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這到是,本縣差點忘了還有這借口

焦玉乃是兵部侍郎焦瓚之女。本就是因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才跟著穆延一起來到申州。只因為易贏一直想著穆奮的福康安身份,才會總將事情往難處想,沒想到還有這麼一個簡單的解決方法。

焦玉卻不管易贏如行鬆了口氣。望向易贏道:「你看我們要不要讓奮兒拜你為義父,這樣也方便你將來照顧他

「義父?還是不要了,誰敢做一個未來皇帝的義父,夫人你不是讓本縣找抽吧!」

小你就那麼確定奮兒一定能稱皇?」焦玉眼中閃過一抹驚喜道。易贏卻一臉淡然,更像帶著無比沉重語氣道:,「他不稱皇就只有一條路,所以他只能稱皇。」

「還是你說的對,我們一起去同奮兒說說吧!」

在易贏提醒下,焦玉也很快意識到。如果穆奮將來不能成為北越國皇帝,面臨的就是一條死路。因為不管誰成為北越國皇帝,為免後患都會在第一時間除掉穆奮。

所以其他人儘管可能有不冉人生,穆奮卻只有一條路可走。



由於分消匯意」疏污」西四院平常根本就沒人便是甘仇都是由悠兒和林氏帶入,幾個孩子就彷彿生活在世外桃源中。

看到易贏、焦玉一路走來,正在院中打掃的林氏趕忙讓到一旁。更因為仍是「待罪」之身。林氏也不敢隨意招呼衝撞了兩人。

已對焦玉說過林氏的事情。易贏對林氏的態度自然滿不在乎。但在知道林氏於穆奮一事的重要性小至少是事情開端所具有的重要性后,焦玉卻在走到林氏跟前時就站住了。望了望低著頭的林氏,焦玉好一會才說道:「林氏

「林氏見過知州夫人,見過知縣大人。小

沒想到焦玉會招呼自己,林氏一下慌亂起來,低著頭側身一福,額邊甚至微微泛起了汗珠。


「你與易知縣的事,妾身已經知道了。無論你們泌后能不能在一起,為了大妞、虎蛋的將來,你都一定要好好聽易知縣的話

「小啊!」

突然聽到焦玉這話,林氏驚呼一聲,雙臉立即又羞又紅窘住了。她怎麼都想不到焦玉竟會知道自己與易贏的事,或者說是知道自己被易贏糟蹋的事。換成一般狀況,林氏肯定會被嚇得半死,但身為女人,林氏卻也能聽出焦玉言語中全無惡意。

在林氏不敢想像地轉臉望向易贏時,焦玉已經自己向屋內走去。

等到焦玉進入屋中,院里已再沒有一個人影,易贏就兩步上前將林氏抱入懷中道:「林氏,你看本縣沒說錯吧!」

「哼嗯,老爺你別這樣林異呻吟一聲道。

「你現在還說什麼別這樣,知州夫人有話要同二公子說,我們到旁邊屋子去

被易贏半拖半抱著往院外拉去,知道易贏想對自己做什麼,林氏羞得身體都不禁顫起來。雖然這已不是易贏第一次找上林氏,但卻是在有人知道兩人關係后,易贏第一次找林氏。還是用這麼急切的態度。

想到自己與易贏的關係已被知州夫人所知。易贏就再不能用虛言妄語欺騙自己,大妞、虎蛋應該再沒有危險,林氏卻不知該羞還是該喜。

在林氏被易贏拖出屋子時,焦玉也在書房中找到了穆奮。

自從聽了易贏教導,穆奮開始教導大妞、虎蛋讀書後就覺得自己的知識、見識都增長了許多。不僅開始懂得該怎樣學習,同樣漸漸知曉,該怎麼教人讀書,或是該怎麼讓人信服自己。

不過這一的做得再好,都比不上穆奮今天聽到的消息。

等到焦玉說完讓穆奮前往京城看望外公焦瓚一事,穆奮就興奮得一下蹦起道:「娘親,你說真的,孩兒真的可以獨自到京城看望外公。

「誰同你說獨自了,當然你還要繼續向易知縣學習。去了京城后,更要聽外公教導

「沒問題,沒問題,孩兒一定聽話

沒想到自己竟有機會「獨自。前往京城,雖然焦玉是借了個焦瓚想看看自己外孫的借口,但想到能見識一下京城的花花世界,別說是要穆奮聽易贏的話,就是讓他聽大妞、虎蛋的話都沒問題。

看到穆奮一臉歡喜的樣子,焦玉臉上卻不敢露集一絲哀傷神情。

因為穆奮的身份已決定了他將來的道路必定不同於常人,甚至在穆奮稱皇登基前,為了安全,兩人都不會再有見面的機會。,佞 —刀同會陰山的名字樣。會陰的地形也如同女人會陰般飢飛小深邃。即便其他山路難免也會有些蜿蜒曲折,但對於穿越會陰山的主要官道而言,卻仍是基本直通的。

不過,今天會陰山裡的一切卻已經完全不同。

不僅會陰山靠近申州方向的出口都已被大量亂石、雜木所堵塞,從會陰山入口進去,道路兩旁都隱藏著密密麻麻的會陰山胡虜。

而在那些亂石堆上,卻只有一咋。量欽老漢當先站著,其餘所有人都只能藏在亂石堆後面。

隨著官道上疾奔過來一人,亂石堆下也有一個魁梧漢子迎上去。詢問兩句,魁梧漢子就向叟鋒老漢胡漢三說道:「祖爺,欽差隊伍距離會陰山還有半天路程了。你看我們」

「申州方面有沒有調動兵馬的消息。」

「沒有。」

「興城縣有沒有人在欽差隊伍中。」


「沒有。」「盂州兵馬有沒有跟在欽差隊伍後面。」

「沒有。」

雖然該知道的消息早就知道了,胡漢三仍是不忘一一詢問一遍。不過圍攏在亂石堆后的會陰山胡虜卻沒有一人感到無奈,嘴角顫動中,卻又像拚命在壓抑著激動心情。

狠狠咬了咬牙,胡漢三說道:「好,我們今天一定要取了孟匹夫狗頭。」

「取了孟匹夫狗頭!」

隨著胡漢三彷彿誓言般的低喝,亂石堆后的會陰山胡虜卻一起高呼起來。然後呼聲向前傳播,整個山道兩旁都傳出了怒吼。

「取了孟匹夫狗頭!」

冬季山林中有著許多枯黃、焦萎之色。連續幾日晴天下來,無論道路上還是山溝狹縫中的積雪大都融化了。不過因為融化時間不同,一些地方已經乾燥得塵土飛揚,一些地方卻仍沁著點點濕潤。

為了埋伏孟昌及欽差隊伍一行,自從胡沙隨欽差隊伍去往興城縣后。會陰山胡虜就無時無刻不在盯著孟昌和欽差隊伍的行動。甚至於徐琳每天去綉庄的時間,會陰山胡虜也是一清二楚

雖然余容的突然動作很讓人吃驚,但無疑也加快了欽差隊伍度。

待到孟昌、徐琳的欽差隊伍來到會陰山附近時,不僅申州方面無法儘快趕來接應,余容也不可能立即趕來毒援。

隱藏在路旁樹林中,會陰山胡虜並沒有方意掩藏身形,這主要因為會陰山附近並沒生過什麼大的戰事,山林、樹木基本都保持在半原始狀態的狀況緣故。所以關於會陰山中胡家鎮的失陷,會陰山胡虜絕不相信那只是幽山二鬼帶著幾個武林敗類所為。

半日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至少胡知恩很難一聲不吭等下去。

望著前面道路上隨風掀起的煙塵,胡知恩就摸到胡漢三身邊道:「祖爺,我們要將欽差隊伍全部幹掉嗎?」

「看情況吧!」

胡漢三的眼中瞬間沉凝下來,又很快下定決心道:「如果他們不抵抗。我們也沒必要斬盡殺絕。但他們如果想救孟匹夫逃走,我們會陰山胡虜也絕不會答應。」

不是害怕,更不是擔心,胡知恩立即興奮道:「對,我們絕不答應。」


就在胡知恩下定決心上的寶貝差。但若是落在北越國這樣美女成群、豐滿如堆的地方,卻難免有些落入下乘。甚至與易府女人相比,白綉也只是比林氏好上一些,卻比趙娘都有些不如。

這不是說身材的問題,因為有人喜好豐胸、有人喜好微乳;有人喜歡大洋馬、有人喜歡小蘿莉。

白綉身上雖然並沒有什麼突出地方,但也不會真正輸給某個女人。

只是白繡的雙眼有些狹長,很容易給人一種想睜又睜不開的感覺,而且人中還有些短去到現代社會。白綉還可做個開眼手術,但在北越國這樣的古代社會中,白繡的面相就是有些陰險。

以貌取人不可取,但沒有哪個官員希望被人認為自己有個面相陰險的家眷,畢竟誰都知道枕頭風有多厲害。

一開始,白綉看中的只是徐琳的身份及可帶給自己的利益。

但在徐琳一次次拒絕自己,甚至還與秀娥那樣的小娘勾搭上后,白綉心中就越來越感到不堪起來。憑什麼自己得不到的東西,秀娥那樣的女人偏偏能得到。憑什麼他能接受秀娥,卻不能接受自己。

白綉不會去怨恨秀娥,因為那隻會讓她顯得太掉價。但怨恨徐琳的同時,白綉卻愈加無法放棄徐琳起來。

到了現在,白綉心中已再不會去想自己為什麼會輸給秀娥,而是一心想要得到徐琳。證明自己並不比秀娥差,也不可能比秀娥差。

「徐大人,轎子太顛了,耍不你也上馬車坐坐吧!」

在前來興城縣時,欽差隊伍中並沒有馬車,可由於在興城縣中積累了過多清點萬大戶財產得來的賬簿,或者說是從興城縣富戶手中得來的錢財,為了保護重要物證,縣城范涇不得不從縣衙給欽差隊伍調了輛烏篷馬車。而作為欽差隊伍中的唯一女子,白綉自然得以乘上了馬車中。

男女授受不親,沒想到白綉竟會邀自己上馬車,徐琳當即望向不遠處的白祿。

卻見白祿正張望著前面的會冊山。根本就沒聽見這句話。

「白綉小姐,下官

沒等徐琳拒絕,白綉又說道:「徐大人,你可以對秀娥說句實話嗎?綉兒到底哪裡不如秀娥。」

此綉兒不是彼秀娥,沒想到白綉竟會將自己與秀娥那樣的小娘相比。徐琳心中嘆息一聲,卻又不能說正是白繡的身份「害」了她。因為比起白繡的「野心」白繡的身份更讓徐琳避之唯恐不及。

對於白綉這樣一個區區申州通判之女,徐琳怎麼可能放棄遠大前程去娶她?

欽差之後,可以預想到的,徐琳的前程將越走越高。

而白繡的身份又不可能讓徐琳對她始亂終棄,白綉自己也不是那種可接受始亂終棄的女人。如果白綉是個視名節為糞土的豪放女子,徐琳又怎可能將放到嘴邊的肉不吃。

但正因為白綉有太多堅持,好像會陰山胡虜一樣的堅持,徐琳才不可能接受她。佞 —;為申州海判。白祿非常明白自只女兒的心而且他不僅明白自己女兒的心思,更有自己的心思。

雖然朝議郎與申州通判同為六品官,而且一個是文散官,一個是地方上的實權官員。但朝議郎畢竟是天子腳下的京官,而且徐琳還是奉君命行旨的欽差。或許做了一次欽差,孟昌的三品右副督御史未必會有新的晉陞,但徐琳的區區六品文散官朝議郎卻絕對有晉陞的機會。

不是可能,而是肯定會晉陞。


所以不僅白綉盯上了徐琳,白祿更是盯上了徐琳。

只是白祿明白,妾許自己女兒可以不顧一切去糾纏徐琳,但白祿自己卻不能在徐琳面前有任何不堪舉止。因為徐琳即便拒絕白綉,只要自己繼續力挺女兒,白綉就仍有一分機會。但若是白祿也被徐琳拒絕,那不僅白綉再沒有攀緣徐琳的機會,白祿更會與徐琳成為仇家。

與一名京官成為仇家,與一名即將被朝廷重用、被陛下重用的欽差成為仇家,白祿還沒愚蠢到這地步。

因此,白祿需要一個轉機,一個真正的轉機。

可以讓他插手白綉與徐琳的關係,卻又不會讓徐琳心懷憚意的機會,否則就絕不能出手。

「咦,怎麼好像有些不對?。

雖然白祿也聽到了先前白綉對徐琳的邀請,只是裝做聽不見而已。但在往會陰山入口裡張望時,白祿心中卻開始感到有些不對勁。不是說會陰山入口出現了什麼不該出現的東西。而是附近未免太安靜了些。

「老爺,你說什麼不對。」

跟在白祿身邊,一旁的通判府衙役卻沒有更多感覺。

通判只是文官,相較於本身就具有自保能力的武官來說更需要衙役、家將保護。所以為了自己女兒,也是為了自己,白祿不僅找穆延借了一百兵丁,更是將通判府中所有能帶出的人手都帶了出來。

只是白祿卻不知道,穆延讓白祿帶來興城縣保護欽差隊伍的都是些新兵,甚至比通判府衙役都不如。「沒什麼,夫概是本官的錯覺。」

看到其他人都沒反應,白祿就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神經過敏。畢竟白祿只是名文官,沒有武官那麼敏銳的察覺力。於是在白祿復意遺忘下,欽差隊伍就開始緩緩進入了會陰山官道入口。

進入會陰山範圍,徐琳就突然感到耳中安靜下來。

好像不僅白綉不再糾纏自己,甚至欽差隊伍里也少了許多喧嘩,更不用說兩旁形似慢丘的會陰山所帶來的壓抑感。

「徐大人,你覺沒覺得有些不對勁?」

或許是因為遺傳的關係,又或許是因為身為女人的關係,白繡的感覺要比徐琳敏感得多。身為男人,徐琳雖然不至於因為「懼怕」而從白綉身邊逃開,但對於白綉沒話找話的做法卻也漸漸感到有些厭倦搖搖說頭道:「沒有,本官沒感到什麼厭倦。」

「徐大人,我說如果,如果曲姑娘願意做你的小妾,你又會想要娶她嗎?」彷彿沒注意到徐琳的厭倦神態,白綉帶著一些自言自語道。

小妾?曲姑娘的目的不是只想往京城展嗎?而且她真要做小妾,也是做孟大人的小妾吧!」

「我是說如果,如果曲姑娘願意做孟大人的小妾呢?」在徐琳雙臉微微色變時,白綉卻意外地顫聲堅持道。

「這個,」

徐琳根本沒想到白綉竟會追問自己這樣的問題,因為很顯然,她並不是在為曲湄詢問徐琳,而是在為自己詢問徐琳。

難道白綉有意做自己的小妾?心中雖然微微動搖了一下,徐琳還是覺得這不大可能。因為白綉即便遠遠比不上京城裡的官眷小姐,但在申州城中,乃至是在申州境內,由於穆延並沒有女兒,白綉甚至都可稱得算是第一小姐。

可仔細想想,京官畢竟還是與外放官員有所不同。徐琳稍微在心中措了一會詞道:「如果,如果本官能達到孟大人的三品境界,或者至少是四品境內,本官應該會答應」做小妾吧!但是現在」

「謝謝徐大人。」

雖然徐琳的回答有些含混不清,白綉卻已徹底明白了徐琳想法。

因為只以徐琳現在的品級,他的確沒資格說納白綉為妾,而且徐琳更不甘心娶白綉為妻,因為那樣只會斷了徐琳的前程。徐琳雖然不是一定要因女人而勝出,但如果能有一個好親家,對於官員仕途來說的確有極大稗益。

而徐琳如果升任了四品官,別說納曲湄為妾,納白綉為妾都綽綽有餘。

至於徐琳會不會納白綉為妾,那當然是另一個問題。

「轟隆隆

沒等徐琳與白綉從充滿纏綿糾葛的對話中脫身,隊伍後方突然傳來連天巨響,甚至地面也好像地震一樣震動起來。

在一陣「嘶瀝瀝!」的馬匹驚恐嘶叫聲中,乘在馬上的白祿立即轉頭往隊伍後方望去。

只見一陣灰塵升騰中,隊伍後方的官道伯心被淡卜了一棵棵倒掉的巨僅如此,在從兩邊托的黑影用力下,更有無數大樹開始被推倒,依次砸向欽差隊伍的方向。

「不好,是會冊山胡虜。快,快往前衝出去。」

身為申州官兵,怎麼可能不知道會陰山胡虜。不僅反應過來的白祿立即大叫出聲,那些申州城出來的兵丁、衙役更是裹著欽差隊伍就開始往前沖。不是說他們想不到前面很可能也有埋伏,而是在後路已被堵上的狀況下,他們唯有選擇往前沖。

希望前面的道路至少現在還沒堵上,希望能趕在會陰山胡虜包圍前,衝出幾人是幾人。真於從官道旁的樹林中逃走?

不說這本就是會陰山胡虜的地盤,沒人能逃過會陰山胡虜獵殺。望著樹林中隱隱現出的人影,更是沒人敢私自離開隊伍逃亡。因為,眾人糾結在一起或許還能逃個活命,萬一拋下欽差隊伍,不僅會陰山胡虜會讓他們死,朝廷也會讓他們死。

「嘶瀝瀝!」

隨著欽差隊伍往前衝去,兩旁樹林中的會陰山胡虜並沒急於圍殺上來。只是隊伍後面的大樹仍在一棵棵倒下,拚命擠壓著欽差隊伍的生存空間。

直到整個欽差隊伍衝出了大約百步遠。繞過一個不是轉角的轉角后,這才在一陣馬嘶和拉扯韁繩中心有不甘地停下來。

望著生生擋在會陰山出口處的一大堆巨石、亂木,以及石堆後面黑鯉般戰出來的會陰山胡虜,白祿滿臉驚懼地拉住馬匹,瞪著坐在石堆上的胡漢三喝道:「胡漢三,你為何要率會陰山胡虜擋住我等去路,難道你不知道我們護送的乃是朝廷欽差隊伍嗎?」

「通判大人,別的話你就別再多說了。」

胡漢三拍打了一下手中煙斗,甚至都沒從石堆上站起道:「胡某隻有一個要求,只要你們留下孟昌孟匹夫一人,老夫保證其他人都能平平安安過這會陰山。回申州城與家人團聚,回京城向朝廷交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