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哦哦哦!出發!」矮人們興奮的歡呼著,矮人族王對憐揮揮手便跟隨著自己的族人們往內海前進,矮人一族很快便撤離了他們的基地,如果不仔細看,生活用品都還在,真的猜測不到矮人一族已經全員離開。直到最後一個矮人消失在自己的視野里之後,憐將矮人族王交給她的地圖打開,地圖之上是東大陸的地理圖,上面用黑色的標記標明著黑暗教廷的據點位置,還有幾個紅色,就是矮人族王特別提示過的新據點。

「據點的數目不少啊……」憐大約數了一下,黑暗教廷在東大陸的據點大大小小早已經過百,這還是未全的情況,看來黑暗教廷的勢力已經詳細的滲透到東大陸的每一寸土地,如果沒有這份地圖,她想要找什麼還真費勁不是么。

「彭通!」心臟突然傳來熟悉的悅動,憐黑眸一暗,只是屬於司令的那道龍息在跳動!憐迅速尋找著地圖上的地點,自己現如今身在東大陸偏北的方向,司令所在的地方也應該離這裡不遠。

雖然這樣的跳動只有一下,但卻給了憐無限希望,將地圖仔細收好,憐背後的翅膀再度出現,躍上高空之上沿著當前的方向往前飛去,「彭通!」又是一聲跳動傳來,憐的血液流動猛然加快,就是這個方向沒錯!


「嗖!」憐直接化為一道黑影自天空劃過,任憑黑暗教廷布下了多少勢力監控,根本無法捕捉到憐的行蹤,憐一路朝南,屬於司令的那道龍息也跳躍的更為頻繁!

「司令?司令?聽得到我說話嗎?」憐嘗試著呼喚司令,但始終都沒有得到答覆,憐沒有灰心,身體內部這道微弱的龍息就是指路標,指引著憐靠近司令,一座有一座山峰躍過,一個又一個城鎮掠過,憐的方向改變又改變,遵循著龍息傳達的方向,終於在一個看似很不起眼的小鎮上停留了下來。

「彭通!彭通!」那道龍息在狠狠跳躍了幾下完全消失,憐收起背後翅膀疾步超前走了過去,遠遠的就見到眾多身穿灰色斗篷的人,屬於黑暗教廷的勢力人士在這個小鎮之上也很密集,憐微眯眼睛,這明顯不尋常不是么?

小鎮之上的居民表情都有些麻木,再沒了從前歡樂的景象,小鎮一直籠罩在死寂的氛圍之中,黑色斗篷遍地都是,憐走在其中並沒有顯得有多突兀,估計這些人都想不到憐是跨大陸而來,沒有引起任何注意。

「威爾,多莉又餓了。」一道稚嫩的聲音響起,在眾多的聲音里憐十分敏銳的聽到了威爾這個名字,威爾大叔?視線直接跳過N個人,很遠的地方,身穿黑色斗篷一臉和善的中年男人正是同憐有過數面之緣的威爾!

「又餓了?我的天,潘多拉,你的小夥伴會不會太急躁了點?」雖然距離很遠,但他們的對話依舊清晰入耳,威爾身邊跟著的是一個小蘿莉,她同樣很穿黑色斗篷,小蘿莉抬起頭,「哼,還不是因為要看守那個傢伙,讓多莉消耗了太多。」

「好好好,知道了,知道了。」威爾笑的有些無奈,憐皺眉,看守?他們要看守的是什麼?這裡的附近就有一個黑暗教廷新開的據點,維爾大叔在這裡,還有如此多的黑暗教廷勢力人員,看來他們看守的東西很重要。

「不過等下好不好,我們需要再加固一下封印,不然被那傢伙掙脫可不好了。」

「……好吧。」小蘿莉點頭,兩人的對話讓憐心跳加速,看著兩人調轉了方向,憐直接閃身保持著絕對距離跟了上去,威爾和小蘿莉很快離開了小鎮,憐悄無聲息的跟在後面,以她如今魔王的實力這兩人根本察覺不到她的跟蹤,兩人正是往黑暗教廷新開的據點而去,到達據點外圍,眾多的黑暗教廷人員守衛,威爾和小蘿莉順利的進去,憐則是停下腳步。

這裡面到底看守的是什麼?憐正計劃要如何不動聲色的繼續跟進,突然……!一聲龍吟傳來!

憐抬起頭,臉色變白,黑眸狠狠閃動了幾下!

彭通!彭通!彭通!

伴隨著這一聲龍吟,難道龍息也在劇烈的顫抖,一片暴風雨瞬間凝結在黑眸深處,黑色的元氣隱隱就要冒了出來,是司令! 潮濕的雨滴不停的自高處落下,滴答滴答的不斷落在地上,洞穴之內的潮濕水氣不斷上升,似乎只要在裡面多呆上一會兒渾身就能濕透一樣,威爾和小蘿莉身穿黑色斗篷,幾乎將他們的身體完全包裹,威爾忍不住抹掉額頭上的汗水,「潘多拉,你不熱么?」


小蘿莉揚起頭,「熱?沒有啊,這樣的溫度剛剛好,多莉不會熱我就不會熱。」

威爾尷尬的笑笑,兩人一同往洞穴的深處走去,一聲又一聲的龍吟自洞穴的更深處傳來,威爾忍不住皺眉,「真是想不到,他竟然能堅持到現在。」

小蘿莉冷笑一聲,「也快要到盡頭了,黑暗符文已經讓他的意識那麼衰弱,這估計是他最後的反抗。」小蘿莉的小手在黑色斗篷裡面摸了摸,神情溫柔了許多,「多莉別急,我知道你餓了,還沒到進餐的時候哦。」

威爾看著隱隱出現的巨型鎖鏈和木杖頂部,那條龍已經被束縛了很長一段時間,原本是想要讓他屈服,或許他所有的信息從而來了解龍族內部的情況,但無論如何那條龍就是不肯妥協,按理說被黑暗符文的力量幾乎沒有誰能夠抵禦,就算是他自己恐怕也只能撐不超過三天,或許三天都不到。

威爾心中嘆氣,龍族果然和他想的不一樣,這麼折磨他的心智和身體,他都能堅挺到現在,而且還能維持原有意志,這樣的驕傲存在於骨子裡面,龍族真的是一群相當驕傲的傢伙!

「威爾,看,他已經快到盡頭了。」小蘿莉抬起手,指著被捆綁在木樁上的司令,黑色刻紋在不停旋轉,散發著濃郁的黑色光芒,隨著每一次旋轉,巨大的龍身都會多出傷痕無數,司令的身體會狠狠顫抖,一聲接一聲的嘶吼傳達著他最後的掙扎,黑色鎖鏈勒緊他的四肢和翅膀,讓他根本動彈不得。

兩人已經走到司令面前,司令在痛苦中掙扎,那雙龍眼寫滿了憤恨,威爾忍不住嘆息,「諾茲林將軍,我已經重分的知道你是一條很有傲骨的龍,但你無法對抗黑暗力量,繼續掙扎只會受到更多的傷害。」

「吼——!」司令的口中吐出零星火花,現在的他氣息已經非常微弱,實力在這該死的黑暗刻紋壓制下,十分之一都抵不上!司令通紅的龍眸狠狠瞪著威爾,「黑暗教廷的渣仔們!休想讓我向你們屈服!不可能!」

威爾微微皺眉,小蘿莉冷笑,「一條破龍而已,抽筋拔骨,還不是一灘爛肉!任憑你再怎麼堅持,最終的結果都不會變,你有再多的驕傲最後也只會碎成渣兒!」

司令喘著粗氣,他已經感覺到自己實在堅持不了多久,只恨!他連自己的親妹妹都看不清楚,只恨!他的親妹妹竟然能夠背叛他!

「走了威爾,以後不要再說這些廢話了。」小蘿莉打了一個哈欠,「何必要來這裡多此一舉,王上也是,到時候再抓一條龍不就好了。」

「你以為龍族是那麼輕易被你們所抓?」司令嗤之以鼻,還想再說什麼突然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波動劃過心臟,這感覺幾乎要讓司令熱淚盈眶!不、不!這怎麼可能!他的龍息早已經離開她的體內,他怎麼可能還會感覺到她的氣息!

司令的心中翻江倒海,小蘿莉說的難聽話也完全沒有聽到,先前幾乎潰散的意志因為這熟悉的氣息再次凝聚起來,司令專心感受著,專心呼喚著!

「憐,是你嗎?」

在洞穴之外沒有冒然前進的憐在嘗試了呼喚無數次之後,終於聽到了回應,憐的心臟狠狠跳動,身體突然有些發顫,憐狠狠握緊手掌,靠這樣微弱的龍息聯繫上,太不容易!


「司令!司令!」生怕這僅有的聯繫中斷,憐又拉近了距離再次呼喚,這一次司令的聲音更為清晰的傳達到憐的腦海中,「憐,我聽到你的聲音了,真高興,真的是你。」

「威爾,他似乎已經昏過去了。」看著再沒有任何動作甚至是聲音的司令,小蘿莉皺眉,「切,看來也不需要多長時間他就會被馴服,到那個時候一定要向王請求,讓我可以站在他的背脊上!看他還這麼囂張!」小蘿莉氣鼓鼓的轉身,「走吧威爾,我們明天就能給王上彙報一個好結果了。」

看著似乎真的陷入昏迷的司令,威爾心中嘆氣跟著小蘿莉轉身,兩人一前一後的離開洞穴,司令緩緩的睜開雙眼,「憐,不要靠近這裡,這個洞穴之外和內部有大量黑暗教廷的勢力守衛,有幾個……甚至我猜測他們來自魔域。」

「魔域!」憐皺眉,果然魔域與黑暗教廷有所牽連,只是不知道是三大家族中的哪一個,如果是吉爾或者狂飲,她或許還有辦法,若是那個她從來多沒打過照面的家族,那就不好辦了。

「好我知道,我現在處在還算安全的地方,並沒有太接近洞穴。」憐看了看四周,直接躍升到一株高樹之上隱匿了身形,司令一聲嘆息傳來,「太好了……我以為在有生之年再也沒可能見到你了。」

這句話說的憐心頭髮酸,他們彼此就在不遠的地方,卻只能憑藉著一道太過微弱的龍息聯絡,憐深吸一口氣,「我會救你出來,一定要救你出來!」

司令笑了,「不值得,你不值得為了我這條半死不活的龍冒險,那幾個來自魔域的傢伙實力不低,我已經被他們折磨的只剩下半條命,你救下我也沒有多少意義,憐……你不需要這樣做。」

「我必須要做!我不可能眼睜睜看著你受折磨!」憐心頭髮緊、發疼!司令呵呵一笑,「不,我的小主人,縱然我死了我也不會後悔,因為我保存了身為龍族的尊嚴,但若是因為我讓你受傷,我不會原諒自己。」

憐握緊雙拳,看著洞穴的方向壓抑住想要立刻跑過去的衝動,「司令,無論如何我都要救你出來,如果你配合我那很好,如果你不配合,那麼我就硬闖進去!有多少殺多少!縱然不能全身而退,也不會丟下你不管!」

司令久久沒有開口說話,憐以為聯繫再度中斷,連忙呼喚著司令的名字,司令的龍眸閃動,為什麼她會這樣做,為了他甚至不顧自身的安危,他真的值得嗎?值得她冒險到這樣的地步?

司令揚起頭,被龍族扣上背叛的帽子,他什麼解釋都沒來得及說直接被驅逐,懷著對部族的不解和怨恨,他被迫成向教廷屈服,忍受著人類踏上他的背脊,凌駕在他的尊嚴之上!直到遇到她,遇到這個根本不會將他視為坐騎的人!

她的眼神溫和卻富有力量,讓他心暖,他沒有被驅使、被奴役的感覺,她踏上自己背脊的那種時刻,仿若天生就該如此,這是第一個他肯從心眼裡稱之為主人的人,這是第一個他寧願低頭肯讓她毫無理由踏上自己背脊的人!

司令的眼眶濕了,被族群驅逐的時候,被玲瓏背叛的時候他都沒有這樣,但現在,卻因為她的這番話,腦海中翻天覆地的亂,如果這樣的人都不值得他為其肝腦塗地、奉獻一切,那麼還有誰值得!

「知道了,既然是主人的命令,我自當遵守。」司令的聲音再次傳來,憐忍不住笑了,「好!那麼告訴我,這些黑暗教廷的勢力分佈在哪兒,我要怎麼樣才能更快的接近你。」

「別急,這個洞穴分佈的勢力都很隱秘,但對於主人你應該都好解決,至於那幾個來自魔域的傢伙,他們彼此輪換,有換班的空隙,主人你可以很快見到我,但至於解救我……」司令的話語中斷,隨後又低聲響起,「在我身上有黑暗刻紋束縛,我不會這麼輕易離開……」

「這就夠了。」憐打斷司令的話語,「告訴我他們完全空白的時間,接下來你要繼續堅持,我很快就會過去。」

「……」司令有些驚訝,在他身上束縛的黑暗力量如此強大,可他的小主人似乎毫不在意?司令說出了那段空白時間,憐聽后也給出了肯定的答覆,明天晚上十一點,她會帶他離開。

結束了同司令的交流,憐冷聲一笑,迅速逼近洞穴附近,蟄伏在一處陰影之中,等待著明天的空白時刻,以憐如今的水準探查到這些潛藏的勢力易如反掌,的確如司令所談,勢力隱藏的極為隱秘,若是她不小心很有可能也不會發現,這些隱藏的勢力分佈在洞穴周圍,十分密集,雖然憐都能解決,但動靜一響,後續也會異常麻煩。

不動聲色解決他們的方法當然有,至於司令所說的那些黑暗刻紋力量,憐冷冷勾起嘴角,黑暗刻紋力量?再如何強大的黑暗力量都來自魔域,來自魔域,會有什麼力量能夠超越神魔之力?!

憐黑眸冰冷,黑暗刻紋的力量在她的血脈之力面前,又算個屁!

咳咳,有沒有被我騙到啊?哈哈哈哈~今天的確出去一天,不過我依舊努力的寫了三千字!哈哈哈哈哈~有點少,嘿嘿,明天就該好好碼字了~愚人節快樂! 「呼——」風聲自外面湧入洞穴之內,帶起陣陣潮濕的空氣,完全漆黑的洞穴只靠昏黃的火光來維持亮度,被捆縛在木樁之上的巨龍在火光的倒映下身影被拉成直接融入到外面的黑夜之中。

司令在這樣的黑夜醒來,身上的黑色刻紋依舊在無聲無息的轉動,企圖侵吞他殘存的理智和信念,若是沒有白天的聯繫司令恐怕自己根本挺不到這個時候,雖然視線已經有些模糊,但司令仍然保持著絕對清醒,洞穴之中的黑暗勢力沒有任何減少,黑暗教廷竟然如此看得起他這條半死不活的老龍,也算是他有面子了。

司令的眼珠轉動,敏銳的感覺到黑暗之中潛伏的幾道氣息已經遠離,司令的目光緩緩向外掃去,這個時候已經到了他們的空白時間,只有短短几十秒,他的小主人真的能做躲過一切黑暗勢力到達這裡,並且將他解救嗎?

司令深吸一口氣,縱然希望微乎其微但他仍然選擇相信,只因為他的主人不是別人,而是憐。貝拉!

夜風陰冷呼嘯,濕熱的空氣如悶壞的雨滴迎面撲來,一聲奇特的聲音突然自這個夜晚響起,那是一種奇妙的吟唱,輕柔如絲帶,更像是一隻纖纖玉手輕柔的在心頭撩撥,力度十分輕柔,也像孩子入睡之前母親哼唱的搖籃曲,聽了這樣的聲音總有一種昏昏欲睡的感覺,根本不想反抗,就想就此沉迷,不再醒來。

司令猛然間驚醒,前後也就十幾秒時間,他的龍魂差點脫離身體飛出去!若不是被身體周圍的黑色刻紋阻擋,恐怕他早已經成了這隻大鳥的腹中食物!

「金魂鳥……」司令的眼中精光爆射,是啊,他怎麼忘記了,她的小主人手裡可是有著太多壓箱底的東西啊!

洞穴之外的高樹之上,一道身影靜靜的站立在那,一頭的金髮在夜色之中顯得那般耀眼,淡金色的光芒和空中的銀色交相呼應,而這片金色之上的小小身體,小巧的鳥嘴一開一合,一串串詭異的吟唱自它口中傾泄,小黃雞一樣的身體,但那雙眼睛卻透著極度的貪婪和渴望!

憐聆聽著屬於金魂鳥的歌聲,這是喪魂之歌!

很快,一道道半透明的人魂飄來,少說也有十幾個!小小黃眼中的興奮更甚,甚至都有些發紅,但有了前幾次的歷練它收斂了很多,依舊維持不動的吟唱,等待著人魂完全與肉體脫離,到達它的嘴邊!

「嗷唔!」小小黃張開鳥嘴,將徘徊在它嘴邊的幾道人魂直接吞了下去,一種深深的滿足感自小小黃的眼中浮現,上一次他只不過吞了幾個而已,這次的食物更多、更美味!

接二連三的將飄過來的人魂吞掉,小小黃興奮的拍了拍小翅膀,似乎在催促憐繼續向前,憐背後的翅膀緩緩伸展,銀色的月光灑下,她猶如臨空降下的女神,她一路走過,留下的只有死亡!

一個又一個身軀無力的倒在地上,失去了人魂的人類再也不能稱之為人,只能稱之為一具空殼,他們表情就定格在人魂脫離肉體的那瞬間,一副沉淪甚至是迷戀的表情,縱然他們的實力都不低,但怎能抵擋得住金魂鳥的喪魂曲!

一個個人魂被小小黃不斷吞下去,一具具倒下的身體在各個地方出現,洞穴就在眼前,憐將小小黃自頭頂拿下,「在這裡一直吟唱,等我出來。」憐摸摸小小黃的腦袋,小小黃興奮的點頭,吟唱的聲音輕柔慢捻,自始至終都沒有停下,憐收起背後的翅膀,身影直接化為一道黑影,沒入了洞穴之中。

火光通明,洞穴的石壁之上倒映出許多奇怪的景象,仿若洞穴之內充滿了魔獸異族,雨滴時不時的自頂部低落,憐腳步迅速的往洞穴深處走去,司令說過這一段空白時間最長也不過一分鐘,那些在外面看守的傢伙不足為懼直接會敗倒在小小黃的歌聲之中,但那幾個來自魔域的傢伙可就不一定了,小小黃的拖延時間也有限,她要加快速度。

洞穴並不複雜,憐很快便看到了幾條粗壯的黑色鎖鏈還有高高豎在那裡的巨大木樁!憐的腳步忽然放慢,被綁縛其上的司令看著近在咫尺的人,緩緩開口,「我的小主人,你終於來了么。」

憐的心頭狠狠的遭到撞擊,這感覺讓她的視線有些模糊,司令……這怎麼可能會是司令?那個被黑色鎖鏈捆綁在木樁之上,渾身傷痕纍纍甚至皮開肉綻,瘦的幾乎就剩下一層皮的龍,會是司令?!

「你……」憐說不出來,她有些不忍看下去,不忍看那個司令竟然被他們折磨到這樣的地步!憐深吸一口氣,還是堅定的將眼神移過來,心中的痛還在繼續,恨也在增長!

「他們竟然敢這麼對待你!我不會放過他們!絕對不會!」

司令呵呵一笑,先前受到的那些苦痛和屈辱對於他都不算什麼,若是這一切能夠換回如今的這一刻,他也甘願了。

憐走到司令面前,仰頭看著他身前的不斷旋轉的黑色刻紋,黑眸陡然陰沉下來,「就是這東西么……」

司令點點頭,「憐,這道黑暗刻紋力量十分強大,你不要……!」司令睜大眼睛,看著憐二話沒說,竟然直接動手!她竟然直接就用手探了過來!「憐!」生怕憐受到傷害,司令連忙低喝一聲,憐卻是冷笑,眼角帶著不屑的笑容,看著黑色刻紋之內瘋狂躲避她的黑色力量,憐的手指整個探入黑色刻紋之內!

「呼!」一道黑色元氣直接自她的掌心冒出,黑色刻紋之中的力量哀嚎起來!神魔血脈在此,怎麼樣的力量還敢繼續放肆!

憐狠狠咬牙,手掌直接用力往外一個拉扯!

「啊啊啊啊!」凄慘的一聲嚎叫突然自洞穴某處響起,黑色刻紋旋轉的動作完全靜止,在憐拉扯的瞬間,完全碎裂!

「嗖嗖嗖!」憐的黑色元氣直接將捆縛在司令身上的鐵鏈斬斷,司令的身體虛弱的自木樁上滑下落在地上,憐迅速走過去,直接將司令送到自己的容器空間之內,回身直接朝洞外衝出!

小小黃的吟唱已經消失,憐還沒有走到外面,小小黃已經長開翅膀朝著憐飛了過來,急急忙忙的落在憐腦袋上,小小黃雙眼發狠的看著前面,火光閃爍,幾道拖長的人影自外面走來,憐微微皺眉,她的動作還是慢了?

不,並不慢,前前後後憐也只不過用了不超過三十秒!但她一個拉扯便將黑色符文破壞,這個動作驚到了某些人,並且以光速趕來!

一大一小的身影顯露在火光之中,身穿黑色斗篷的小蘿莉有些驚訝的看著憐,當她的眼神看到後面空空如也的木樁之後,瞬間陰冷,「那條龍不見了。」

威爾也走了出來,看到憐似乎並不意外,往常笑眯眯的樣子在這個時候也突然嚴肅起來,「小憐,我就知道是你,除了你,也沒有誰有本事做到這一步。」

小蘿莉哼了一聲,「哦,原來她就是憐。貝拉。」

憐看著威爾,這個曾經和她交好的亡靈召喚師,他是屬於黑暗教廷的人,服從於羅德伊這個黑暗教王,恐怕現在羅德伊的決定是見到她,就不會讓她活著離開。


「潘多拉,不要小瞧她,她的能力並不在你之下。」威爾低聲開口,一旁的小蘿莉咯咯一笑,「無所謂,她在不在我之下都沒關係,王的意思只有一個,殺了她。」

威爾的神色一沉,有些抱歉的看著憐,「小憐,我們的立場不同了,或許……真要戰一場。」

「可以。」憐淡淡開口,「威爾大叔既然談到立場,如果要戰你們要的便是我的命,而我……也會要你們的命。」

威爾呵呵一笑,手掌旋轉一本黑色的召喚書出現,「這是當然,就讓我們放下從前的交情,這一戰,就是純粹的敵人,要的,就是彼此的性命!」

小蘿莉突然走到威爾面前,「威爾,我不需要你這個傢伙給我添亂,你只要在一旁看著就好,殺了她的功勞,我可不會和你共享。」

威爾看著小蘿莉的神情,無奈笑笑就此退後,小蘿莉一雙大眼睛掃視著憐,「你身上的氣息不錯,似乎是多莉很喜歡的味道,我的多莉已經等不及了呢……」

憐微微皺眉,這小女孩兒看上去只有十歲出頭,說話的聲音也稚嫩無比,但她的神態和眼神卻根本沒有任何孩童應有的一切,反倒是多了過於成熟的冷酷和殺意。小蘿莉似乎看出了憐的疑惑,哈哈一笑,手掌一甩,一棟純黑色的棺木怦然落地!小蘿莉的手掌輕輕的撫摸在棺木之上,帶著詭譎的笑容低聲開口道,「我使用的禁術會讓我的年紀倒退,每使用一次就會倒退一段時間,小丫頭,別看我這麼年輕,其實……我已經是幾百歲的老太婆了!」

「砰!」棺材的木門被猛然踢開,一個渾身裹著繃帶的女人爬了出來,小蘿莉發出尖細的笑聲,手指著憐喃喃低語,「多莉,你的食物在那邊哦。」 行屍者,這是黑暗勢力極為獨特的一種,可以說是亡靈召喚師獨特的一種分支,亡靈召喚師也能夠召喚出死屍一樣的東西,但亡靈召喚師所召喚出來的死靈生物都有嚴格的時間限制,死靈生物不可能永遠停留在召喚師身邊,但行屍者卻完全相反,他們能夠召喚師這樣的死屍,通過禁書以自身為媒介馴養,行屍者通過倒轉自己的生命來獲得行屍更為久遠的力量,為了獲得行屍的強大,行屍者的身體相反會越來越弱,直到最後強大的行屍完全壓制住行屍者,將其吞噬。

這是一個幾乎沒有人願意成就的特殊職業,用自己的生命來養一具行屍,的確可以依靠行屍的強大來獲取更為狂猛的力量,但同時行屍者的後果都只有一個,明明知道獲得的力量也不可能長期擁有,反倒最後自己成為行屍的食量,誰又不傻,都不可能心甘情願這樣做,但這個世界上就是有一些匪夷所思的人,做著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你不明白為什麼他們要這麼做,他們也無需別人的理解,行屍者就是這樣的存在,他們願意用自己的生命去給養行屍,他們也不在乎自己的最終結局。

捆著白色繃帶的高大屍體爬出,足足有兩米之高,潘多拉在他身邊完全就是一個小矮子,行屍唯有那雙通紅的雙眼露在外面,身體上的繃帶有好幾處還隱隱滲透著血跡,潘多拉有些痴迷的看著自己的行屍,興奮的紅了臉頰,「多莉,快去呀,你的食物在那裡。」

行屍的通紅眼睛鎖定住憐的身影,那其中的貪婪讓憐感覺到有些噁心,自己明顯被當成了一頓豐盛的餐點,這感覺……還真是不舒服。威爾退在陰影處,看著潘多拉興奮的雙眼,忍不住嘆息一聲,潘多拉太自大了,那孩子……豈是她能打敗的?她的行屍的確很厲害,縱然是他也會吃到苦頭,但那孩子……可不是一般人。

「去吧!多莉!」潘多拉發出一聲尖銳的叫喊,行屍就如出籠猛獸朝憐撲了過來!兩米高的行屍四肢長度驚人,奔跑的速度更是如此,憐急忙閃開,行屍與她擦肩而過,一股屍體腐臭的味道傳出,令憐作嘔。

「哈哈哈!多莉,撕碎她!」潘多拉的叫喊尖銳不已,那聲音細的有些發狂,甚至有些神經質,憐微微皺眉,這刺耳魔音幾乎要穿透她的耳膜,「嗖!」一團黑色火焰直接燃燒而起,行屍轉身朝憐沖了過來,動作十分敏捷,四肢也異常靈活!直接躲掉了憐的元氣攻擊,巨大的行屍流竄如影,靈活輕便的如同猴子,粗重的呼吸聲自繃帶下面傳來,越來越多的紅色滲透出繃帶,憐微微皺眉,要比速度,或許她和這屍體能打個平手,既然如此……

手指轉動,一根魔杖直接出現,黑耀留在了魔域,魔杖便成為憐的首選武器,畢竟她是元素師,一位元素師怎麼可能離得了魔杖?魔杖在憐的掌中散發出淡淡的光芒,「刷!」元素之火自魔杖頂部冒出,紅、藍、綠色三種光芒不停的相互交織,潘多拉見到這三種不停閃爍的光芒又是發出刺耳笑聲,「哈哈哈,多莉,你的美味似乎不錯呢!」

三系元素師……威爾見到憐魔杖上方閃耀的顏色,不由得驚住,三系元素顯然超出了他的預估,行屍者和他不同,身為亡靈召喚師他多少能夠明白元素師的厲害之處,三系元素師……黑暗教廷里也沒有這樣的存在啊!威爾目光閃爍,從前一直都沒有看到過這小丫頭出手,現如今見到不得不感到驚訝,甚至是意料之外!

「潘多拉,你不是她的對手。」威爾好心勸告,潘多拉卻只是冷冷開口,「威爾,三系元素師就將你嚇成這個樣子,虧你還是個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