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你現在根本無法突破涅槃境,如果你非要強行突破,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我和墟尊者都幫不了你!」

涅槃尊者臉色極為凝重,語氣異常嚴厲的說道。 影琦剛一出門,就看到一隻渾身血紅的鼠類靈獸,正在院落中掙扎著。

然而她的身體上被一道道白色的光圈緊緊地纏縛著,根本無法掙脫。

影琦朝著東北方的院牆上看去,那裡那裡還有什麼人影,也不知道宮佑冥追到了另一隻靈獸了沒有。

一邊想著,影琦朝著地上的靈獸看去。

那隻靈獸並不像是鴻明大陸上的靈獸種類。

怪不得他無法確定他們的蹤跡了。

抬腳在那靈獸的身上踩了一腳,影琦冷冷的對著那隻靈獸說道。

「你們是誰派來的?鬼鬼祟祟的監視我們,到底有什麼目的?」

那隻靈獸冷冷的笑了一聲,卻是並不說話。

影琦見狀,手中的靈力一陣閃動,頓時一道符印朝著那靈獸的身體上籠罩而去。

那符印上閃爍著一道道金色的光芒,許多繁複的花紋瀰漫在那符印之上。

重生農門:家有肥妻好生娃 那靈獸在看到那金色的複印之後,臉上剛才那漠視的神色,瞬間變得驚恐起來。

「你居然會獸靈族的御獸符?」

影琦在看到那靈獸臉上的驚恐神色之後,卻是一臉的冷笑。

「還算你有些見識?」

話音剛落,那金色的符印就要向那隻靈獸身上打去。

「你敢!主人是不會放過你們的!」那隻靈獸看著泛著金光的符印,眼中的神色更加複雜了。

眼看著那道符印越來越近,那隻靈獸知道,自己這一次是沒有活路了。

影琦手中的金色光芒越來越強烈了起來,最終直接將那靈獸整個的圈禁在了金光之中。

那靈獸身上被宮佑冥的光圈籠罩著,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只見那金色的符印一道道的烙印進那靈獸的身體之中,那靈獸痛苦的哀嚎著,每融進一道符印,那靈獸眼中的光彩就暗淡一分。

當所有的金色符印全都融進那靈獸的身體之後,整個金色的空間之中,終於平靜了下來。

影琦手中的靈力一收,金光四散而去,這才對著那靈獸問道。

「說吧!你們到底有什麼目的。」

就在這時,宮佑冥的身形一閃,瞬間就來到了院落之中。

影琦頓時朝宮佑冥的方向看去。

在看到宮佑冥兩手空空的回來之後,卻是失望的撇了撇嘴。

「一隻靈獸都抓不到,冥王殿下的威名也不過如此。」

然而宮佑冥卻是對著影琦扔出了一隻閃耀著黑色光芒的球體。

「只要你能看出他們是什麼靈獸,也算是對得起你們獸靈族的名頭了。」

影琦猝不及防間伸手一接,直接將那黑色的球體抓在了手中。

仔細的看過之後,影琦不由得發出了一聲驚呼。

「禁獸球!你居然有禁獸球。」

要知道,禁獸球就連他們獸靈族都沒有幾顆,宮佑冥竟是隨隨便便就浪費了一顆。

這簡直太奢侈了。

「禁獸球這樣的東西也值得你驚呼?你們獸靈族這麼多年到底是怎麼混的。」

影琦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跟著個財大氣粗的傢伙理論下去,手中的金光一陣閃爍,剛才那金色的符印再次閃現了出來。 聽到涅槃尊者這句話,葉天當即便是有些失落,沉吟了良久之後,葉天卻依然說道:「我必須要試一試!不然我們就只能等死!」

「你!你怎麼這麼犟呢!?」

涅槃尊者實在是無奈了,如今連墟尊者都搬出來了,卻依然勸不住葉天,涅槃尊者也實在沒有其他招了。

「尊者,為了我們自己的信念,不管最後是粉身碎骨,還是萬劫不復,我們永不後悔!對不對?」

葉天也知道涅槃尊者都是為了自己好,可現在的葉天沒有更好的選擇,而為了顧及涅槃尊者的感受,葉天當即也是如此對涅槃尊者解釋道。

聞言,涅槃尊者終於是點了點頭,而後說道:「最後一次,如果依然不成功,你必須立刻終止!」

葉天當即便是微微一笑,而後說道:「放心吧尊者,有墟尊者的幫助,我不會有事的!」

葉天說這句話,是為了安慰涅槃尊者,也是為了安慰自己!

說完之後,葉天便是沒有絲毫遲疑,當即便是再度進入到修鍊狀態,之後的靈氣能量再度被葉天釋放而出,運轉在體內所有已經打通的經脈之中。

良久之後,靈氣能量終於在葉天的所有經脈之中運轉了一圈,而與此同時,涅槃尊者也是再度說道:「重歸丹田,重鑄靈巢!」

修鍊者不可一日無靈巢,雖說突破涅槃境的時候需要將靈巢打破,可目的,正是為了重鑄靈巢,重鑄一個更加強大和牢固的靈巢!

涅槃境強者的靈巢,其實還有另外一個名字,那就是元巢,是用來容納精元的地方,涅槃境之後的修鍊者,一旦元巢被毀,那也就意味著他精元散盡,即便是神仙在世,也無法讓其復生。

而在涅槃尊者的指導下,葉天再度按照涅槃尊者所說進行著,葉天此刻不敢有絲毫的分心,不管是為了南境,還是為了天越國,還是為了自己,自己都不能有絲毫的分心,走完這最後一步,才能見到最後的結果!

良久之後,葉天終於進行到了最後一步,重鑄靈巢,在靈氣能量的滋潤之下,丹田之中再度浮現出一縷微弱的光芒,那光芒由小變大,緩緩轉化為一個圓狀。

而後那圓狀光芒猛然旋轉,速度極快!

而葉天也是再度操控著自己的靈氣能量,緩緩的湧入到那圓狀光團之中。

幸虧有墟尊者能量的幫助,葉天才能夠如此輕易的操控自己的靈氣能量,不然的話,那些靈氣能量顯然不會受葉天的任何控制!

而葉天也知道這一點,所以此時的葉天極為珍惜,這是自己的唯一一次機會,自然不可能草率!

在光團之外盤旋的許久之後,葉天終於緩緩的操控著靈氣能量進入到那光團之中,緩緩的隨著靈氣能量的湧入,光團的光芒變得更加強盛了起來。

指染成婚:霍少,請放手 而葉天此時依然是不敢喘一口大氣,小心翼翼的操控著靈氣能量,一點一點的湧入到那光團之中。

而涅槃尊者此時則是一臉的詫異之色,涅槃尊者萬萬沒有想到,葉天居然真的可以走到這最後一步!

之前的所有環節都沒有出現任何的差錯,按理說,這最後一步已經是沒有太大的問題了!

可是,直到此時的涅槃尊者依然不敢相信,即便有著墟尊者的幫助,可葉天畢竟沒有吞服涅槃丹,怎麼可能會成功?

涅槃尊者的不可思議和葉天臉龐之上的凝重相互襯托,兩個人此刻的心境也是完全不一樣。

對於涅槃尊者來說,他似乎見證了一個強者踏上巔峰的方式,而對於葉天來說,卻是馬上要完成自己這搏命選擇的最後一步!

終於,光團緩緩發生質變,由一團強烈的光芒,轉件轉變為實體,片刻之後,居然形成了一個猶如靈巢一般的圓狀!

這一刻,涅槃尊者懸起的心終於落了下來,涅槃尊者能夠感受到,葉天居然真的成功了!

而葉天額頭之上的汗珠也是轟然落下,猶如密密麻麻的雨滴一般!

良久之後,葉天緩緩睜開自己的眼睛,而後感受著自己體內和之前不同的變化,當即也是長長地鬆了一口氣,而後看向自己面前的涅槃尊者。

兩人對視,葉天最先漏出一抹笑容,而後輕輕說道:「尊者,我已經成功了嗎?」

聞言,涅槃尊者終於是反應了過來,當即也是再度看著葉天說道:「應……該吧……」

聞言,葉天終於是緩緩站起身來,而後緩緩伸出自己的手掌,感受著體內那磅礴的靈氣能量,葉天猛然凝聚二重拳能量,而後猛然一拳轟出!

「嗖!」

這一次,轟擊而出的能量和之前大不相同,以光一般的速度消散在葉天的面前,當葉天反應過來的時候,面前的一座巨大的山峰已經被這一股能量生生擊倒!

葉天看著那斷裂的山脈,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這一刻,葉天似乎真正的體會到,何為『徒手破山!』

「恭喜你!你已經是一名涅槃境初期的強者了!」

涅槃尊者激動的顫抖著嘴唇,葉天是他見過的最年輕的涅槃境強者!十八歲的涅槃境強者!

這在涅槃尊者的心中,從來都沒有想過,也不敢想,十八歲的涅槃境強者,足以顛覆所有人對修鍊和強者的認知!

可是,那些人只知道葉天十八歲就達到了涅槃境界,然而他們卻不知道葉天都經歷了些什麼,更不知道葉天究竟做出了怎樣的選擇才能夠走到這一步!

而涅槃尊者卻是親眼見證了這一切!

這一刻,涅槃尊者似乎對修鍊有了一種新的認知,有一句話其實說的很有道理:欲達頂峰,必承其痛!

葉天做出了這樣的選擇,何嘗不是與那常人無法忍受的痛苦作鬥爭呢?可喜可賀的是葉天戰勝了痛苦,並踏上了頂峰!

涅槃尊者彷彿覺得,自己當年之所以會淪落到那般田地,正是因為他自己那膽小不敢拼搏的性格造成的!

涅槃尊者不由聯想著:如果當初我能做出和葉天一樣的選擇,或許現在的我,就可以成為那個幫助葉天的墟尊者! 聽到涅槃尊者的這句話,葉天此時也是非常高興,這不僅僅是涅槃尊者對自己的肯定,更是說明了自己這麼長時間一來的努力沒有白費!

不過,片刻之後葉天便是再度皺起眉頭,而後對著涅槃尊者說道:「可是……奎懸是涅槃境中期!」

涅槃尊者當即便是皺眉說道:「小子,你連不可能的事都能做到,會忌憚一個涅槃境中期的奎懸嗎?」

葉天聞言,葉天再度笑了笑,而後便是堅定的點了點頭道:「對!沒有什麼事是我葉天做不到的!」

說完之後,葉天便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突破涅槃境的喜悅心情也是被葉天完全壓抑而下,直接登上了黑翅妖獸的後背。

「小子,你不打算試一試涅槃境的威力?」

涅槃尊者此時反倒是有些詫異的看著葉天這心急火燎的樣子,當即便是如此說道。

而葉天聞言,也是再度搖了搖頭道:「到了南境再試,也不晚!」

涅槃尊者無奈的搖了搖頭,而後也只好鑽入道葉天的納寶之中。

黑翅妖獸在葉天的一拍之下,也是迅速一飛衝天,而後便是對著南境的方向飛掠而去!

終於,葉天完成了自己所有的準備工作,這對於葉天來說就像是努力了很久,而接下來,便是見證最後結果的時刻,葉天心中的激動,無以言表!

可即便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葉天依然壓抑住了自己的情緒,當即便是盤膝坐在黑翅妖獸的後背之上。

涅槃尊者感受到葉天這個舉動,當即也是再度疑惑的問道:「小子,你又要幹什麼?」

「趁著現在還沒有到南境,我抓緊時間修鍊,盡量能夠突破到涅槃境中期。」

葉天目光極為堅定的如此說道。

而涅槃尊者聞言,當即便是無奈的說道:「你就別白費力氣了,如果說你能夠突破涅槃境是靠著那萬分之一的運氣的話,那麼你想要在這兩天的時間內突破到涅槃境中期,可謂是天方夜譚、痴心妄想、異想天開、痴人說夢!我毫不誇張的說,你如果能夠在這兩天的時間內突破到涅槃境中期,我拜你為師!」

葉天聽到涅槃尊者這一連串的否認,當即也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而後再度說道:「試一試嘛!反正現在也沒事幹。」

而涅槃尊者當即便是再度說道:「你的時間很珍貴,到達南境前,你就好好熟悉一下涅槃境吧!涅槃境最大的特點是什麼你知道嗎?」

聞言,葉天卻是疑惑的搖了搖頭,自己突破化天境之後片刻沒有停歇,甚至都沒有體驗化天境那特有的操控天地靈氣的能力,便再度突破到了涅槃境,而現在,面對涅槃尊者的這個問題,葉天卻是一無所知。

「化天境是操控天地靈氣,而涅槃境,則是突破速度的極限,讓你的攻擊能量可以達到像光一樣的速度,這一點,你若是不能好好掌握,到時候怎麼和奎懸作戰?」

涅槃尊者此刻也是極有耐心的跟葉天如此解釋道。

而葉天聞言,當即便是點了點頭,之前剛剛突破涅槃境的時候葉天的確已經嘗試過了,能量的轟擊速度的確非常之快,不過,葉天還完全沒有領悟到那其中的奧妙!

而現在聽到涅槃尊者這樣說,葉天也是再度穩下心神,而後嘗試著調動自己體內的靈氣能量。

片刻之後,靈氣能量便是被葉天凝聚成了二重拳的能量,而葉天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將手中的能量轟擊而出,轟出的一瞬間,青色能量便是消失不見,葉天尋找了好久,卻都沒有找到蛛絲馬跡,最後也只能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旋即說道:「尊者,那能量好像不見了。」

涅槃尊者聞言,也是再度無奈的說道:「不是不見了,而是被你轟擊道下邊去了,我可要提醒你,你這無頭無腦的轟擊,可能會傷到下方無辜之人的。」

聞言,葉天當即便是趕緊收回自己的手掌,而後再度說道:「那……那怎麼辦?」

看著葉天如此無奈的樣子,涅槃尊者也只能是繼續對葉天進行著指導。

從這裡到達南境,需要兩日的時間,在這兩日的時間內,涅槃尊者一直在教葉天涅槃境和化天境的區別。

而葉天之前沒有掌握到的化天境的能力,涅槃尊者也一併交給了葉天。

第三天,半空之中的黑翅妖獸已經陷入到了濃濃的硝煙之中,此時的葉天也是收回自己體內的靈氣能量,而後對著下方看去。

找尋回來的尊嚴 一片片燃燒的火焰,和那一縷縷升騰而起的黑煙似乎都在訴說著戰爭帶來的後果有多麼殘酷。

而此時的涅槃尊者也是再度凝重的說道:「記住,你以涅槃境初期的實力對戰奎懸涅槃境中期的實力,你唯一的優勢就是,你比他多了一個冰體!但這是建立在你能夠完全掌握速度和靈氣的基礎之上的!」

聞言,葉天也是凝重的點了點頭,而後再度對著涅槃尊者說道:「尊者放心,這兩日的時間,我已經充分掌握了操控天地靈氣和對速度的理解,我相信,不會有什麼大問題的!」

涅槃尊者也是再度「嗯」了一聲,旋即再度說道:「這一次,我幫不了你,以我現在的狀態,也不是那奎懸的對手,所以,只能靠你自己了!」

「尊者,您也是時候好好休息休息了,等我處理完這些危機之後,便開始幫助你解開封印!」

葉天此刻的語氣極為認真,也極為凝重,話音落下之後,涅槃尊者反倒是沉默不語了。

當初,涅槃尊者選擇葉天的目的就是為了能夠讓葉天有朝一日幫他解開封印,可現在眼看著這一切似乎就要到來了,涅槃尊者反倒是有些不適應了。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相處,涅槃尊者和葉天之間的感情已經不能有一兩句話來概括,而葉天現在面對如此大的危機,居然還能想起涅槃尊者,這如何能讓涅槃尊者不感動? 影琦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跟這個財大氣粗的傢伙繼續理論下去,只見他手中的金光一陣閃爍,剛才那金色的符印再次閃現了出來。

一道道金色的符文,烙印在影琦手中的黑色禁獸球中。

黑色的禁獸球中,瞬間光芒閃動,封禁在其中的一個黑色的靈獸,被釋放了出來。

那靈獸大體看上去就像是一隻狐狸一般,只是通體漆黑。它身上的毛髮全都尖銳的豎起,整個頭部看起來卻像是猙獰的鱷魚一般。

影琦的眼中露出凝重的神色來,他從來沒有見過這種靈獸。

對於這隻靈獸的體貌,更讓人起吃驚的是,這隻靈獸已經是超越九階,邁向聖獸階的強大靈獸。

原本影琦手中的御獸符,是根本不可能駕馭如此強大的靈獸的,但是因為之前宮佑冥已經將那靈獸封印在了禁獸球中,所以影琦的御獸符這才發揮出了效果。

看著地上兩隻已經被控制的,眼神獃滯的靈獸,宮佑冥神情冷淡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