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果然如同傳聞中的一樣。極限戰力開啟,無論是玄術還是肉身的力量都能達到最強。」肖虎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鮮血,笑道。不羨慕那是假的。

一鳴不置可否,雖然外界的傳說對極限戰力的左右有些誇張。但是他也沒有解釋什麼,就讓外界如此認為就好了。

其實極限戰力對身體的強度要求的非常高,只有肉身撐得住,才能發揮出更加強橫的戰力。

如果肉身支撐不住,那麼很有可能就是身體爆碎的事情發生了。誰都救不了,這是從內部開始的。

這就像是一個氣球,氣球的彈性越好,裡面裝的氣體也就越多。如果達到了一個極限值,那麼很可能就是爆炸,身體無法維繫,直接死亡。

所以說,這極限戰力也要看使用的人。也有利弊,並不像外界傳的那麼神乎其神。其實各種術法對戰力來說只佔了一般的作用,另一半還是要看自身的強度。

「哼!即便你擁有極限戰力又怎樣,我們三兄弟也不是吃素的!上!」肖猛大喝一聲,果斷的出手了,與此同時衝上來的還有肖龍肖虎。三兄弟果然是齊心協力,打架也要一起上,真可謂是打架親兄弟。

這一夜,月光皎潔,星辰閃爍。這一夜,萬物寂靜,風平浪靜。這一夜,鬼哭狼吼,慘叫連連。

好吧,這一夜王侯街上的所有府邸的燈光全都打開,眺望肖元帥府。裡面不時的傳來鬼哭狼嚎的慘叫,像是殺豬一樣。

「哎喲,別聽了別聽了!保不準又是肖家那三個傻蛋在摔跤呢。都散了去睡覺吧!」

很多官員的家中都發生了類此的事情,看來肖元帥府裡面三兄弟的慘叫發生的不是一次兩次了,不然這些人也不會如此的淡定。

而肖元帥府的人也好像是非常的淡定,壓根就沒有人往這個庭院裡面來。看來都知道這仨貨整天鬼哭狼嚎的,弄得天怒人怨。

「喂喂!三位少爺,你們就別在這裡練習高聲了!都三更了。我們還要睡覺呢!」一個打更的老大爺走了過來,半睜著眼。對著三人道。接著就慢條斯理的走了出去,外面傳來了天乾物燥。小心火燭的聲響。


「啊哈哈……」

三人抱頭痛哭,一下子有碰到了彼此頭上的大包,再次鬼哭狼嚎了起來。

而一鳴此時已經收拾完畢,準備睡覺了。從窗口看著三人在庭院裡面大哭小叫的樣子,一鳴也不禁搖頭笑了。這三人實在是太有意思了,一點都不像其他王侯子孫那樣囂張跋扈。

一夜無話,很快勤勞的公雞就響起了打鳴的聲響。而旭日也伴隨著雞鳴,開始緩緩的從東方升起。

勞作的人們也不再貪婪的躺在床上,開始了一天的勞作。

「哇!這一覺睡得好舒服!」一鳴伸了一個懶腰。打開了窗戶,一縷晨光照進了他的房間。

「公子!」外面傳來侍女的聲音,推開門之後將洗漱的水端了進來。

一鳴道謝,然後洗漱完畢就向外走去。想要看看肖楚楚還有肖家三兄弟怎麼演了。

昨天晚上,一鳴可是把他們三個好好的收拾了一頓。鬼哭到了大半夜,攪和的人們都睡不著覺。

「老五!」才出門,就碰到了向著這邊趕來的肖楚楚。

她今天穿著一件紫色的衣裙,長發飄飄如同時海外的仙子。但是眼圈卻是黑色的,一看就知道昨天沒有睡好覺。都長黑眼圈了。而且眼球上布滿了血絲,昨天哭了。

「老三,你怎麼啦?昨天你三個哥哥說你哭了,大晚上的。我看你睡了也就沒有找你!」一鳴關切的問道。

肖楚楚抬頭看了一鳴一眼,感覺到他盯著自己看,目光忙轉到了其他的地方。有些不自在的道:「他們……他們給你都說了一些什麼?」


一鳴道:「也沒有說什麼。感覺到他們有話說可是又欲言又止。最後也沒說什麼,和我打了一架!然後就各自回房睡覺了!」

「哦!」肖楚楚對於他們三個沒有說其他的有些失望。同時也鬆了一口氣。

「哦,對了!昨天你和月兒都……都去幹嘛啦?」肖楚楚問道。雖然昨天她看到了一幕,可是還是想要知道一些什麼。

一鳴有些擔憂,道:「也沒什麼,不過我總感覺到她有很多事情想要對我說,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說。」

肖楚楚道:「算了,可能是思念你吧。現在看到你來了,也就沒什麼可說的了!對了,走,咱們去吃飯吧!」

這個時候肖家三兄弟也陸續的走了上來,一個個臉上還有一些淤青。看著肖楚楚有些不好意思,一個個捂著自己的臉。

「嘻嘻……」肖楚楚偷笑,怎麼會看不出來昨天他們想要教訓一鳴,結果自己反被教訓了呢。不過畢竟三個哥哥是為了她,所以也沒有好說什麼。道:「走吧,咱們去吃飯。今天要痛痛快快的玩上一番,把所有不痛快的事情全都忘卻!」

肖家三兄弟吱吱嗚嗚的,過了一會,也就不再不好意思了。肖龍走上前來,道:「一鳴兄弟,你又沒有想要參軍的打算。有的話,對老哥說,咱們四個一塊,成就一番功名!」

「切!老五才不會參軍呢,他的志向是打敗所有大教的傑出傳人,然後位列俠客巔峰!不是你們世俗的功名所能束縛他的!」肖楚楚瞥了一眼,不屑的道。她自己就不怎麼在乎世俗的名聲。

肖龍鄙夷的看了自己的妹妹一眼,道:「這你就不懂了吧,軍隊裡面可是最磨練人意志和戰力的地方。對於俠客的修行那是有千般好處,並沒有什麼壞處的。不然怎麼會有那麼多大教的弟子去主動參軍呢。為的就是希望通過軍隊裡面的殺戮和艱苦來磨礪自己的心性!」


三人現在是對一鳴心服口服,一個勁兒的勸說一鳴讓他參軍。好成就一番大事業,可惜一鳴志不在此,婉言謝絕了。(未完待續。。) 第二百二十四章【失蹤】

經過一番的打鬥之後,肖龍、肖虎、肖猛三兄弟那是對一鳴的戰力佩服的五體投地。一路上,不停的勸說一鳴,想讓他參軍,然後幾人一起成就一番功名。

現在他們三人在軍中的職位是中隊長,完全是從底層的普通士兵爬上來的。並沒有因為父親是天下兵馬大元帥,而走後門。

九州大陸的軍中職務是一樣的,十人為一個小組,是個小組為一個小隊,十個小隊為一個中隊。依次類推,分別是大隊,一軍。軍又分為大軍、中軍、小軍。大軍是十大隊以上,人數最少也要在十萬左右。中隊呢,是五個大隊,人數是五萬左右,小隊就是最少了,是不足五萬的。

現在的三兄弟職位已經算不低了,畢竟才二十歲不到。能夠率領千人的中隊,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幾人一路向著星漢樓走去,昨天沒有吃好飯,今天肖楚楚說了,一定要好好的款待一鳴一番。不然她這個三姐的面子上過不去,以後被老大他們知道了,該說她小氣了。

對此,一鳴只能苦笑。也就任由她了,本來她就有一些小孩子脾氣。

一鳴感覺到身後有人跟著他們,隨意的往後面看了一眼。結果看到三個鬼鬼祟祟的人跟在後面,當看到一鳴往後看的時候,忙裝作買東西的樣子。

「怎麼啦?」肖楚楚看一鳴站在了那裡,問道,她也往後看了看。

「沒……沒什麼。咱們接著走吧!只是幾個小嘍啰而已!」一鳴笑道,身後的那個三個人只是普通人而已。並不具備什麼玄力,所以一鳴也沒有在意。

幾人也沒有在意。畢竟他們是強大的俠客,根本就不怎麼在意身後那三個嘍啰。很快,他們就到了星漢樓,再次來到了春風閣。

管事兒的很快就來了,對一鳴異常的恭敬。這可是比他們這的大廚都要高深的廚師,對於飲食界的人來說還是非常在意的。

不多時,老管事兒和幾個大廚全都趕來了,一個個對一鳴的態度異常的恭敬。廚師和俠客世界差不多,不論年紀大小。之論實力的強弱。

其實這個世界又何嘗不是這樣呢,弱肉強食,所謂的公平,只是相對的公平,也就是說只是強者認為的公平。弱者是沒有任何發言權的,只能屈服於強者的法則。

這些人來都是想向一鳴來請教廚藝的,不過一鳴現在可不想他們來打擾自己幾人的聚會。婉言拒絕了,稱以後有時間一定和大家一起切磋切磋。這些人才慢慢的散去,開始做菜了。

就在這個時候。秦熾月也到了,今天穿的比較低調,並不再是宮廷裝了,而是和普通的女子穿的普通衣裙差不多。


「月兒。快點坐這邊來!」肖楚楚先是一怔,隨後歡喜的挪了挪自己的位置,讓她坐在了自己的旁邊。

「讓大家久等了。今天父皇找我有些事情商談,所以來晚了!」秦熾月先道歉。隨後便來到肖楚楚的身邊坐了下來。

一鳴看著她,雖然她臉上查了胭脂。可是依舊掩蓋不住通紅的雙眼。一定是剛剛大哭過,不然絕對不會這樣的。

不過看著她沒有說什麼,一鳴也不好多問。肖楚楚是她的閨蜜,問道:「怎麼啦?和你父皇吵架了嘛?」


秦熾月搖了搖頭,笑道:「沒,今天不提那些傷心的事情了,一鳴來一次不容易,咱們要快樂快樂的痛痛快快的玩!」

「好!今天咱們就不醉不歸,盡情的玩,盡情得喝!」 螻蟻狂紀 ,拎起來幾瓶酒就打開了,準備大口大口的喝酒。

「哈哈,我感覺到也應該是這樣。男人嘛,就應該大口大口的喝酒,大塊大塊的吃肉!」肖虎和肖猛也是這樣,他們都是軍隊裡面的走出來的,向來豪放,不被其他的情緒所阻撓。

一頭烤全羊被端了上來,一鳴拿起菜刀,刀光劍影,幾刀下去之後,這頭烤全羊完好無損的還在盤子裡面,沒有任何的改變。「請把,大家來嘗嘗,看看他這星漢樓的烤全羊怎麼樣!」

「可是這怎麼吃呀?你都沒有切成塊呀?」肖猛看著完整的烤全羊,問道,不知道從哪裡可以下筷子。

就連肖虎和肖龍也是準備拿刀重新切,不然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吃。

肖楚楚鄙夷的道:「切,看你們笨的,這可是一鳴拿手的刀法,在廚術世界裡面稱得上是三大刀法之一的——青龍月牙斬!」

「青龍月牙斬?」幾人皺眉,同時驚呼道,他們可是不了解廚藝界的事情,也壓根沒有聽說過這種刀法。

「切!讓你們平時多讀點書,給害你們似的。竟然連這麼出名的刀法都不知道,真是丟人。看好了,這烤全羊已經被完全的切成了一塊一塊的!」肖楚楚鄙夷的道,然後拿起筷子,直接夾起了一塊肉。只有手指大小,這是已經切好的。

幾人一人夾起了一塊,看著這切得大小一樣光滑的肉塊,內心無比的吃驚。 大自在天魔 ,都無法做到這樣的程度。

「一鳴兄弟!你這到底是什麼刀法,竟然拿捏的如此準確?這真是廚師能夠達到的刀法嘛?」肖龍看著這肉塊,內心無比的震撼。想了想自己,就算是他的刀法都無法做到這一步。

這樣的功力,絕對是對刀法達到了一種無可附加的地步才能達到這樣的境界。

「哈哈……沒什麼的。這只是廚師界的三種刀法之一而已,被稱作是青龍月牙斬,主要用的是切、剁、割。使用的是手臂的力量,腰部的力量。以及手腕的力量。」一鳴笑著解釋道,世間萬法。最後都能通向最後的成功,所以相互借鑒是提升自己感悟的最好方法。

接下來幾個人又是對這刀法深深的討論了一番。讓肖楚楚和秦熾月有些無語了。這是和女孩子吃飯的場面嘛?答案是顯而易見的,他們幾個一點都不懂的浪漫。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吃過飯之後,肖家三兄弟非要纏著一鳴來讓他演示刀法,一鳴沒有辦法只能演示了一番這樣的青龍刀法。三人無比的吃驚,最後有些感悟,匆匆的告別,準備去眼睛一番了。

只留下了肖楚楚和秦熾月兩人,一鳴看著她們兩個。笑道:「咱們出去轉轉吧,我明天就要離開了。以後有時間再來看你們!」

「這麼快?」肖楚楚和秦熾月都沒有想到一鳴竟然這麼快就要離開了。著急的問道。可以看出來,她們都有些不舍。

一鳴笑道,上前拉住了秦熾月得手,道:「放心吧,我會很快回來看你們的,到時候咱們一起遨遊世界!」

肖楚楚看著兩人手牽著手,含情脈脈的表情。內心咯嘣一聲,瞬間破碎了。無比的心疼,痛徹心脾。恍惚之間,她的世界崩塌了,絕望了。心中的那朵火焰。熄滅了。

眼睛不自覺的開始濕潤了,微紅,擔心他們兩人看到自己。忙轉過身去,背對著他們道:「一鳴……月兒。你們倆在這裡玩,我先回去了!」

說完。不等兩人回答,就直接疾步而去,根本就不給他們兩個挽留的機會。

「她怎麼啦,我怎麼感覺她有些不對勁兒呀?」秦熾月看著她離開的背影,問道。

「不知道,不過應該沒有什麼事情!咱們逛一會兒再回去吧!」一鳴牽著秦熾月的手,向著前方走去。

一鳴也許不知道,這段日子將成為一鳴以後最難以忘懷的回憶。可是等到他真正明白的時候,一切都已經不復存在了。

回憶,有美好,也有傷心,有痛哭,也有感慨。但是更多的卻是不能割捨,想要回到從前,可是時間的長河已經無法逆轉,就這樣,傷心,就這樣,痛哭,就這樣,無法挽回。

肖楚楚躲在角落裡面看著兩人牽手而去,眼淚不爭氣的就流了下來,劃過蒼穹,滴落在了地面上的青石板上面,破碎成了一朵凄慘、美麗的花朵。

望著兩人離去的背影,肖楚楚踉蹌著走了出來,喃喃道:「一鳴,你知道我喜歡你嘛?你知道我遇到你的時候就喜歡上你了嘛?只是現在……我祝福你們,我會默默的愛著你,直到永遠……」

一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這一天是一鳴最快樂的時候。直到很久以後,一鳴在回憶的時候說,和秦熾月在一起的這三天是他做難以忘懷的事情。如果可以,他希望時間一直停留在這一刻。

「走吧,你該回去了!」一鳴帶著秦熾月回到了肖元帥府,看著皇宮的馬車,一鳴送她上車。望著她離去,內心無比的幸福,希望一直都會這樣。

馬車走了,就在一鳴剛回到房間的時候,肖楚楚就慌忙跑了過來,驚呼道:「一鳴,不好了!玉兒失蹤了!」

「什麼?玉兒失蹤了,怎麼可能。昨天她不是回家了嘛,怎麼可能會失蹤?」一鳴驚呼,這可是他救下來的小姑娘,身世可憐,不希望她再出什麼事情了。

「等等!不要著急,有可能她去其他地方玩去了。咱們分頭找找,說不定很快就能找到的!」一鳴道。

一鳴、肖楚楚和肖家三兄弟開始分頭找了。知道晚上,夜幕降臨的時候,依舊沒有任何的消息。

就在一鳴站在橋頭無比懊惱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背後一冷。他忙回過頭來,只看到一隻冷箭射了過來。

可是這隻冷箭根本就沒能傷到他,來到他身前一尺的地方直接停在了那裡。

冷箭上面有一張紙條,一鳴打開一看,瞬間怒火滔天。

(快穿)祖師奶奶她貌美無邊 ,想要活命的話,自己一個人到郊外來!(未完待續。。)對於這幾天沒能更新很抱歉,電腦主板壞了,修好需要半個月。所以這半個月只能用手機更新了,更新的慢,請大家擔待,未央在這裡像大家道歉。(未完待續。。) 第二百二十五章【怒火衝天】

浩瀚的星空讓人迷醉,可是一鳴現在沒有任何的心思去欣賞這些。此時此刻,他怒火滔天,雖然他平時看上去嘻嘻哈哈,什麼都不在乎。可是他也有自己的逆鱗,觸之逆鱗者必死無疑。

「玉兒,等等我就來了。誰敢傷害你一發一毫,我都要將他碎屍萬段。」一鳴迅速的飛身而起,向著帝都之外飛去。與此同時,強大的感知力瞬間籠罩了一半的帝都城。

帝都有規定是不允許修者在城中飛行打鬥的,可是現在一鳴根本就顧不了這麼多了。玉兒竟然被人劫走了,生死未卜,怎能不擔心。現在的他什麼都顧不上了,只想以最快的速度趕到帝都外的樹林裡面。

「呵呵……現在的小輩都這麼的膽大包天嗎?竟敢公然藐視帝都的明文規定。」一個灰發老者飛到半空中,看著一鳴離去的身影有些不滿的冷哼道。赫然是一座貨真價實的俊俠巔峰強者,只剩一隻腳就能邁入那道靈王的門檻。

此時,又一位老者從黑暗中走了出來,捋了捋自己發白的鬍鬚,笑道:「蕭老頭,你還是這樣衝動,不就是一個小輩擅自飛行了嗎?值得你衝出來嗎?」

「哼,周老賊別不要臉,如果你不關心,出來干什。」被叫做蕭老傢伙的老者怒道。

如果是帝都的德高望重者看到這一幕絕對會吃驚無比,這兩個老者沒有一個是凡俗之輩,全都是赫赫有名的強者。出去任何一位。都能成為封疆大吏,甚至可以為王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