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想必傲公子不是一個食言的小人吧?」柳柔掩嘴嬌笑,美眸中的痛快之意絲毫不加掩飾,那目光就好像能欺負到傲宇是一件多麼偉大的事情一般。

嘎嘣!嘎嘣!

傲宇咬牙切齒,雙拳都是捏出了青白,惡狠狠的盯著柳柔,要不能討回一些場子,自己做為男人的面子就完全沒了。

呼……

「柳兄和前輩請迴避一下,我與柳小姐有事商議一番。」傲宇眉頭舒展,又恢復了一臉的笑容,開始滿是玩味的打量起柳柔,將對方看的渾身不自在。

「這……」柳三剛欲開口卻被柳燃制止,做為生死境的強者,活了幾百歲的老傢伙,豈能看不出傲宇是被自家小姐算計了?而且算計的很是狠毒。

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柳燃直接帶著柳三撕裂空間離開了,柳柔身為陰陽境強者也不擔心會出什麼事,而傲宇有著柳柔的掌控,也不會不同意幫助柳三。

待得兩人離開后,傲宇這才笑眯眯的看著柳柔,打量著她那絕世的容顏和傲然的身軀,玩味道:「我很佩服甚至恐懼柳小姐的推算之術,不過你可曾推算出了我接下來要幹什麼?你來猜猜如何?」


話音一落,柳柔的美眸中滿是慌亂之色,之前的淡定頓時消失不見,而傲宇則徑直的走到了她的面前,伸出手點在了柳柔的下顎,輕輕的將其臉龐挑了起來。

… 傲宇的呼吸漸漸的有些粗重起來,手指勾在柳柔那光滑的下顎,肌膚柔潤滑膩,俯視著那張美到不似人間能有的容顏,尤其是她此時慌亂的樣子,更是惹人憐愛。

果真是冰肌玉骨容顏似仙,那曼妙的身姿有些輕微的顫抖,柳腰盈盈一握,胸前堅挺惹人無限遐想,那裸露出的肌膚淡淡紅暈浮現,增添了一份誘.惑之美。

「咳咳!本少問你話呢,可是推算出接下來要發生的事了?」傲宇失神片刻猛然醒轉,心下暗贊連連,如此近距離的觀賞,才知道她美到了極致,以往遊走在花街柳巷,自己怎麼說也是花叢老手,可還是完全被此女的仙顏吸引了。

空氣好似靜止了一般,安靜到可以聽見兩人的呼吸聲,傲宇打量著她的身軀向上游視,當和柳柔的美眸對上之時,那挑著下顎的手都不由得顫了顫。


只見柳柔的美眸中一片水霧,儼然是一副泫泫欲泣的樣子,直直的盯著傲宇,嘴唇緊緊抿起,將薄如蟬翼的嘴都壓出了誘人的印記。

我見猶憐!

傲宇瞪大了眼睛,只是那一剎那的對視,自己都險些迷失進去,收回一半的手動了動再次勾在了她的下顎上。

柳柔不愧是宗聖州六大美女之一,不論是強勢之時還是故作柔弱,哪一個樣子都能引起天下男子傾心。

「我是陰陽……」

「陰陽境又如何,不還是要讓我這個小小的凝元境幫忙?何況你踏入陰陽境還有我的功勞呢。」傲宇不等她說完便直接打斷,撇了撇嘴瞪著她,一副我吃定了你的模樣,讓柳柔的嘴唇抿的愈發用力。

傲宇見她啞口無言不由得笑了,同時心中更加的確定了猜測,柳柔身為陰陽境強者,又是恐怖的九重陰陽境,沒有確切的把握到真不敢惹怒此女,可她此時的樣子,無疑是證明了自己所想。

她需要利用自己,柳三身為柳家人,實力最弱,身後的勢力也最弱,可柳柔還是要自己去幫助他,另外兩位同是柳家嫡系子弟,實力和背後勢力都對柳家有著極大的好處。

可柳柔還是選擇最弱的柳三,傲宇可不認為那柳三有著什麼地方能讓此女在意,雖然不知道柳柔打的是什麼注意和目的,但至少自己是她計劃的重要一環!

知道這一點就足夠了,管她什麼陰陽九重,還是要顧及自己的臉色!

想到這裡傲宇不由得嘿嘿笑了起來,心中那股憋悶的感覺消散了大半,一股找回了場子的豪情溢滿心頭。

可接下來的一幕,頓時讓傲宇瞪大了眼睛。

只見柳柔的美眸緊緊的閉了起來,長長的睫毛抖動證明著她此時的不平靜,微微仰起了頭,抿著的嘴唇也漸漸鬆動,完全是一副任君摘採的模樣。

「罷了,天意如此,我不能違背,也不敢忤逆。」柳柔心中喃喃,不斷的安慰著自己,緊繃的身軀也漸漸的鬆弛。

可這般模樣卻是讓傲宇心頭猛烈的跳了起來,那一股壓制的欲.望頓時沖昏了頭腦,望著那誘人的嘴唇,絕美的容顏,再也抵擋不住誘.惑的俯下了身子。

兩唇相碰,柔軟的觸感和一種異樣的感覺湧入兩人心間,使得兩人腦內都是一片空白,饒是自認是花叢老手的傲宇,此時也被這種感觸迷失了神智。

完全是本能反映的伸出了舌頭,撬開了柳柔的最後一道防線,追逐著她那慌亂躲閃的香舌,當相互碰撞的時候,兩人的身軀都是猛的一顫。

柳柔也被這種異樣的感覺侵蝕,從未嘗試過的她,此時也開始生澀的回應了起來,一雙玉臂伸出環抱在了傲宇的脖頸。

嗡!

傲宇大腦一陣嗡鳴,自從能修鍊以後,一年多的時間都沒有近過女色,又何況傲宇之前七八年的時間都穿梭在花街柳巷,此時焰火被點燃,如何能忍耐的住?

而就當傲宇的手抓在柳柔的腰間,想進行下一步的動作時,柳柔的美眸猛的睜開,也不知是柳腰被碰觸了,還是因為什麼,嬌軀一震間便將傲宇震的倒退了數步。

傲宇見狀頓時大怒,這都要那什麼了,你才來反抗幹什麼?要是反抗還那副任君摘採的模樣,這不是擺明了整老子呢嗎?

想到這裡傲宇憋悶至極,剛欲再次欺身而上,卻被柳柔那雙靈動的眸子給生生的制止了,無奈之下只能苦笑,摸了摸鼻子將心中的火熱壓制。

可不想惹怒了這個女人,境界達到陰陽九重不說,就是那一手鬼神莫測的神算術就足以讓傲宇忌憚了,可不想再被她算計一次。

「剛剛就當作是算計你的賠償……」柳柔俏臉紅暈未散,目光有些躲閃的說了一聲,便快步的離開了柳樓。

「……」

傲宇無語至極,沒想到這女人這般大方,不過想想自己被算計的事,咧了咧嘴也就接受了。

開玩笑,堂堂六大美女之一的一吻,不知道天下多少天之驕子做夢都想著呢。

「我不會對你負責的,咯咯咯。」

就在傲宇琢磨著怎麼征服柳柔的時候,她那婉轉動聽的笑聲傳來,聲音之中滿是調侃之意。

「我草!又他媽被耍了!」傲宇愣了愣頓時大怒,看著柳柔消失的地方,恨的咬牙切齒。

是了,堂堂陰陽境九重豈能讓一個凝元境如願?看了看身下那依然昂頭的小兄弟,更是恨的牙痒痒,著實沒想到此女這般惡趣味,居然故意引誘,到頭來卻不讓自己發泄。

「哼,這次是嘴,下次就是你……嘿嘿!」傲宇嘴角微微一勾,不由得回憶著柳柔那豐滿傲人的shuangfeng和翹臀,只覺得壓制的那股欲.望頓時暴漲。

媽的!真是個禍害!

傲宇無語至極,連忙盤膝平息著那股蠢蠢欲動的情緒,暗道沒有確切把握,還是盡量少招惹此女了。

而此時仰靠在門后的柳柔也是一臉的紅暈,深呼吸了幾口,抬起纖纖玉手安撫著胸口,美眸中的神色很是複雜,與剛剛放出不會負責的調侃聲音完全不是一個樣。

此刻彷彿就是一個春心萌動的小女孩,若是傲宇見到一定會狼性大起撲上去,這副樣子真是太惹人垂涎了,可惜的沒人有幸看見。

……

三日後,柳域主城「柳城」街道上。

傲宇拽著一臉不情願的柳三,坐在了一個高寬幾丈的車攆內,車攆裝潢極其惹人矚目,不為別的,只因這車攆完全是由數千顆天石所鑄,就連出入的帘子都是有名的天品天材地寶「金玉紗」。

而拉車的更是威風凜凜,九隻四階二品妖獸「斑斕虎」,在前方不緊不慢的仰頭行進,所過之處道路通暢,所見之人皆是驚慌的讓出路來。

四階二品妖獸,可是相當於聚魂境二重的強者,這等境界足以成為三宗兩聖地以及柳家的嫡系親傳了,而現在卻淪落到為人拉車的地步,雖說是妖獸,可境界卻是絲毫不假。

尤其是那車攆,天石打造,天品天材地寶金玉紗做簾,價值高的可怕,即使是陰陽境強者都捨不得這般lang費。

見到的人都在懷疑者車攆內的主人身份,這等架勢就連三宗兩聖地的親傳弟子都沒有,要非找個能和這車攆比拼的對手,只怕只有那位柳家家住獨女柳柔可以勝之了,畢竟一個宮殿都是天石,任誰見到聽到都會驚呼駭然。

而此時傲宇卻是一副老神在在的安坐,車攆內空間極大,容納十幾個人都可以,在最裡面則橫陳著一張金色的大床,中間則擺放著桌椅,上面全是天材地寶,就連柳三珍藏的天品靈果都拿了出來,被傲宇日日當作糖吃。

天材地寶品次依次是黃,玄,地,天,王,皇,天品靈果價值比只天石都不逞多讓,即使柳三身為柳家少爺,一年也不過十顆而已,積攢了數年的靈果,如今都被傲宇吃下了肚子,可又沒有辦法去阻止,只能打碎牙齒往肚子里咽。

傲宇卻對此滿不在意,閉著眼睛很是享受的小睡起來,回憶著這幾日所做的事情,心中也有些痛快。

自從那日被柳柔耍了后,傲宇無奈之下只能忍著,既然答應幫助柳三,自認也要著手計劃。

因此便以從柳柔那裡要來的天石,以數千顆數目打造了這座車攆,至於九隻四階妖獸則是請柳燃幫忙收服的。

為了讓妖獸可以忠心,傲宇更是將周道玄送的增元丹拿了出來,剛好為九隻妖獸服用,結果卻大出傲宇的預料,本是四階一品,足足的提升到了四階二品層次。

「看來以後要多打劫一些增元丹」傲宇如是想到。

自然幾人都有分工,傲宇也沒有閑著,打聽了一下柳荷城附近的勢力,認準了一個行事極其惡劣的小宗門便下了手,有柳燃這等生死境強者助陣,宗門唯一一個陰陽境也被斬殺。

宗門中的寶物也都被傲宇收刮,柳三等人都不知道傲宇為何如此,但礙於要讓傲宇幫忙,也就任他性子做了。

不然以強者的高傲,沒有利益的情況下,決然不會對一個小宗門出手的,何況那裡還有著一位陰陽境。

家裡忙著裝修,所以這段時間都是每天更一章,等裝修好了,就能多更新了,至少每天不會低於萬字,還望諸位書友幫忙收藏一下,謝謝!

… 如此大氣的入城自認吸引了所有人的矚目,一個個都在猜測著車攆主人的身份。

而當車攆行進到柳家府門前時,一臉難看之色的柳三走下車攆,勉強的對著圍觀之人擠出了一絲笑容,一路從城中跟隨而來的人才知道,這車攆中的人是柳家的弟子。

還不是普通的柳家子弟,居然是柳家除了家住獨女柳柔外,唯一有爭奪家主位置的三位公子的其中一位。

「這柳三少是腦袋抽了嗎?竟然這般奢華的回歸?難道他不想要柳家家主之位了?」

吵雜的聲音不絕於耳,身為柳城的原住民,自然對柳家家住爭奪戰的事情很是清楚,見到柳三這般架勢,一個個只覺得腦袋轉不過來彎了。

要知道柳家家主的位置需要滿足四個要求,天賦實力要強,眼界要高,品行要端,底蘊也不可弱。

可柳三這個四項最弱的少爺,此時已然觸犯了品行大忌,這還沒登上家主之位就這般lang費充裝場面,若是家主得到了,豈不是要把柳家給敗壞了?

同樣疑惑的自然還有一些陰陽境強者,一個個探尋了柳三的境界,得知他現在不過是凝元五重境,對他得到家主之位的希望更是渺茫了,也正因為如此使得一些以往沒做出決定的人有了想法。

柳三實力不如另外兩位公子,眼界關係更是相差甚遠,品行不端了極點,四項中唯一能讓人瞪大眼睛的就是底蘊了。

能讓四階妖獸拉車,天品天材地寶和天石做車飾,這等底蘊就連陰陽境都拿不出來,除了生死境大佬外,無一人敢去往生森林搶來九隻四階妖獸,更是拿它們當拉車的。

這要是陰陽境去做,只怕是頃刻間就得被妖獸群轟出來,就連柳燃這位生死境強者,當初也是差點沒走出往生森林,可見妖族的可怖之處。

而傲宇也大搖大擺的從車攆中走了下來,雙眼笑眯眯的聽著四周的議論,拍了拍柳三的肩膀以示安慰。

「啊!這少年是誰?看起來也就是十五六歲的樣子,怎麼也能和柳家三少平起平坐了?」

「一定是三宗兩聖地的弟子,傳言柳家三位公子唯獨柳三少沒有三宗兩聖地支持,莫非此次要逆天了不成?」

隨著眾人驚呼聲一潮比一潮高,柳家的侍衛見此也把持不住,一臉陰沉的回府稟報去了。

終極美女保鏢 ,笑眯眯的巡視了一番,便和柳三站立在府門前,並沒有進入的意思,好似在等待著什麼。

「傲兄,這次怕是要惹怒家主了。」柳三臉色擔憂,對於四周的議論很是在意,畢竟此番爭奪家主不容有失,可傲宇偏偏以如此方式出場,無疑是被扣上了品行不端的帽子。


柳家身為柳域霸主,雖然得到眾多勢力依附,但是對於家主爭奪戰卻禁止其他勢力攙和,只允許三宗兩聖地加入,由此可見柳家極其重視面子。

而柳三如此奢華的出場,無疑是讓世人以為柳家的富裕,說白了就是顯擺,不但柳三被扣上品行不端的名頭,就連柳家也會因此顏面大失,畢竟柳三是柳家的三位下任家主人選,一言一行都關乎著柳家的聲望。

「嘿嘿,這點就無需擔憂了。」傲宇微微一笑,面色淡然的站立在那裡,彷彿柳家家主也奈何不了他一般。

傲宇如此自信的樣子,讓柳三愈發疑惑起來,一路之上沒少相問此次的計劃,可傲宇就是一個字都沒有透露過,若不是柳柔發話一切聽他的,只怕柳三早便甩衣袖走人了。

片刻后,柳家的周圍聚集了無數的人群,密密麻麻的一片,可見城中的大部分人都來看熱鬧了,乍看下去就好似要包圍柳家似得。

傲宇見此笑容愈發的燦爛起來,來的人越多越好,不怕你來,就怕你們不來,身為柳域的霸主柳家,家主之位關係著整個柳域的走向,若家主像柳三回歸這般鋪張lang費,那麼柳域的各大勢力也會升起危機感,都得擔憂著被柳家壓榨。

這自然也是人群聚集的目的,為的就是看看這柳三要如何收場,也看看柳家是什麼態度。

「柳家三位長老和兩位少爺都來了!嘖嘖,到要看看這柳三少要怎麼辦。」

「咦?那為首的是柳柔!難道真的如傳言所說,由她來代理家主了?」

「可能是了,柳家家主已經突破生死境,按照生死約定是不可以在明面掌控家族的,想來沒有決定出下任家主是誰前,柳家的家主由柳柔小姐代理了!」

隨著眾人的猜疑和震驚,從柳府內走出了幾十道身影,為首的女子最是引人注目,那絕世的容顏曼妙的身子,走動間帶起陣陣香風,展示著她那讓世人為之傾倒的氣質,使得在場所有人都是一臉痴迷之色。

而在柳柔一旁的則是三位中年男子,邁著龍威虎步盡顯張揚霸氣,使得圍觀的人群都是不自禁的倒退了數步。

傲宇雙眼眯起,打量著這三位柳家的三大長老,這三人可都是半步生死境的強者,乃是柳家擺在明面上的最強戰力,當然其中的二長老是柳三的父親,可此時也是一臉極其難看之色。

目光調轉落在了三位長老的身後,有著兩位年紀都在二十三四左右,從其的氣息來看,可感覺到絲絲魂力,可見這兩位和柳三爭奪家主之位的少爺,皆是達到了聚魂境,並且境界絕對屬於高階。

「三弟,你真是好大的膽子!」不待得柳柔等人開口,那位於大長老柳鍾之後的柳世直接邁出一步,站立在府門前居高臨下的大聲喝斥。

「真是丟了我們柳家的臉,如此鋪張lang費的敗壞柳家名聲,你該當何罪?」柳林此時也是站了出來,和柳世並肩而立,兩人同為爭奪家主之位的柳家少爺,此時一同站出,無疑是要將柳三徹底清除出去。

柳世做為大少爺自然聲望極高,而那老二的柳林也是不差,兩人的關係又非比尋常,可以說是穿著一條褲子說話的,到最後誰當上家主,無疑都會讓兩脈一條心。

更有傳言說柳林並不是三長老柳鷹的親子,而是那大長老柳鐘的子嗣,柳林和柳世也是同父異母的關係。

而柳鷹對此也不做否認也不做承認,這種曖昧的關係讓世人都是再三猜測,可就是沒有人能確定此事。

傲宇拍了拍柳三的肩膀,見他此時已然啞口無言,不由的搖了搖頭,暗暗慶幸沒有將計劃告訴他,不然大事難成。

「你們兩個又是什麼東西?膽敢如此侮辱柳家三少?莫非是要造反了不成?」見柳三不說話,傲宇眉頭皺了皺便上前一步,點指著兩**聲訓斥了起來。

「……」

話音一落,所有人都愣住了,就連柳家的眾人都是一臉不可置信之色,全然沒想到這十五六的少年這般大膽,居然問柳家的兩位少爺的罪?

呼……

柳家人反映過來勃然大怒,可圍觀的人卻是一臉饒有興緻,也樂意見到柳家這霸主地位被人挑釁。

「大膽!你是什麼東西? 每天都在被刷新人生觀 ?可知本少是柳家的大少爺柳世?」柳世冷冷道,也不等那柳林出言駁回面子,直接將聚魂境的氣勢碾壓傲宇而去。

「哼!雕蟲小技!」傲宇不屑冷哼,立身在那裡一動不動,任由那氣勢碾壓,完全不受絲毫的影響,臉色依舊淡然。

開玩笑,對於將玄天拳甲帶上,玄天劍有佩戴在腰間,魄境初期的四倍戰力,加之一起足足八倍戰力,更有鴻蒙紫氣這等凌駕在所有力量之上的手段,以現在凝元六重的境界,即使對上聚魂境高階都可一戰。

何況只是氣勢而已?

斗天武神

如此一幕讓所有人獃滯了下去,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柳世做為柳家大少爺,實力天賦無疑是最高的,境界早便達到了聚魂境高階,而眼前的這個少年從氣息看不過是凝元境,居然將對方的氣勢毫不在意。

這豈不是證明這個少年真正實力不弱於聚魂境高階?

這不止柳世和柳林兩人不淡定了,就連那柳家的三位長老都是一臉驚色,在凝元境就可對抗聚魂境氣勢不輸,這份資質就連三宗兩聖地都很難見到。

莫非此子是三宗兩聖地的重點培養弟子?

想到這裡都是臉色沉重,三位長老同時出手制止了柳世的繼續挑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