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妮!你怎麼可以這樣?」茉蕊聽了塞西莉亞的建議,當下面色大變,不滿地盯著她說道,「到底是一次任務重要,還是紫鈴的生命重要!?」

「茉蕊,你不知道情況!」塞西莉亞欲言又止,但最終還是保持緘默,看著蒼伊,等著他的決定。

「不行!」蒼伊皺著眉頭,想了想,還是反對道,「兵分兩路太危險,別忘了,那個老傢伙可能還在森林裡徘徊呢!」

蒼伊這麼一說,大家都沉默下來,就算可以小心翼翼地避過魔獸,誰又能保證不碰到藍骨脈這老傢伙,以大家的實力,碰上這殺人不眨眼的老巨魔,可就凶多吉少了。

「那怎麼辦?」 任性首席 茉蕊和卡莉都已經著急地流出了眼淚,本性善良而感性的她們,只覺心中痛如刀絞。

「我可以用冰封之術暫時封印紫鈴妹妹的身體!讓她能夠堅持下去!」惜雪默默檢查了一下紫鈴的身體,肅聲說道,「但是,紫鈴的身體素質太弱了,一旦冰封,怕是這寒冰的氣息都能害死她!」

「要是我們能有一件保護紫鈴身體不受凍傷的元器,就可以試著冰封她的身體,起碼可以保持好半個月不出問題!」惜雪斟酌了一下,緩緩說道。

「防禦用的元器中,盔甲雖然貼身,但和身體還是有縫隙,無法阻擋寒氣!」惜雪對正在脫下自己岩石盔甲的魯諾擺了擺手,這石頭惡魔雖然看起來木訥,但其實心底也十分善良。

「魔主!」此時,山海界里,已經淪為蒼伊的靈魂奴隸的蒼紅小心翼翼地開口道,「我想,可以使用那個東西!」

「什麼東西?紅,你有辦法儘管說?無需多禮!」蒼伊聞言,連忙追問道。

而蒼紅卻不說話了,只是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巴掌大小的水晶球。

「我有辦法!」蒼伊面色一肅,頓時想到了這件被自己遺忘的元器。反手間金光一閃,山海界中同時出現一道漩渦,一下子把紅手裡的水晶球吸走,眨眼間便出現在蒼伊的手中。 第286章繼續探索

這水晶球正是那時蒼伊對付休克時得到的戰利品,此球的防禦能力,令當時的蒼伊都大吃苦頭,險些功敗垂成。

說起來,這東西也頗有些來歷,當年的紅和她丈夫,盜取了蜥沼市一位議員的家傳寶,正是這『水晶之心』,才被列為A級通緝犯通緝,而紅的丈夫最終被當時還是治安長老的克寧抓獲,而克寧也是見寶起貪意,害死了紅的丈夫,並且把他的靈魂囚禁在一個法杖裡面,藉此來控制紅這麼個不弱的打手,而現在,這水晶之心轉了幾次手,這最終才來到蒼伊手裡。

不過,這寶物反而蒙塵了起來,因為蒼伊專心煉製隕星珠和白骨鎮魂塔,根本沒有精力祭煉水晶之心,所以一直保管在紅這裡,這可是青銅絕品的元器,可不是隨便能用的。

「不錯的青銅元器!靈性清清如水,其靈質就像水晶般晶瑩透亮。」夏爾見到蒼伊手裡的水晶之心,眼前一亮,贊道,「沒想到你小子還有這種好東西,藉助這元器,應該可以把那丫頭保護起來。」

蒼伊抓住這閃耀微光的水晶球,慢慢把它放在紫鈴的胸口。於此同時,一股股吞噬元力注入水晶球內,迅速分解轉化為純潔的元力,化作水晶球驅動的能源。

球狀的水晶之心在一股股元力的灌輸下,表面如流水一般流淌著,慢慢改變了形態,化作一顆巴掌大小的水晶心臟,懸浮在紫鈴的心口處,而且好像一個真正的心臟一樣,砰砰直跳。

與此同時,紫鈴的胸口處紫光猛地一閃,一隻貝殼形狀很像魚鱗的紫色晶體,從他胸口飄出,散發出一陣陣誘人的葯香,單是一聞便有一種通體舒泰的感覺。正是那專家級的藥劑,紫晶鱗片!

紫晶鱗片上,一股股生機被隨著水晶之心的跳動,被一絲絲吸收進入水晶心臟中,而後,這水晶心臟跳得越來越快,到最後,水晶心臟跳動的頻率,和紫鈴的心臟跳動頻率相重合,兩者彷彿融為了一體,瞬間,水晶心臟提溜一轉,鑽入紫鈴的心口不見了蹤影。

蒼伊也不由的一喜,有這紫晶鱗片內生機的幫助,自己幫助紫鈴煉化水晶之心的速度,簡直快得嚇人。

就在水晶心臟鑽入紫鈴的心口時,一層層水晶質地的紗衣,從她身前浮現出來,透明的紗衣宛如晶亮的霧氣,看似薄弱,卻牢牢地把紫鈴的身體包裹起來。

「不錯的防禦力!」夏爾面色一動,驚訝地說道。

「可以了!」蒼伊緩緩收工,看著紫鈴體表那一層薄霧狀的紗衣,欣喜道,「惜雪姐姐,這樣就可以保護紫鈴不受寒氣傷害了!」

「嗯!」惜雪仔細檢查了一下水晶之心的防禦,肯定地下了結論,說道,「那好,我現在就施展冰封之術,來暫時封印紫鈴的身體!」

「言畢,惜雪面色一肅,手裡舉著冰晶節杖那冰柱似的中段,在空中畫出一道道晶藍色的紋路,一道道紋縷如蚯蚓一樣在空中漂浮著,看似雜亂無章卻劃出一道道玄妙的軌跡。

不一會,一層層晶藍色的霧氣悄然浮現在紫鈴身邊,而後,霧氣越來越重,越來越厚,直到霧氣把紫鈴的身體徹底淹沒,惜雪才緩緩鬆了口氣,慢慢放下法杖。

霧氣散去,眾惡魔就看見,紫鈴的身體被封在一塊一人高的寒冰中,一層薄薄的紗衣覆蓋了她的身體,紗衣內部,可見一股紅芒正和一道紫芒相互對峙,但不管是那種色彩的光芒,在冰塊中,其運轉的速度都有了明顯的下降。

「好了!」惜雪滿意地看著那巨大的冰塊,肅聲說道,「不過,我們還是要儘快把紫鈴送回去,否則還是有性命之憂,我們這裡,可沒有專業的治療工具!」

「嗯!」蒼伊點了點頭,對茉蕊和卡莉說道,「把紫鈴丟在這裡也不是個事,茉蕊姐姐和卡莉姐姐就留在這一層先照顧一下!我們儘快把法師塔探索完畢!」

「好!」茉蕊想都沒想,立馬答應了下來,出了這檔子事,這少女對探險的熱情已經降溫了不少,而卡莉更是二話沒說,畢竟,要不是她推薦這本書給紫鈴看,也不會發生這種事情,余情於理都應該照顧紫鈴。

「這裡的書大家不要再翻了,直接去三樓!」蒼伊看著擺滿好幾個書架的書本,心中一跳,連忙說道,這裡面,還不知道有多少個陷阱呢!

其實,就算這小子不提醒,大家也不敢去碰這裡的書了,不過,那本維斯萊妮昔日的教科書,蒼伊還是裝了起來,這本書很有紀念意義,相信維斯萊妮不會介意花點金幣把它買回去。

出了這才意外,蒼伊一行更加的小心翼翼,但法師塔的三樓卻是空蕩蕩的一片,只是在地板上,發現了幾塊散落的小型動物屍骨和殘留的黑色鱗片。

「沒想到莫拉斯的那隻黑色凱特獸,死在這裡了!」夏爾看了看地上的屍骨,嘆道,「莫拉斯這麼喜愛這隻凱特獸,果然那它陪葬!」

蒼伊大眼一掃,的確,地上的骸骨確實是一隻小貓形狀,於此同時,也注意到四周的牆壁上,那一道道明顯的抓痕,心中一涼,這莫拉斯的佔有慾,簡直強的嚇人,這隻黑色凱特獸,還有掙扎的跡象,看來莫拉斯是把它關在第三層,活生生的餓死了自己的寵物。

就算死也和我死在一起!蒼伊打了個寒顫,好像看到一個瘦骨嶙峋的老惡魔,對一隻可愛的小黑貓猙獰地笑著。

「莫拉斯的佔有慾,簡直強的嚇人!」蒼伊得到了一個結論,心中頓時把這位黑暗吟唱者,划入了變態的行列。從維斯萊妮的遭遇,到這隻可憐的小黑貓,無不揭示出莫拉斯內心深處,那近乎神經質的佔有和支配他人的**。這種**誠然適合領導者,但在為人處世上,極為不受歡迎,隨著維斯萊妮的成長和自我心理的成熟,和他鬧翻,也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蒼伊沉默了下來,再也不忍心看地上那活活餓死的小貓骸骨,默默地領頭往第四層走去。

剛一看到第四層的地板,蒼伊的眼前就是一亮,這裡的木地板上,鋪上了一層厚厚的花紋地毯,柔軟的地毯上,則擺滿了一個個黑色木箱子,每一個木箱子上,都上了把同樣款式的精美鎖具。

「這就是莫拉斯先生的藏品嗎?」王胖子喃喃道,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就像藏寶遊戲一樣,擺出一排排寶箱,等著大家探索。

「莫拉斯可不是這麼善良的傢伙!」夏爾不屑地瞥了眼地上的箱子,說道,「從剛才的意外上不就可以看出來嗎?這老傢伙可巴不得你們這些後來者死光光,怎麼可能把自己的寶貝就這麼亮出來。」

「嗯!」蒼伊點了點頭,對夏爾的話深表同意,這些箱子就這麼擺在地上,簡直太令人意外了,大家大眼瞪小眼,都不敢上去試著開箱子。

「我知道了!」夏爾在箱子四周繞行了一圈,冷笑著說道,「莫拉斯這老傢伙,把三十六隻箱子擺成了一個魔法陣勢,雖然看不出有什麼效果,但反正不會是歡迎的禮花!」

復仇首席毀情奪愛 「那咱們還是別管這些箱子了,先去最上層把這次任務要得到的東西取出來。這才是重中之重!」塞西莉亞皺著眉頭,提議道。

「要是這麼做!這裡面的好東西,你們可就得不到了!」夏爾露出一絲耐人尋味的微笑,眨了眨眼,說道。

「夏爾先生有辦法嗎?」蒼伊眉毛一挑,聽出這正太器靈話中有話,問道。

「當然有,莫拉斯那兩下子,還能瞞得住我,畢竟,當年他可是和西奧德里克一起在很對遺迹里探險過!」夏爾輕笑一聲,指了指地上那三十六隻箱子,笑道,「比如這個寶箱虛靈陣勢,就是當年我們一起,在迷霧沼澤的上古遺迹中尋到的!」

「那夏爾先生,請您快點破解這陣勢吧!」塞西莉亞眼前一亮,想都沒想就說道。

夏爾的面色為之一滯,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說道,「額,這可不是一時半會可以破解的。」

蒼伊聽著心中暗笑,塞西莉亞還是年紀太輕,聽不出夏爾的弦外之音,這器靈分明就是想要好處,才會出手破解,想來也是,這是自己一行的任務,夏爾可不是雷鋒穿越,怎麼可能好心地平白無故地幫助自己。

「塞西莉亞,怎麼可以這麼勉強夏爾先生!」蒼伊此時發話了,露出一副略顯責備的樣子,一臉正氣地對夏爾說道,「夏爾先生剛剛從那個封印空間里出來,怎能再耗費心力幫助我們破解陣勢,這太難為他老人家了!我看,我們就暫且放棄吧,畢竟,樓上的東西才是我們的目標!」

「那好吧!」塞西莉亞詫異地看了蒼伊一眼,這可不是這小子平常說話的語氣,四目相對之下,這少女接受到了蒼伊隱蔽的眼色,頓時隱隱明白些東西,當即以自責的語氣說道,「沒錯,小伊說的對,是我考慮不周到。咱們直接上去吧,這些箱子,就等回去后詢問老師,在做打算!」 第287章寶箱

聽了塞西莉亞的話,夏爾的面色微不可察地一變,而後輕笑一聲,說道,「其實,並不不是全無辦法,只是我破解這陣勢所需的消耗很大!」

蒼伊這一招以退為進,總算讓正太夏爾露出的狐狸尾巴,當即心中暗笑,但面上卻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信誓旦旦地擔保道,「這還不好說,夏爾先生只要打開這些寶箱,裡面的東西您儘管選!」

蒼伊心中也明白,夏爾具有強大無比的力量,但需要惡魔驅動,這就是器靈的局限性,與此同時,夏爾並不具有實體,想要煉化什麼寶物融入身體,甚至煉製元力晶石化作自己的元力儲備,也需要別的惡魔幫助,世界是公平的,黃金元器的器靈雖然擁有悠長的壽命,但卻有這樣那樣的限制,連收取寶物,也需要惡魔幫忙,否則也不用這麼委婉地和蒼伊說話。

「那好!」夏爾淡淡地笑了笑,說道,「其實,這寶箱虛靈陣勢,是上古時期的惡魔們保存珍貴的收藏品常用的陣勢,只要知道底細,並不難破解。但要是不知跟腳的惡魔強行打開寶箱,這個虛靈陣勢,就會藉由中央的一塊虛空寶石,召喚出虛空生命,來毀滅打開寶箱的惡魔!」

「虛空寶石!?」蒼伊心中一驚,這不就是維斯萊妮提醒自己,可能對自己轉職有幫助的寶石嗎?

「沒錯,就是虛空寶石,在無垠霧海的虛空中誕生,擁有各種神奇的力量。」夏爾點頭說道,「這寶石十分珍貴,但正是布置寶箱虛空陣勢的陣眼,當年我們一起在錫林河的最下游的一個遺迹探險時,在那裡找到了一些虛空寶石,莫拉斯分到了兩顆!」

「那您需要這虛空寶石嗎?」蒼伊心中有些忐忑,接著問道,要是夏爾想要這虛空寶石,自己就算花費時間和積分讓山海老人仔細破譯,也不能讓這器靈幫忙開啟。畢竟,除了提坦之花,虛空寶石是蒼伊來這裡的最大目標了。

「當然不需要!」夏爾搖搖頭,笑了笑,說道,「要維持一個陣勢,必定需要足夠的元力晶石,我需要的,就是這裡的元力晶石,而且,你們還要幫助我煉化晶石成為我的元力儲備,畢竟黃金元器沒辦法自己煉化晶石!」

「好!」只是元力晶石而已,蒼伊自然沒什麼意見,點了點頭,就同意了這次交易。

夏爾滿意地笑了笑,他自己儲備的元力,早已在幾百年前就消耗殆盡,雖然可以自己吸收空氣中的元力,但只能維持自己的生存而已,根本沒辦法用來作戰。

「這三十六個箱子雖多,但其實其中只有九個箱子里藏有寶物,其他的箱子里應該都是魔法陷阱,一旦強行打開,魔法陷阱加上虛靈陣勢召喚的虛空生物,就算一位勇者境惡魔,也討不了好!」夏爾看著地面上的木箱子,講解道。

「但破解起來,卻十分簡單!」夏爾笑了笑,指著木質地板,說道,「你小子把地板稍為破開一點看看就知道了。」

蒼伊聞言,連忙拿出幽星之刺,順著地板劃開了一條大縫,這地板雖然是堅硬的紫紋夜櫻樹,但也扛不住幽星之刺這樣的利器直接攻伐。湊近大縫往裡面一看,竟然有一條黑色管道,散發著淡淡的元力波動,埋在地板下。

「這就是維持這個陣勢的能量通道了!其實這種陣勢應該建在堅硬的藏寶室里,但莫拉斯的法師塔可是木質的,就留下了這麼個漏洞!」夏爾看著地板下的黑色管道,笑道。

蒼伊按照夏爾的提醒,慢慢在黑色管道上刻上了一個魔法符印,來隔絕管道的元力傳輸。

「真不錯,一次就刻好了,你小子還真有當法師的天賦。不但精神力出眾,而且印刻法陣竟然一個錯誤也沒有!」夏爾不由的驚嘆了一聲。

「好吧,現在打開這九個箱子,只有這九個箱子從才藏有寶物!」夏爾用蒼伊不知道的方法,感知了一下這三十六隻箱子,而後,一個個指著那真正的寶箱,對蒼伊說道。

「好!」蒼伊按壓住心頭的興奮,走到箱子前,既然已經沒有了元力供應,這箱子也就是普通的箱子一個,頂多木質厚點,也不管上面的鎖,蒼伊直接拿出幽星之刺,鋒銳術全面發動,一下子把一個木箱的箱頂剖開,露出了裡面的寶物。

「好多黑色的珠子呀!」蒼伊湊近一看,驚嘆一聲,這箱子里,竟然擺滿了一顆顆黑色的珍珠。

「黑珍珠!不錯的魔法材料,研磨成粉末可以進行不少黑暗系法術的附魔!」山海老人滿意地說道。

把乘著黑珍珠的箱子搬了出來,然後,蒼伊又依次把其餘的八個箱子都打開,但令他鬱悶的是,這麼多箱子里,竟然足足有六個箱子中,擺放的都是元力晶石,甚至有一個箱子里,放著一塊上品完美品質的元力晶石,呈現完美的多面體形,裡面只有一絲微不可察的雜質,整體透明而晶瑩。和蒼伊那已經如鍋底的面色想必,夏爾卻笑得陽光燦爛,畢竟,按照之前的約定,這些元力晶石都屬於這器靈了,夏爾可清楚,就算只有一塊上品完美品質的晶石,就可以把他的元力儲備提升到極限的百分之三十。畢竟,這麼高級的晶石,已經可以令一位七星領主枯竭的元力短時間內復原,黃金元器的元力儲備量雖然高些,但也高不了多少。

蒼伊依依不捨地把一塊烈焰晶石放了回去,這種因為蘊含一定屬性元力,而更加珍貴的異種晶石,顯然也都歸了夏爾。

「這傢伙一定知道這些箱子里都是什麼!」蒼伊險些咬牙切齒起來,一旁的王胖子一行也是面面相覷,這麼多財富,都被夏爾佔了便宜,只能讓人感嘆這正太器靈老奸巨猾。

不過,也不是全無收穫,除了一箱子黑珍珠外,還有一箱子各種顏色形狀的魔晶,其中只有十幾塊魔晶是圓球形的,這些魔晶才是勇者境魔獸的魔晶。 第288章剋扣

一星到三星的魔獸,其魔晶都是凹凸不平,形狀不定的,但修鍊到勇者境,就像築基期晉級金丹期一樣,是一個追求自身圓滿的過稱,表現在魔獸身上,就是他們的魔晶逐漸呈現球形,一旦打磨為完美的球形,就有了晉級勇者境魔獸的根基。所以蒼伊才能一看這十幾塊魔晶的樣子,就肯定它們的等級。

第三個箱子里擺的,赫然是一塊月牙形狀的寶石,淡紫色的透明寶石中,閃爍著點點亮光,彷彿一道道星光般璀璨,一顆顆小星星點綴在月牙上,散發著一種迷人而神秘的氣息。正是一顆虛空寶石。

蒼伊有些激動地拿過這寶石,魂力小心地探入其中,失望的神色馬上就表現在臉上,這晶石里,根本沒有職業傳承的信息,而且也看不出有什麼用,看來,也只能指望另一顆虛空晶石了。莫拉斯可是得到過兩顆虛空晶石呢!

蒼伊收起虛空寶石,這是之前說過的,屬於自己的戰利品,大家也沒什麼意見。至於黑珍珠和那箱魔晶,蒼伊可不好意思要了,只是拿出一顆圓球形的黑色魔晶,這是給夏爾準備的,光有元力儲備顯然不夠,要斬殺祈並者,還需要一顆魔晶里蘊含的生命精華,也只有這樣,夏爾才能充分發揮審判之仗的力量。

「小伊,你再拿點東西吧,你拿的只是一顆寶石而已,太少了!」塞西莉亞可不願意自己喜歡的小男生吃虧,當即捧出一把黑珍珠,說道。

「不用了!」蒼伊連連擺手,雖然這小子心裡很想要,但要是因此破壞了團隊的公平氣氛,可不是這個隊長應該做的。

塞西莉亞還是不依不饒,但最終看蒼伊態度堅決,還是不甘心地放回黑珍珠,拿出一顆最為光滑飽滿的珍珠,直接拋給了蒼伊。

「拿一顆做個紀念也好!」塞西莉亞說道。

這珍珠直接就飛來了,要不接就會掉在地上,蒼伊苦笑一聲,接過珍珠,小心地收了起來,要是再不接受,塞西莉亞怕是就要生氣了。

「好了,我要吸收這裡的元力晶石,你們幾個小傢伙,誰的身體素質最好!?」夏爾看幾位小惡魔已經分配完畢,迫不及待問道。

「魯諾的身體素質應該是最好的吧!」惜雪看了看身旁的石頭人,笑道,這少女是冰晶塔的高足,見過不少好東西,雖然對莫拉斯留下的寶箱有些心動,但到底沒有失態,而且,雖然理論上惜雪沒有權利得到寶物,但塞西莉亞還是慷慨地把一些黑珍珠和魔晶分給了惜雪,這少女哪還會心有芥蒂。

「不是魯諾!」魯諾這少言寡語的石頭惡魔,此時不好意思地撓著後腦勺,說道,「是隊長,魯諾扳手腕扳不過隊長的!」

「那好,就是你小子了!」夏爾看了看蒼伊的身體,先是面露疑惑,而後,彷彿看出了什麼端倪,面色微變,點頭道,「一手拿著元力晶石,一手放在我的手上,什麼也不用做就行了,我只需要你的身體充當元力的轉化器!」

蒼伊雖然不願意被當成夏爾轉化元力的工具,但之前都有了約定,也不得不遵守了,當即無奈地盤腿坐著,一手抓住那顆上品完美品質元力晶石,一手則放在夏爾那虛幻的手上。

「開始了!」夏爾淡聲提醒道。瞬間,蒼伊就感覺到,從夏爾的手上,傳來了一股澎湃的吸力,這吸力之強,雖然目標雖然不是自己,但還是讓這小子出了一頭冷汗。

於此同時,蒼伊另一隻手上的那顆元力晶石,被這吸力牽引,開始流出一道道長江大河般的純凈元力,流經蒼伊的身體,進入夏爾的魂體后消失不見。

蒼伊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經脈里,流淌過那道道澎湃的元力,生出一種發脹的裂痛,但蒼伊的身體著實不凡,體內一根根肌肉纖維凝結起來而且從骨骼中源源不斷地生出血肉精華,來補充身體,以自己成就高級鍛體術的身體,看看經受住這麼急速的元力灌入。

「他的骨骼中正源源不斷地產生著能量,鍛煉入骨髓,這是高級鍛體術的成就!」夏爾心中泛起了滔天駭浪,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感知,雖然之前感覺到這小子的身體素質非凡,但怎麼也沒想到,竟然已經是高級鍛體術成就!

「果然,是一星惡魔!」夏爾的魂力小心翼翼地探入蒼伊體內,這小子的精神力非凡,夏爾可不想被發現。當即略微一掃,便看到了蒼伊中丹田的那顆本命元星。身為掌握領域之力的黃金元器,從一開始夏爾就感覺到了蒼伊的不凡,對其實力隱隱有了猜測,所以見到這元星,並沒有多少驚訝。

「等等,這是什麼!!」夏爾的魂力感知,觸及到蒼伊的身體內部,感應到鎮壓蒼伊脊椎的那座八角白骨小塔,心中一動,一絲絲魂力的觸角延伸進去,窺探到白骨鎮魂塔的面貌,而白骨鎮魂塔塔頂的骷髏頭裡生存的器靈,只是模糊的一團靈質,感應到夏爾的魂力,瑟縮著深深藏在塔里,這是下位者對上位者天生的敬畏。

「白銀元器!」這小子還有這種好東西!」夏爾面色就有些古怪了,之前蒼伊拿出了青銅絕品的水晶之心,就已經讓夏爾頗感意外了,而現在,竟然又有一個白銀元器蘊藏在身體內,這正太器靈,對蒼伊的身世更加好奇了。

而蒼伊,此時卻並沒有理會夏爾的窺探,自己最大的秘密山海經,根本不是這黃金器靈可以發現的,而現在的他,全身心正沉浸在山海界里,從山海界邊緣,那一層層不斷潰散,又不斷重組的元力中,提取著自己想要的東西。

「六級山海界晉級為七級山海界!」

「七級山海界晉級為八級山海界!」

….

蒼伊身體內部,一絲絲元力被蒼伊巧妙地提取出來,那上品完美的元晶里,充盈的元力,基本上都會有百分之一被蒼伊提出。夏爾得到的,仍是大多數元力,這些許剋扣,就算夏爾發現了,想必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過去了。 第289章安息之門

夏爾敏銳的感知,一直在關注著蒼伊的身體,這器靈自然發現了蒼伊對元力的截留剋扣,但對上品晶石那堪比領主境惡魔的元力儲備而言,根本微不足道,夏爾也並不在意。反正這裡有足夠的元力晶石,令他的元力儲備補滿。

就在夏爾自以為看明白的蒼伊的底細,想收回靈魂感知時,一道道空間碎片組成的細流,按照一種玄妙的規律排列,從蒼伊的上丹田徑直灌入中丹田。

只聽一聲細微的隆隆聲,中丹田那顆本命元星,大放光明,星心小鼎上,那顆流行隕地圖越發的清晰,甚至可以看見流星上那坑坑窪窪的痕迹。而那六角形元星的六角,本來只是有一角長久地閃爍光芒,此時,這發光的小星,光芒陡然凝聚起來,六角星星,又有一角開始散發柔和的光芒,恆久而璀璨。

「晉級了!」夏爾有些不可思議地瞪了眼蒼伊,這景象,分明就是從一星境晉級為二星境,但是,這這種情況下晉級,怎麼看怎麼奇怪!

「僥倖僥倖!」蒼伊睜開了眼,看了看夏爾那不可思議的眼光,笑了笑,回應道。這次晉級可謂是自己一年多來的積累,厚積薄發,而且只是小境界的晉級,蒼伊雖然欣喜,但也沒怎麼意外,今天正好有夏爾慷慨的元力供應,正好藉此機會晉級,也省了日後購買元力晶石的金幣。

「不過,晉級二星境后,碎空流元力無論從質量上還是數量上,都提升五成左右,這已經是不小的提升了!」蒼伊對此十分滿意。

「而且!」蒼伊內視著自己的脊椎和額頭,那裡,足足一十三道已經被沖穴點燈的大穴,在這次晉級中擴寬了不少,每一道穴位里,那閃耀火光的不動如山不滅靈燈,正彼此勾連起來,構成了一條比往日更加寬闊的通道,令天人相連,構築修鍊的根基底蘊。這是潛力的提升,讓蒼伊感悟吸收元力時,更加的快捷。

蒼伊笑了笑,繼續幫助夏爾轉化元力,他此時剛剛晉級,身體這個儲備元力的瓶子暫時已經滿了,也無需再剋扣夏爾的元力,很快,這顆上品完美品質的元力晶石,就逐漸失去了光澤,內部的元力被統統抽了出來,注入夏爾的靈魂體內,這金髮小正太好像越發容光煥發起來,幽靈般的魂體表面竟然好像出現了皮膚般細膩的光澤,把蒼伊看得都一愣一愣的,要不是知道底細,都會以為這器靈擁有實體。

就在蒼伊驚訝於夏爾的變化時,來自他魂體內的吸力突然消失。

「夠了!元力已經儲備滿了!」夏爾滿意地笑了笑,他現在的魂體表面,流轉著一層流光溢彩的色澤,在蒼伊眼中,夏爾的魂體不斷充實起來,而且隱隱散發出一種懾人心魄的波動,那無意中流出的一絲氣機,都讓蒼伊驀然窒息,這傢伙的強大,已經出乎了蒼伊的預料。不過,想來也是,夏爾可是整整把好幾箱元力晶石吞噬了乾乾淨淨,魂體被元力充實起來,才產生這身如實體的效果。

夏爾滿意地看了眼自己的形體,手持一人高的審判之仗,淡笑一聲,感受著身體內那久違的力量和飽滿的充實感,一臉喜色難以抑制。

「好了,沒想到可以把我的元力儲備補全,這樣的話,只要靠著魔晶里的生命精華,斬殺那祈並者不過是順手的事情!」夏爾滿意地對蒼伊說道,「小子,我主持公平正義,說到做到,答應你們的事情,必然會儘力完成的!」

蒼伊心中一安,夏爾既然做了保證,想來就不會反悔,那冰晶節杖也能順利取出了。對惜雪,蒼伊還是很有好感的,而且還用冰封之術救了紫鈴,能幫助她當然很好。

「我們繼續探索吧!不能耽誤時間。」蒼伊看著地上打開的箱子,滿意地把那月牙形狀的虛空寶石收好,對大家說道。

…….

吱紐一聲輕響,法師塔的大門被輕輕推開了。

金焰看著屋內那兩道熟悉的背影,和那冰封中一位少女,面色有些古怪。

「是誰?」卡莉聽到了門外的動靜,當即警惕地往門外一看,登時面色大變。

……

出乎蒼伊的預料,第五樓與第六樓,竟然只是空蕩蕩的房間,只不過每一塊地板上幾乎都設置了陷阱,根本就是寸步難行,不過這陷阱,大多在維斯萊妮給的機關圖中有介紹,一些沒被記載的陷阱,也沒能瞞過夏爾的眼睛。被一個個破解了出來。

「五樓六樓應該是莫拉斯的研究室,我記得他可有不少研究器材,都是很珍貴的器具,不過,怎麼都不見了蹤影!」夏爾皺著沒有,站在六樓到七樓的螺旋階梯上,對蒼伊說道。

「也許是莫拉斯先生把喜愛的東西,都作為陪葬,擺在了七樓!」蒼伊也不敢肯定,只能猜測道。 大叔要逆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