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小寶貝,你躲什麼呀!天少都同意咱們一起玩玩了!」

「放心好了,我們哥仨,上中下,一人一個『洞』,保准把你塞的滿滿的!」

一陣陣嘈雜的污言穢語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伴隨著王媛的一聲尖叫聲,電話被掛斷了。

鹿一凡臉『色』一變。

王媛是真的有危險還是在騙自己?

不過,李天那樣的人,為了追求刺『激』,這種骯髒的事情還真辦的出來。

但是王媛本來就是個貪慕虛榮的碧池,她怎麼樣關我什麼事?

早先自己給她送早餐的時候,還聽到過她跟李天啪啪啪呢!

不過萬一她要是真的很危險怎麼辦?

鹿一凡猶豫了一會兒,打了個電話過去,沒有人接聽。

難道自己真的要放任不管嗎?

鹿一凡是個重感情的人,王媛好歹是他的前任,真要遇到危險,他還是狠不下心不管。

「呼~~~~」

長舒了一口氣,鹿一凡筆直的站了起來。

罷了,再管她最後一次吧,這算是看在好歹做過男『女』朋友一場的份上,自己做的最後一點兒事了。以後王媛是死是活,都與他無關。

「媽,同學叫我出去開黑,今晚回來的可能晚點。」

「別玩的太晚了哈!要是實在太晚,別忘了往家裡打個電話。」

乘坐計程車來到豪華的五星級酒店,皇冠大酒店。

鹿一凡站在酒店『門』口,抬頭往701房間方向一看。

他看到了一雙眼睛,正拿著個望遠鏡在觀察自己。

如果他是『肉』眼凡胎,這麼遠的距離,再加上拉著窗帘,肯定是看不清的。

不過吃了仙丹的鹿一凡可就不一樣了。

集中自己的耳力往那個房間,鹿一凡能輕而易舉的聽到裡面的人小聲的說話聲。

「天少,那傢伙在樓下了!」

「好!王媛,記住我跟你說的話,待會兒鹿一凡那狗~雜~種來了,別特么給我說漏嘴了!」

「天少,一定要做的這麼絕嗎?一凡他……」

啪!

一聲響亮的把掌聲。

「臭****,一凡一凡叫的那麼親切,是不是還對他念念不忘呢?他害老子丟了保送名額,還害我在同學面前丟了那麼大的臉,給他點懲罰不是應該的嗎?」

接下來的話,鹿一凡已經不需要再聽下去了。

他冷笑下。

還好自己不是凡人,否則真要是被這些人玩了「仙人跳」,恐怕不到第二天,全國就得出現什麼「高考狀元強X同學」的新聞了。

「好啊,你們想跟我玩是吧?那老子就跟你們玩!」

大步流星的上了樓,來到701房間。

『門』沒有鎖,一進『門』,就看到王媛穿著一身十分『誘』人的透明的薄紗睡衣躺在『床』上。

鹿一凡能夠一眼就看出,她是真空上陣,裡邊什麼都沒穿。

若是換做和王媛熱戀的時期,看到這個狀態的王媛,鹿一凡早腦袋一熱,什麼都不管的撲上去了。

可是今天,他看到這副潔白的『玉』體,卻只感覺到了兩個字——噁心!

「嘿,你是鹿一凡吧?」

鹿一凡正要敲『門』進去,過道上已經等待多時的一個戴著墨鏡的大漢走了過來。

「你是?」鹿一凡裝作疑『惑』道。

「哦,我是王媛的朋友,她今天喝酒喝多了,我們問她有沒有人能把她接回去,她就說了你的名字還給你打了電話。」

「可我剛剛明明在電話里聽到……」

「哦,那個啊!那個是我和其他朋友鬧著玩的。那什麼,王媛就『交』給你了,我們反正也不太熟就先走一步了!」

說完,那大漢還給了鹿一凡一個曖昧的眼神。

鹿一凡心中暗暗冷笑。

進了這屋子,鹿一凡聞到了一股幽香。

他知道這股香味有讓男『性』**增強的效果,不過知道真相的他又怎麼可能會有反應?

此時躺在『床』上的王媛已經裝模作樣的開始呻『吟』。

雙手還學者島國愛情動作武打片里的『女』演員,來回上下『摸』索著。

「小凡……嗯……小凡……你才是我最愛的那一個……」

『摸』著『摸』著,身上最後一件睡衣已經全部掀開了…… 監控器那頭。

李天面含笑意的看著視頻畫面。

這王媛雖談不上國色天香,卻也是美女一個,身材也比同齡女生髮育的好很多。

這麼賣力的搔首弄姿,莫說是鹿一凡了,就是視頻面前的他,都有反應了。

「鹿一凡,你就好好跟王媛爽這一晚上吧!等到明天,老子就讓王媛去警局告你酒後強X!

再找來各種小報記者,專門抹黑你!

到時候,我看江大還收不收你這個有犯罪記錄的全國狀元!」

一想到鹿一凡被誣陷入獄的樣子,李天就覺得心中那股悶氣得以疏解的無比暢通!

「天少,這王媛也自摸了那麼久了,這個鹿一凡怎麼還不動手啊?他該不會是個陽(和諧)痿吧?」剛剛那個戴墨鏡的大漢疑惑道。

「嗯?我看看。」

畫面中的鹿一凡,就坐在王媛床邊,掏出手機,背對著這橫陳著的玉體。

良久,在眾人瞠目結舌的眼神中,鹿一凡做出了一個驚人的舉動。

無比興奮的開始玩手機遊戲!

「這特么什麼情況啊?有妞不上玩手機?!」

「次奧,這傢伙腦袋有病吧?老子看王媛那妞自摸,都快看射了,他居然忍得住?」

李天摸著臉無比焦急的喃喃道:「真沒想到這鹿一凡居然還特么是個正人君子,這下可難辦了。」

假裝睡著的王媛,也被鹿一凡的舉動給氣的夠嗆。

喂!

看這邊啊喂!

這裡有個波大臀肥的大美女啊喂!

都脫光了讓你上,你丫居然玩遊戲,老娘難道有那麼難看嗎?

王媛想了下,不甘心的假裝一個翻身,整個身體抱住了鹿一凡的後背,光溜溜的身子,在他身上來回磨蹭。

「小凡……嗯哼……小凡……」

啪!

一個大耳瓜子扇在了王媛臉上,打的王媛耳朵都有耳鳴聲了。

邪帝誘惑:俘獲蠢萌妻 「王媛,醒醒,醒醒,起來了,你喝醉了。」鹿一凡假裝不知道,故意下手很重。

他看到王媛半邊臉都腫起來了。

王媛怎麼可能會醒。

她只能繼續將自己的胸脯在鹿一凡身上摩擦著,期待他趕緊有正常男人的反應。

啪!

又是響亮的一巴掌!

王媛的右半邊臉也腫起來了。

與黑絲美女老師同居的故事 「你不醒沒關係,別打擾我玩遊戲行嗎?」

我的身體……還不如手機遊戲來的有誘惑力么……

王媛的臉上火辣辣的疼,心裡卻在滴血。

還有比這更讓女人感覺屈辱的嗎?

王媛心一狠,兩條腿在鹿一凡面前完全張開,真空上陣的她,心中暗想:「這總該有反應了吧?」

然而鹿一凡卻暗暗作嘔。

草!

果然是碧池!

都被玩的那麼黑了,也好意思張開給哥看!

「王媛,你怎麼沒穿內衣就睡覺啊?你看看你,下邊凍得又黑又紫的!你等著。」

沒過多久,鹿一凡不知道從哪兒抱來了一大床冬天蓋的厚被子,全部蓋在了王媛的身上。

這三伏天,還沒開空調,熱的王媛直冒汗。

「天少,你這是從哪兒弄來的一傻子啊?這根本就不上當啊!」墨鏡大漢無語道。

李天一咬牙,對著後邊的幾位打手道:「實行b計劃!」

沒過多久,鹿一凡就聽到房間外一堆腳步聲急速前來。

幾道身影破門而入,將鹿一凡狠狠按在了地上。

咔咔咔!

剛剛那墨鏡大漢讓王媛脫光了衣服站在鹿一凡身旁,一通猛拍。

然後,他們這才鬆開了鹿一凡。

整個過程,鹿一凡沒有一絲一毫的反抗,只是冷冷的看著他們。

他的目光,冷靜的可怕,偶爾閃爍的金芒,像是來自地獄的妖魔。

李天、王媛和幾個打手看到鹿一凡這個樣子,心中都不由自主的一陣發毛。

按照正常情況,一個學生遇到仙人跳這種情況,不應該是驚慌失措,大聲呼叫,感到驚恐或者絕望嗎?

怎麼這個人,能如此鎮定?

像是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麻痹的,裝什麼裝?鹿一凡,你完蛋了知道嗎?老子今天帶的人多,你別想從這兒逃出去!」李天色厲內荏道。

鹿一凡神態自若,扭頭對王媛說道:「王媛,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去公安局自首,並且幫我作證指控李天玩仙人跳,

否則,就別怪我翻臉不認人了。」

一張臉被打的腫的像豬頭的王媛,此刻歇斯底里道:「鹿一凡!你活該!誰讓你招惹天少的!誰讓你把我的保送名額搞沒的!你好好的當個吊絲不好嗎?好好去送你的外賣不好嗎?

還真以為自己考試成績好就了不起了?」

「知道我剛剛為什麼不上你嗎?」鹿一凡平靜的問道。

「為什麼?」

「因為你不配!上你這種黑木耳,老子嫌髒了自己的幾把!」

「你!」

「少廢話,把他抓起來,送到警察局去!」李天一邊說著,一邊伸手擦了額頭上的冷汗。

不知道為什麼,面對鹿一凡,他總有一種驚恐的感覺。

鹿一凡那神態自若的表情,還有那深不見底的眼神,都讓他感到毛骨悚然。

這種感覺,就好像一個高高在上的天神,在俯視大地上的螻蟻一般。

自己就是那隻正在挑釁天神的螻蟻。

而他這個天神,滿不在乎。

因為他連手指頭都不用動,只要一個意念,就能殺死自己。

「鹿一凡,老子導演的這齣戲還算精彩吧?」李天強行甩掉自己腦海中不切實際的想法,冷笑道。

「精彩?在我看來破綻百出。最大的破綻,就是你找了王媛這個醜女來引誘我。

若是換做別人,可能我早就忍不住上鉤了。」

「鹿一凡,我艹你大爺!」王媛氣的渾身顫抖。

醜女?

她就算不是校花級別的,卻也絕對是美女!

然而今天鹿一凡的反應卻實打實的證明,她沒有一丁點勾引起鹿一凡慾望的地方。

這是個女人都受不了啊!

「哼,死到臨頭了還嘴硬!把他給我抓好咯,我今天就好好招呼招呼他!」

說著,兩名肌肉大漢將鹿一凡架了起來,鎖住了他的手腳,讓他不能動彈。

鹿一凡掃視一周,淡淡吐出一句話:「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本章完) 「還特么敢囂張!鹿一凡,你自己看看你現在這副吊樣子!這就是你得罪老子的下場!」李天惡狠狠道。。шщш.㈦㈨ⅹS.сом更新好快。

掃視了一圈在場的人,鹿一凡也笑了。

「除了李天和王媛之外,其他人每人一條胳膊一條『腿』,這筆賬就一筆勾銷了。你們最好不要讓我親自動手,否則,可能就不是一條胳膊一條『腿』那麼簡單了。」

「你腦子有病吧?還每人一條胳膊一條『腿』,你動老子一個試試!

艹你~媽~的狗~雜~種!」

下一刻,鹿一凡身軀一震,一股巨大到難以抵抗的蠻力直接將兩個一米八多的大壯漢震飛到了半空中。

只見,鹿一凡掰了掰手指,冷冷的看著這一屋子的人。

「我最恨別人罵我還有我媽了!你,四肢全廢!」

鹿一凡猙獰一笑,一拳照著剛剛那個罵自己的大漢的肩膀狠狠砸了過去。

咔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