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神秘高手?」

「你傳遞迴去的消息,聖宗尊上很是看重,特命我前來協助與你。」

北田森南語氣依舊淡漠:「中海市是我們密宗潛入華夏的跳板,這次的黑拳大會,不準有絲毫意外,否則的話,你們就全部切腹謝罪吧!」

「嗦嘎!一切聽從聖宗尊上的指示!」

坂田次郎和身後七八個密宗忍者,齊齊單膝跪地,他們這一跪地,倒是把另一個人凸顯出來,三合會的會長,肖天河!

「額……咳咳,那個北田長老是吧……」

肖天河看著面前這個倭國老者,猶豫著說道:「長老,龍門鎮已經出現了宗師級的人物,我們的行動,會不會有什麼差池啊?」

說完這句話,肖天河微微抬頭,瞥這面前這老者一眼。

三合會是倭國山口組秘密扶持起來的,而山口組背後,又站著倭國密宗這個強力的勢力,這個老者一看就知道密宗的高層,不能輕易得罪!

「呵呵,肖會長,你只需要做好你該做的事情就行,剩下的,自有我密宗高手行動。」

北田森南說著生硬的華夏語,一邊說著,還拍了拍肖天河的肩膀!

嘶~!

肖天河渾身一顫,在對方的手掌接觸到自己身上的時候,一股攝人心魄的陰寒之氣,蔓延全身!

「長……長老,這是何意?」

肖天河渾身發抖,顫抖著抬起頭,可是發現面前的那位倭國老者,已經消失不見了,要不是身上那股陰寒還在,他都以為自己活見鬼了!

「肖會長,你沒事吧?」坂田次郎見到老者消失,這才鬆了口氣站立起來。

「坂田,剛剛那人是你們密宗什麼人?我怎麼感覺他就跟幽靈一樣?」肖天河心有餘悸的悄聲問道。

「他……」

「他是我密宗……僅存的三大神忍之一!」

坂田次郎蠕動嘴唇說道,說道神忍兩個字的時候,他自己都忍不住顫抖一下!

連他自己都想不到,密宗為什麼會派一個神忍過來,就算鬼頭刀被毀很重要,可也不至於將神忍派到華夏內陸來啊……

「什麼……神……神忍!」肖天河瞳孔緊縮起來,臉色而瞬間就慘白一片!

……

外邊人有什麼心思,楊浩並不知道,他現在戰意被挑起,驅使著雲龍和許傲秋的羅漢拳意,戰得暢爽無比!

「哈哈,好一個奔雷羅漢拳,你這老東西的拳術造詣,不在小爺之下啊!」

楊浩的嘴角微微翹起,眼看著對方的意境撲殺而來,他卻絲毫不慌亂。

對方有拳道意境,而他楊浩可是殺手之王,歷經殺劫掌握的殺道意境,也是絲毫不弱!

「殺!」

一聲輕喝,簡單的一個字出口,楊浩渾身上下的氣息立馬在上一個台階。

殺意滔天,宛若殺神附體!

楊浩渾身氣息狂涌,驅使著雲龍排山倒海般呼嘯而出,對面的許傲秋不甘示弱,身穿灰色中山裝的他早已經站立起來,全身凝重的演練著拳術精髓!

開局成為諸葛大力同桌 「伏虎羅漢,鎮壓!」

輕喝出聲!

許傲秋雙手平推出去,內勁所化的大手緊握拳頭,直接朝著前方錘擊下去!

降龍伏虎羅漢,乃是華夏古代神話中,佛界兩位仙人,更是南少林羅漢拳的精髓所在,此時被許傲秋施展出來,威力更是暴漲起來!

嗚呼~!

唰!

龍門鎮上空,風起雲湧好不壯觀!

在不知情的人眼中,這是某片雲彩被風吹動,可是在那些武道大家看來,這是雙方都使出了壓箱底的絕技!

下一刻,雙方的攻擊直接觸碰上!

可就在這時,楊浩的那道雲龍的眼睛,竟然詭異的閃過了一抹血紅!

男神一吻好羞羞 白花花的雲龍,驀然出現兩個血紅龍眼!

這抹血紅出現的很是隱秘,一般人根本就看不出,可是許傲秋卻看見了!

「這是……意境與內勁相融,半步玄階!」

許傲秋終於是失聲驚呼出聲! 內勁宗師也很強弱。

有沒有意境,是衡量一個武者實力的基礎,許傲秋幼年拜入南少林俢習武藝,甲子歲月都孜孜不倦,一身羅漢拳早已經嫻熟無比,這才感悟出拳道意境!

因為拳道意境,許傲秋雖然自身修為只是黃階高級,可是戰力直逼黃階巔峰,這也是他能夠獲得南拳掌舵人的稱譽。

可惜,他今天遇到了楊浩這個怪物!

「嘖嘖嘖,好犀利的拳道意境,不過有點可惜啊!」

「若是你修鍊了降龍羅漢拳,配合你的意境倒也可以和我一戰,只憑藉伏虎羅漢拳,還差點火候!」

楊浩嘴角揚了起來,周身氣息瘋狂的爆涌而出。

殺道意境席捲,凜冽的殺機融合進內勁當中,天空上的雲龍氣勢大漲!

半步玄階!

這就是楊浩現在的實力,在國外充當地獄喪鐘這些年中,他歷經各種殺劫感悟出殺道意境,歸國后又經歷了和古武魔修的生死搏鬥,已經是將殺道意境同自身修為融合在了一起!

吼!

一道驚天駭地的巨吼,從雲龍口中迸裂而出,偌大的龍頭直接朝著許傲秋那邊俯衝而下!

轟隆隆!

雙方碰撞在一起,天空上雲海激蕩,融合了殺道意境的雲龍,此時已然是化身了洪荒猛獸,勢不可擋!

雲龍雙眸中驀然閃爍著血芒,張大龍口竟然一把就將對面的羅漢拳吞噬進去。

下一刻!

咔嚓!

許傲秋的內勁雲拳直接潰散開來,渾厚的氣息四分五裂蕩漾在天空中,逐漸消散!

可是雲龍卻得勢不饒人,在發出一道巨大的龍嘯音后,一個擺尾咆哮就朝著許傲秋這邊俯衝而來。

轟!

巨大的內勁雲龍,又加持了殺道意境,帶著一種攝人心魄的滔天殺意蜂擁而來。

吼!

龍吼咆哮,殺意肆虐!

許傲秋淡然的臉色,終於是大變,他修習武道這麼久,還是第一次直面死亡的威脅!

這種感覺很不舒服,可是他又無法避開,因為那股殺意,徑直鎖定了他!

巨大的雲龍俯衝過來,許傲秋隱修的這處地方原本很是寧靜,可是現在卻是狂風肆虐,竹屋門前的寧靜湖泊,也是被掀起了巨大的水浪!

「哈哈哈,許某一生修習武道,到了八十歲高齡才有所成就,小兄弟的出現,倒也了卻了我心裡的疑惑,雖死無憾啊!」

許傲秋挺直了軀幹,雙手背在身後傲然於湖泊前。

他幼年習武,原本是沒有天賦的,連師傅都勸他早些回家,可他硬是憑藉這堅定頑強的武道意志,硬生生的成為了華夏南拳掌舵者!

武道之心、武者的傲氣和驕傲,他從來都不缺!

現在就算是直面殺意,許傲秋的身軀也是巍然不動,傲然獨立!

下一刻!

轟!

雲龍冷漠的血眸一閃,竟然在離許傲秋頭頂半米的位置一個盤旋,徑直落在了面前的湖泊裡面!

嘭!嘭!

嘩!

就好像炸彈在湖泊里炸裂,掀起了幾丈高的滔天水浪,使得這處寧靜的湖泊,直接就轟鳴聲不斷!

「好恐怖的殺意,我與這人比拼武道感悟還能堅持一會兒,可若是生死搏殺,他能瞬秒我!」許傲秋的瞳孔緊縮起來,死死盯著面前驚濤駭浪的湖泊,眼眸里滿是驚駭!

武者比拼感悟和生死搏殺,有著根本上的區別,從對方這恐怖的殺道意境來看,他許傲秋很清楚,若是對方下殺手,他沒有招架之手!

「這人必定出自隱世宗門,他的前途不可限量啊!」

許傲秋衣袍被氣勁吹得鼓起,蒼老的臉龐上浮現一抹羨慕。

一見傾心,學妹請接招 他苦學一輩子的願望,拜訪了華夏深川大地上的隱世,終不得門路,此時看到一個年紀輕輕的青年,實力就如此恐怖,性情也是有些沉浮。

「這……也未免不是我許傲秋的機遇……」

許傲秋喃喃自語,心裏面暗暗思忖。

另一邊!

眼看著楊浩強勢崛起,以一人之力挑戰三位內勁宗師全勝,還把南拳掌舵者許傲秋逼退下去,所有人的腦袋都是有些轉不過彎來了!

「勝……勝利了?我的天啊,我看到了什麼!」

「挑戰三位內勁宗師,這個青年怕是要逆天了吧!」

「好恐怖的實力,這個人什麼來頭,為什麼以前從未聽人提起過!」

周圍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涼氣,那些開始看不慣楊浩年少傲氣的老武者,此時也是羞愧的垂下了頭顱。

任何的非議,在絕對實力面前,都是泡沫般的存在!

相反的,人群裡面那些年輕的武者,卻都一個個激動起來,用充滿炙熱的目光死死盯著楊浩。

自古以來,武術界就是長者為尊,一些老武者倚老賣老,占著年紀大看不刮青年武者,可是今天楊浩這一出,卻是給他們長了志氣!

誰說少年不如老,待我武藝大成,定要你們知曉什麼叫做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感受著那一股股炙熱的眸光,楊浩摸了摸鼻子,繞是以他的厚臉皮,這個時候也是有些承受不住。

「媽的,裝逼裝大發了……」

楊浩微搖了搖頭,趕緊轉過身來到唐佳怡等人身邊:「咳咳,那個……我們還是先走吧。」

「走?為什麼要走!」

唐佳怡瞪著漂亮的大眼睛叫道:「楊浩,你不覺得你應該解釋一下嗎?」

「就是就是,老大我以前覺得你很強,可我沒想到你這麼變態啊!」陳紹峰也是誇張的大叫起來。

「老大啊,你快點老實交代,你到底是不是外星人遺留在地球上的棄子?」關堂擠眉弄眼的壞笑。

額……

聽著這些人的質問和揶揄,還有熊子以及虎彪等人目瞪口呆的表情,楊浩頓時就一陣頭大。

「汗!真的沒什麼啊,不就是在氣勢上壓垮了幾個人嗎?」

楊浩聳聳肩,苦笑著說道。

噶!

不就是在氣勢上壓垮幾個人?

在場的所有人全部都被這句話都震懾住了!

我的哥啊,那幾個人可不是街頭小混混之類啊,都是華夏武術界的宗師級人物,那那個人隨便拿一個出去,都當得上武林泰斗啊! 更可況,其中一個人更是許傲秋啊!

甚至可以說,如果以後自己想要出名的話,只要被有心人推動,再加上他自己配合一下,簡直就可以見證消息席捲大江南北,功成名就只是剎那間的事情!

可惜。

很顯然楊浩並沒有這方面的打算。

「走吧走吧,咱們先離開這裡再說。」

楊浩滿頭黑線的催促道,這才將眾人脫離了現場。

見到楊浩的身影離去,人群里的人這才反應過來。

「哎呀,高手怎麼就走了,我還想拜他為師啊!」

「就是啊,我還想將他請回去,但我們家族的客卿大長老呢!」

「呸,就你們那些三流家族,也配請得起內勁宗師,這個消息傳出去,估計華夏四大家族的人都要來爭搶!」

「也對啊,四大家族財大氣粗,肯定願意花大價錢來請這個高手出山的。」

周圍人議論紛紛,而這個時候楊浩也是終於擠出了人群,跟隨虎彪來到了一出小旅館內。

「楊先生,這處旅館就是我們猛虎幫的據點了。」

虎彪恭敬的看向楊浩,經過剛才的那件事,他內心對於楊浩,更加的敬畏了。

他們來到的這處旅館,倒也當真稱得上是旅館,只有四層小樓,佔地面積也不是很大,客廳裡面都是木質的裝修,和都市裡面那些富麗堂皇的酒店相比,天壤之別。

嗯?

這個地方有些破舊啊?

楊浩環視一圈,有些微微皺眉。

「額……咳咳,楊先生是這樣的,龍門鎮內的一切建築,都不準按照繁華都市裡的標準來裝修,說是要保持古色古香的什麼韻味在其中。」

「而且在龍門鎮內,任何娛樂場所都不準創立,只有每年的擂台比武,算是比較熱鬧的娛樂活動……」

虎彪看到楊浩皺眉,趕緊解釋道。

「沒有任何娛樂活動?那這裡的人平時不覺得無聊嗎?」唐佳怡好奇的眨巴著眼睛問道。

「額……這個我也不清楚,好像這裡的人都是一些學武的人,平時都是切磋武藝好苦心潛修,很少有什麼娛樂活動,而且幕後有大佬也警告了我們這些勢力,不得插手龍門鎮的一切事宜!」

虎彪擦拭著冷汗解釋道。

龍門鎮這個規矩很是奇特,可是幾十年來,確實是沒有人敢在這裡鬧事,也沒有任何一個黑幫勢力敢染指進來。

要是因為這個原因,引得楊先生不開心離開,那他猛虎幫就太虧了啊。

「我暈,難道這裡的人都是傳說中的武痴嗎?」

陳紹峰撇撇嘴巴:「一點娛樂都沒有,這是要復古古代的生活啊,真無趣。」

「就是,我本來還打算晚上去好好玩一趟呢。」唐佳怡癟著嘴巴跟道。

「額……唐小姐也不必氣餒,這裡誰沒有都市裡那些玩頭,可是每逢比武盛會的時候,都會舉辦三天的燈火會,也是有些熱鬧看的。」

虎彪擠出笑容朝著唐佳怡解釋。

「這樣啊,那還差不多。」唐佳怡聽到熱鬧兩個字,漂亮的大眼睛一下就亮了。

一邊的楊浩聽著虎彪的話語,心裏面想到了一個猜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