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尚,你膽子不要那麼小好不好,如果那倆個女修士要對小爺不利,早就把小爺弄死了好不好,不會那麼麻煩像尾巴一樣跟着小爺。」

「平凡,你說的有道理。如果出現狀況,大不了我們躲進蘊魂山脈中一段時間,等她們走了,我們在跑出來。」

「和尚,外一她們不走呢,難道我們要躲在蘊魂山脈一輩子?」

「她們肯定會走的,平凡你沒發現,不管是蘊魂山脈內部還是外圍,很少看到有生靈嗎,尤其是靈獸之類的生靈。」

「和尚,這是為什麼呀?」

「這是因為蘊魂法陣的緣故,蘊魂山脈內部的蘊魂法陣,它會吸取所有進入蘊魂山脈內部生靈的神魂,蘊魂山脈外圍同樣也會受到法陣的影響,只是神魂被吸取的慢一些而已,靈獸對身邊的環境感應敏銳,早早就跑光了。所以只有零零散散的修士會來蘊魂山脈外圍尋找靈草。」

「和尚,按照你這樣說,小爺與大壯不是很危險。」

「平凡,你不會有事,因為法陣不會對你有任何作用,更不會吸取你的神魂。只不過大壯肯定會有事,長期在蘊魂山脈外圍停留,神魂會一點點被法陣吸取,最後肯定會掛掉的。」

「老衲感覺了一下神魂被吸取的速度,蘊魂山脈外圍,不管是普通人還是修士,不論修為境界,差不多每十二個時辰,都會神不知鬼不覺的被法陣吸收百分之五左右的神魂,所以理論上來講,任何人都不可能在蘊魂山脈外圍停留半個月。」

「和尚,按照你所說,那大壯不是很危險?」

「是的平凡,所以等會你拿出一塊上品靈石,老衲會在靈石上面刻上佛文,那樣大壯就不會受到蘊魂法陣的影響了。」

而秦峰安排秦家侍衛分成N組,每組兩人。安排完之後,秦飛與一眾侍衛立刻分散開去尋找線索,離開了這處休息之地。

這處營地只剩下秦峰與秦家的一名侍衛,還有朱平凡二人。

秦峰與侍衛坐到了篝火旁,拿出了帶來的食物。邊吃,邊加入了朱平凡與大壯的聊天之中。

秦峰看着正在啃雞腿的朱平凡道:「朱公子,我已經吩咐屬下與大哥出去尋找凈魂草了。我們就在此等消息,相信要不了幾天就會有消息的。」【姓名:秦無道】

【身份:上古秦家的道子,大聖轉世】

【修為:大能境初期】

……

這就是上古秦家的那個妖孽?

據說此人誕生之時有仙宮虛影遮天蔽日,有龍鳳麒麟的虛影隱現,還未出世就被尊為蓋世妖孽,不久前更是硬抗天劫成功突破到大能境,想不到竟然是一尊大聖

《我師父超強卻過分穩健》第一百零七章秦家妖孽,僅次於我!(第三更,求訂閱!) 找不到庄嵐的蕭何只有先回黃家別墅!

黃煙煙和蕭夢情都在等待他的消息,看到只有他一個人回來,黃煙煙立刻好奇詢問:「蕭大哥,怎麼只有你一個人?庄嵐姐姐呢?」

蕭何搖頭道:「我不知道,她被一個老者帶走了!」

蕭夢情臉上立刻露出詫異神情,她追問蕭何道:「什麼老者?」

蕭何拿出手機,監控攝像頭拍攝的視屏給了兩人看。

「這老頭兒是誰?為什麼要帶走庄嵐姐姐?」黃煙煙臉上露出疑惑神情!

今天蕭夢情用銀針驅散了她體內不少寒氣,讓她氣色好了許多,現在能正常走路和說話。

她眨著眼睛,心裡很疑惑,一個陌生老頭兒,庄嵐為什麼會跟隨他離去?真的實在太令人費解了!

「他好像是我爺爺!」蕭何說出一個石破天驚的消息,黃煙煙和蕭夢情都驚呆了!

「你說什麼?這老頭兒是你爺爺?」蕭夢情指著視屏之中的老者:「他是蕭陽?」

蕭何的爺爺就是蕭陽!

當年被逐出蕭家,八年前又在一場大火之中喪生……現在怎麼可能復活,還帶走了庄嵐?

這就更加讓人疑惑不解!

蕭何對蕭夢情道:「我不能確定,視屏畫面太模糊了,而且……我爺爺已經死了八年了!所以我現在……真的也被搞糊塗了!」

蕭夢情皺起眉頭沉思,片刻之後,她一臉嚴肅對蕭何道:「可能……他就是你爺爺蕭陽!」

蕭何問道:「你為什麼敢這麼肯定?」

蕭夢情道:「你想一想,突然出現的神靈殿,還有沈溫婉像是變了一個人……這些事情背後,是不是像是有人在掌控?」

蕭何點了點頭:「的確像是有人在背後操控!」

蕭夢情繼續道:「其實在蕭家的時候,爺爺就猜測過,創建神靈殿,還有救你之人……都是蕭陽派去的!」

「我跟沈溫婉從未見過,但我來江海見到她第一面的時候,她直接就喊出了我的名字!」

「救你的那天晚上,是有人易容成我……當時我就好奇,是誰易容成了我?現在可以肯定了,那個人就是沈溫婉!」

蕭夢情這番話,讓蕭何也陷入了沉思!

他仔細回憶,那天晚上,他去斬殺皇主王的時候,一個女子帶著四個高手相助他……

當時他就感覺,那道身影有些像是沈溫婉。

然而……沈溫婉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裡?身邊更不可能有這樣的高手?所以就否定了!

而這次回江海,沈溫婉在他面前,完全像是變了一個人,渾身都充滿了從未有過的霸氣……

是誰給她底氣,讓她變的如此?

只有一個可能,她就是所為的神靈殿少主,除此之外,根本找不到別的任何理由了!

所以,蕭陽還活著,他創建了神靈殿,沈溫婉暗中被他找到,成為神靈殿少主……

在龍都,救蕭何之人,是沈溫婉和蕭陽所為……如果這些猜測都是真的,那一切謎團就都解釋清楚了!

但……蕭陽真的是一個死掉八年的人啊!

僅憑一個視頻的模糊畫面就斷定他還活著,這太草率了!

因此蕭何決定,去找沈溫婉詳細問問,她肯定能告訴蕭何一些不為人知的機密!

「你不能去!」蕭夢情阻止蕭何道:「如果背後操控之人是蕭陽,那你現在找沈溫婉就是打草驚蛇!」

「蕭陽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你要是影響到他,他會毫不猶豫殺了你!」

蕭何臉上露出不滿的神情:「他是我爺爺,怎麼可能殺我?你們蕭家對我爺爺的成見實在太深了!」

蕭夢情道:「你根本不了解蕭陽這個人!當初在蕭家,內鬥就是他挑起來的!他殺了許多蕭家的人……我爺爺才被迫出手廢掉他修為,將他逐出蕭家!」

「你縱然是他的孫子,若干擾到他要做的事情,他肯定毫不猶豫將你幹掉!」

蕭夢情苦口婆心的勸說,並沒讓蕭何改變注意!

原因很簡單,蕭何是蕭陽養大的!在蕭何印象之中,蕭陽一直都是一個慈眉善目的老人!

這有點人,怎麼可能會有蕭夢情說的那麼壞?一定是蕭家,在殺人誅心,不但害死蕭陽,還往蕭陽身上潑髒水……

要將蕭陽徹底污名化,這樣才能掩蓋他們曾經犯下的罪行!

這真的實在太無恥了。

蕭何根本就不在理會蕭夢情又在說些什麼……

他直接出門要去找沈溫婉詢問一個清楚!

「溫婉,你在哪裡?」蕭何打通了沈溫婉的電話!

「我在公司加班,你找我有什麼事啊?」電話那頭,沈溫婉高興詢問。

「我來公司找你,我們好好聊聊!」蕭何說完這話,直接就掛斷電話,然後去了他的萬年集團。

蕭何雖然才是萬年集團真正的老闆,但是他從來沒有來過……所以保安都不認識他!

更糟糕的是,他連身份牌都沒有辦理……剛到門口就被阻攔了下來!

「你是什麼人?來這裡幹什麼?」保安詢問。

「我要將沈溫婉!」蕭何道:「麻煩你通知一下她!」

「沈溫婉可是公司的副總,你有資格見嗎?你他瑪是不是來這裡搗亂的?」保安又問。

大晚上,一個穿的不怎麼樣的男人出現在公司門口,要見公司副總……這可是市值上千億的公司!任誰都會感覺這個男人有問題,是來公司搗亂的!因此,他們要將蕭何直接驅逐出去!

然而蕭何心裡此時正憋著怒火!

庄嵐失蹤,讓他早已經心煩意亂!

沈溫婉有事瞞他,早已經讓他心裡不滿!

他爺爺可能還活著,蕭夢情又那樣詆毀他爺爺……早已經讓他心生怒意!

這種種負面情緒加在一起,如今又在自己公司門口被人阻攔……蕭何負面情緒徹底爆發了!

「讓開!」蕭何一聲怒吼,直接殺了進去!

保安被他一把推開,後退了十幾米,他立刻呼叫更多的保安沖了過來!

蕭何被團團包圍,眼看一場大戰即將爆發!

一個身穿性感衣裙的女子出現在了遠處台階上,她大聲吼道:「住手!」

她正是剛要準備下班的顧筠!

著筆中文網 田齊把餐盤扔到一邊,安坐榻上,板起面孔,準備痛罵高順。

可沒等陳到帶高順過來,卻有護衛通傳,皇子協奉了太后旨意,來府中拜訪。

高順和陳到此時走入屋中。高順以為田齊喚他前來,是想一同與皇子協相見,便大大咧咧的向田齊行了一禮,對田齊說道:「用不用我代主公去府前迎一迎?」

田齊揮手令護衛去請皇子協入府,沒好氣的擺了擺手,吩咐陳到:「把他當作鄰家孩子來招待。我還盼着他惱怒之下,轉身而去呢。」

高順建議道:「不如讓陳到送些糖果出去,直接打發他離開。」

田齊怒火上涌,責罵高順:「你原來會說話的啊。應該說的時候不說,不應該說的時候亂說。你真當皇子協是來取糖果的不成?」

高順望了望田齊,見他面紅耳赤,滿臉怒容,不由一愣。他還從未見過田齊的情緒如此失控。

田齊繼續指著高順罵道:「你個混帳子。我求天子賜婚,幫你娶得美人而歸。你稱呼喬氏一聲夫人,有那麼難嗎?板著一張臭臉給誰看?是不滿意這樁婚事,還是不滿意天子賜婚?你他娘的還想娶個什麼樣的女子為妻啊?」

高順被田齊責罵,心中不忿,又不敢當眾頂撞田齊,只得忍下怒氣,垂頭不語。

田齊恨不得上前踹高順兩腳,卻聽書房外腳步聲響,護衛高聲通報:「皇子協求見后將軍。」

田齊只得放過高順,怒喝一聲道:「讓他進來。」

劉協在房門外聽聞田齊怒喝,不由一愣。他身為皇子,身份尊貴,又因身體虛弱,被董太后小心護在身邊,半步不肯遠離,還從來沒有人在他面前呼呼喝喝。

皇子協這是首次出宮,董太后不放心他的安全,派了百餘皇宮禁衛和貼身內侍、十常侍之一的韓悝隨他過來。田齊沒有出迎,僅派護衛通傳,令韓悝惱怒,勸皇子協取了糖就走,不必入府與田齊相見。

劉協有求于田齊,又跟隨劉宏日久,姓子沉穩。他沒有在意田齊的失禮,令護衛留在府外,只讓韓悝相陪,進了府中。

韓悝惱怒田齊言行無禮,挺身上前,欲出言質問。劉協連忙抬手制止,脫下鞋子,推門進了書房。韓悝只得忍下怒氣,跟隨劉協入內。

劉協向田齊行禮說道:「久聞父皇贊后將軍智勇無雙,劉協心中仰慕,特來拜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