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空間獸的約定還有三天的樣子,嗯,那現在趕緊去解封一妖和二怪,把它們三個拿下,基本局面就控制住了!」黑皮仆獸想了想道。

「呃,兄弟,我們分頭行動吧,你趕緊去把四十萬塊符印弄齊了給我,對了,三顆九眼靈珠,金色的鼎和金鼎俘虜,巨神族的牙齒,你也趕緊的弄到手!」黑皮仆獸提議道。

「那些事你不用擔心,黑皮兄弟,五王在哪?」江帆應了聲問道,狐疑了。

「五王?兄弟,你怎麼忽然問這個?」黑皮仆獸怔了怔,有些驚訝道。

「你別跟我說不知道五王在哪!」江帆皺皺眉嚴肅的說道。

「當然知道!「黑皮仆獸下意識的答道。

「那為何你沒有控制五王的計劃?」江帆質問道。

「控制五王?呃,不是不想,而是做不到!」黑皮仆獸錯愕,隨即悻悻道。

「為什麼?」江帆奇道。

「五王被封的地方十分特殊,我們過不去,怎麼控制?」黑皮仆獸鬱悶道。

「什麼,五王在的地方你過不去?那六盅呢,六盅能不能過去?」江帆愕然,追問道。

「六盅也過不去,五王所在的地方誰也過不去,只有主人才行,或者知道過去的辦法才行,否則硬闖會送命的!」黑皮仆獸答道。

「黑皮兄弟,你到底知不知道五王在哪?」江帆十分驚訝的懷疑道。

「我當然知道了,兄弟,你緊的問這個什麼意思?」黑皮仆獸有些不耐煩的反問道。

「那你說吧,五王到底在哪?」江帆逼問道。

「你……這個不能說!」黑皮仆獸有些惱火了,但還是壓住了,拒絕道。

「我靠,你他媽的到底還要不要拿到魔神之骨了?要不要對付空間獸?難道你說的引爆符天符印對付空間獸是騙我的?」江帆也火了,大聲呵斥道,都這個時候,還故作神秘,真是氣憤。

「兄弟,你說的這些和五王有什麼關係?」黑皮仆獸被江帆喝的一愣一愣的,有些莫名其妙,半晌才弱弱的問道。

我靠,什麼情況?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這個傢伙竟然還說沒關係?難道異形蟲說謊,五王不再魔沼洞中?江帆也有些傻眼,懶得打啞謎,直接問道:「五王不是在守著魔神之骨的嗎?」

「什麼,五王守著魔神之骨!……不可能啊,那豈不是說五王在魔沼洞中了,不可能,不可能!」黑皮仆獸驚愕,隨即堅定的否認。

「這是異形蟲說的?」黑皮仆獸腦筋急轉問道。

槓上酷總裁 是的,異形蟲說了,它進入了魔沼洞中,結果遇上了五王,還打了一架,沒敢再去招惹了,對了,異形蟲說它破壞了路口,現在可以自由出入了!」江帆道。

「呃,異形蟲說的,那應該家不要了,奇怪,但是我可是親眼見主人將五王封在了那裡的,怎麼跑到魔沼洞中去了?」黑皮仆獸想了想迷惑了。

「不行,這事得證實一下才行!」黑皮仆獸沉吟片刻道。

「黑皮,你知道魔沼洞原先的位置嗎?」江帆忽然心中一動,問道。

「不知道,魔沼洞是主人單獨放置的!」黑皮仆獸答道。

「壞了,當年符天大神封住五王的地方很可能就是魔沼洞的一部分,魔沼洞本身就是一個封印禁制,被異形蟲的前身,也就是魔蟲王開啟,並收走了!」江帆腦筋急猜測道。

「呃,有道理,不過要證實一下,走,現在就去那五目峰看看!」黑皮仆獸心中一緊,想了想凝重道,真要那樣,拿到魔神之骨就是個問題了,也顧不得不能說,好在這不是說不得的禁忌之列。

現在的黑皮仆獸心態已是變化了,自大嬰靈出來后就開始變了,對江帆的倚重之心潛移默化的減弱,收了六盅更是更是膨脹。

「那我們趕緊去!」江帆深以為然,黑皮仆獸馱著江帆,納甲土屍,嬰靈出來修鍊場空間,連續閃移,行出十餘萬里,接著改為正常飛行,開始尋找起來。

五目峰?江帆聽到這個地名后回憶起來,好半晌都記不起符魔界中有這麼個地名,忍不住問道:「黑皮兄弟,好像沒有五目峰這個地方吧?」

「怎麼會沒有?當然有了,哦,對了,那個地方叫法不同,是主人的稱呼,在符魔界,五目峰叫天目峰!」黑皮仆獸這時也不隱瞞的解釋道。

「呃,天目峰!這個地方我知道!」江帆鬱悶,這個符天真是害人,難怪想不起來,這時黑皮仆獸懸停下來,看著地面驚呼道:「完了,真的沒有了!」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五目峰不在了?」江帆看了看下面問道,群山連綿不絕,間或著小盆地,峽谷地形,看不出什麼名堂,沒來過這裡,自然不知道本來該是什麼樣子的。

「嗯,你看前方那個方圓五六十里的盆地,天目峰應該在那個位置的!」黑皮仆獸道。

「你不會記錯了吧?」江帆看了看,確認的問道。

「絕對不會記錯!」黑皮仆獸非常肯定道。

「我說主人怎麼那麼神神秘秘的,原來魔沼洞就在這,五王是在看守魔神之骨啊!」黑皮仆獸十分鬱悶的嘆道。

呃,幸好魔沼洞被異形蟲收了,不然就是找到了還不得死翹翹!江帆心中暗暗慶幸唏噓不已,想了想擔心道:「照你說的,五王實力強大,周圍又有強大的封印禁制,這魔神主骨豈不是拿不到了?」

「不知道,但不管怎麼說都要去看看試!」黑皮仆獸心情沉重道。

「黑皮兄弟,你與五王是同僚,進入魔沼洞和它們好好說道一下,五王會不會放行?它們五個在裡面熟悉,應該可以避過封印禁制的,拿到魔神之骨不就容易了?」江帆忽然心中一動提議道。

「呃,只怕很難很難,五王的使命是守在那,一定會按照主人的意思去做的!」黑皮仆獸怔了怔,想了想十分的沒有底氣嘆道。

「那也得試試吧,不行的話就開戰,你、嬰靈,加上六盅,難道還打不過五王?」江帆鼓勵道。

「單純的拼殺當然能打敗五王,五王被封在天目峰雖然出不來,但卻可以利用那裡的封印禁制的威力,那樣我們就不行了!「黑皮仆獸糾結道。

「是啊,那還是試試能不能說服吧,黑皮,現在情況不同了,五王知道空間獸吧,難道它們就死腦筋情願空間獸摧毀符天大神創造的一切?」江帆皺皺眉提醒道。

快穿之陸廿 嗯,這倒是個說法,試試吧!」黑皮仆獸想了想覺得有道理,意識散開感應了下周圍,沒有情況,便道:「兄弟,就把魔沼洞符球放置在這裡吧,我們現在就進去看看!」

江帆點點頭,猛然心中一動,暗暗自嘲,真笨啊,魔沼洞符球都收入了符咒世界,不如在符咒世界中展開多好,管他什麼強大的封印,什麼五王的,不都得認慫啊。

「黑皮兄弟,魔沼洞符球不必放置在這裡吧,你也知道我有個封印空間神器,我把魔沼洞符球放置在我的封印空間神器中,對我們拿到魔神之骨會大有好處的!」江帆眼珠轉了轉道。

「黑皮兄弟,我帶你和嬰靈進入我的封印空間神器中,我們可以……!」江帆開始遊說起來。

「兄弟,你就別異想天開了,魔沼洞符球只有在符神界和符魔界自然狀態下才能展得開,帶入什麼封印空間中是無法展開的!」黑皮仆獸卻是打斷,好笑道。

「打不開?不能吧!」江帆一愣,不通道。

「不能?呵呵,你去試試就知道了!」黑皮仆獸笑道,一閃身落在一座山頂上,開始查看周圍的地形,尋找合適魔沼洞符球展開地方。

「那我去試試看!」江帆見黑皮仆獸說的那麼肯定不由的信了大半,但還是不甘心,一個空間漂移射入附近樹林,躲在一棵大樹後面,進入符咒世界。

江帆來到修鍊場拿著魔沼洞符球飛出,找了個空曠的地方放下,手指在眉心處一點,一滴靈魂精血飛出落在魔沼洞符球上。

「我靠,還真的不行啊!」江帆盯著魔沼洞符球鬱悶失望了,魔沼洞符球上的靈魂精血絲毫沒被符球吸入,而是像落在油光滑面上似的,開始滑落向地上。

「哎,多好的一個機會啊,太可惜了!」江帆哀嘆一聲,只要將它們騙入符咒世界,一切就自己說了算,將黑皮和嬰靈控制起來,現在看來希望落空了,無奈的收回那滴靈魂精血,不能浪費了。

江帆只得帶著魔沼洞符球出了符咒世界,來到黑皮仆獸身旁,悻悻道:「看好地方沒有?」

「怎麼樣,無法展開吧,這就是主人的神奇之處了!」黑皮仆獸有些引以為豪的笑道。

「不用看什麼地方吧,隨便找個地方展開就是了,不成的話再收起來帶走就是!」一旁的納甲土屍忍不住道。

「切,想得美,展開了就再也收不起來了,當然得好好看看放在什麼地方好了!」黑皮仆獸道。

「收不起來了?異形蟲不就收起來了?」江帆一愣,不解道。

「那不同,異形蟲的前身是魔蟲王,異形蟲是可以收放自如的,但是異形蟲破壞了魔沼洞的入口機關設置,那是它最後一次收起的機會,一旦再展開就再也收不起來了!」黑皮仆獸道。

「是啊,呃,那得找個隱秘的地方展開了!」江帆皺皺眉鄭重道。

「差不多就行,也不用那麼太慎重,就是有人無意中闖入也是找死,有五王守著,更有封印機關禁制在,想拿到魔神之骨,沒有正確的辦法,靠硬闖基本是不可能的!」黑皮仆獸道。

正確的方法?江帆忽然心中一動,想起了什麼,但沒動聲色,還是想看看情況再說。

「走,我看中了一地方!」 爹地錯愛,萌寶貪歡 ,說道:「就在這展開吧!」

江帆怔了怔,看了看周圍,隨即明白了意思,符球一展開,魔沼洞入口已經沒了封印,河水便湧入,想藉助河水灌入來影響裡面的封印機關禁制,只是不知道有沒有作用了。

江帆釋出一滴靈魂精血在魔沼洞符球上,頓時靈魂精血迅速被符球吸收,接著閃動氣金光,江帆忙將魔沼洞符球朝著寬大七八百米的大河中扔去。

符球掉在水中迅速下沉,河水很深,十幾秒后,一道耀眼光芒從河水中爆閃出來,轟的一聲巨響,巨量河水被擠得飛濺而出,周圍三四十里範圍出現一座高達數百米山峰,河水開始湧入山中。

大約半個小時,天目峰幾乎被淹沒一半的地方,河水依舊流入前方河道中,只是經過天幕峰形成幾道分叉,幾個小湖泊,同時一個山腳下還出現是十餘米範圍大的漩渦,河水蜂擁灌入。

「呃,看來天目山的表面似乎沒有什麼,那個出現漩渦,河水灌入的地方應該就是魔沼洞的入口了,裡面肯定別有洞天,魔神之骨在裡面,五王也在裡面!」黑皮仆獸看了看分析道。

「大家小心了,我要進入那個漩渦了!」黑皮仆獸又道,接著身形一閃到了漩渦上方,身體泛起一道金色光環,噗通一下進入漩渦之中。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外面看似漩渦,黑皮仆獸竄入后卻是豁然開朗,果然是別有洞天,呈現在大家面前的是一個方圓四五十里範圍大的丘陵地帶,周圍是白茫茫一片,再也看不遠了,顯然是一種封印屏障隔膜。頂點小說Www。23us。com

空中也是白茫茫的,似乎無限高,裡面空間十分安靜,嘩嘩爆響的水聲顯得格外刺耳,尋著聲音看去,在身後天空一角落,似乎天破了個十餘米大的動,外面河水真洶湧灌入落下。

落差幾百米,形成一個瀑布,水開始在丘陵地帶蔓延流淌散開,黑皮仆獸打量了下周圍有些迷惑道:「魔沼洞,這似乎並不名副其實啊,沼澤在哪?」

「找找看,這裡肯定還有名堂!」江帆一邊搜尋著,一邊道,納甲土屍倒是眼尖,指著前方二十里遠的一座兩百餘米高的山峰道:「主人,您看,那山峰底部好像一個洞口呢!」

江帆順著納甲土屍的手指方向看了看,山洞五米高,三四米寬,裡面黑漆漆的,建議道:「黑皮兄弟,我們過去看看吧!」


在這裡不敢輕舉妄動,不說其他,這裡有五個和黑普仆獸相當實力的五王,得拉著黑皮仆獸和嬰靈一起去,有這兩個強大自然要好好利用起來。

黑皮仆獸扁平薄薄的身軀一顫,瞬間來到那山洞面前二十餘米遠停下,大家看了看洞裡面,光線似乎十分不好,非常昏暗,裡面深處朦朧朧的,什麼東西在涌動著。

「洞里有封印禁制,好強大的符咒能量!」嬰靈驚嘆道,江帆和納甲土屍因為實力差距,並沒有感覺到,江帆風之眼透視,視線卻是無法透過朦朧的一團霧氣,這才確認真有封印禁制存在。

納甲土屍也發揮他的優勢,鼻子聳動了嗅了嗅,驚訝道:「主人,洞裡面有濕氣!」

「沼澤!這就對了,說明裡面才是真正的魔沼洞了!」江帆怔了怔,隨即肯定道。

「奇怪,我們都進來了,五王怎麼沒出現?」嬰靈有些不解道。

「這很正常,裡面才是五王看守的地方,我們只是在外圍而已!」黑皮仆獸不以為然道。

「大家坐穩了,我要進去了,嬰靈,你盯緊些,隨時作出反應!」黑皮仆獸提醒告誡道,身體縮小到三米大,身體閃出金色光環作為防護,徐徐逼進洞中,不敢大意。

黑皮仆獸馱著大家進入洞中七八米深,前面就是涌動的迷霧,黑皮仆獸忽的一個加速沖入涌動的迷霧,砰的一聲爆響,黑皮仆獸的護體金色光環一觸碰到涌動迷霧之際便炸開了。

呼……黑皮仆獸的護體金色光環隨即崩潰,強大的力道將黑皮仆獸還有背上的江帆,納甲土屍,嬰靈狂暴的拋出。

大家被拋出十餘米后,嬰靈反應也是迅速,一聲怪叫,身體金光一閃,頓時裹住大家化解那強大恐怖的力道落地,嬰靈急忙問道:「黑皮大哥,你沒事吧?」

「我沒事,只是感覺有些不舒服,好強大的禁制!」黑皮仆獸抖動了幾下身軀十分驚訝道。

「混蛋,可惡!」黑皮仆獸隨即憤怒了,怪叫一聲,身體泛出金色光芒,嘴巴一鼓一張,噗的一聲,一道足球大小的金光球爆射入洞中,惱火之下發動攻擊了。

轟……洞中頓時爆出強烈光芒閃動,一聲巨響,山搖地動,嘩啦啦……洞口竟是坍塌了。

「嬰靈,將洞口扒開!」黑皮仆獸喝道,身軀一顫,驟然變成數十米大,要爆發更強大的攻擊,黑皮仆獸真的怒了,這還沒進去呢,至少五王都沒見著,這怎麼行?必須發動猛烈攻擊。

嬰靈應了聲,身體暴漲十餘米,一直細小麻桿似的手臂驟然粗大百倍,高高的舉起揮出,手爪如鋼勾帶著強烈呼嘯聲掃向坍塌的洞口方向。

黑皮仆獸扁平的身軀猛的膨脹起來,身體金光狂閃,呃,這一擊的威力絕對不小,江帆和納甲土屍吃了一驚,急忙暴退百餘米外,免得被殃及了。

砰……嬰靈粗大的手爪子堆在洞口十餘米后的坍塌石土掃飛,頓時洞口顯露,涌動的迷霧清晰可見,黑皮仆獸身體猛一抖動,嗤……水缸大小的金色光球飛射而出。

吼……水缸大小的金色光球眼看就要射中涌動的迷霧,忽然一聲怒吼發出,涌動的迷霧一分開,一道亮光閃出迎向金色光球。


轟……驚天動地巨響,強大恐怖的能量氣息四溢,黑皮仆獸倒退出五六十米,頓時整個山體出現劇烈搖晃,出現開裂,眼看著整個山體要崩塌。


忽然周圍空間出現嗡嗡響聲一片,山體竟是升騰出迷霧,開裂部位迅速癒合恢復,涌動迷霧的洞口像是活過來時的,猛然暴漲變成數百米巨大,像一隻恐怖巨獸大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