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楚暮點點頭,大步往外面走去。

六大星辰聯訣而來,神色又有點著急的話,想必不是來敘舊,而是有什麼事情。

「楚兄,你總算出關了。」屠千軍一看到楚暮,連忙迎過來說道,旋即神色一變:「楚兄你的修為……」

「剛突破。」楚暮道。


元力修為比較容易看出來,聖軀修為就比較不容易看出來。

「修為提升,實力就會更加強大,把握就更大。」白辰道。

「什麼把握?」楚暮詫異。(未完待續。。)

!! 莊園大廳之內,七人分席而坐,小侍女林碧若自然要奉上茶水,招待眾人。』f,

「那麼你們是準備對劍妖門動手了。」楚暮聽完之後,微微一笑,道。

「沒錯,如今的形勢,已經無法再繼續拖延下去了。」

「豐無意的想法,恐怕也是如此,逼迫我們主動出擊,不管是拖延還是主動出擊,對我們一方而言,都不是什麼好事。」

畢竟,現在的時機還不夠成熟,冒然出擊,殺向劍妖門大本營,無疑是進入敵營之中,地利上就不佔優勢,若是劍妖門再布置一番的話,對皓陽聯盟就更加不利了。

但是,現在的形勢,已經不能再拖延下去了,否則不需要劍妖門動手,皓陽聯盟就會自行瓦解,內部衝突不斷,最後大部分都偏向於劍妖門一方。

「既然如此,那就動手吧。」楚暮道,輕描淡寫的語氣,讓六大星辰頓時錯愕不已。

「楚兄,你是答應了?」屠千軍重複確認。

原本他們還以為要請楚暮出手,沒有那麼容易,畢竟這不是比試,而是生死之戰,還不是一般的生死之戰,一旦戰死,元神就會被對方所吞噬,徹底死亡,因此,十分兇險。

他們也準備了一番說辭,準備說服楚暮,沒想到一番準備都用不上了。

「這種事情,我怎麼會拒絕。」楚暮笑道,如果這個時候,他趁機提出一些要求,六大星辰定然會答應,但楚暮沒有這麼做,因為不屑。

「楚兄,你現在的實力,到底達到什麼程度?」黑絕開口,這。是重點,因為或許要楚暮對抗豐無意,實力不夠的話,只會被豐無意殺死,主動出擊也就成了一個笑話。

「我也不清楚。」楚暮說實話。

「劍妖豐無意的實力到底如何,我們也不清楚,不如,我們六人聯手與楚兄一戰。」龍弒出聲道。

「六人聯手?」屠千軍等人對視一眼,又看向楚暮。

同為七大星辰,以往。他們遠勝楚暮,如今,卻要六人聯手對抗楚暮一人,這其中的變化,無法形容,不過也得楚暮同意才行。

「好啊。」楚暮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希望六大星辰聯手,能夠給自己帶來足夠的壓力,讓自己認識到,自己實力的極限所在。

服侍的林碧若聞言。頓時激動不已。

六大星辰聯手對決無雙劍星,自然不會在這一座小小的莊園之內進行,否則,他們動手的餘波。足以將整座莊園徹底摧毀。

迅速來到屠血府之內,開啟了千戰台的種種封禁,林碧若與殘月和磐岩兩人也隨之前來觀戰,此外。還有屠血府的諸多強者以及五大星辰帶過來的強者,當他們知道,是六大星辰聯手對決楚暮時。無比震驚。

六大星辰站立成一道圓圈形狀,而楚暮,就居於圓圈之中。


「楚兄,當年你我龍首山一戰平局,我便知道,來日,你我還有一戰,只是沒有想到,時隔十幾年,你我之間的實力差距已經如此明顯了,要我等六人聯手。」白辰道,淡然的語氣,頗有幾分吁噓。


聽著白辰的話,屠千軍等人,內心也頗為無奈,誰能夠預料到今日呢。

楚暮只是笑了笑,沒有說什麼。

白辰不過一句話說說而已,很快,摒除一切雜念,氣息凝聚,劍元搬運,劍意勃發,強大的氣息如劍一般。

靈劍出,直指楚暮,驚人的鋒芒頓時將楚暮鎖定。

右手虛空一握,靈動的火焰跳躍之間,烈煌靈劍頓時出現在手中,劍氣熾熱。

所有人都瞪大雙眼,因為他們知道,一場激烈的戰鬥,就要開始了。

刷刷刷,劍光瀰漫。

銀白色的犀利劍光,血紅色的霸道劍光,黑色的霸烈劍光,金色的銳利劍光,青色的飄忽劍光,兇悍的玄色劍光。

六道劍光,以不同的軌跡不同的氣息,全部都殺向楚暮。

一出手,便是他們各自修鍊的劍訣,白銀劍訣屠血劍訣等等,毫不留手。

白銀劍訣和屠血劍訣楚暮都已經見識過,並且也親身體驗過,其他的四門劍訣倒是第一次接觸,是以,他沒有全力反擊,而是施展出鬼龍迷蹤步迅速閃避,身形飄忽捉摸不定,配合流星十三擊對抗。

流星十三擊的品級,明顯不如白銀劍訣等,卻能夠與之抗衡不落於下風,顯現出楚暮在劍法上的造詣如何的驚人,同時也說明,楚暮的實力如何的強大。

單人一劍,楚暮在六大星辰的包圍之中,完全抵禦他們的攻擊,一套流星十三擊如有神助,將六大星辰的一切攻擊,全部都抵禦住。

約莫半刻鐘后,楚暮一劍震顫之下,化為六道強橫無比的流星,激射向六大星辰,劍速快到極致,無可閃避,只能硬抗。

強橫的力量衝擊,直接將六大星辰擊退。

「諸位,還是拿出更強的實力吧。」楚暮微微一笑,道。

六大星辰的確都很厲害,每一個都有皓陽級劍聖的實力,六人聯手可不是六倍的提升那麼簡單,但是,對楚暮現在而言,還是不夠,壓力,只是一點點而已。

六大星辰神色凝重,方才,他們並沒有留手,十成功力施展自身所學的劍訣,竟然絲毫都奈何不了楚暮,可見楚暮的實力之強橫,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既然如此,楚兄,我便施展黑魔府秘傳劍技,威力比黑魔劍訣更強大許多,是屬於必殺絕招,你要小心了。」黑絕道。

「楚兄,我會施展屠血府秘傳劍技。」屠千軍也說道,神色凝重起來。

其他人雖然沒有開口說話,但是神色凝重,顯然也打算拿出壓箱底的絕殺。

秘傳劍技!

三聖宗有三聖秘劍,那是立宗根本,龍雲空當初施展,儘管只是勉強入門,楚暮卻也從其中推演出一些脈絡來,三聖秘劍每一劍都屬於絕殺之劍,第一劍人聖本相劍的威力,只怕足以媲美白銀劍訣後面三劍。

那麼,後面兩劍,其威力,必定更加的強大驚人。

作為凌駕於三聖宗之上的強大勢力,統御一方的頂尖存在,五大城主府當中,自然也有相應的絕殺劍技傳承下來,並且,只會比三聖宗的三聖秘劍更加強大。

也正因為如此,楚暮才會更加的期待,五大城主府的秘傳劍技,威力到底如何。

屠千軍身上的血光瞬間變得濃郁,眨眼,全部都蔓延到手中屠血劍上,屠血劍蟬鳴不已,驚人的殺意在其中凝聚,愈發濃郁,有一種殺遍天地屠戮千軍的恐怖感。

白辰的白銀劍上,銀光如水流淌,卻又有一種驚人的鋒銳,彷彿天地之中,沒有任何堅硬能夠抵禦這一劍的切割。

黑絕的黑魔劍上,黑光濃郁如墨汁,幾乎凝固不動,可怕無比的氣息卻在其中孕育著。

龍弒手中長劍舉起,雙手握住劍柄,強烈無比的劍意噴薄而出,依稀之中,似乎聽到龍的悲鳴,此一劍,可以屠龍。

風飛沙的劍,金光閃爍,似乎靜止,實則以驚人的難以捕捉的速度流動著,一劍施展,那劍速必定達到驚人的極致,無法預測無法捕捉,並且擁有著驚人的無以倫比的洞穿力。


最後,是顏青雅的劍,青色的蒙蒙劍光,看一眼,就會讓人覺得心神恍惚,注意力無法集中,受到極大的影響,從而被殺死。

五大城主府加流光軍的秘傳劍技,六大秘劍,就此展現而出。

身處於其中,楚暮頓時感覺到極大的壓力,這種壓力,讓他有些興奮起來。

「還不夠啊。」楚暮輕聲說道。

是啊,六大星辰施展秘劍所帶來的氣息壓制,的確是讓楚暮感受到壓力了,但是,這種層次的壓力,還不夠啊。

楚暮倒是有點煩惱了,自己現在的極限,到底在哪裡?

一個強者,卻不清楚自己的實力極限,實在是一件很鬱悶的事情,無奈,對手不夠強大。

不需要動用雙劍,只是拿著烈煌靈劍,楚暮面對六大星辰的秘劍。

「屠戮千軍!」

「銀白死劍!」

「黑魔屠戮!」

「屠龍一式!」

「光極劍擊!」

「青顏煙雨!」

剎那,六大星辰全部出劍,施展出各自修鍊的秘傳劍技。

血色的劍光破空斬殺而至,屍山血海,屍骨浮沉,一劍可屠戮萬千軍馬,殺氣衝天。

銀白色的劍光,帶著必殺致死之意,無可抵禦,無從閃避似的,直接將虛空切開,撕裂。

黑色的劍光,攜帶極致內斂的殺意,其中,彷彿蘊含著熔爐一般的恐怖威力,滅絕一切生機。

玄色的劍光斬落,劍光之下,彷彿浮現了一條蒼龍的虛影,在劍光之下悲鳴掙扎著,被一劍斬斷。

金色的劍光極度凝聚,只有小指粗細,卻萬分的銳利,虛空脆弱如同薄紙,輕易就被刺穿,並且那劍光速度,奇快無比,遠超其他幾道,剎那便刺向楚暮的頭部。

最後,是青色的蒙蒙劍光,不快不慢,如同煙霧輕雨蔓延而至,充斥一方,連神魂之力都會受到影響,一絲絲細碎卻無比凝練的劍光暗藏其中,殺機內斂。(未完待續。。)

!! 楚暮為中心,面臨六道恐怖劍光的襲殺,道道致命。

「月殘!」

一劍撩起,劍光化為殘月懸空,幽幽光芒照射落下,覆蓋八方,六大星辰連同他們施展而出的劍光,都在一剎那,被禁止不動。

只是,月殘的等級遠遠不如六大秘劍,稍微禁錮就被破開,這一點時間,卻已經足夠了。

楚暮身形一分為六,化為六劍,分別刺向六大星辰,速度之快,神鬼莫測。

點到為止,身形消失,楚暮出現在六大星辰的包圍圈之外。

這一幕,落在別人眼裡,十分不可思議,無法理解,但六大星辰作為當事人,感受卻最為深刻。

一瞬間,他們在月光之下,無法動彈,儘管一下子就掙脫了,卻被楚暮的劍點中,若楚暮願意,他們此時已經受創乃至死亡了。

六大星辰的雙眼,帶著十分複雜的光芒,六人聯手了,還是輸了,而且,輸得很徹底,這說明楚暮的實力,遠在他們之上。

「楚兄,我服了。」白辰輕輕一嘆,正色說道。

「心服口服。」一向桀驁的黑絕也嘆道。「楚兄如此實力,應該足以對付劍妖豐無意了。」風飛沙道:「如此,楚兄對付豐無意,我等對付十二天妖,一舉將劍妖門高層強者斬殺,滅掉劍妖門。」

「此乃大事,去議事殿。」屠千軍道。

消息秘密傳出去,召集五大城主府和流光軍的其他皓陽級強者到來。

秘密消息秘密行動,自然不會被其他人所知曉。

很快,十三尊皓陽級劍聖齊聚一堂。

趕來的那六尊皓陽級劍聖知道楚暮一人擊敗六大星辰聯手時,紛紛震驚不已,也佩服不已。

「既然已經決定主動出擊。我認為,應該行精兵策略,就我等十三人。直接殺入劍妖門。」屠千軍道,雙眸血光閃爍。殺機凝聚。

人一多,會影響行動,實力參差不齊,也會影響戰況。

只以他們十三個皓陽級劍聖出動的話,來去如風,迅疾如雷,並且實力足夠強大,實施斬首行動。只要除掉劍妖豐無意,除掉十二天妖,劍妖門就完蛋了。

「有道理,而且我認為,我們應該先放出風聲,半個月後,皓陽聯盟將主動出擊,大舉進攻劍妖門,決一死戰,並且命人調動聯盟強者組建成軍團待命。」黑絕嘿嘿一笑。道:「而我們十三人則提前秘密出動,出其不意攻其無備。」各人紛紛發表意見,最終形成統一。

立馬發出命令。調動皓陽聯盟強者聚集成軍,欲與劍妖門決一死戰,命令一出,頓時原本處於不穩定之中的皓陽聯盟,一時間暫時穩定下來,強者紛紛調動聚集。

十五天後,皓陽聯盟強者軍團將出動,這消息,沒有任何的遮掩。直接傳播開去。

此消息一出,立刻讓人嗅到了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味道。一種蕭殺的氣氛瀰漫各處,行人匆匆。神色或者興奮或者忌憚不一而足。

「終於要決戰了。」

「皓陽聯盟必定可以滅掉劍妖門。」

「希望吧。」

……

「決一死戰嗎?那就來吧。」劍妖豐無意得到消息之後,頓時笑了:「能否成就王者,就看此一舉。」

對他來說,皓陽聯盟的強者聯軍大舉進攻,對他而言,十分有利,到時候,他就可以吸收到更多的強者元神,最後由量變引發質變,最終一舉突破現在的桎梏,達到更高的層次,那,就是屬於王者的層次。

只要達到王者層次,就算是七王出現,他也不懼。

豐無意並沒有去想這是不是一個陰謀,因為他的本質,不是人族,而是秘境凶妖,心思沒有那麼複雜,沒有人類那麼多的陰謀詭計。


能夠出動十二天妖,干擾人心,就已經是他所能夠想到的極限了。

……

「此次行動代號,名為斬妖!」楚暮道:「此次,只能成不能敗。」

「出發。」

頓時,在楚暮的帶領之下,十三尊皓陽級劍聖暗中秘密出動,往劍妖門大本營而去。

六大星辰,實力差不多,因此,很難以服從對方,哪怕是一次聯手行動,暫時的服從可以,然而心裡總會沒那麼如意。

事實上,五大城主府和流光軍的十二尊皓陽級劍聖,實力算是伯仲之間,唯獨楚暮一人最為強橫,輕易擊敗六大星辰聯手,強者為尊,眾人便以楚暮為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