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葉飛的面色一變,同時身上的異火一湧來。

噬魔在火焰下立即彈了出去,掉落在地上,那團烏黑的液體絲絲顫抖,如有生命一般……

「什麼鬼東西?」葉飛面色煞白,他毫不懷疑,只要自己速度慢點,肯定會被這東西給吞噬進去。

要知道,這東西存在連天都吞噬覆蓋住了。

「葉飛……」

此時,修羅和花精靈一起奔了過來。

兩女愕然看著下面的噬魔。

「剛才發生什麼事了,這東西……」修羅帶著幾分畏懼的看著下面絲死顫抖的一團黑色的液體噬魔。

「鬼婆婆留下的那個把咱們吞噬覆蓋在森林下面的液體怪物,噬魔。」葉飛苦笑的解釋,「剛才就是它攻擊了我。」

「噬魔?」修羅喃喃看著下面的東西。

「唧唧!」

葉飛的丹田一動,白色的光圈出現。小冰皇從葉飛的丹田內鑽了出來,手裡拿著小棒子,一臉思考的看著下面的噬魔。


隨即,小身軀朝著那噬魔飛了下去。

落到地上,嘴裡唧唧叫個不停。

「小傢伙,小心點……」

葉飛一見,馬上焦急喊了一聲,這個噬魔有多恐怖,他親自見識到了。小冰皇那麼小的身軀,根本不夠它一下吞噬。

葉飛正準備去阻止,只見,噬魔輕輕從地上爬起,如生命的液體一般似乎在跟小冰皇交談。小冰皇嘴裡唧唧叫著,友好的伸出手去,那噬魔也伸出了一團液體,凝結成小手,噠在了小冰皇手上。

葉飛和修羅被這一幕怔住了。

「莫非這個噬魔是一個妖獸?」修羅大膽道。

葉飛喃喃的點頭。

小冰皇乃是一個神奇東西,既不屬於人,更不屬於獸。只能說屬於一個系統,虛無之物。

她的存在,可以與葉飛交流,可以與花精靈交流。同樣也能與妖獸進行交流。

「這小傢伙什麼來歷?居然能和噬魔交流?」修羅很不明白看著葉飛。

葉飛懶得告訴她,直接無語。

「唧唧!」

我算命真的很準 ,微笑飛到了葉飛身前,小手做了一些奇怪的動作。小嘴內唧唧叫個不停。

「它是一個妖獸?被鬼婆婆俘虜之後,成為了鬼婆婆的手下?」葉飛看著小冰皇的動作,嘴裡說道。

同時他也有些驚訝,縱然猜測出那小傢伙是妖獸,卻實在想不到,這世上還存在這種妖獸。

「你是說,它是一個液體妖獸?生存在遼闊的海洋之中?」葉飛繼續道。

「唧唧!」

小冰皇點點頭,隨即又歡喜的點頭,小手做了一些動作。

看到這動作后,葉飛笑了,看向了修羅。

「小傢伙剛才說什麼?」修羅緊張道。

「她說,噬魔求我們饒它一命。它願意為我們效勞?」葉飛笑了笑,回答的很簡單。

隨即,身軀向前。看著噬魔。沉色道;「饒你一命可以。不過,我有言再先,如果你背叛我。我不管你有什麼手段,我也追殺你到天涯,記住了嗎?」

噬魔似乎感覺到了葉飛身上的威嚴,立即身軀顫了顫。

隨即,葉飛手裡出現了一道白色的冰峰,冰峰之上冉冉跳動著玄寒冷火。

「此符為陰陽生死符,中符者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現在就把此符輸入到你體內。如果你有什麼歹心,此符立即會發作。而你的生死隨時掌握在我的手裡。」葉飛一說完,手上的光芒一落,朝著噬魔的液體內射去。

原本,噬魔還在反抗,想以液體反射出去。可是那冰峰一靠近液體,徹底與它的身軀融合到了一起。隨即,在陰陽生死符滲入之後,噬魔一團液體的身軀在地上不斷的翻滾了起來,在它液體的身軀之上,慢慢的瀰漫著一層寒氣,寒氣又如火焰輕輕不斷的跳動……

過去了短短兩分鐘,噬魔身軀不斷的翻滾。無論是小冰皇還是花精靈都捂住了小眼珠子,不敢去看。她們兩都是精靈,自然知道噬魔是在痛苦哀求。

「葉飛,你剛才那是什麼?」

修羅清晰的看到了那小冰峰落入到了噬魔的身體之內后,這個噬魔立即痛苦的翻滾了起來。

「陰陽生死符,中符者。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一切生死掌握在我手裡?」葉飛淡淡的解釋。

這個解釋讓修羅起了一身冷汗。

光這名字,就讓人心驚膽戰。

修羅撇撇嘴,「就知道吹,還生死掌握在你手裡呢?那你不是天下無敵了?」

「天下無敵?」葉飛苦笑,陰陽生死符的確夠厲害。只要中符者將被自己掌控在內。可是這天下間的奇人異士,實力高強之輩少嗎?

雖然說,現在葉飛以一人之力可以勉強對戰玄王高手。加上一身寶貝依仗,就是黑寡婦都被自己擊殺。

但是,天下這麼大。比起自己強大的人何等之多。

既然自己能夠創造出陰陽生死符,那為何沒人能夠解除。況且,葉飛製造陰陽生死符后,還知道此符擁有一個天大的弱點。一般的高手或許無法發現。但是那些極強的玄靈高手乃至玄王高手便一眼能夠看出。

所以,葉飛才不能普遍利用此符。以免此符反害了自己。

「好了,懶得跟你說。」葉飛一甩手,噬魔身上的疼痛立即消散,隨即手輕輕凌空一抓,虛弱的噬魔馬上落到了手上,葉飛稍微看了一眼,遞給了修羅,道:「趕緊滴血認主吧!你的實力太低,想活下去,噬魔可以保護你。」

葉飛這行為是好心,可是聽在修羅耳朵里。卻是別樣的滋味,分明是在鄙視她沒本事。

「你……你……」看到葉飛這個施捨的樣子,修羅氣的面色發紅。嘴裡咬牙切齒。不過,在看看那噬魔,以及它的強大之後,修羅猶豫了。狠狠咬了咬嘴唇。

哼!不要白不要……這可是強大的妖獸,有錢都買不到。

修羅直接抓了過來,轉過身去。

這個傢伙把噬魔送給自己,雖然像施捨,但至少說明他關心自己。怕自己死在森林內……

修羅細細的竊喜了起來,心中那股憤怒馬上消失不見,反增多了是一點甜甜的曖昧。

都說,男人像女人表白的時候都是送東西……這個傻傢伙送自己一隻如此珍貴的妖獸,他到底是什麼意思?莫非是裝酷想表白……

想到這,修羅害羞的心在不斷跳,小臉彷彿能滴血。

從小到大,整天在不斷的訓練。十二時就殺了第一個人,而且和她一起訓練出的兄弟姐妹們,要麼是死在任務中,要麼是互相殘殺。在她們眼裡根本沒感情,可是……自從葉飛這個混蛋出現了之後,修羅感覺自己的心總是怪怪的。

這個傢伙平時那麼可惡,那麼讓人厭惡,可為什麼每天晚上睡覺的時候,腦海中總是他的影子……

仔細想起,加上翻閱一些書籍,修羅知道。自己戀愛了……

再加上上次葉飛送她的衣服又送鞭子,修羅簡直感動的一塌糊塗,原本想等葉飛表白,可誰知這個傢伙連半點音訓都沒有。

現在又看到葉飛送自己更貴重的東西,修羅不得不再次緊張了起來……

「喂!趕緊滴血認主,這妖獸必須滴血認主之後才能與主人心神聯繫起來。如果你不想要的話,還給我好了。」

葉飛一句話,把修羅從夢幻中拉了回來。

「誰說我不要了。」修羅翹著小嘴立即給了葉飛一個白眼。隨即咬破手指液體滴落到了噬魔的身上。


妖獸與人之間想要達到一個默契感,唯一的辦法就是主僕之間血液融合。根據血的契約,妖獸一生一世只能守護這個人。除非,某位強大的高手利用極強手段破除了血液契約,或者主人身死。

而鬼婆婆未死,卻離開了。為什麼噬魔還能認主,是因為鬼婆婆根本就沒身體,完全一個靈魂狀態。所以根本沒有血液契約之說。

很快,修羅手上的血液滴了下去。這個時候,從噬魔的身軀上懸浮起一絲黑色的液體,液體與修羅的血液融合到一起,形成一個細小的球體,漂浮到了空中之後。猛地一散,化為了液體消散在空氣當中。


獸和人的血液一融合,契約之後化為空氣瀰漫在空氣中。只要還在這片空間內,血液的契約就會有效。

「好了,我們上路吧!」

眼看契約成功,葉飛稍微看了一眼。直接叫過了小冰皇和花精靈。轉身離去。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冰皇》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冰皇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葉飛剛轉身,修羅叫住了她。卻見修羅臉上帶滿了小紅花。

「怎麼啦?」

葉飛一怔。轉過頭去看著修羅。

「噬魔說,它有辦法以最快的速度沒有任何遮攔下,帶著我們前往青木小鎮?」修羅眼珠子亮亮的,興奮看著葉飛,手裡捧著噬魔如珍似寶。

「哦?」

葉飛也帶著絲絲喜色,目光好奇放到了噬魔身上。

黑暗森林中。

正中央位置,三十幾名組隊的武者正獵殺了兩條紫煞獨角蟒之後,都感覺到疲憊了起來,一個個開始切割下蛇的肉,就地開始休息吃東西。

「他娘的,現在已經是第二天了,我們才走一半的路程,看來這屆地榜比武大會第一輪淘汰,我們是沒機會了。」其中一名年紀稍微大的武者搖頭嘆息道。

「可不是嗎?這還僅僅是第一輪淘汰賽就如此艱難,也不知道到了第二第三輪之後,會多艱難……」

「哎!真羨慕那些玄靈高手,玄靈高手一個個都能飛。恐怕現在不少的人已經到達青木小鎮了吧……」


一個年紀輕輕的年輕人搖頭嘆息。

可是,在他們一說完的時候,這個時候天空之中一股勁風襲來。一朵烏黑的雲彩從天空中快速的飛過去。

頓時吸引了許多的目光。一個個愕然看著那烏雲。

「這個時候,怎麼會有烏雲? 檸檬薄荷糖有戀愛的味道 ?」


「不對,不對。你們看,那烏雲上面有兩個人,一男一女……」

「什麼?烏雲上有兩個人?莫非是玄靈高手?」

「怎麼可能?玄靈高手雖說可以玄力實質,飛翔在天空中。但也不能像這樣駕御的雲彩飛翔在空中啊?」

一個個武者被天空一幕徹底震住了。

而黑色的雲彩之上,葉飛和修羅都坐在上面,他們坐下的地方軟綿綿的如液體一般,漂浮在天空之上沒有半點顛簸。

小冰皇和花精靈牽著小手,兩個小傢伙敞開小腿直挺挺躺在上面,眼珠子看著天空,小嘴互相之間唧唧吖吖的叫著。細細的說著玩伴之間的悄悄話。

「啊!真舒服?好久沒這麼痛快過了?還跟你走森林呢?你看看,這多舒服啊?」修羅雙手枕在腦袋下,翹起二郎腿,美美看著碧藍的天空,享受了起來。

葉飛懶得理會她,盤膝坐下修鍊。

噬魔能夠覆蓋一片森林,把人吞噬進去。飛行,自然難不倒它。要知道,平時鬼婆婆就是利用了它這個本領縱橫在天地之間,無所不能。

如今失去了噬魔,鬼婆婆才變的如此狼狽。

「你好好駕駛著噬魔吧!森林下危險重重,無處不在都是妖獸和高手,我們這麼在天上飛,根本是給了下面的妖獸一個最好的靶子。」葉飛提醒一聲道。

修羅憤憤的撇撇小嘴,腦袋轉到一邊。

就是玄靈高手都不敢在黑暗森林乃至一些大森林上空飛行。其實還是怕受到下面妖獸的襲擊。雖然說,噬魔變化的如雲彩一樣漂浮在天空之上,可畢竟速度實在太快了。難免會吸引下方一些強大的妖獸注意。

「唰!」

「嗡!」

就在葉飛、修羅一行人飛行在天空之中的時候。

這時,在下面茫茫一片森林中。忽然衝過一片烏黑的氣息,氣息插入了天際。瞬間天空之上,左右的雲彩圍攏了過去,在那道黑色的氣息柱子的上空,慢慢形成了一個黑色的旋渦。

葉飛與修羅乃至小冰皇、花精靈都被那黑色光柱吸引了過去。

「好強的黑暗氣息?這是……」

葉飛傲立虛空,目光轉向左邊那道黑色光柱的方向。

此時,那黑色光柱射入了天空之後,天空之上的雲霧翻滾的席捲而去,天色瞬間黑暗了下來。

隱隱不斷的雷電轟然籠罩在霧氣之中。

黑暗森林的面積太大了,縱然是以前的黑紗,黑暗森林之王。她也不敢保證自己踏過黑暗森林每個角落,知道這裡所有的秘密。

更何況是僅僅來過兩次的葉飛。

「是一股魔氣,葉飛,這魔氣和你當日走火入魔的魔氣一摸一樣……你說,是不是有人走火入魔了?」修羅愕然看著那道黑色光柱,光柱插入天際。伴隨著霧氣翻滾,彷彿空氣都在顫抖。

「不……這不是走火入魔所產生的魔氣,而是一種封印了很多年,孕育出來的魔氣……」

「封印的魔氣?」修羅不明白看著葉飛。

「走,別問了。咱們過去瞧瞧。」葉飛也僅僅是猜測而已,剛才那股龐大的魔氣,夾帶著一股腐朽古樸氣勢,所以葉飛才能肯定這魔氣絕對不是走火入魔之人身上散發開來的。

「恩!」修羅點點頭,與葉飛一起。兩人快速朝著那魔氣的方向飛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