「以後好好修鍊,在沒有達到金丹期時,不要在外人面前輕易出手。」

說完,顧銘進了房間,將門關上。

燕子楠和燕子平兩人對視,臉上頓時浮現浮動的神情。

第二天一早,顧銘從修鍊中蘇醒過來。

他剛走出自己的院子,就看見三個少女在分別從旁邊的三個院子中走出來。

其中就有昨天那個穿著粉裙的少女燕玉雙。

「你就是新來內衛?」一個穿著淡藍色衣裙的少女好奇的看著顧銘。

顧銘點頭,「正是我!」

這個少女身材極好,特別是衣領下方的位置,特別吸人眼球。

以如今顧銘的心性,也忍不住想要多看一眼。

「看夠了嗎?」藍裙少女臉色陰冷,十分惱怒。

「沒有!」顧銘回答。

「混蛋!」

藍裙少女突然出手,直接出拳砸向顧銘。

顧銘身形輕輕一閃,非常輕鬆的便躲過了她的攻擊。

「你……」

藍裙少女頓時大為吃驚。

剛才那一擊,她可是用上全力,以她金丹初期的實力,竟然連對方的衣服都沒有碰到,而且對方非常輕鬆的躲開了。

這怎麼能讓她不吃驚呢,心中驚訝不已。

「我說你這是什麼意思?好歹我們也算是同事,這種見面打招呼的方式可是不好吧?」顧銘笑眯眯的看著藍裙少女。

「誰跟你是同事?」

藍裙少女冷哼后,不由一怔,「同事是什麼意思?」

「同事就是大家在一起共同,共同為一個老闆工作。大小姐就是我們的老闆,而我們就是同事了!」顧銘微微一笑。

隨即轉身回到自己的院落。

等顧銘的回去后,一個穿著黃色衣裙的少女輕聲說道:「這位的實力恐怕在我們之上。」

「確實如此!」

藍裙少女微微點頭,「剛才他避開我的攻擊十分的隨意,我可是用上了全力。我猜他的實力至少在金丹中期。」

「哼,我說春香,你是不是故意讓著他的?你不會是看他長的俊俏,春心動蕩了吧?」燕玉雙冷哼,「我看他就是登徒子!」

「他不是!」這時,黃裙少女燕紅微微搖頭,「我在他眼中看到的只是欣賞之意,並沒有發現任何一絲其實的情緒在裡面。」

「燕紅,你確定嗎?」燕春香表示懷疑。

「確定!燕興文看見咱們三人是什麼眼神,你們沒有忘記吧?你們讓為他的眼神的一樣嗎?」燕紅說道。

「管他呢!如果他下次還敢這麼盯著咱們看,我一定挖出他的雙眼!」燕玉雙冷哼。

燕紅看向燕玉雙,微笑的搖了搖頭,「走吧,大小姐快醒了!」

……

回到房間后,顧銘把燕子楠和燕子平喊到了大廳。

換上新衣服后的兩人,看上去精神了許多。

燕子楠也變得更加俏美,絲毫不比剛才那位差。

但是和秦思雨、林佳相比還是差那麼一點。

女扮男裝:邪魅世子成校草 「我傳給你們的功法,你們要抓緊時間修鍊。這段時間,我要閉關一次,如果你們有什麼不懂的,那就等我出關后再問!」

顧銘說完,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間。

在房間內布下禁制后,一揮手,一個聚靈陣出現在房間內。

如今的顧銘,已經達到心念布置的地步。

頓時房間內的靈氣比之間以前強上了百倍有餘。

這次閉關,顧銘主要是想消化一下這兩日來所得到的所有消息,再時將自己的實力再提升一下。

經過判斷,顧銘如今的實力應該在元嬰初期,可惜他丹田早已破碎,根本無法凝聚元嬰。

三天後,顧銘終於走出了自己的房間。

他的實力又進了一步。

剛走到大廳,便聽見外面傳來一道道叫囂的聲音。

顧銘頓時緊鎖眉頭。

就在他準備出去時,燕子楠從房間走了出來。

「外面什麼情況?」顧銘淡淡的問道。

燕子楠聞言,急忙回答:「是燕翰飛帶著家族士兵,在門外叫囂。他想抓我弟弟回去!」

「燕翰飛啊!」

顧銘眼中閃過一絲戲謔之色,「走,我帶你去教訓教訓他!」

顧銘說完,也不等燕子楠的反應,直接朝著外邊走去。

庭院外,燕翰飛帶著十幾名士兵,站在那裡。

只是與上次不同的是,這十幾名士兵,全部是金丹初期的修真者,實力上提升了不只是一個檔次!

「燕銘,你終於捨得出來了?我還以為你要當一輩子縮頭烏龜呢!」

見到顧銘出來,燕翰飛頓時大聲嘲諷起來。

顧銘一怔,這裡不是燕雅的院子,這個燕翰飛怎麼敢帶兵闖進來呢。

神識放出,卻沒有發現燕雅的身影。

「烏龜罵誰呢?」顧銘淡淡的開口問道。

「烏龜罵你!怎麼的,你還想打我嗎?」

燕翰飛大聲叫囂著,大小姐燕雅已經被燕興文找借口給叫走了,要到晚上才會回來,而且他身邊還有這數十名金丹初期實力的士兵,他還會怕顧銘嗎?

「原來烏龜罵我呢?」

顧銘淡淡的重複了一句。

站在他身後的燕子楠一聽,噗嗤一聲笑出了聲。

隨後,急忙用手捂住了嘴,努力的不讓自己發出聲來。

自己這個主人真的是太有才了,罵人都不用自己開口。

「想笑就笑,放聲的笑。我的奴僕,永遠都是別人無法比擬的!」

顧銘回頭看了一眼俏臉已經憋得通紅的燕子楠。

「哈哈哈……笑死了!我要不行了……」

得到顧銘的命令后,燕子楠再也忍不住了,頓時放聲大笑。

她的笑聲讓燕翰飛懵了,不明白她在笑什麼。突然,他回想起剛才自己所說的話,頓時臉色大變,無比憤怒的指著顧銘吼道:

「燕銘,我現在給你一個機會,跪下向我磕頭道歉,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不客氣?」

顧銘微笑的看著燕翰飛,淡淡的說道:「你認為他們會是我的對手嗎?還有,只要你現在給我跪下磕頭道歉,那麼你們在我庭院外叫囂的事,我就不追究了!」

「什麼?」

聽了顧銘的話,燕翰飛瞬間驚呆了,傻傻的看著顧銘。 燕翰飛早就料到顧銘不會這麼容易嚇住,可他沒想到顧銘會這般囂張。

「還不跪下嗎?」

顧銘冰冷的向前踏出一步。

燕翰飛意識到顧銘並不是在開玩笑,腳下不由的退了一步,想到自己的主子是燕興文,而主子身後是燕家大長老后,燕翰飛頓時又找回了自信。

眼中迅速地湧出一道猙獰之色,「燕銘,你得罪了燕興文少爺,你的下場會很慘!」

顧銘笑了笑,再次向前踏了一步,淡淡的看著周圍金丹初期的士兵,淡淡的說道:「我給你們一個一起出手的機會。」

「燕銘,你這是在侮辱我們!一起上!」

一個士兵大漢大喝一聲,頓時所有士兵攻向了顧銘。

「一群傻比!」

顧銘淡淡的嘲諷著。

重生八零悍妻來襲 砰砰砰……

就在士兵們馬上攻擊到顧銘時,忽然全部都趴在了地上。

畢竟這些人是燕家人,只是聽命行事,顧銘並沒有下手。

「混蛋!」

燕翰飛被顧銘的囂張激怒了,同時也深深被顧銘的實力給震驚了。

僅僅威壓就將身邊所有的金丹初期士兵給鎮壓了,那他的實力。

可是現在絕不允許燕翰飛後退,硬著頭皮,舉起拳頭朝著顧銘狠狠的砸了過去。

一聲引爆空氣的炸裂聲頓時響起。

「燕家拳!」

此時,燕玉龍三女也在暗中關注著,畢竟此事關係大小姐的面子。

不過之前她們已經試探過顧銘的實力,所以根本不會擔心顧銘,反而替燕翰飛祈禱起來。

「燕翰飛這個狗腿子應該馬上就要進入金丹中期了。」

「就算他現在是金丹中期,也不一定是燕銘的對手。我感覺燕銘的實力很強!」燕紅說道。

就在這時,燕翰飛的拳頭已經來到顧銘面前。

出乎全場的預料,顧銘竟然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一臉藐視的看著燕翰飛。

「我能削你一次,一樣削你第二次。」

顧銘淡淡開口,慢慢的抬起手,非常輕鬆的直接抓住燕翰飛的拳頭。

隨手一扔,就見燕翰飛就像是風箏一樣飛了出去。

「他真的是太強了!」

「是呀,以我金丹中期的實力,我也做不到這麼輕鬆!」

不管眾人相不相信,燕翰飛已經被扔了出去,而且重重的摔在地上,一口鮮血當即噴了出來。

「燕銘,我告訴你,燕少是不會放過你的。」

躺在地上,燕翰飛憤怒的嘶吼著。

顧銘聽后,徑直走向燕翰飛。

「你是說燕興文嗎?他算個什麼東西?只不過一個長老的孫子罷了,我還不放在眼裡!」

顧銘淡淡開口,十分不屑。

「你不要太囂張,比你實力強的人有很多!」燕翰飛怒吼。

「你說的這句話我承認,那就等你找來比我強的人吧!說實話,你在我眼中就是個垃圾,甚至連垃圾都不如!」

顧銘手一揮,虛空一個巴掌扇了過去,直接將燕翰飛扇出了這座大院子,至於會落在哪裡就沒有人知道了。

「你們也滾吧!這裡是大小姐的庭院,我想你們的鮮血污染了這裡。」

顧銘轉身看向趴在地上的士兵們。

說完這句話,顧銘轉身就走!

還能再霸氣點嗎?

還能再**一些嗎?

燕子楠的眼中已經閃爍著莫名的異彩,崇拜的不要不要的。

「燕銘!」

就在顧銘即將走進自己的小院時,遠處的燕紅叫住了他。

回頭看去,顧銘看見一個身穿黃色衣裙的少女向自己走來。

「你有事?」

「我有一些修鍊上的問題,不知道內衛大人願意指導一下!」燕紅微笑的看著顧銘。

顧銘盯著燕紅看了一會,接著朝著她的院落走去。

「你們不是大小姐的貼身丫鬟嗎?怎麼不陪著大小姐?」顧銘淡淡的開口,「去你的房間嗎?」

「當然可以!」

燕紅朝著顧銘嫵媚一笑,隨即說道:「我們不是每天都去當職,如果小姐有事的話,她會傳音過來的!」

「哦?是這樣呀!我說怎麼來了這麼多天,也不見有什麼事情呢!」顧銘微微一笑。

「燕紅是什麼意思?她不會是看上燕銘了吧?」燕玉雙微微的皺起秀眉。

「唉!燕紅太胡鬧了,如果這件事被那位知道,不知道會給燕銘帶來什麼麻煩呢!」燕春香有些同情起顧銘來,「走吧,這件事我們管不了!」

……

「你有什麼問題要請教?」

來到燕紅的房間后,顧銘打量了一下她的房間后,輕聲問道。

「我們先聊聊不可以嗎?」

燕紅倒了杯水,遞給了顧銘。

「當然可以!」顧銘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