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館,科技館,那是什麼?」林躍好奇的問道。

歐陽長風笑道:「圖書館是存放武林秘籍的地方,而科技館則是研究最新科技武器的地方,林長老要是有興趣的話,我可以派人帶你去看看。」

「哦,原來是存放秘籍的地方。」林躍頓時明白了過來,眼睛一亮道:「那裡面降龍十八掌也有嗎?」

「呵呵……」歐陽長風點了點頭道:「自然是有的,不僅是降龍十八掌,打狗棒法,就連獨孤九劍,葵花寶典都是有的。」

「那正好,我正想去看看呢,長老可以隨便學的是吧?」林躍頓時有些心動的問道。

「沒錯。」歐陽長風笑道:「按照龍域職務的高低,進入圖書館挑選秘籍也是有限制的,不過對於林長老自然是沒任何限制了,你可以隨意挑選喜歡的練。」

「那好。」林躍立刻點頭道:「你也不用派人了,讓雪狐帶我去就行了。」

「好。」歐陽長風欣然點頭,隨即從懷裡摸出一個東西來遞給了林躍說道:「這是長老的勳章,在龍域很多地方都是要用到的,給你吧。」

林躍接過來一看,是一個龍形的勳章,和雪狐的那個形狀是一樣的,不過這個卻是金色的,勳章上一個銀色的s十分的顯眼。

「s級啊,乖乖,我可沒這個實力啊。」林躍不由苦笑了一聲,據雪狐說,s級的實力對應的是後天後期,他這個才內勁初期的實力差的實在太遠了。

「呵呵……」歐陽長風笑了笑道:「金色龍徽是長老專用,是身份的象徵,與實力無關,莫長老的那個也是s,所以林長老不比介懷,而且以你的天資,再加上有莫長老的悉心教導,想必很快就能達到這個境界了。」

林躍握緊了金龍勳章,默默的點了點頭,雖然他的實力只是內勁初階,可他真實的實力卻遠不止此,在變身魔神的情況下,再加上那驚天一劍,這塊s級的勳章他也是受之無愧,只是這些實力他也不能隨意的展露出來罷了。

本書源自看書罔 從歐陽長風那出來,林躍跟著雪狐先去了許建國的新家,一棟二層樓的歐式小別墅,嶄新的裝修,傢具電器都十分的齊全,不算很奢華,看起來卻非常的舒服。

「躍子,你們來了。」看到林躍和雪狐走來,許建國笑哈哈的走了過來,從口袋裡摸出一包白色無牌的香煙遞了過來,說道:「剛去超市買了點生活用品,沒想到竟然還有特供香煙,這可是好貨色啊,我記得以前在部隊的時候只有司令員有的抽,那時候就想著什麼時候能抽上一包,沒想到現在可以隨便抽了,哈哈哈……」

林躍笑著接過來分了一支雪狐,點上抽了一口,不由點頭笑道:「不錯,特醇,比軟中華好抽多了。」

「哈哈……我就知道你好這口,我給你買了五條,等你帶回去慢慢抽。」許建國笑呵呵的說著,他知道林躍不會在這裡長呆,不僅是特供香煙,龍域超市裡還有很多市面上少見的東西他都買了一些。

「嗯。」林躍也不客氣,點了點頭后說道:「建國,這裡還滿意嗎?」

「那自然是太滿意了……」許建國笑著連連點頭道:「這裡什麼都有,比我家裡好多了,而且還有寬頻電腦,我剛才試了下,乖乖,500m的速度,下個1g的片子叮一下就好了,太他媽爽了。」

「哈哈哈……」林躍和雪狐頓時忍不住笑了起來。

「建國,以後一個人可要悠著點,飛機打多了可是會不舉的。」林躍笑著調侃道。

「嘿嘿,沒事,躍子不是神醫么,不舉找他就對了。」雪狐嘿嘿笑道,他可是知道林躍有一種專治陽痿早泄的葯,就連東海市的市長都要用呢。

許建國一臉尷尬的看著爆笑的兩人,說道:「兩位老大,我只不過下了集電視劇看看而已,你以為我看毛片呢,唉……對了,剛才我路過一家飯館,那裡的菜好香,要不我們去嘗嘗吧?」

「現在還早,等會再去吧,先帶你去個好地方。」林躍搖了搖頭,他已經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去圖書館看看了。

「去哪?」許建國倒是有些好奇起來,他可是知道林躍最鍾愛的便是吃了,能讓他把吃東西放在一邊的地方,肯定不簡單。

「傳說中姑蘇慕容的琅環福地。」林躍一臉神秘兮兮的說道。

「琅環福地?」許建國一臉不解的問道:「那是什麼地方?」

「我靠!建國,你不會連天龍八部都沒看過吧?」林躍一臉看外星人的表情。

「聽說過,還真沒看過。」許建國一臉老實的說道:「小時候家裡窮,買不起電視,16歲就去當兵了,部隊里除了訓練就是任務,哪有時間去看啊。」


林躍不由唏噓了一聲,說道:「這琅環福地啊,是金庸小說天龍八部中的地名,位於大理國無量山中一深谷石洞中,內里收藏有逍遙派掌門人無崖子與他小師妹搜集的大量武學典籍,武林各門各派的武功秘籍都有,怎麼樣,想不想去看看?」

「武功秘籍,真有這東西嗎,我還以為是小說里瞎掰的呢。」許建國頓時一臉驚訝的表情。

「呵呵。」雪狐笑了笑道:「倒沒躍子說的這麼誇張,不過這些秘籍確實是華夏武林流傳下來的一些武功典籍,其中也不乏一些厲害的武學,就像剛才和躍子決鬥的喬風,他用的就是從圖書館秘籍中學來的降龍十八掌。」

許建國的眼睛頓時像一百瓦的燈泡一樣亮了起來,剛才喬風那威猛霸道的掌法他可是親眼目睹的,雖然喬風這人他看著十分不爽,不過這武功確實讓他十分的嚮往,剛才還想著自己要是能有這麼厲害的武功就好了,沒想道現在竟然就能去看了,他立刻振奮的說道:「我能學嗎?」

「當然可以了。」林躍立刻點了點頭。

雪狐張了張嘴,本想說以許建國的級別是不能學降龍十八掌這種等級的武功,不過有林躍這個長老開口,那自然是沒問題了。

「我艹,這也太正點了,那我們快去吧。」許建國興奮的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出來,急不可耐的拉著林躍就往外走。

「呵呵……」看到他這副興奮的樣子,林躍和雪狐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三人一路朝著龍域中間的的廣場走去,聽雪狐說起,圖書館就在廣場最右邊的那棟三層樓的建築中。

走到圖書館的門口,林躍和許建國兩人有些詫異的對視了一眼,這圖書館從外面看起來就跟普通的圖書館沒什麼兩樣,一點也沒有存放武功秘籍的樣子,甚至連門口都沒個守衛,根本跟心目中想象的完全不一樣嘛。

「呵呵,別看了,圖書館就是這樣的。」雪狐似乎猜到兩人心中所想,笑呵呵的說道。

「好吧。」林躍搖頭一笑道:「如果不是知道裡面有武功秘籍,我還真以為來圖書館看書呢。」

「是啊……」許建國也是不由笑道:「我想是放武功秘籍的地方,怎麼也是戒備森嚴,三步一崗呢。」

雪狐頓時笑道:「這裡可是龍域啊,本身這個位置就非常的隱蔽了,再加上這裡高手眾多,哪有人敢到這裡來偷東西。」

林躍和許建國同時點了點頭,除非先天強者,否則誰能跑到這裡來偷秘籍啊。

三人走進去后,裡面的擺設也和普通的圖書館差不多,一排排的書架,中間有舒適的沙發,櫃檯處還有冷飲和咖啡供應,看起來挺愜意的,不過在樓梯口卻有一道柵欄,邊上擺了一台好像tm機一樣的機器。

「沒什麼人啊。」林躍環顧了下四周,一樓空蕩蕩的一個人也沒有,看起來有些冷清。

「這裡的秘籍也是分三六九等,一樓的比較一般,二樓的中等,三樓才是最好的,而且一樓的秘籍是可以帶回去的看的,所以一般沒什麼人會在這裡看了。」雪狐說道。

「哦。」林躍點了點頭,道:「那既然沒什麼看頭,我們也到三樓去吧。」

要學嘛,自然是學最好的了,這一樓的書連雪狐都看不上眼的,林躍更是看不上眼了。

「不急。」雪狐搖了搖頭,走到一個書架前,拿出兩本書來走了過來,遞給了許建國說道:「雖然一樓的書都是些粗淺的武功,不過對於建國來說也比較合適,打好基礎也很重要的。」

許建國接過來看了下,一本是《基礎修鍊綱要》另一本則是《武者修鍊注意事項360條》一看這兩本書的名字就是現代武者編撰出來的。

林躍看了眼后頓時忍不住笑了起來,道:「這基礎修鍊綱要也就罷了,這本武者修鍊注意事項360條是什麼玩意?」

「呵呵。」雪狐笑呵呵的說道:「這本書里記載著一些武者修鍊中要注意的事情,比如最簡單的入定,一般剛開始修鍊的武者最難的便是如何摒除雜念,快速的入定修鍊,這本書里就有如何教你有效的入定,雖說對你我是沒多大用處,不過建國剛剛開始修鍊,多看看也是有好處的。」

聽完他的話,林躍也是不由點了點頭,武者的基礎的確非常重要,許建國還沒有開始入門,多了解一下基礎的修鍊方式也是很好的。

兩人說話之間,許建國已經翻著書看的有些入迷了,對於林躍和許建國來說這本書或許算不了什麼,可對他這個初學者卻是獲益良多的。

「好了,建國,反正可以帶回去看的,一會慢慢看,我們先上三樓去看看好東西吧。」林躍笑著拍了拍許建國說道。

雪狐說道:「躍子說的對,你拿書到櫃檯上,用龍徽登記一下就可以帶回去看了。」

「嗯。」許建國憨笑著點了點頭,拿著書到櫃檯上登記了一下。

看著他走過去后,雪狐對林躍問道:「躍子,部長給你龍徽了嗎?」

「給了。」林躍點了點頭,拿出金色的龍形徽章。

「我靠,竟然是金徽!」雪狐頓時誇張的喊了起來,一把搶過林躍手中的金色龍形徽章一臉羨慕的看了起來。

「不就是顏色不一樣嘛。」林躍有些不以為然的說道。

「你懂什麼啊……」雪狐頓時你臉你不識貨的表情說道:「這可是龍域最高的榮譽啊,就連部長都只是白銀徽章,有了這個金龍徽章,在龍域里可以說是有了最高許可權,就拿圖書館來說,以我的許可權也只能上二樓閱讀,只有大隊長的銅龍徽章才能上三樓,而且也只能借閱,不能帶回去,但是你這金龍勳章卻沒有任何限制,想看多少就多少,想帶回去就帶回去,你說叼不叼。」

「呵呵……」林躍笑呵呵的把金龍徽章拿了回來,有些得意的說道:「要是這點好處都沒有,我怎麼可能答應那個老狐狸嘛。」

「老狐狸?」雪狐愣了一愣,隨即反應過來是在說歐陽長風,他頓時忍不住笑道:「也只有你敢這麼說部長……不過他確實是個老狐狸。」

「哈哈哈……」林躍和雪狐兩人頓時大笑了起來。

本文來自看書王小說 等許建國回來后,三人當即朝著二樓的入口走去。

雪狐拿出他的黑色龍徽在那台機器上掃了一下,柵欄收了起來,他一邊往上走一邊說道:「我的許可權也只能開啟這裡的門,到三樓就得用你的金色龍徽才行了。」

「嗯。」林躍點了點頭。

三人走到二樓,這裡的書架比一樓要少了一半多,不過座位卻多了一倍,而且也有不少人坐在沙發上看書,只聽到一點沙沙的翻書聲,十分的安靜。

「雪狐,這二樓有什麼值得看的秘籍嗎?」林躍看了一下后問道。

「有自然是有的,二樓也有一些比較不錯的秘籍,譬如輕功類有梯雲縱,柳絮身法,拳掌有達摩拳,伏虎拳,八卦掌,鷹爪功,都是不錯的武功,只要有一樣能夠練到爐火純青的話,可以算的上是一流高手了。」雪狐說道。


許建國聽了頓時心動不已,連連點頭說道:「我以前在部隊里的時候的格鬥教官,他就是學的家傳八卦掌,從小就練,非常的厲害,我們十幾個人一起上都不是他的對手。」

雪狐頓時笑道:「你說的是樊仲吧,我知道他,他的八卦掌是練的不錯,不過卻是殘本,只是練了個型而已,算不上真正的武者,這裡有全本的八卦掌秘籍,只要你學會了,就是十個他也打不過你。」

「真的!」許建國頓時睜大了眼睛,剛要開口,卻被林躍給打斷了。

「建國,眼光要放高一點,要學嘛,自然是學最好的,這種二流貨色有什麼好學的。」林躍一臉不以為然的說道。

雪狐說過,二樓的秘籍只不過是中等,真正的好東西還是在三樓,練武就像挑媳婦,無論是什麼武功,想要練好,都要花很多的精力,貪多嚼不爛,要學,自然是學最好的了。

只不過他這話一說出來,頓時吸引了眾多的目光看了過來,一個個臉上都帶著不屑和鄙夷,林躍這話顯然惹了眾怒,他說二樓的書都是二流貨色,豈不是說這裡的人都是二流貨色了。

「誰在這裡大放厥詞,簡直是癩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氣啊。」一個十分不滿的聲音從樓下傳了上來。

一聽這聲音,林躍頓時撇了撇嘴,嘁了一聲道:「還真是冤家路窄,怎麼倒哪都能碰到這貨。」

來的人正是剛剛和他打了一架的喬風,當看到說話的正是林躍幾人時,頓時冷哼了一聲:「我說是誰口氣這麼大呢,還想上三樓,真是不自量力。」

說話間,喬風已經走到三人面前,他並不是一個人來的,後面還跟著胡心兒和一個面容威嚴的中年男人。

這個中年男人個子不高,國字臉,八字鬍,看起來很有氣勢,林躍習慣性的用天魔之眼掃了他一眼,竟然是個後天高手,而且已經有了後天中期的實力。


「胡大隊長。」雪狐看到這中年男子頓時雙腳併攏,雙手一合,恭敬的行了個禮。

原來這就是胡心兒的哥哥,喬風口中的胡大隊長。

胡大隊長已經聽說了胡心兒和三隊隊員起衝突的事情,也知道了是雪狐帶來的一個年輕人弄傷了胡心兒的手,所以對雪狐並沒有好臉色,見他行禮,只是淡淡的應了一聲。

接著他瞟了林躍一眼,不咸不淡的道:「雪狐,圖書館可是我們龍域的重地,你怎麼可以隨便帶人進來?」

要知道,就算雪狐是隊長,也不可以隨便帶人進這裡,壞了規距是要受處罰的。

「大隊長,林先生來這裡是經過授權的,並不是隨便帶進來。」雪狐對這個胡大隊長十分尊敬,回答起來十分客氣。

胡大隊長聽他這麼說,仔細的在林躍身上掃了一眼,眼中神色不以為然。

先前聽喬風說這個小子是受到部長親自接待的,還以為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物,如今一看,居然只是一個內勁初期的小子,這樣的人,怎麼也配部長親自接待?

「算了,雪狐,這裡的東西也沒我看得上眼的,還遇到了一些臟眼睛的東西,我們還是直接上三樓吧。」正當他準備仔細的問問林躍的來歷時,林躍卻囂張的道了一句。

「哼,好大的口氣,三樓也是你說上就能上的么?」不等胡大隊長開口,喬風已經譏諷了一句。

圖書館一樓對龍域所有成員開放,二樓則需要黑色龍徽才可以進入,至於三樓更是需要銅色龍徽才可以上去,而這銅色龍徽只有到了b級實力,也就是後天境界才能擁有,就算雪狐也是沒有資格上去的。

他的聲音不小,周圍看秘籍的不少人都聽到了他的話,轉頭朝他們看了過來。當看到一個年紀輕輕的陌生小子想上三樓時,眼中都露出了譏諷的神情。

雪狐心中一驚,朝著林躍看了過去,生怕他發怒,到時跟胡大隊長起了衝突就不好了。

可當他看到林躍的臉時,見林躍的臉上正泛上了怒氣,心中不由得暗叫了一聲不好。

「躍子……」他把手搭在了林躍的肩膀上,叫了一句。

「呵,今天這三樓,我還真的是想上就上了。」林躍並沒有理會雪狐,不屑的朝著喬風道了一句。

說完,也不等人反應,直接轉身就要朝外走去。

「站住!」胡大隊長一步踏出擋在了他的面前:「你是什麼東西,當這是什麼地方,你以為你想上就能上么!」

「我非要上又如何?」林躍冷笑道。

「那就是違反組織的規定,任何人都有權當場擊斃私闖者。」胡大隊長冷哼一聲,身上的氣勢猛的一涌而出,後天強者的威壓一下子釋放了出來。

龍域的級別觀念十分強,也的確有這樣的規定,不夠級別的人想要私闖禁地,在場的任何人都有權發動攻擊,將私闖者當場擊斃。

本來他還愁著沒有理由為胡心兒報仇,如今林躍這樣的態度,不是自動上門送死嗎?

胡隊長的氣勢一放,站在他面前的幾人立刻抵擋不住壓力連連後退,而首當其衝的林躍卻已然紋絲不動,好像暴風中的勁松,傲然挺立。

「想要擊斃我?」林躍冷哼一聲:「那就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

說完他也不理會胡大隊長,直接抬步就走。

「找死!」胡大隊長見他目中無人,心中不由得大怒,喝了一聲,頓時身上散發出一股絕強的真氣,抬掌便要朝林躍背後打去。

「胡大隊長,住手。」雪狐一見不好,一步跨到了林躍面前,擋住了胡大隊長。

林躍感覺到身後一股壓迫的真氣傳來,心裡頓時一驚,後天高手的實力果然不是蓋的,只是這外放的真氣,便讓人心生逃離的感覺。

「雪狐,讓開。」見雪狐擋在中間,胡大隊長連忙收回了掌力,硬生生的喝了一句。

畢竟雪狐是二隊的分隊長,即便心裡對他再不滿,也不方便眾目睽睽之下對他動手。

「胡大隊長,你不能對他動手。」雪狐道。

「為什麼?」喬風在旁邊陰惻惻的道:「雪狐,你該不是想包庇這小子吧?你應該知道,上三樓的許可權最低是銅色龍徽,而且也只能帶一人上去,就連你自己都不能上去,你還想為他出頭?」


他早已視雪狐為眼中釘肉中刺,如果雪狐今天硬要替這小子出頭,那他就藉機順便除掉雪狐,也不虧美事一樁。

「你說的銅色龍徽,是這玩意兒嗎?」正當他想繼續說什麼時,林躍已經回過身來,淡淡的說了一句。

在林躍的手中,舉著一個金燦燦的徽章,正是龍域代表著長老身份的金色龍徽,比起銅色龍徽不知道高了幾個級別。

「金色龍徽……」

「他居然有金色龍徽……」

「我靠,不是吧,金色龍徽只有長老才有,他怎麼可能會有,難道說他是長老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