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就算燕鵬死了,也要將屍體給抬回去。」

地蛟冷哼說道。

「是,二哥!」

天虎點頭,生要見人,死要見屍,要不然,他們沒辦法向雲天公子交代。

兩大強盜頭子帶著一眾手下,向前搜索而去,所有人都緊張無比,要知道,那獸皮小子可不是弱者。

這個時候,姜凡在山崖下挖了一個大坑,將燕鵬的屍體埋了,做好這一切之後,他便登上了這座山崖。

「嗯?」

他向來路的方向望去,只見在遠處的山林之中,有點點火光在移動,有數十人手持火把,向著山崖所在的方向搜索了過來。

「那兩個傢伙倒也有些本事。」

姜凡看著前方山林之中快速移動的火把,自語道。

東西已經到手,他可不想與那兩個強盜頭子玩下去了,他一轉身,便離開了山崖,進入了蠻荒老林當中,快速離去。

就在姜凡剛剛離去不久,一道黑影便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了山崖之上,那是一個全身籠罩在了黑衣當中的神秘人。

只見這個神秘人在空中聞了聞,而後便直接向著姜凡離去的方向追了下去。

「哼!影鬼出手,你插翅難逃,敢算計本公子,本公子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毒龍山上,大寨之中,白衣青年雲天公子依舊坐在獸皮大椅之上,他並沒有去追殺姜凡,因為已經有人去追殺姜凡了。

在迷心蠱的控制之下,燕鵬不可能不說真話,萬毒教的迷心蠱,那可是可以操控一個人的神智的。

燕鵬事先已經將那件東西埋在了大石下,但是當自己找到那裡的時候,埋在大石下的東西已經不翼而飛了。

很顯然,有人搶在了自己的前面,將東西取走了。

「真夠有種的。」

雲天公子想到了種種可能,那個搶在自己前面的人,應該就潛伏在山寨之中,聽到了燕鵬的話語。

不得不說,這個人實在是膽大包天啊,竟然敢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給自己下黑手,連影鬼都沒有覺察到。

這個時候,姜凡早已遠離了毒龍山,天虎與地蛟找到了斷崖下,挖出了燕鵬的屍體,真的將燕鵬的屍體帶回了毒龍山,向那雲天公子交代。

但是這一切,已經與姜凡無關了。

在清晨的時候,他在一座小山上停了下來,而後盤坐在了山上,運轉荒紋之力,就這樣修鍊了起來。

走了一晚,毒龍山上的那些傢伙應該追不上來了。

姜凡本來就是一名出色的獵手,尤其是成為荒士之後,在山林之中行走,他已經能夠做到所過之處,不留下一絲痕迹的地步了。

就在姜凡停下來不久,一道黑影便突兀的出現在了小山上,無聲無息的來到了姜凡的身後,將是一道鬼影一樣。

「你也算了得了,竟然一路跟到了這裡。」

在黑影出現的時候,姜凡那閉著的眼睛突然張了開來,而後說出了這樣的話語,語氣平靜無比。

「哼!」

那道黑影冷哼了一聲,心中震驚無比,這個少年竟然知道自己在追蹤他,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啊!

「你到底是誰。」

姜凡依舊坐在地上,他一動不動,全身的肌肉都緊繃著,一旦身後那人有什麼異動,他便可以在第一時間給背後那人以致命一擊。

直覺告訴姜凡,這個人,應該不是毒龍山的人。

「你不配知道我的來歷。」

黑影冷冷說道,他的身影在晨霧之中若隱若現,就像是一道虛影,沒有血肉之軀一樣,詭異的很。

「哼哼,我也不想知道你的來歷。」

姜凡的語氣依舊是那麼平淡,他現在雖然背對著對方,但是渾身上下沒有一處破綻,令那黑影也不敢輕舉妄動。

「你不該拿了你不該拿的東西。」

黑影說道,語氣之中帶著一絲森寒的殺意。

「你不該追來,不追來,你就不會死。」

姜凡說道。

「好大的口氣!」

黑影不屑的說道,這個少年雖然強大,但是也不見得就是自己的對手。

姜凡沒有再說話,他知道對方是為了荒神寶藏的藏寶圖而來。

半個時辰過去了,姜凡與他身後的黑影都沒有動,兩者的修為相近,都想要趁著對方露出破綻的時候,才雷霆一擊。

「東西就在我身上的獸皮袋子里。」

忽然,姜凡說話了。


聽到姜凡如此說,那黑影不由得低頭向姜凡的腰間望去,他與雲天公子就是為了荒神的神藏才來到這片蠻荒之地。

一聽到東西就在這個少年的身上,黑影立時心中一動。

就在這個時候,姜凡趁著對方稍微分神的那一剎那,他出手了,一股強大的靈能波動從他的身上爆發了開來,眉心之上荒紋湧現。

而後,他整個人就像是一條盤在地上的大蛇一樣,瞬間從地上躍起,轉身,如靈蛇般向著身後的黑影狂噬而去,一道凶蛇的虛影從他的身上湧現了出來。

這一連串的動作都是在瞬間完成,真是快到了極點,當黑影反應過來的時候,姜凡的雙手已經按在了他的胸口上了。 姜凡的萬象乾坤荒術越來越精湛了,他彷彿化身為大荒之中的凶蛇,暴起而擊,一連串的動作行雲流水,快到了極點。

「這……」

影鬼大吃一驚,本是背對自己的獸皮少年,竟是在剎那間,其雙手便已經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之上,兩隻手掌的掌心之中有荒紋在隱現。

「唰!」

影鬼想都沒想,直接便憑藉身體的本能施展荒術,他的身子猛地變得模糊起來。

「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姜凡只覺得自己的雙手像是打在了空氣當中一樣,完全沒有著力感,這讓他身不由主的向前衝去。

與此同時,姜凡聽到了一聲細微的破空聲從自己的左邊傳來,他的雙腳連忙猛的在地上一撐,整個人向前沖的速度瞬間提升了一倍有餘。

就在姜凡拚命向前一衝的時候,一點烏光擦著他的脖子飛了過去,他要是慢了那麼一點,那點烏光便扎進他的脖子里了。


「噗!」

那點烏光射在了旁邊的一棵大樹上,那棵大樹的葉子立時便變得枯黃起來,一股腥臭的氣味,在空氣之中繚繞。

「這……」

姜凡見到這一幕不禁驚出了一身冷汗,他剛才是與死神擦肩而過啊!

「豈有此理!」

姜凡怒了,這個時候,他彷彿化身成了一頭神鵬,衝天而起,向著那道黑影猛撲了下去,荒紋力量爆發,一雙金色的利爪撕裂了虛空,向著黑影抓去。

「唰!」

黑影右手一揮,數點烏光立時便從他的手上激射而出,向著從天上猛撲下來的姜凡射去。

「哼!」

姜凡不閃不避,金色利爪直接抓下,一股強大的金行力量從金色利爪之上爆發了開來,將那數點烏光震飛了開去。

這個時候,姜凡總算是看清了那些烏光是什麼東西,那是黑色細長的毒針,要是被這種毒針刺破皮肉,恐怕就連強大無比的荒獸都要一命嗚呼。

見到毒針被姜凡震飛,那黑影又是一陣模糊,在原地留下了一道殘影,真身竟是在瞬間便無聲無息的橫移出了三丈左右,躲過了姜凡這一飛撲。

神秘黑影的身上,開始湧現出絲絲黑氣,那是毒氣,黑影周圍的花草被那黑氣沾染上,立時便變得枯黃起來。

「毒?」

姜凡見狀不禁一怔,心頭震動,這個人的修為與自己相差無幾,但是對方的一身毒功,卻是令他很顧忌。

「將東西交出來,我留你一條全屍。」

影鬼冷冷說道,蒙面的黑布之下,一雙眼睛閃爍著陰冷的凶光,就像是一頭冷血凶獸在盯著獵物一樣。

「真是笑話,你能殺得了我嗎?」

姜凡看著前面的黑影,聲音依舊平靜,對方的一身毒功雖然可怕,但是想要殺自己卻是做夢。

影鬼沒有再說什麼,他身上黑氣浩蕩,黑氣當中,竟是有五道身影在隱現,透發出令人心悸的氣息。

「那是……」

姜凡震驚無比,對方身周黑氣當中顯現出來的身影,竟是大荒五毒,赤練蜈蚣,金鱗蛇,藍血蠍,黑朱蟾蜍,還有那紫背蜘蛛。

這五種毒物之中任何一種毒物都能對化極境界的荒士構成威脅,要是將五種毒物的毒性匯聚在一起,恐怕就連辟天鏡的荒士都能毒翻啊!

這個時候,黑影身周那五毒的虛影在演化,而後融合在了一起,化成了一道黑色的荒紋來。

「好傢夥,竟然修成了這樣的荒術。」

姜凡不得不動容了,對方的荒術惡毒無比,這簡直就是一個可怕的毒人,只要沾上這人身上的一絲毒氣,就是自己都有性命危險。

想到這裡,姜凡連忙從隨身帶著的獸皮袋子之中取出了一顆東西,直接扔進了嘴裡,咬碎吐下。

「哼哼,我這五毒豈是尋常的解毒藥物可以化解的?受死吧!」

見到姜凡吃下了一顆東西,影鬼還以為姜凡是在吃解毒藥物,但是他很自信,自己修出的五毒,就算是罕有的靈藥都不一定可以化解。

「呼!」

影鬼動了,在他身周浩蕩的黑色毒氣立時便劇烈翻滾了起來,黑氣化成了五道五毒的虛影,向著姜凡猛撲了過來。

「碰!」


這個時候,姜凡猛的一踏地面,整個地面立時便崩裂了開來,周圍的石塊飛了起來,向著衝殺而來的黑影砸去。

而後,姜凡雙手一引,一片金色靈光從他的手上衝出,鏗鏘之聲不絕,一柄柄金色的刀劍凝現而出,而後呼嘯著向前劈砍而去。

金色荒紋力量爆發,姜凡全力出手,那些被他蹦飛的石塊,不過是佯攻,真正的殺招卻是這千刀萬劍。


金色刀劍劃破虛空,直接劈進了洶湧而來的黑色毒氣當中,大片的毒氣直接消散在了虛空之中。

那五道五毒虛影也潰散了開來。

姜凡以荒術演化出來的無數金色刀劍鋪天蓋地般向著影鬼劈去。

「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