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哪位?」

電話里傳來一道清亮的女聲,「白雲飛嗎?我是李總助理江珊,李總要見你。」

「啊?」

……

————

PS:上午十一點。

求票求打賞,讀者巨巨們!。 0259偷窺

這裡空氣清新,靈氣也無比的濃郁;深深吸上一口,立馬令人精神振奮,空中還帶有一絲絲幽香。

「這是什麼溫泉,居然能有這麼濃郁的靈氣和幽香?」

歐陽慧倫好奇后,見四下無人,應該是這地方太過偏僻,平時沒什麼人來吧。

正好趕了好幾天的路,身上有些臟;再加上昨晚凍了一夜,現在都還感覺有些冷,便直接的脫下衣物,跳進了溫泉中泡了起來。

「真爽啊!」

歐陽慧倫長長吐出一口氣,身上寒意也消除了,頓時感覺無比的舒爽。

擔心會有人過來,便決定速戰速決。

然而,事情就是那麼巧,屋漏便逢連夜雨!

還不等他洗完,泡的正爽時,遠處忽然傳來一道銀鈴般的女聲。

「這次倫王大戰後,很有可能會引起動蕩,很多家族勢力底氣已經不足,我們要抓住這次機會發展壯大,具體的你們長老團們多費心討論一下,儘快拿出一個行動方案出來。

「是,少樓主。」

譚嵐嵐身後跟著幾位長老,齊齊應下。

譚嵐嵐慵懶的伸個懶腰,甩了下衣袖開口道:「嗯,好了,你們都去吧,我要沐浴了。」

「是」

長老們齊聲默默的退走。

譚嵐嵐朝著溫泉走了過去,池邊順手解開了衣帶,華麗的衣裙瞬間滑落在地。

歐陽慧倫遠處一角只露著半個頭倒吸一口涼氣,這娘們怎麼來了?

他不知道,其實這個溫泉乃是譚嵐嵐的專用沐浴之所。

眼瞅著譚嵐嵐光著身子一步步的走進溫泉,下的歐陽慧倫趕緊的沉到水底下躲了起來。

可能是由於溫泉霧氣太濃,平時這裡根本沒人敢來,再加上這溫泉散發的幽香遮掩住了別的氣息,導致譚嵐嵐並沒有發現歐眼慧倫也在這裡。

譚嵐嵐褪掉衣衫緩緩前行,玉足慢慢踏入溫泉中,舒舒服服的躺了下來。

「嗯….啊……」

譚嵐嵐舒爽的叫出了聲

不愧是國色天香的美女,譚嵐嵐那雪白的皮膚簡直就是冰肌玉骨也不為過,為黑的秀髮披散的腰間,光滑平坦的校服,修長光潔如玉的大長腿,身材曲線玲瓏有致,還帶著一股女王的氣勢。

這個妖精,舉手投足間都散發著一股令人難以抗拒的魅惑。

譚嵐嵐抬起蔥白玉手開始撫摸起身體洗澡起來。

歐陽慧倫現在可沒心思欣賞如此美景,匆匆瞥了眼后便躲入水底,大氣都不敢喘。

他做夢都沒想到,譚嵐嵐竟然會跑到這個地方來洗澡,也是醉了!

但,這些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

他現在也光溜溜的就躲在水底下在

一旦被譚嵐嵐發現的話,估計會死的很慘了。

歐陽慧倫心驚膽戰的呆在水底一動不敢動,以他的能力,憋氣半個時辰完全沒問題,而且就算時間長了,還有千幻面具不是?

但現在這情況太踏馬嚇人了,譚嵐嵐就在上面洗著,這瘋女人修為並不低,時間長了難保不會被她發現。

好在這溫泉中心並不淺,大概有個兩丈深左右,歐陽慧倫輕緩挪動查看,希望能找到一個洞啥的可以遊走脫身。

還別說,運氣不錯,最後還真被他發現了一個洞。

只不過,這是一個樹洞,裡面中空,大小正好可以藏下一個人,完全可以藏到譚嵐嵐洗完走後再出來。

打定主意后,歐陽慧倫屏氣謹慎,小心翼翼的朝著樹洞緩緩游去;這個過程有驚無險,譚嵐嵐專心致志的洗浴,並沒有發現動靜。

進入到樹洞中,歐陽慧倫懸著的心這才稍稍的放了些下來;現在只要等到譚嵐嵐洗完離去,自己就能離開了。

可是,大半個時辰后,譚嵐嵐依舊在,絲毫沒有要走的意思。

「卧槽,這瘋女人洗澡時間也忒長了點吧!」

歐陽慧倫憋得滿臉通紅,偷偷的看了一眼,發現譚嵐嵐正盤坐修鍊起來。

「真是坑爹啊!」

在下好了,談嵐嵐不知道要修鍊到什麼時候去了;都已經快要憋不住了都。

譚嵐嵐光著身子,就在溫泉水邊端坐閉目吐納。

「嘶!」

沒運行一周天,譚嵐嵐都會感到小腹丹田升起一股陰寒之氣,冷的直打顫。

「唉,這陰毒一日不除,我修為便會一直止步不前了。」

譚嵐嵐臉色無比難看的睜開雙眼嘆氣起來。

看來,也只有讓那個臭男人來醫治自己了。

感覺到身體發冷,譚嵐嵐連忙又把自己埋到溫泉中吸收熱量。

剛剛探出腦袋的歐陽慧倫見狀連忙縮了回去。

「嗯?」

譚嵐嵐察覺到動靜發覺不對。

一開始以為是魚,但轉念一想,不對,溫泉哪來的魚?

便游向溫泉中心潛了下去一探究竟。

歐陽慧倫臉一下黑了,在下去肯定瞞不住了。

唰!

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趁她沒反應過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洞中沖了出來,整個人如破空之劍躍出水面,破浪而出的逃之夭夭。

嘭!

下一刻,溫泉炸出一道水柱,譚嵐嵐緊跟著沖了出來。

看到遠去沒穿衣服的歐陽慧倫,那落荒而逃額背影,譚嵐嵐瞬間明白髮生了什麼。

原來這個臭男人一早就躲在水中偷窺自己洗澡。

簡直是找死啊!

「大膽!」

譚嵐嵐氣的臉發紫,嬌呵起來。

被這個臭男人看光了身子,這簡直是奇恥大辱,怎能忍?

譚嵐嵐不管不顧的起身就朝著歐陽慧倫逃跑的方向追去。

而前面的歐陽慧倫此刻已經在乎不了那多了,直接在銜月樓建築群中穿梭起來。

此時天已大亮,很多早期做事的小侍女見到光著身子在到處奔的歐陽慧倫,一個個嚇得花容失色驚叫連連。

而後方,譚嵐嵐同樣不著寸縷的狂奔,似乎在追前面的歐陽慧倫。

頓時,所有人驚呆了,瞠目結舌的看著二人追逐。

銜月樓是一個女子勢力,其內全部是女人;總部從未進來過男人,更別說還在裡面洛奔,還帶著少樓主一起……

這信息量實在太大,所有人一下子根本反應不過來。

「臭男人,今日不殺你,本少樓主就跟你姓!」

譚嵐嵐發瘋的在後面狂追,邊破口大罵!

。老祖那為什麼,我們不找一個女氣運之子,這樣的話,我們不是更快速成長,到時我們不是更快達到目的嗎?

你還是太天真了,女孩成熟的早一些,不代表後續就會更快,那是不一樣的,成熟意味着她們知道自己想要什麼,而男生就不一樣了,每一個時段想要的東西都不同,並且男生天生的攻擊力較強一些。

這是由人體的結構而來的,雖然修行后都一樣,但是性格註定了以後的成就,多數男生都是一根筋,但是女生就是多變的,我們到時……

《全職鎮守》第八百一十二章:域生物宇宙的會議 事實正如宜國士兵首領所料,當姬誦帶著一百多的殘兵敗將返回曾國之後,整個曾國都震驚了。

曾國人無論如何都想不到,不久前還威風凜凜,看上去銳不可當的六個姬周師,如今竟然只剩下了區區一百多人。

連帶著,他們的國君也都戰死在了荊楚之地,沒能成功地跟著姬誦逃回來。

曾國的天,這是要塌了啊!

要知道,這次曾國國君可是帶著三百多人跟隨姬誦一起南征的!

如今不僅曾國國君死了,連帶著那三百多人也差不多全軍覆沒。在曾國上下攏共也就一千多可用兵力的情況下,三百多人的戰損足以令曾國傷筋動骨了。

別的不說,至少原先被分配給他們的奴隸不好看管了。

除此之外,曾國也將在短時間內失去維護金錫通道的能力……等等,這個可以劃掉。畢竟在姬誦戰敗,虎方成功佔據整個荊楚的大背景下,就算曾國沒有損失那三百多名戰士,他們也是無力繼續維護金錫通道的。

不過這個「優點」非但不能讓曾國人感到安心,反而讓他們感到無比的恐懼。

姬周大軍敗了,虎方完全佔據荊楚了。

那麼下一步,他們是不是要繼續北上,逐鹿中原了?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身為姬周的南大門,他們曾國豈不是要首當其衝地受到虎方的攻擊?

夭壽了啊!光憑曾國如今僅剩的這麼點兵力,如何擋得住虎方大軍的進攻啊!?

所以說……要不要提前跑路?

趁著如今曾國在這片土地上耕耘的時間還不算太久,投入不是太大,提前跑路也不至於讓人太過心疼。

至於提前跑路合適不合適什麼的……

曾國人表示,自己本來就是生活在關中的周族人。

因為姬周奪取了天下,他們才被遷徙道這裡來重新建國的。

仔細算算,他們遷徙到這裡攏共也沒多少年。

很多人在關中,還有血緣關係極其親近的親戚呢!

再加上自己這次還是跟著天子一起回去的,誰敢說自己回鄉有問題?

你要是敢質疑我們回鄉的舉動,那就是質疑天子!

誰有這麼大的膽子?誰!?

沒錯,雖然姬誦坑死了自己的國君,但是曾國人其實並未對此感到太多的不滿。

畢竟曾國國君登臨這個君位攏共也沒多少年,在曾國的關係網也並未成功地建立起來。

在普通曾國國人的心裡,效忠曾國國君和直接效忠天子其實並沒有太大的區別,反正兩個人都是自己的族人,但是和自己的血緣關係又不太親近,並且這兩人還是親戚。

曾國國君是周天子的親戚,很近的那種。曾國國君死了,身為親戚的天子接受他的遺產有問題嗎?沒有!

至於繼續效忠曾國國君兒子什麼的,曾國國人表示,那個奶娃子貌似還不會說話吧?如今虎國人都快打過來了,誰特么還顧得上他啊!

在虎國大軍的威脅下,曾國人很快就忘記掉了自己原先的國君,並且將那三百多被坑死的族人埋在了心底里,所有人都跑到姬誦的跟前,請求姬誦帶自己回關中生活。

對於曾國人的請求,姬誦只是思慮了片刻,就答應了下來。

畢竟此時的他實在是太慘了些,身邊攏共也就只剩下了一百多的護衛,這樣的隊伍真要就這麼灰溜溜地跑回去的話,搞不好在洛陽城外會被衛兵當成敵人,直接驅散掉。

而帶上曾國人就不同了,雖說曾國人口不是很多,但是好歹也能擠出700多的戰士,把他們武裝起來保護自己,至少也能給自己撐一下天子的場面,讓自己不至於太難看。

至於曾國原先負責的維護金錫通道的任務……姬誦表示,荊楚都被虎方給佔了,曾國一個國家留在這裡有個雞兒用。人家只要從源頭上掐死你的銅錫礦來源,你通道維護得再好也是沒用的。

在這樣的考量下,姬誦最終在曾國下達了王令,讓所有的曾國人都收拾行李,跟自己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