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真有點不同?」

「廢話,沒感受到這裡靈氣這麼濃郁?」

「我艹,還真是。」

「嗯?唐老和司徒大哥在那幹什麼?」

「對哦,那些什麼人?」

一個個聲音從這群人口中響起,毋庸置疑,這些就是剛從世俗離開的騰炎一行人。就在眾人說話間,眼前那六芒星的傳送陣再次一亮,下一秒騰炎的身形便已經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好濃郁的靈氣。」騰炎一到,那驚愕的聲音便已經響起。

「炎少!!」眾人看著騰炎道。

嗯!!

騰炎點頭應道。

隨即,騰炎便開始四下打量周圍的環境。

神荒山脈?

騰炎心中不由一愣。

嗯?

突然,騰炎看到司徒無清和唐三兩人眉頭不由一皺。不為別的,就因為此刻在唐三和司徒無情面前還有著一群人,這些人一個個身著金色長袍,雙方似乎在交涉著什麼一般,尤其是那些身穿金色長袍的人,此刻一個個臉上更是帶著一絲的傲氣和不屑,給人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這一幕,讓騰炎的眉頭皺的更緊了,之前唐三和司徒無清的舉動就讓騰炎感覺離開傳送陣會有事情發生一般。

難道是因為這些人?

騰炎心中不由的想到,同時又打量了一番這些人。

金色長袍。

長袍後背之處更是綉著『裁決』兩字。

神聖,威嚴!!

金袍人不過區區十人。

然而,此刻騰炎看著他們卻是不敢有絲毫的鬆懈,不為別的,就因為這些人都是玄帝級別的存在。在世俗之地,這些就是巔峰的強者了,當然騰炎清楚,這些人在這片天地那就是墊底的存在。

唐三,司徒無清?

為什麼他們好像很忌憚這些人?

十個玄帝?

不應該啊!!

以騰炎等人的實力,十個玄帝根本不用放在眼中。

同時,在騰炎一方的周圍除了那十個玄帝之外還有不少的人,這些人三五成群,分成了無數的小隊,每一個小隊身上穿著的服侍都是相同的,毋庸置疑,這些一定是來自相同勢力的人,他們陣營分明,此刻他們看著騰炎一方一個個眼神之中更是帶著驚愕還有興奮。

嗯?

這一幕,又是讓騰炎眉頭一皺。

這些都是什麼人?

這些人又想要幹什麼?

不僅是騰炎,此刻騰炎一方都在打量著眼前的情景。

「艹,你個老不死的,哪那麼多廢話,這是規矩,規矩懂不懂?別以為你們人多,艹,在我們眼中你們就是一群廢物,螻蟻。不能接受?不能接受就給老子滾蛋,哪裡來滾哪裡去。」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憤怒的聲音從唐三面前的金袍人口中響起。

唐三,眉頭不由一皺。

嗯?

騰炎聞聲更是不由一愣。

規矩?

什麼規矩?

當即,騰炎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大步走了上去。楚飛一行也都是緊跟騰炎身後,同時周圍那些人視線更是緊緊的鎖定著騰炎等人,彷彿擔心騰炎等人逃跑了一般。剎那間,騰炎便已經出現在了唐三和司徒無清身邊。


「唐老,怎麼回事?」騰炎問道。

「這……」唐三一陣遲疑。

「他們讓我們交出身上全部的財物。」這個時候,唐三身邊的司徒無清開口說道。

嗯?

騰炎不由一愣。

「艹,哪那麼多廢話,要麼交出全部財物,要麼趕緊滾蛋。」司徒無清話落,之前那名金袍人那不耐煩的聲音便已經響起了。雖然面對騰炎一方千人,而他們只有區區十人,實力也不是很強,但是對方卻是一幅有恃無恐。

王八蛋!!

騰炎身後,楚飛等人心中不由一怒。

轟!!

騰炎的雙眸之中更是閃過一絲殺機。

交出全部財物?

雖然騰炎等人身上沒多少值錢的東西,甚至都沒有。但是,相信任何一個人遇到這樣的情況心裡都會不舒服,這算什麼?這簡直就是赤果果的搶劫。比強盜還強盜,不過騰炎心中雖怒,但是卻沒有直接動手,畢竟以眼前這些人的實力,一個唐三就不會把他們放在眼中,但是唐三卻忍了,這無疑說明這些人的身份不簡單。

初來乍到。

能不惹事就不惹事。

搞清楚再說。

「司徒大哥,這些……是什麼人?」當即,騰炎直接問道。

「他們是仲裁會的人。」

「仲裁會?」

「我艹,你個小白臉還蠻有見識的嗎。知道我們是仲裁會的人?那就好辦了,趕緊把你們身上的錢財全部叫出來,然後……滾蛋。」聞言,之前那名金袍人看著司徒無情,那戲虐的聲音直接響起,他臉上更是帶著一絲高傲的神色。

「仲裁會是什麼東西?」騰炎卻是再次問道。

嗯?

騰炎的話讓眼前十個玄帝不由一愣。

隨即,又是一怒。

「艹,小子別亂說,仲裁會不是東西。」金袍人直接怒道。

不是東西?

金袍人話落,他自己的臉色也是不由一愣。

騰炎,依舊無視他。

這個時候,司徒無清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在騰炎耳邊說了幾句,同時騰炎的臉色也是微微一變,那深邃的眼眸更是落在了眼前那十名玄帝身上。經過司徒無清的講述,騰炎也明白了這仲裁會是什麼,說白了這仲裁會就和世俗的帝國一樣,他們管理著整個中域,但是他們只有管理權,卻沒有絕對的話語權,這中域真正做主的還是那幾大超級勢力。

仲裁會?

這隻不過是幾大超級勢力的傀儡而已。

眼前這十人?

這更是讓騰炎不屑一顧。

他們是屬於仲裁會,而且還是仲裁會最底層的存在,說白了就跟雜役沒什麼區別。這些人借著仲裁會的名頭在中域之中欺行霸市,當然他們在仲裁會之中身份本就低弱,實力也弱小,欺負的只是一些弱者,一些他們可以招惹的存在。真正的強者,那些大勢力、大家族他們是絕對不敢去招惹的。而眼前這十人就是專門留守在這傳送陣外面,藉機敲詐來自世俗的人。

玄帝?


那不是世俗的人可以抗衡的。

十個玄帝?

他們不過是狗仗人勢而已。

不出手?

不管是唐三還是司徒無清,他們兩人都沒有出手那無疑是在擔心如果動手了,那麼……可能會因此惹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而且騰炎現在剛來中域,貿然樹敵這明顯不是一個很明智的選擇,所以唐三兩人都忍了。

呵……

搞明白了,騰炎不由冷笑一聲。

十個玄帝?

只不過是十條狗而已。

「司徒大哥,那些人又是幹什麼的?」隨即,騰炎看著周圍那三五成群的人再次問道。

「這些都是來自各大勢力,家族的人。不過他們在中域頂多只能夠算是九流的勢力或者家族,他們在這裡目的就是招募那些來自世俗的人,看有沒有天賦極高的,然後拉入自己的家族之中,藉以壯大自己的勢力。」司徒無清沒有絲毫遲疑的說道。

呵……

騰炎看著眼前這些人,又是淡然一笑。

怎麼回事?

騰炎此刻算是搞明白了。

不管是眼前這十名玄帝還是周圍這些人,他們一個個都是沖著世俗之地的人來的。先是仲裁會的人敲詐一番,然後剩下的人就會藉機拉攏那些來自世俗的人。當然,之所以會有主次之分,那無疑是因為仲裁會成員的身份,這些小勢力根本就不敢招惹,也不敢得罪。

弱肉強食。

騰炎無奈的發現,自己一方此刻已經被人當成了肥羊。

一千人?

很肥很肥的羊!!!

「我艹,小子你們話說完了沒有?說完了趕緊把身上的財物全部都拿出來,不然……大爺不客氣了。」當即,那名金袍人不耐煩的聲音再次響起,他臉上更是帶著一絲怒色,其餘九人也是如此。

額?

騰炎微微一愣,隨即看向了金袍人。

「這位大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我們初來乍到不懂事,你莫怪,莫怪啊!!」當即,騰炎看著那名金袍人點頭哈腰的說道,這一幕讓司徒無清等人一個個面面相覷,不知道騰炎究竟要幹什麼。


額?

金袍人不由一愣。

呵呵……

隨即,他又是淡然一笑。

凝神?

當他發現騰炎不過只是凝神而已的時候,他心中的猜想便更加的確定了。原本按照眼前的形勢來看,騰炎一行絕對是一起的,而且看眼前這些人的態度,金袍人猜測騰炎才是這一行人之中的首領,如今再看騰炎的修為,金袍人直接把騰炎當成了來自世俗某個家族的少爺,而眼前這些人無疑都是來保護這位少爺的。當即,金袍人直接開口道:「好說好說,以前不懂,現在懂了?那就趕緊把財物都交出來,放心,我敢保證你們可以完完整整的離開這望斷山脈,甚至我還可以推薦你進入仲裁會。」

額?

騰炎一愣,笑道:「那就多謝大哥了。」


「客氣!!」

「對了大哥,能問你個問題嗎?

「說來聽聽。」

「大哥,你什麼修為?」

「玄帝兩段!!」

「玄帝兩段啊?很厲害嗎?」突然,騰炎那陰沉的聲音響起!!! 「玄帝兩段啊?很厲害嗎?」

騰炎陰沉的聲音響起,那聲音之中更是帶著一絲的不屑。

嗯?

金袍人不由一愣。


轟!!

他雙目之中更是閃過一絲的怒火,他感受到了騰炎言語之中的輕蔑。

噬魂!!

然而,騰炎連給他說話、發怒的機會都沒有,直接施展噬魂。一縷精純的靈魂瞬間向著眼前這名金袍人奔襲而去,無色無形,那靈魂之中更是閃爍著一絲雷電。剎那間,騰炎的魂力便直接『殺向』了金袍人的靈魂。

靈魂衝擊,突如其來。

金色雷電,撕心裂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