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這是?」水若璃的視線被桌上的黑色盒子所吸引。

「哦,那是你父親給你的禮物,不過下了封印,只有你達到大魔法師巔峰才能打開它。」聽得出來,冥焱的聲音已經很虛弱了。

「我會努力修鍊的,你也放心的沉睡吧。」水若璃堅定地說道。

轉身走到書架旁,每個書架上都標有這個領域的名稱。

魔法、武技、煉丹、煉器、馭獸、陣法。其中還包括了這個領域內所有涉及到的技能書籍,多不勝數。

男神攻略︰悟空不好惹 ,走到最左邊的桌椅旁,看了起來。

通過內視,水若璃發現自己丹田內有一個氣旋,旁邊還有一顆純黑色的珠子,周圍包裹著一層白色的霧氣。

通過書籍的了解,水若璃知道,那是代表可以修鍊魔法的內丹和可以修鍊鬥氣的氣旋。

幸虧前世水若璃被迫被迫學習各種知識技能,早已練就了一雙過目不忘的本領,不然這麼多的書,什麼時候才能看完。

從書中知道,這個大陸上還有煉藥師、煉器師、馴獸師。這些都是十分稀有的職業,一個低級的煉藥師、煉器師或馴獸師在一個家族裡都是長老級別的人物。

所以,水若璃決定一定要學會這幾門技術,反正技多不壓身,有能力就可以在大陸上橫著走,更方便去尋找父母。

至於煉丹、煉器所需要的火焰,可以用冥焱的本命火焰——紫芯魔焰,這可是上古神火,威力巨大無比。

修鍊無止境,水若璃每天上午看看書,下午練練丹、練練器,晚上就在修鍊中渡過,這樣白天也不會覺得疲憊,餓了,旁邊的貨架上,擺放著數不清的丹藥,隨便吃。

水若璃每天就這樣處於瘋狂的修鍊學習中,不知疲憊,只為能更快成長起來,早日救出父母!

------題外話------

箬箬第一次寫文,文章有什麼不足的地方希望大家能夠指出來,有什麼好的建議,箬箬也會認真聽取的。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本書首發,請勿轉載! 雕刻著聚靈陣的平台上,散發著陣陣藍黑色的光芒,一女子緊閉雙眼靜靜地盤腿坐在其中的軟墊上,藍的發黑的頭髮如瀑般披灑而下,精緻的五官鑲刻在白皙的臉龐上,長長的睫毛打下一片陰影,即使緊閉雙眼,也不難想象睜開眼的霎那會有怎樣動人的場景。

黑色的衣袍包裹著那發育良好的身軀,袖口用深藍色的花紋勾勒,幾朵藍色的曼陀羅花鑲嵌在衣袍上,整個人身上散發著清冷邪魅的氣息。

這人正是水若璃。

世子眷寵︰愛妃何處逃 ,剎那間,彷彿時間都停止了流動。

那是一雙怎樣的雙眼啊!金銀色的雙眸散發著邪魅的光芒,眼中彷彿有水一般在裡面流動,讓人一眼看不到底。

微微動了動僵硬的脖子,神識進入丹田,妖靈珠的周圍包裹著厚厚的一層霧氣,代表著鬥氣的氣旋也變得更加醇厚,經脈也散發著金色的光芒。

一個月前,水若璃便覺得快要突破天階了,所以,經過一個月的閉關,水若璃已經正式踏入天階,晉陞到魔導士初級。因為在玄元戒中是沒有天地規則的,所以,水若璃也只有通過水晶球來探知自己的等級。

玄元戒里的時間比外面的時間要快,按照外面的時間來算,已經過去三年了。

水若璃如今已經13歲了,13歲的魔導士,在大路上也是聞所未聞的,就算天才也不過如此,不,魔法師的晉陞,越往後越困難,有人一生都卡在大魔法師巔峰都不曾突破,而水若璃修鍊三年,從一個廢物到初級魔導士,天才已經不足以來形容她了!

突然,腦海中出現大量的信息。

痛…頭痛的像要炸開一樣,額頭已經湧出大量的汗水,宣告著水若璃此時所受的痛苦。

緊閉雙眼,靈台保持清醒,水若璃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能努力消化著腦海中多出的信息。

妖靈珠,妖族鎮族之寶,歷代相傳於每代接班人…之中包含了妖族歷史、妖族修鍊之法、馭獸之法、精神力之法等等。

花了一整天時間吸收這些知識,了解了父親一族的歷史和關於妖靈珠的一切。

「原來,妖靈珠是父親一族的至寶,怪不得父親要下封印,如今我才到天階,卻只解開了第二層封印,就有這麼多的信息,要是一下子全解開,那還不撐爆得我的腦子啊!最主要的是,裡面居然有精神力的修鍊之法,這樣就不用擔心精神力不夠的問題了,煉丹、煉器也需要龐大的精神力,契約魔獸的多少也是要靠精神力的大小來決斷的,而且,有妖靈珠,契約魔獸的時候,還可以提升雙方修為。mygod!我賺暴了!」

水若璃緩緩睜開雙眼,毫無形象的坐在修鍊用的軟墊上,想著美好的未來,猥瑣的笑著……

動了動僵硬的四肢,坐了一個月了,手腳都麻木了。走到水晶球面前,將手放到測試鬥氣用的水晶球上,瞬間,金光四溢,只見水晶球上顯示,武師中級幾個大字。

13歲的天階高手已經夠嚇人的了,偏偏水若璃這貨還是魔武雙修,你說魔武雙修就魔武雙修唄,幹嘛等級都這麼高,這還讓不讓外面那群人活了!沒天理啊!

水若璃秉著氣死人不償命的原則,又說道:「煉丹方面已經能煉製八品丹藥了,有空試試九品的,應該可以。煉器方面,已經能煉製聖器了,但還只是下品,還是不夠啊!馴獸的話,帝王級神獸應該也不成問題了,就是煉器還不行啊,唉~」水若璃右手托腮,說到最後還搖了搖頭。(……我已無力吐槽)

這三年裡,靈獸空間里的冥焱一直沒有醒來,估計等他醒來的時候已經變強了吧,整個二層的書籍,水若璃都已經看完了,現在缺的就是實戰經驗。

「看來是時候出去逛逛了。」水若璃活動著四肢說道。

「哦,對了。」水若璃忽然看到桌子上的長方形黑色盒子,想起冥焱說過這是父親留給自己的,只有到達大魔法師巔峰才能打開它。

手不自覺撫上那個盒子,一道藍光閃過,快的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純黑色的盒子上雕刻著精美的圖案,大氣有厚重。

緩緩打開盒子,只見盒子里靜靜地放著一柄短刀,純黑色的刀鞘上有一條用暗藍色勾邊而成的龍,盤踞在刀鞘上,扶上刀柄,抽出刀刃,純黑色的刀刃鋒利無比,散發著嗜血的光芒。

「這應該是父親親手煉製的吧。」水若璃將刀刃緩緩收回刀鞘內,輕聲說道。

「你以後就叫『絕殺』吧!」水若璃對著短刀說道。

絕殺,絕殺,殺絕所有敵人,這是要有多強的執念才能起出這樣的名字啊!

這柄短刀水若璃決定不經常使用,除非是有什麼特殊情況,才會讓『絕殺』見光。 名門隱婚:獨寵囂張小萌妻 ,這柄短刀應該是神器,帶在身邊會惹來麻煩的。

水若璃決定去倉庫挑選一件趁手的兵器。

走出閣樓,來到旁邊的倉庫中,裡面都是父親母親煉製的武器,幾乎都是聖器的,只有個別的寶器,靈器根本沒有。

水若璃在裡面挑選出了一把黑色帶著暗紅色花紋的匕首,是一把聖器,又挑出了一把純黑色鑲有深紫色晶核的魔法棒,走出了倉庫。

水若璃給那把匕首取名為『血煞』,隨身攜帶。

來到了閣樓前的草地上,焚澈正站在那裡等她。

三年過去了,焚澈的模樣一點也沒變,還是七八歲的模樣,一張面癱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

「女人,玄元戒在外面可以幫你隱藏你身上的妖氣,還有隱藏性別的功能、隱身是有時間限制的,一天只能用一次,每次只有30分鐘,還有抵擋神級以下強者的攻擊,也是每天只有一次機會,瞬移就不用多說了,當然,還有很多功能會隨著你等級的提升而開啟。」焚澈認真地說道。

「哎呦,我的小焚澈沒看出來居然變得這麼八婆了。」水若璃伸出她的魔爪,蹂躪著焚澈稚嫩的小臉說道。

「你個臭女人,放手!」焚澈氣急道。

「我就不放,你能怎樣。」水若離嘚瑟道。

「啊!」焚澈大叫一聲后,消失不見。

看著焚澈消失后,水若璃大笑,清脆的笑聲響遍整個空間。

出去后,我便不再是水若璃,我是妖族少族長風冥羽的孩子,只姓風,從此,世上再無水若璃,只有風若璃!

父親母親等著我!

辰天大陸我風若璃來了!

本書首發,請勿轉載! 離開了玄元戒,風若璃的身影出現在三年前荒廢小院的屋內,那張木板床此時布滿灰塵,那張報廢了的桌椅正靜靜地躺在地上,上面同樣蓋滿了灰塵,蜘蛛網到處都是,房間里唯一的門早已不知去向,屋頂的大洞將藍藍的天空呈現在眼前。

看著房間內,風若璃十分無語,心想,這房子都這樣了還沒塌真是奇迹!


還沒等風若璃感慨完,只聽一陣簌簌聲,屋頂的灰塵成片墜落,咔的一聲,支撐房間的頂樑柱出現了裂痕,然後裂痕逐漸變長、變大,然後…就沒然後了…

「媽呀!」風若璃大叫一聲,使出瞬移,飛快的逃離了正處於崩塌中的建築。

風若璃站在小院內,看著眼前轟然倒塌的建築,心裡為他默哀三秒鐘…


再看看小院,仍舊是雜草叢生,沒有一絲變化。

風若璃除了無語還是無語…

身形一動,風若璃瞬間消失在了(愛讀書,就上,愛,讀,網!)原地。一座座亭台樓閣飛快的從眼前閃過,風若璃幾乎把水府都逛了一遍,一個人都沒有,要不是偶爾碰到幾個丫鬟僕人路過,風若璃還真的以為水家搬家了。

本想著要是遇到水若飛或水若夕的話,好好『報答』一下她們多年的照顧之恩的,真是可惜了。

唉~

熱鬧的玄冥國國都,街道兩旁擺放著各式各樣的物品,小販大聲地叫賣著,可是今天下午,卻出現了一個神奇的現象,在某人走過的街道上,小販不要喝了,行人也停下了腳步,有人因為太過專註而把前面的人撞到,以至於發生各種交通事故。

當然,這個毫無責任意識的人就是風若璃。一身黑色藍邊的長袍,妖冶的藍色曼陀羅花鑲嵌在衣袍下擺處,白皙精緻的臉龐上有著絕美的淺笑,但這笑容卻不達眼底。

用玄元戒掩飾過的瞳孔漆黑如墨,讓人看不清裡面的內容,一頭藍的發黑的長發被一條深藍色的髮帶隨意扎在腦後,長袍之下,血煞匕被一條純黑色的皮帶緊緊的綁在右大腿外側,嗜血的紅芒在衣袍的擺動下若隱若現,危險、邪魅、慵懶的氣息讓人退避三舍卻又忍不住多看兩眼。

走進一家酒樓,抬步走上了二樓,在二樓選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樓下有一瞬的靜止,片刻,便又恢復到了熱鬧的場面。

「公子,您要點什麼?」小二殷勤的詢問道。

「一壺茶,再來幾樣招牌菜。」風若璃面無表情的說道。

「得嘞~」

風若璃在玄元戒中吃了三年的丹藥,早就不知道飯是什麼味道了,現在她只想好好吃一頓飯。

飯呢,要等一會才會做好,這會無聊的風若璃,便聽起了樓下的八卦。能修鍊的人五官都異常靈敏,更何況風若璃這個變態。

「你說這百花宴誰會被皇上看中,選作二皇子妃啊?」顧客甲。

「那還用說,肯定是水家六小姐,水若蓮啊,她可是咱玄冥國第一美人,修鍊天賦也很好,還是雙屬性。」顧客乙。

「我覺得東方家的大小姐東方月也不錯啊,人家都考入了天辰學院了呢,而且還是十大天才之一。」顧客甲。

「別忘了她才排第十,前面還有九個人呢,要是按這個算,那水家大小姐水若羽,不是更有希望?」顧客乙。

「而且,六小姐水若蓮,年齡還不到,等到明年她十四歲,就能去天辰學院報名了,到那時,還說不定誰是十大天才呢?」顧客乙繼續說道。

「說的也對啊,百花宴應該快結束了,走,去看看是誰被選為二皇子妃?」顧客甲說道。

原來都去那什麼百花宴了,怪不得水府沒一個人。

要是裝b的白蓮花都能被選為皇妃,那我還真的不得不佩服那老皇帝的眼睛近視程度了。

想著想著,菜已經全都上來了,看著桌上色香味俱全的飯菜,風若璃不禁食慾大開,拿起筷子便吃出起來。要說有的人,做什麼動作都那麼賞心悅目,這號人說的就是風若璃,看看她那吃相,明明那麼粗野,卻被她吃出一種豪邁。

吃完了飯,風若璃又打包帶走了一份,丟進玄元戒中,給焚澈嘗嘗鮮,三年了,一點變化都沒有,說不定多吃點飯就長高了。

這話要是被焚澈聽到,一定會找風若璃理論,小爺長不長的高跟吃沒吃飯沒半毛錢關係!

付給掌柜幾十金幣,還給了小二兩個金幣當小費,之後風若璃便離開了酒樓。

要說風若離怎麼會有金幣?那就要感謝風若璃的爹地和媽咪了,玄元戒中倉庫旁邊的一間大房子里,有著小山堆般的金幣,其中還有幾堆紫金幣,黑金幣也有十幾堆,所以說,風若璃現在是有錢人了,要不怎麼說有錢就是任性呢。

(錢幣分類:鐵幣——銅幣——金幣——紫晶幣——黑晶幣,其中進律是1000)

出了酒樓之後,風若璃就徑直出了城門,往西邊走,去往魔獸山脈的方向。

風若璃已經打聽好了,魔獸山脈有許多魔獸,正好可以來練練手,裡面還有許多珍稀的藥材,靈礦等好東西,但也充滿危機,有的人甚至連魔獸山脈都進不去,就死在外面的迷霧之森。

而風若璃此時正需要鍛煉,所以就選擇了魔獸山脈。

------題外話------


求收藏,求支持~~~

本書首發,請勿轉載! 清晨,溫暖的陽光照在樂城的街道上,小販們在街道兩旁擺放著物品,悅耳的鳥鳴在空蕩的街道上顯得十分好聽,早起的婦人提著菜籃,匆忙的走過,偶爾兩三個孩童的打鬧聲,在街道上響起,整個街道上瀰漫著樸實、安逸的味道。

風若璃還是一身黑袍,藍色的曼陀羅花在衣擺上隨風起舞,精緻白皙的面容上始終掛著一絲淺笑,渾身散發著慵懶邪魅的味道,讓人移不開眼。

走在這樣的小道上,風若璃有著說不出的舒適,她嚮往著平常人樸素的生活,但她也知道這樣的生活並不適合她,只能偶爾體驗一下。

一路上走走逛逛,風若璃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終於走到了離魔獸山脈最近的城鎮——樂城。

徑直向前走了十多分鐘,風若璃便到了她的目的地,傭兵工會。抬起頭看著上面的牌匾,傭兵工會四個大字就寫在上面,字體的張狂,顯示出寫字人的豪邁不羈。

踏入傭兵工會的一瞬間,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在了風若璃身上,有驚艷的,也有不屑的。因為是清晨,所以裡面沒有太多人,只有七八個大漢在裡面。


風若璃對此無動於衷,面無表情,直接走到註冊傭兵的窗口前,清脆好聽的嗓音響起:「你好,我要註冊傭兵。」

瞬間,各種不屑、鄙夷的聲音響起。窗口的招待小姐也震驚得看著風若璃,有點反應不過來。

「一個小鬼也學大人來註冊用兵,才幾歲啊。」

「就是,這麼大連武師都還不是吧,還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

「趕緊回去吧,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一個小屁孩來這幹嘛,趕緊回家喝奶去吧!」一個粗獷的聲音響起,所有人瞬間哄堂大笑。

風若璃聽到這,眼中滑過一絲嗜血的冷芒。


「好,你稍等,我去拿測試鬥氣用的水晶球。」片刻,窗口的招待小姐反映過來,臉上掛上職業般的笑容,說道。

「喂,小子,你還真要註冊傭兵啊,就你這小身板,估計連魔獸山脈都進不去,就死在迷霧之森了,趕緊走吧。」剛才那道粗獷的聲音接著響起。

風若璃看在他是(愛讀書,就上,愛,讀,網!)為自己的安全所擔憂的份上,便不再計較剛才他的出言不遜,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嘿,你個臭小子,大爺勸你趕緊走,別在這丟人了。」那道粗獷的聲音繼續響起。

風若璃不語。

「真是給臉不要臉,還得我親自來送你一程。」那道粗獷的聲音狠狠的說道。同時,風若璃身後颳起一陣掌風。

見此,風若璃眼中閃過一道冷芒,轉身,揮袖,動作一氣呵成。

只見,那道聲音的主人已經倒飛出去,口中鮮血直流。眾人已經震驚得不能在震驚了,一個十幾歲的孩子將一個大漢一掌扇飛,這是多麼令人難以置信的事啊!

「滾,別讓我再看見你。」冰冷的話語從風若璃口中響起,冰冷嗜血的目光將地上的大漢嚇得屁滾尿流,一瞬間,冰冷的氣息,將整個傭兵工會大廳都包裹起來,所有人都冷汗直冒。天啊,這樣冷冽的氣息哪是一個十幾歲的孩子所能擁有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