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

這時維塔拿出了六枚銀色的珠子,然後熟練地把魔力注射進去,緊接著她一揮胳膊,那些變成紅色光彈的珠子紛紛向月夜和奈葉飛來。

「divine_shooter!」奈葉見到維塔的招式后釋放出十幾枚魔力彈,然後將他們射出去來攔截維塔的攻擊,因為術式的不同,維塔的一枚光彈奈葉要用至少兩枚魔力彈才能擊墜。

維塔在奈葉攔截光彈的同時再次啟動,用手中的大鎚子向奈葉砸過去。

「叮!」

清脆的碰撞聲中,維塔的鎚子被月夜的長劍攔了下來,因為力量不如對方,月夜必須要利用槓桿原理才能成功擋住維塔的攻擊,因此她的小臉此時因為短時間內的大量計算有些發紅。

「不會讓你攻擊到奈葉的!」月夜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猛地一用勁把維塔擊飛了出去。

「fire!」

進入狀態的奈葉並沒有放過這個機會,她在維塔被擊飛的同時立刻釋放出幾枚魔力彈射了過去。

「騎士甲胄!」維塔身上的紅光再次變得強烈起來,使奈葉的魔力彈無效化。

「魔力彈填充!」

下一刻月夜和維塔同時大喝一聲,隨即兩枚魔力彈分別被填充進魔導器里。

「紫電一閃!」

「爆炎鐵鎚!」

月夜的長劍上噴湧出了紫色的烈焰,而維塔則是借著鎚子後部噴出的火焰在半空中旋轉起來。

「呀!」

在兩聲嬌喝聲中,月夜和維塔都飛速沖向對方。

「轟!」

紫色的火焰和紅色的火焰發生了激烈的碰撞,一圈猛烈的衝擊波以空中的兩人為中心向四周擴散開來,將下方的地面轟出了無數道裂縫,街道兩邊的牆壁也是坍塌了不少。

再看在空中僵持著的兩人,她們兩個噴發出的火焰雖然比之前黯淡了一些,但是依然威力驚人,當然如果不是因為維塔已經在短時間裡使用了四枚魔力彈,現在無法繼續使用魔力彈,月夜是絕對做不到和她正面衝擊的。

就在這時,月夜做出了新的舉動。

「魔力彈填充!魔力輸出最大!」

「咔!」

彈殼彈出,又一枚魔力彈被送進了魔導器之中,下一刻那紫色的火焰突然暴漲一截,同時月夜的身上浮現出一層紫色的光輝。

「爆!」

緊接著月夜突然引爆了那紫色的火焰,爆炸產生的衝擊頓時把僵持在一起的兩人沖開了,而且這樣的情況讓她們全都暫時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

月夜因為提前做了防護工作要好一些,至於維塔,她的腹部的衣服被扯開了一個大口子,露出了裡面潔白的肌膚,不過隱約可以看到那裡此時多出了一道淺淺的傷痕。

奈葉……接下來就交給你了……

月夜在空中輕輕吐了一口氣,然後開始重新試圖掌控身體,與此同時她的下方突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的魔力波動。

「divine_buster!」

奈葉粉色的炮擊魔法再一次發射了,不過這一次作為目標的維塔陷入了防禦不能的狀態。

這一下打實了的話,絕對可以讓維塔喪失戰鬥能力,哪怕她是s級的貝魯卡騎士也是一樣。

「護盾!」

就在這時一個英氣十足的聲音響了起來,下一刻一個身穿白色騎士服的成**性出現在了維塔的身前,她的手中握著一把白色的長劍,此時這把利刃擋在了那粉色光柱的面前。

「轟!」

粉色的光柱狠狠地撞上了長劍,可以看到一面紫紅色的光盾堅實地擋下了奈葉大威力的炮擊。

「斬!」

白衣女騎士突然怒喝一聲,同時她雙手握劍將劍刃從下而上挑起,只見一道無形的劍氣將奈葉的炮擊完全斬成了兩段,並且向著下方的奈葉疾速飛去。

「flash_move!」

面對那無形的劍氣,奈葉十分巧妙的用迴避魔法躲了過去,然後她抬起頭望著上方那個白色的身影臉色複雜地說道:「連你也來了嗎……希格納姆……」

「風雲騎士團首領,劍之騎士希格納姆……空戰s+級貝魯卡騎士……」這時月夜也重新掌握身體的控制飛到了奈葉身旁,「既然你們倆個都出現了,那麼剩下的兩個人多半也來了吧。」

從一開始的憂傷和疑惑,再到現在的堅定,月夜已經調整好了自己的心態。雖然不知道風雲騎士團的幾人為什麼會攻擊她們,但是既然奈葉的安全受到了威脅,那麼現在開始他們便不再是朋友,而是敵人……

月夜絕對不會放過敢傷害奈葉的敵人,而對奈葉來說,情況也是基本相同。

一場艱苦的戰鬥,已經無法避免了……

---------------------------------------------------------

求推薦票~~~~~~~ 希格納姆擋下了奈葉足以讓維塔失去戰鬥力的一擊,這讓月夜和奈葉頓時陷入了極為不利的境地,因為她們的等級不但比對面要低一點,而且剩下的兩個騎士也很有可能藏在暗處隨時準備偷襲。

而且最麻煩的是,原作里並不打算取人性命的騎士們現在都散發著強烈的殺氣,那是一種必將對手斬於刀下的決心。這樣一來本就實力強大的風雲騎士們就更難對付了。

「維塔,你沒能完成預定的目標。」希格納姆一甩手中的長劍,將魔力殘渣和蒸汽一起通過散熱系統排出,然後頭也不回的冷冷地說道。

「嗯,我知道。」被月夜轟飛的維塔飛到了希格納姆的身旁,然後她皺了皺眉頭,將腹部破碎的衣服扯了下去,毫不介意自己的皮膚暴露在空氣之中。隨後維塔做出了更加讓人難以置信的舉動,只見她居然把有些破碎的帽子從頭上摘了下來,然後隨手扔到了一邊。

月夜看到這一幕臉色變的更加嚴肅了:「奈葉,小心點,情況有些不對勁。」

「嗯,她們這個樣子……簡直就好像被洗腦了一樣,根本不像平時的她們。」奈葉也感覺到了不對勁。

因為那個帽子是疾風送給維塔的禮物,所以維塔一直都十分珍惜那個帽子,奈葉還記得有一次模擬戰自己不小心把維塔的帽子打飛了,結果維塔一怒之下把她毫不留情地擊墜了。

而且此時的希格納姆也有些陌生,平時的她雖然十分嚴肅,但是卻像大姐姐一樣照顧著小孩子性格的維塔,所以她是絕對不會用剛才那種冰冷的語氣和維塔說話的。

「那麼動作快點吧,廢了這麼長時間主人已經很生氣了。」希格納姆從懷裡掏出一枚魔力彈,輕輕一拋將魔力彈裝進了劍柄處的彈夾中,重新讓魔力彈補充到最大數。


「嗯,我知道了。」維塔也趁著現在補充好了魔力彈,然後用冰冷的目光盯著奈葉,「接下來一定要砸扁你!」

「奈葉,一會千萬不要離我太遠,在這種情況下咱們也只能通過配合來彌補實力的差距了,相信不久之後一定會有人增援的。」月夜對著奈葉小聲說道,同時也補充了自己的魔力彈。

「嗯。」奈葉也明白月夜說的道理,此時她已經暗自開始匯聚魔力了。

下一刻,彷彿是說好的一般,兩邊的人同時開始了行動。

手持長劍的希格納姆直接向著月夜沖了過去,而維塔則是再次把巨大的鎚子向奈葉揮去。

「divine_buster!」

奈葉把剛才匯聚好的魔力釋放出來,向著維塔射了過去。

至於月夜那邊,她和希格納姆同時使用了一枚魔力彈,然後兩人的身上散發出有些相似的光芒。

「紫電一閃!」

重生紅樓之賈璉翻身路 (咱改的,和原作不太一樣)同時燃起,然後彼此撞在了一起,發出了巨大的轟鳴聲。

「可惡……差距還是這麼大啊……」不久之後,月夜紫色的火焰很明顯地落到了下風,開始被紫紅色的火焰吞噬起來,「不過……我可不會傻到這樣和你硬拼啊。」

月夜自言自語之後,突然一變長劍的角度,然後毫無意外地被希格納姆的力量轟了出去,不過經過她的計算,這個方向正是維塔進攻的必經之路,與此同時奈葉本來轟向維塔的炮擊突然改變了方向,向著希格納姆射了過去。

變化只是一瞬間的事情,接下來月夜依然燃著紫色火焰的長劍揮向了維塔,而奈葉的炮擊則攔住了打算追擊的希格納姆。她的實力雖然不能傷到對方,但是爭取時間已經夠了。

「下去吧!」月夜雖然已經做出了和對方對決的覺悟,但是心中的善良還是讓她把攻擊的目標放到了維塔的錘柄上。

「怎麼會讓你得逞!」本來這一下維塔肯定是躲不開的,可是在這一瞬間她做出了一個讓人驚訝的決定,她竟然不顧身體強行進行魔力爆發,硬生生地讓自己在空中旋轉起來。

「砰!」

「噗!」

出人意料的情況再次出現,維塔的目標竟然不是月夜的長劍,而是月夜的腹部,巨大的衝擊讓月夜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同時被重重地轟了出去。但是維塔擊中月夜並不是沒有代價的,因為處於難以精確控制身體的狀態下,維塔的左臂沒能躲開月夜的攻擊,只見一截斷臂旋轉著飛了出去,同時殷紅的鮮血如同瀑布一般飛濺出來……

怎麼會……

月夜足足被轟出去一百米以後才恢復了對身體的控制,她再次吐了一口血,然後獃獃地望著遠處那個被鮮血染紅的身影。

為什麼要用這樣戰術……為什麼寧可受這樣的重傷也要攻擊我……

月夜伸出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臉,然後把手伸到了眼前,只見她的手掌上此時已經沾滿了維塔的鮮血。

我……砍掉了維塔的胳膊?

就在月夜發獃的同時,希格納姆從奈葉的干擾中解脫了出來,她沒有放過這個機會,毫不猶豫地向月夜揮劍射出一道無形的劍氣。

「flash_move!」

奈葉見到這一情況,毫不猶豫地發動了魔法,硬生生地在那道劍氣之前擋在了月夜的前方。

「area_protection!」面對希格納姆的劍氣,奈葉用全力展開了一層粉色的防護罩,她的魔力輸出在瞬間達到最大。


「轟!」

無形的劍氣狠狠地劈在了粉色的防護罩上,掀起了大量的魔力粒子。

「咔!」

奈葉的防護罩雖然十分堅固,可是對於希格納姆的攻擊來說還是弱了一點,所以她的防護罩僅僅堅持了短暫了幾秒鐘之後,就在一聲脆響中被斬成了兩半。

防護罩被破除之後,奈葉並沒有任何躲開的意思,她只是舉起了旭日之心,準備迎接那道劍氣。

「奈葉!」

發現情況不對的月夜發出了驚呼聲,可就在此時,無形的劍氣命中了奈葉。

月夜的視野再次變得一片血紅……

-----------------------------------------------------------

如果有因為維塔的事情想拍咱的請先住手!咱在這裡保證她不會有事的!【逃】

還有推薦票交出來~~~~~~~~~ 「姐姐……沒事吧……」奈葉扭過頭艱難地問道,她的呼吸此時十分急促,因為一道可怖的傷口正橫在她的胸前,那道劍氣把她白色的外套擊成了碎片,並把裡面黑色的衣服劃開了一道大口子,而劍氣最後的傑作就是那依然在留著鮮血的傷口。

「奈……葉……」月夜瞪大了眼睛注視著身前的奈葉,她身上那紅色的血花給月夜帶來了無比強烈的衝擊。

「只要姐姐沒事就好……」奈葉勉強露出了一個笑容,然後她的身體一軟,就這樣失去意識向下墜落而去。

月夜見到這一幕立刻加速向奈葉衝去,而希格納姆則是抓住這個機會再次向奈葉揮出一道無形劍氣。

「神速!」

空中的月夜猛地一個加速接住了奈葉,然後她立刻改變飛行方向,躲開了希格納姆的攻擊,隨後她抱著奈葉向著下方的一座大樓飛去。

希格納姆暫時沒有去追擊,而是回過頭看著不遠處的維塔,冷冷地說道:「維塔,你這次的表現實在是太失態了。」

失去了一條胳膊的維塔已經用魔力止住了大出血,不過她的小臉此時依然是一片慘白,沒有任何血色,那把鎚子此時在維塔的手中也顯得有些過於沉重。

「我知道的……」維塔的聲音因為劇烈的疼痛而有些顫抖。

「我保留對你的處罰意見,現在首要的任務是獲取念動之核,主人此時十分需要魔力的補充,不要忘記我們兩個的任務。」希格納姆的態度依然冷淡無比。

「任務……了解……」維塔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強忍著劇痛重新用一隻胳膊舉起了鎚子,準備進行新一輪的戰鬥。

與此同時,把奈葉藏起來的月夜再次出現在半空之中,因為昏迷的奈葉不會再散發魔力波動,所以她不用擔心奈葉會被發現的問題。

「都是我的錯,都是因為我迷茫才會讓奈葉受傷……」重新出現的月夜不斷地小聲重複著什麼,同時可以感覺到她散發的魔力波動越來越不穩定起來。

不過希格納姆可不會給月夜調整的機會,她深吸一口氣之後握著雷班帝沖了過來。

既然奈葉已經被對方藏了起來,那麼她至少也要捕獲月夜才行。


「斬!」

希格納姆幾乎是在一瞬間飛到了月夜身前,然後她發出一聲輕喝,將手中鋒利的長劍毫不留情地砍了下去。

「叮!」

前一刻魔力波動還十分不穩的月夜突然爆發出驚人的實力,她用自己的長劍擋下了希格納姆的斬擊,而且這次月夜是單純用蠻力擋下了對方的攻擊。

「我絕對不會原諒你的!」月夜抬起頭冷冷地說道,在她那橘色的劉海之後,是一對血紅色的眼睛。

與此同時,先前在一旁等待時機的維塔使用了一枚魔力彈,隨後她的鎚子後部再次噴射出炙熱的火焰,失去一條胳膊的維塔只能用鎚子的推力來進行攻擊了。

「魔力彈和orget_brust填充!」

在這一瞬間月夜大聲喊到,同時兩枚魔力彈被注入到魔導器里。

「紫電一閃!」

紫色的火焰衝天而起,瞬間將之前還勢均力敵的希格納姆壓到了下風,不過她和維塔一樣沒有任何退後的意思,依然硬頂著月夜的攻擊。

月夜並沒有因為希格納姆的行動產生什麼慌張,她輕輕吸了一口氣,然後眼中爆發出強烈的光芒:「特殊魔力彈啟動,orget_brust――」

聲音落下,那奔騰的紫色火焰突然向月夜身體前方匯聚過去,下一刻所有的紫色火焰隨同緊接著爆發出來的魔力一同轟了出去,在一瞬間如同洶湧的洪流一般將希格納姆完全吞噬。

「啊啊啊!」


命中了希格納姆之後,月夜發出了痛苦的叫聲,同時她用盡全身的力氣硬生生讓那道紫色的光柱旋轉起來,而她的目標正是此時從斜後方飛速接近的維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