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建宙老兄,你這也太不地道了吧,難道早就是坑我來著。」

「張寧老弟說笑了,哪是什麼坑你。你也知道,小龍好逮是飛信的創始人,若是加入別的公司還好,可加入你們公司,我這也太傻了吧。所以,老兄也是沒有辦法。」

「那好吧,看來,我們只好給你賠個1億人民幣了。」

「啊,不會吧,你要幫張小龍賠1億的違約金?」

「是呀,有何不可?」

「這……老弟,你是不是搞糊塗了,這可是1億人民幣,你是有錢多了。我跟你說。並不是我真的看中張小龍,張小龍雖是飛信的創始人,但他對於運營方面的確很一般,遠沒有徐林之才,你要為他拿出1億人民幣,實在是太不聰明了。」

這是王建宙的真話。

他與張寧的確是有些交情,至於商場上的競爭,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但拋開商業上的競爭,兩人其實還是朋友。

他可不想讓張寧白白的淘出這一筆資金。

只是,張寧卻不以為意,「建宙老兄,我這個人呢,別的本事沒有多少,但識人的本事,還是比較厲害的。其實,建宙老兄,你的本事也很大。只是可惜,你一直呆在移動。生在體制內,很多東西並不是你能做主。如果你們移動是一家像我們企鵝科技這樣的民營公司,我想,你們移動,將會走得更遠。」

見忽悠不到王建宙,張寧只好掛掉電話。

另一邊的王建宙,聽了張寧最後所說的話,卻是拿著手機,似乎在想什麼。

「這小子,忽悠人的本事大是見漲呀,我差點上了他的當。」

什麼體制限制了移動的發展。

如果不是因為體制,哪又有現在的移動?

幸虧自己聰明,要不然,指不定被張寧這一句忽悠的與董事會那幾幫傢伙斗。

……

「來來來,各位,我幫你們介紹一下。」

張小龍行動很快,僅僅只是過了三天,他就來到了企鵝科技報道。

張寧帶著張小龍,準備向各位介紹一下。

「張總,不用介紹了,您身邊的就是張小龍先生嘛。」

不用張寧介紹,馬化騰就直接開口。

「哦,你們認得小龍?」

「不認識。」

「那你們怎麼知道這是小龍?」

「這有什麼,能讓張總親自去請的人,我想,不會有幾個。」

馬化騰與張小龍並不認識,但之前一直競爭過,彼此也算是熟悉。

不僅熟悉,恐怕,兩家公司競爭,幾位高層人士的資料,早就被雙方研究透了。

「你好,我叫馬化騰,歡迎您來到我們企鵝科技。」

「您好,我叫曾李青,呵呵,我就不用介紹了,我們之前見過面。」

「您好,我叫張志東。」

「我說,小龍,我這樣叫你可以吧。來來來,你來到公司簡直是太好了。今天,你可要與我們好好的說道說道,我們要怎麼滅掉移動的那個飛信。」

三人對於張小龍的到來非常熱情,紛紛湊到張小龍身前,倒是將張寧涼在了一塊。

張寧無所謂,看他們聊得這麼投機,卻是一笑,先行離開。 「小龍,現在我們都是一家人,這飛信的致命點,你可得跟我們說說。」

「是呀,是呀,小龍,我們三個,可完全聽你的了。」

幾人拉著張小龍,說不盡的眼睛火熱。

「這個,這個……」

張小龍有些尷尬,看著三人投過來的眼光,說道,「其實飛信並沒有太大的優勢,唯一的優勢,那就是背靠移動,潛力巨大。當然,這也是他的致命點。也正是因為背靠移動,飛信所吸引的用戶都只為給手機發送免費的簡訊,根本並不想在上面聊天。之前,你們不是也爭對了我們這一點,不斷的利用積分系統在刷分么?」

「啊,小龍,你看出來了呀。」

「其實前一段時間我就看出來了。」

「奇怪,小龍,你既然看出來了,怎麼不改一下系統。」

「我也想,可是……」

說到這裡,張小龍更無奈,「我只負責飛術技術這一塊,而且,我與徐林不合。前一段時間,他基本上已經架空了我。我也無奈,這才離職。說起來,李青,我可被你害苦了。」

「哪裡,哪裡,小龍,如果徐林有我們的張總這麼大的肚量,哪怕我再用什麼法子,估計徐林也不會對你有什麼。」

兩人一說一答,說的是當時曾李青使計拉籠張小龍被徐林看到的事兒。

當然,張小龍只是說說,並不見怪。

「不過,小龍,你還是給我們多多出主意吧。你看,儘管我們都知道,其實飛信潛力有限。但移動看起來潛力無限,最近他們的移動用戶人數又不斷的創出新高。我們不可能總在這裡乾等著,什麼也不做吧。」

馬化騰撐了撐眼鏡,還是想快點滅掉飛信。

「呵呵,馬總不要著急。」

「什麼馬總,叫我小馬,他們兩個都這麼叫我。」

「哈哈,你們叫我小龍,我叫你小馬,也行。就是不知道,我們企鵝科技,啥時候湊出十二生肖。」

張小龍這一說,眾人一愣,隨後皆是大笑。

「小龍,之前聽外界傳聞,說你是什麼技術狂人,現在看來不像呀。」

「什麼技術狂人,我在移動是太孤單了,實在是沒有人能與我說得上話。沒辦法,只好將精力放在技術這一塊。但來到這裡之後,與你們這些精英呆在一起,我這話題是根本停不下來。」

「好,好,好,看來小龍是真將企鵝科技當成是自己的家了,太好了。」

眾人都是高興。

「嗯,還是說正禁的。剛才小馬說的,我們其實也不用等這麼久。各位想必也調查知道,徐林這個人肚最很一般。當然,這個肚量不肚量先放在一邊。最為關鍵的是,徐林實在是對於即時通訊沒有太大的研究。而且,徐林又好大喜功。我相信,不出多久,徐林就會自己作死,白白葬送飛信的大好前程。」

「不要多久?」


幾人聽后都不覺心裡一震,感覺希望就在眼前。

「聽小龍這麼一說,我更有信心了。各位,那我們再等等。」

……

移動。

「徐林,最近做得不錯。」

隨著飛信用戶人數不斷的上漲,徐林越發的顯得無比自信。

「不過,徐林,張小龍已被挖到企鵝科技,你也要當心一些。」

「我知道,放心吧,王總,張小龍雖然是飛信的創始人,但他對於軟體的運作知知甚少。就如現在,哪怕張小龍離開了,我們也同樣將飛信運營的非常好。我只是感到企鵝科技估計被張小龍給坑了,1億人民幣的賠償,他們也願意幫忙支付。」

雖然將張小龍帶走,但徐林心中還是感覺不爽。

用1億人民幣的代價挖人,這也太捨得成本了。


「嗯,不管怎麼說,徐林,未來,你得肩負更多的責任。對了,還有一件事要跟你商量一下。」

「王總,你說吧。」

「我最近感覺飛信發展的不錯,勢頭很好。不過,你也知道。移動業務太大了,很多的資源,不可能一直向飛信這一塊傾斜。我的意思是,如果我們暫時撤掉一些在移動營業廳的廣告,徐林,你們這一邊有沒有壓力。」

「當然,徐林,如果有壓力,那就算了,我只是有這個考慮。飛信雖然發展還好,但畢竟推出不久,還是穩當一點吧。」

不過,徐林卻直接搖頭,「王總,您不用多考慮了,我們這沒有太多壓力。現在飛信這一邊勢頭已經養成,我相信,未來用戶將會源源不斷流入到我們飛信。而且,現在互聯網上,各個地方都是我們的廣告。哪怕我們不主動宣傳,用戶都會幫我們宣傳。」

「徐林,真的沒壓力?」

王建宙再確認了一下。

「王總,放心吧,我們這邊沒壓力,我很有信心。」

「嗯,看到你這麼有信心的樣子,我就放心了。」

王建宙拍了拍徐林的肩,「加油,我看好你。」

一句我看好你,讓徐林像打了雞血一般,激動的說道,「一定不會辜負王總的期待。」

「嗯,王總,您慢走。」

彎著腰,徐林將王建宙送了回去。

「太棒了。」

看著王建宙開車離開,徐林打著巴掌,興奮的說道。

「飛信只是我的起點,未來,我將進入移動高層。」

「嗯,我一定要將飛信做出一翻成績。」

當下,徐林立即召開了一次飛信業務會議。

「各位,我們的飛信是一款比之qq更為強大的即時通訊軟體。而且,我們有著移動龐大的資源,我們未來一定可以成為國內即時通訊的霸主。之前幾個月,我們的飛信已經證明了他的強大。那麼,從下個月開始,我們將正式推出飛信會員以及其他收費業務。我希望,各位能夠做好各方面的工作。」

會議結束,徐林踏著輕快的腳步,離開了會議。

時間慢慢滑過。

一個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

即飛信推出正式會員收費業務,已經過去了一個月了。

在這一個月里,徐林每天都在不斷的做著一個美夢。

夢裡,他帶著他接手過來的飛信,打敗了qq,壟斷了國內即時通訊市場。

不僅如此,他還帶著飛信,衝出了中國,走向了亞洲,與icq,msn爭鋒。

只是,現實卻給徐林潑了一盆涼水。


一個月以來,msn開通會員的人數,僅僅只有幾千人。

幾千人,什麼概念?

以飛信現在註冊人數破4000萬,最高同時在線破50萬的數據來說。

幾千人的會員數據,他簡直就像網路遊戲只有幾百個人在那裡殺怪一樣,那麼的凄慘。

1899人。

徐林看著最終統計出來的記錄,連續擦了幾遍眼睛,不敢相信。

「靠,統計數據的王八蛋是不是少了1個零,不,是2個零。」 「不,我不相信。」

徐林簡直要抓狂,「誰統計出來的數據,怎麼可能只有1000多人。」

雖然這會兒飛信已經取消了與充話費送會員之類的綁定,要想成為會員,必需直接拿出10元人民幣,也就是要直接扣10元話費。但是,徐林仍是不敢相信。這麼多的會員人數,這麼多的同時在線,怎麼可能只有1000多人。

不,不可能。

看看企鵝科技的qq,僅僅只用了7天,他就突破了100萬的會員。

雖然現在的飛信還不能與qq相比,但也不可能這麼差吧。

1000多的會員,還說要趕超qq,現在來看,連給他提鞋都不配。

不過,徐林卻不相信眼前的數據。

他要查,一定要查清楚,到底,他們的會員人數,是不是這麼少。

「這個數據誰統計的?」

徐林差點向自己的秘書吼道。

「徐總,這是技術部統計出來的。」

「技術部,技術部怎麼可能出這種低級錯誤。不行,我得親自去查一下。」

帶著數據表,徐林直接沖向了技術部。

「剛才是誰統計的飛信會員人數。」

徐林在技術部直接一吼,整個技術部,徹底的給嚇呆了。

我靠,**oss發怒,還是趕緊離遠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