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娘娘的話,萬歲爺口諭召娘娘到乾清宮伴駕,娘娘請吧!」 越到年底政事越多越忙碌,乾清宮懋勤殿的龍案上幾撂奏摺堆得高高的,康熙正苦批著奏摺,梁九功也親自上陣給康熙研墨。

忙的都是要緊的朝政,康熙可沒心情紅香添香。

將龍案上已經批好的兩撂奏摺搬放到旁邊的書架上,看了看龍案上還剩差不多三分之一的奏摺,又見自家主子爺累得時不時抬手捏脖子,梁九功在心裡思忖一番才上前勸諫道。

「萬歲爺,您已經批了兩個時辰的奏摺了,先歇息一會吧。」最近奏摺越來越多,萬歲爺已經連著忙好些天,今兒更是連午睡都沒有歇息。

「什麼時辰了?」康熙沒停筆連頭也沒抬的問。

「回萬歲爺,再有一盞茶的功夫就到申時了。萬歲爺可是要歇息吃些茶點。」

「不用,去叫靖嬪來伴駕。」

「嗻,奴才這就去。」這個月來靖嬪娘娘已經是第幾回伴駕了,如今後宮第一人就非靖嬪娘娘莫屬了。

「不用,叫李德全去,你先那些新送上來的摺子分一下,要緊的分出來儘是虛話的擱著,朕沒時間理那些個只知道歌功訟德老傢伙。」

每天的奏摺小半是請安折時,看了費時又費力。

梁九功忙叫了來徒弟吩咐下去,回頭趕緊幹活。

李德全去了小半刻鐘就回來了,「萬歲爺,靖嬪娘娘來了。」

「叫進來。」

「臣妾參見萬歲爺。」

「過來。」康熙放下筆朝琇瑜招手。


這不是琇瑜第一次伴駕,不過康熙讓李德全去宣她倒是讓她意外一下,不過看到埋頭苦忙的梁九功心裡也瞭然。不過看到楷案上擺著堆得高高的奏摺心裡還是跳了一下,她有兩三天沒來伴駕竟不知康熙這麼忙,難怪這兩天都沒翻牌子。

「這事情一時半會也忙不完,萬歲爺何不歇息會再忙,瞧把您累的。」小手放在康熙的大手中,另一隻手去撫上康熙握著她手的手腕間柔軟的指間微用力輕輕的揉捏。

「瑜兒不必擔心,年底了事情越來越多,朕也不過就今天忙了兩個時辰罷吧。」顯然琇瑜態度自然的關心康熙很受用,不自覺的對琇瑜解釋,有些討安慰的嫌疑,放開手裡的小手任琇瑜給她揉捏。

「萬歲爺讀百書也通醫理,最是知道勞逸結合,豈能不顧身體的連著忙這麼久。」兩個時辰就是四個小時,難道一臉的疲憊。雙手掰開康熙的大手,從手腕到手指逐一的按摩,從手指到肩膀。

龍案上攤開的奏摺上,濃重的墨色寫著赫然是郭絡羅氏四個字,不過琇瑜卻沒有在意。近來常伴駕,琇瑜自然知道什麼該看什麼該說,即使案上的奏摺攤著琇瑜也不會多看一眼,從不會試探康熙朝政的事,沒有人比她更知道康熙有多忌憚後宮干政。

「年底了許久的事兒要也有個總,百官都等朕想忙裡偷閒也不行啊。」康熙側了側身子,倚在琇瑜柔軟的腹部,閉著眼睛享受琇瑜的按摩。

靖嬪的按摩手法宮裡的妃嬪宮女沒有一個能比得上,每次勞累的時候他總是想念靖嬪這一手藝。這也最近他常叫靖嬪來位駕的原因。當然也有試探的意思,不過最重要的是靖嬪是個難得有分寸的人,伴駕過這麼多回,從沒有從她嘴漏出過半句關於時乾清宮的話。

靈力從蔥白似的指尖透出沿著穴門進入康熙的身內,緩解著康熙用腦過度的腦袋和疲勞的身體。

「可見皇帝也是個辛苦活,幸好臣妾有萬歲爺養著,什麼都不需要勞心,平日里逗逗孩子和宮裡的姐妹們聊聊天。」琇瑜不欲聽有關於朝政的事同,不著痕迹的轉移話題。

「你這個小狹促,是故意說來惹朕嫉妒的是吧。」康熙順著琇瑜的話說下去,不再提及政事的事情,「小四、小六、小七近兩天可好。」

他的後宮如何他怎麼會不清楚,最近因為他的寵愛靖嬪已經是處在風口浪尖,後宮哪個妃嬪不盯著靖嬪,只怕她最近壓力不小吧。不過他倒是小瞧這個小女人,竟頂著住後宮眾人的壓力。果然已經不一樣了!

康熙心裡的些感慨,但卻沒有失望,因為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將靖嬪立起來當把子他也是不得已而為之,後宮沒有人比靖嬪更舒適。她的三個孩子已經非常招人眼,現在了不過是更招人眼罷了。

不過他心裡到底有些過意不去,他雖然讓人護著靖嬪四母子,可畢竟他也有力所不能及的地方。

前朝餘孽一直蠢蠢欲動,為了保成也只能委屈靖嬪了。不過這樣也好,這個小女人已經在這麼短的時間成長成合格的皇妃了。

「那個皮猴好著呢,小六都已經學會擺起主子的駕勢了。」才個一歲的奶娃娃竟然學會端著主子的駕勢命令宮人了。

「這倒是像小六的性子。」

康熙近來常宿景仁宮,和三個孩子也親近不少,可以說在後宮除了太子和八公主外她的三個孩子是見康熙最多的。

「可不是,也不知道隨了誰的性子,小小個的就那霸道。」琇瑜笑道,意有所指。

「女娃的性格都隨額娘,朕可聽說瑜兒在娘家的時候可也是這般。」他是皇帝,他可以對天下人霸道,不過聽到琇瑜話里指他,硬是不承認。

因為靈氣的滋養,康熙已經不似剛剛那般的疲憊,整個人看起來精神抖擻,還有精力和琇瑜開起玩笑。

「哪有,臣妾小時候可乖著呢,臣妾額娘說臣妾是乖巧的寶由呢。也不知道是誰說過小六最像他了。」說起孩子琇瑜態度最自然,不過琇瑜和康熙一起說最多的是兩個女兒鮮少說起兒子,現在是特殊時期她盡量減少康熙對兒子的注意。

「膽子肥了,連朕也敢打趣了,嗯?」嗯聲拉得長長的上揚,透出you惑的意味。不過是無意中逗孩子的一句話,倒叫這小女人給記住了。

大手抓著小手,巧用力一拽將琇瑜拽入懷裡。此時殿內就剩兩人,梁九功不知何早就退出殿外了,還不忘拉上殿門。

湊近琇瑜的耳道,醇厚富有磁性的聲音在耳聲響起就像拂在琇瑜的心弦上,溫潤的熱氣拂在琇瑜的耳垂上,惹得琇瑜輕顫,小臉以眼見的速度迅速的浮起誘人紅暈,一直漫延到細膩的玉頸沒入衣領內。

「有嗎?臣妾說的可都是實話,臣妾哪有膽子敢打趣爺~~呢。」琇瑜強著脖子道,爺字也學著康熙將音拉得長長的,只是她那柔軟嬌糯的聲音說出來就像動情時的低呤。

「看來你真是膽子見長啊,都敢學起朕說話來了。」盯著琇瑜晶瑩剔透的小巧圓潤的耳垂,通紅的樣子好像在you惑他。順著心意康熙垂頭突然含住琇瑜的耳垂,耳垂上傳來的濕潤將琇瑜嚇了一跳,好久都回不過神來。

熱唇沿著耳邊下滑落在粉嫩的玉頸上從懷裡玲瓏嬌軀上傳來的淡淡的清香隨著他的深入越來越濃郁,勾起了他心裡的蠢蠢yu動。不滿足的大手開始在嬌軀上游移。

直到康熙的手隔著衣服握著她的雪團揉捏琇瑜才回過神了,慌忙的想要按著放肆的大手。

「萬歲爺,現在是白天這是在懋勤殿不行……」琇瑜心裡慌及了,甚至害怕了起來。

琇瑜伴駕過多次,一直以為康熙是個有原則的人,是絕對不會白日宣淫的,尤其是還是懋勤殿康熙處理朝政的地方。正是因為這樣的認識她才有時候也和康熙開開小玩笑。

她完全想不到今天就這麼打趣這麼不痛不癢的幾句話,康熙竟然動起手腳了。

她現在已經是後宮眾矢之的了,若是還在大白侍候了康熙,等待她可就絕路了。

若是她在這侍候了康熙,太皇太後知道了第一個饒不了她。

「萬歲爺,不行,不可以……」

琇瑜驚慌的扭動身體,想要掙脫康熙的束縛卻不想更加惹起了已經動情的康熙心裡的心火。因為忙碌康熙已經有幾天沒進宮后了,壓抱的yu火突然被琇瑜這麼一勾,暴發著更加熱烈了。

康熙是誰,是皇帝,他想要的誰敢拒絕他!琇瑜的拒絕不但沒有得到康熙的憐惜,反而更加激起了康熙征服的yu望。

一手掰過琇瑜的小臉猛然吻下堵住琇瑜拒絕的話,強壯的雙臂抱起琇瑜輕盈的身子,越過身後雕龍屏風將將吻得面紅臉赤的琇瑜扔到平時歇息用的龍床上,健碩的身軀附了上去。

「萬歲爺,不可以,白天,太皇太后……」沒有完全失神的琇瑜驚小手慌失措著抵著康熙的身子想要拒絕的話說得斷斷續續。

「你可是朕的妃妾,侍候朕可是你的本分,放心一切有朕。」堵住已經慌得胡言亂語的小嘴,大手的動作沒有停,熟練的扯著琇瑜身上的旗袍。

此時已經精蟲沖腦的康熙哪還有想那麼多,在這事上他一向是隨心所欲,在說靖嬪可是他挺滿意的妃嬪,自然更加ke望,手上的動作越來越快,很快旗袍下水紅粉的繡花肚兜就被扯了下來,點綴著櫻桃的雪團落入龍口。

康熙可是這事上的老手,而且和琇瑜水□□融過多次,自然知道琇瑜的敏感點在哪,不一會琇瑜就被挑起了情yu,沉淪在康熙高超的手段之下。

不過剎風景的事情總是在最關鍵的時候發生的,就在康熙馬上要提搶上馬時,殿外響起梁九功熟悉的聲音。

「萬歲爺,儲秀宮成嬪娘娘身邊的宮人求見。」


太監特有尖聲一下驚醒了沉迷在情yu中的琇瑜,看著已經被拔了大半衣服的自己和衣著還算整齊的康熙,琇瑜第一次覺得梁九功的聲音也是很好聽的。 感覺到覆在身上的人身子一僵,抬頭就見俊臉已經陰得快要滴出水來了,暈身的威壓壓得琇瑜喘不過氣來,琇瑜嚇得動了也不敢動,靜靜的等身上之人的反應。現在可不是開玩笑時候,她就怕被遷怒。

不過康熙就是康熙,自制力是超常人的,陰著臉自若無事的起身,琇瑜慌忙爬起來顧不得自己隨便攏了一下衣服就先侍候康熙整理好衣服,待康熙繞過屏風后琇瑜才慌忙的給自己收拾起來。

看著身上褶皺的旗袍,這樣出去明眼人都能看得出她剛剛乾過什麼。雖然很想進空間換套新的,可是依康熙的敏感一定會發現異常,她可不敢冒險。

在宮裡久了被算計過多次,她已經在不知不覺間養成了習慣的防備算計,因為前世看不過少宮斗電視劇都有過妃嬪借衣服陷害的情節,所以她所有的衣服都會準備兩套,一套放在空間里備用,以防萬一。

將原來的衣服穿好從頭到腳仔細整理了一遍,鏡光一閃,一枚巴掌大的面子出現在手中,對著又攏了攏微亂的髮髻,確定儀容沒有不整之後,靈指輕轉掐一道法訣整個人從頭道腳都變得清透整潔。除了被吻得紅腫的唇和臉上的紅霞外召示她之前被寵愛過之外,其他的都和來時一模一樣。

收拾好后琇瑜趕出去,就見康熙已經坐在龍椅上卻還沒有叫梁九功進殿,顯然是在等她。還好康熙沒有遷怒她,想來是康熙也知道現在是白天,剛剛的事有些失體統了。

「進來。」琇瑜站到康熙身邊,康熙沒再看她一眼直接對著殿門那叫道。

殿外梁九功通報后等半天不見萬歲爺叫他進去,再想起剛剛殿里靜悄悄立即明白了自己壞了萬歲爺的好心了,想此他恨得甩自己幾個巴掌,他不敢想象一會見到萬歲爺是會怎麼個光景,整個人立即感覺不好了,連看向身旁站的怡芳的眼神也不好了,嚇得怡芳心直打顫。

又等了一會聽到康熙的聲音比平常更冷更冽,梁九功連腳都開打顫了,他深吸了口氣半躬著身子推門進殿,怡芳趕緊跟著進去。

「奴婢給萬歲爺請安,萬歲爺聖安。」一進殿怡芳被康熙的威嚴壓得站不住撲通一下就跪了,還小臉慘白還努力用顫抖的聲音請安。

「說吧有什麼事非得到乾清宮打擾朕處理政事?!」上挑的狹長鳳眼目光凌厲的射向怡芳,嚇得她恨不立即暈過去。

康熙心裡窩著火,不發出來就不舒服,想到自己剛剛在關鍵關頭被梁九功那一嗷,竟然被嚇軟掉了,若不是他反應快立即就起身,若是被靖嬪覺察出來他這皇帝的臉面就丟光了。

其他康熙的擔心是多餘的,琇瑜剛剛已經被他嚇得半死,就怕被遷怒那還有心注意那麼多。

琇瑜聽了康熙的話心裡忍不住想笑,原來皇帝也會說謊,他剛剛哪有在批奏摺,明明是想幹壞事。不過就算她心裡再怎麼腹誹康熙,面上卻不顯依舊是溫婉淡然的樣子,站在那認真的研磨,好像兩人剛剛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一直是這樣一人研磨一人批摺子。

「回,回萬,萬歲爺,不,奴婢給,給萬歲爺道喜,奴婢主子有,有喜了。」終於說完了怡芳整個人都趴在地上了。

「恭喜萬歲爺,賀喜萬歲爺。」琇瑜忙下黑條給康熙賀喜,梁九功頓時也鬆了口氣,幸虧是好消息,他這回應該可以躲過去了。

「好,好,都起來。成嬪懷上了,幾個月了!」康熙也非常高興,因為成嬪的出身成嬪在康熙心裡還有點不同的,成嬪這麼快就懷上康熙非常高興。

多子多福,沒有人會嫌兒子多,對康熙來說成嬪懷上龍嗣更有力於他拉攏戴佳氏一族。

「回萬歲爺,已經兩個月了。」

「萬歲爺,成嬪妹妹懷上了這可是大喜事,萬歲爺可是去瞧瞧成嬪妹妹,這麼大的喜事說得不成嬪妹妹還等著和萬歲爺分享呢。再說萬歲爺批了這麼久的摺子了,也該歇息一下。」

依她看康熙一定會去看成嬪的,她提意正好給康熙剛剛說政事忙個台階下,康熙若是看成嬪她也能早些回去。

「也罷,朕也覺得有些乏了。梁九功,備輦朕要去看成嬪。」康熙捏了下琇瑜的小手,「靖嬪可是和朕一道去?」

「成嬪妹妹盼的可是萬歲爺,成嬪剛懷上應該好好休養,臣妾就不去了,臣妾若去了還得勞成嬪勞心招待憑白讓成嬪勞累。」他要去和成嬪分離添子的喜訊,她有那麼不識趣去當燈泡么,憑白招成嬪恨。

怡芳聽著康熙和靖嬪的互動,放在地上的手不覺握緊了。

「恭送萬歲爺!」琇瑜一直看著康熙的龍輦離開了乾清宮不見蹤影后才上了自己的溫轎回景仁宮。

天知道她剛剛有多震驚!!

想到在乾清宮『看』到了奏摺,沒想到竟然是彈劾她三哥哥傷人之事,不僅如此,還有彈劾阿瑪的,而且細『看』數了一下彈劾郭絡羅氏的摺子還不少。

果然因為她和三個孩子,郭絡羅氏招人嫉恨了。雖然知道可能會是這樣,可是事情發生時,完全來是人能意料道的。

康熙今天叫她來伴駕是特地的吧,不然怎麼會在她在的時候將那摺子攤在桌上,若不是她一直保持著從不看康熙的摺子,若是看到正常她一定驚惶失措,辯解,乞求。


康熙這是在試探她,試探她之前伴駕時有沒有看過奏摺,若她真的看奏摺的話,見到彈劾郭絡羅氏的奏摺不可能沒有反應的。

還有剛剛康熙失控的事,她可不相信康熙這樣的人會失控,她之前伴駕,康熙可從沒有失控過。

她真的得感謝梁九功那一嗓子,不然這事對現在已經在風口浪尖的她來說絕對是火上澆油,把要架在火個烤;若傳出她白日宣淫的流言,太皇太后絕對不會輕易饒過她。

琇瑜越想越心寒,康熙這是什麼意思,難道她和三個孩子現在替太子擋的明槍暗箭還不夠多嗎,難道郭絡羅氏被打壓還不夠狠嗎?琇瑜不敢在想下去,怕自己會忍不住絕望。閉上眼睛倚在轎牆上養神。

不管如何,她都不會這麼輕易倒下去的,即使被康熙利用她也不會放棄,她一定要挺過去。

出乾清宮,琇瑜撩起轎簾看到外面冒著雪綻放的梅花,突然想去看看,便讓要停了轎親自走著去看。在外停留了小半個小時琇瑜才折了一枝梅花後上轎回景仁宮。

「娘娘您可回來了啦。」才回到正殿外就見青蘿迎上來。

「出了什麼事?」將手裡的梅花交給雲棠拿著,問青蘿。

「娘娘,通貴人已經等了你快一個時辰了。」

等了一個時辰,可見是她剛去乾清宮通貴人就來了。

「通貴人,她找本宮有什麼事?」這放倒不是問青蘿,琇瑜只不過是下意識的問話而已。

康熙傳她伴駕她就不信後宮妃嬪不知道,通貴人應該知道她不在景仁宮,怎麼還這個時候找她,而且還等了一時辰。

難道是因為成嬪懷孕的事,不過她從乾清宮回來也不過一刻鐘的事,一個時辰之前通貴人應該還不知道吧。

「讓通妹妹等了久了。」不管如何琇瑜還是端著溫婉淡雅的笑容進殿。

「是婢妾打擾娘娘了。」

通貴人一見琇瑜立即起身行禮,態度非常恭敬,和當初琇瑜還是常在時為難琇瑜看起來完全不似同一人。

「不知貴人妹妹來找本宮有何事?儲秀宮成嬪妹妹有喜了,妹妹亦是儲秀宮的人,理應最先去道喜才是,莫晚了讓成嬪妹妹心生芥蒂才好。」

今天她真的沒有精神和通貴人周旋,現在她心裡還在想那剛剛的彈劾郭絡羅氏的奏摺,想著如何才能轉移前朝對郭絡羅氏的打壓。

依康熙今天的動作,只怕她得更加費心護著三個孩子才行。

「妹妹是特地來謝謝娘娘的,娘娘對婢妾的恩情,婢妾和五阿哥無以回報,婢妾的綿薄之力只盼能為娘娘分憂。」


通貴人沒想到之前數次請太醫給五阿哥診脈竟是靖嬪出手幫她,若非靖嬪請了陳太醫給胤禶調理身子,胤禶的身體不可能恢復得這麼快。

對於已經夭折了一個兒子的通貴人來說五阿哥就是她命,是她的一切,是她晉位和與德貴人一較高下的籌碼。

她仔細考慮斟酌了許久,就沖著靖嬪這麼快就與宜嬪平起平坐,就憑靖嬪能護著龍鳳胎平安,她終於決定向靖嬪投誠。

「本宮不過是舉手之勞,畢竟五阿哥也是萬歲爺的子嗣,給五阿哥請太醫也是萬歲爺的吩咐,你這謝本宮可當不得,你當謝萬歲爺才是。」

這事她可不能承下來,不然越過佟貴妃給低位妃嬪請太醫這可是逾越的,所以只能推到康熙身上,畢竟她也曾向像報備過。

自從德貴人將敬嬪拉下后,琇瑜就知道德貴人定是瞧准了永和宮主位,為了不牽制德貴人琇瑜才通過陳太醫給了通貴人一調養的方子,若是可以她都想親自出手。只要通貴人的五阿哥還在,同是貴人又同有阿哥,又同育過兩位阿哥,而且通貴人的出身比德貴人高,不論如何康熙都不能單獨越過通貴人給包衣出身的德貴人晉位,不然必定會引起滿族貴族的不滿。

「或許對娘娘來說是小事,但對婢妾來說便是天大事。還望娘娘不嫌棄婢妾愚笨。」

「據本宮所知,你和惠嬪可是同族,你為何不選惠嬪。」兩人都是納喇氏,兩人聯起不是更好。

「呵呵,惠嬪,若不是她,現在坐上惠嬪位份可就是婢妾了,娘娘覺得婢妾有可能選惠嬪嗎?」當年她比惠嬪早懷孕兩個月,因為對同族的惠嬪沒有防備著了惠嬪的暗算小產流出五個月大的小阿哥,若不是惠嬪,現在的大阿哥就是她的孩子。

「成嬪娘娘已經懷孕兩個月了,現在這後宮能與娘娘你一分秋色的也就成嬪娘娘了,婢妾願為娘娘分憂。」

「你想差了,這後宮不怕得寵,怕的是專寵獨寵,本宮從未想過要那樣。再說成嬪只會更得寵。」

她已經想出了法子,或許現在是好時機。 送走了通貴人,留下孫嬤嬤和雲棠遣退了其他了宮人,琇瑜暗中揮手布下隔音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