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難道失手了?」

楊林有些意外。

陳道臨卻是信心十足。依然小心的摩挲著星隕。

終於。

星隕完全被打開。

呈現出來的,竟是一隻指甲蓋大小的玉蠶。

這隻玉蠶通體晶瑩,散發著淡淡的星光,靜靜的伏在石屑當中。彷彿已經石化了億萬年之久。

「這是什麼東西?」

楊林愕然。

難道是件小飾物,供人在閑暇時把玩?!

「老天爺,居然是『虛空蠶』!」

陳道臨觀看良久,驟然驚呼道。

「什麼『虛空蠶』?沒聽說過。」

楊林仍然一頭霧水。

天外星隕之中,神秘莫測的東西太多,就算見識再廣,也不可能全都懂得。

「所謂的『虛空蠶』,已是太古傳說,生活在十億年之前,在那浩瀚無盡的星域之中。」

「它們的食物極為特殊,以吞噬空間裂縫為生,所以,又有另一個名字,叫做是『補天神蠶』。意思是把天地的裂縫都一齊彌補。」

「太古時代,有強者專門捕捉這類神蠶,利用它們來尋找空間裂縫。」

陳道臨侃侃而談,似乎對太古傳說了如指掌。

「還有這樣的妙用?!」

楊林不禁震撼。

這可是好東西啊!

空間裂縫通常十分隱蔽,平時根本就遇不到,就算有心找尋,都未必找得到。

據楊林所知,空間裂縫有的通向異位面,有的則是半封閉的,被人藏匿了一些寶物。

象是之前的「妖帝之心」,就被楊林藏在地底萬丈深處的某處空間裂縫之中,讓它的神秘波動徹底消停。

不過,話又說回來。

看這「虛空蠶」的狀況,不象是活的,就算得到了也沒有任何用處。

陳道臨所知的也很有限,並不懂得眼前這隻玉蟬的死活。

楊林放出精神力,裹住它,卻沒探到半分生機。

無奈之下,楊林只好嘆了一口氣,頗為遺憾的翻出一個玉盒,小心的將「虛空蠶」收了起來。

沒有停頓,陳道臨又開始剖開第二枚星隕。

這枚星隕造型也極為奇特,象是一尾大青魚。

滿懷期待的等了小半個時辰,寶物出現了。

「運氣逆天了!居然是第三塊『勾玉碎片』!」

陳道臨震撼,楊林不禁狂喜。

太不可思議了!

這一瞬間,楊林甚至都感覺到,有種氣運加身的錯覺。

「幹得不錯!」

楊林心情極好,又隨手拋出不少烏金幣,算是對陳道臨的獎賞。

正當他收起這塊「勾玉碎片」時,驚人的事情發生了。

楊林手指上戴著的一枚「儲物星戒」,陡然間震顫不已,緊接著就出現一條條裂紋,象是隨時要崩潰炸裂。

「什麼情況?」

楊林瞳孔一縮。

如此情形,他根本沒有料想到。

很明顯,「儲物星戒」中的空間遭到了破壞,整個戒指都即將毀壞。

不假思索的,楊林閃電般將其中的寶物,一股腦的攝取出來。

否則的話,戒指空間一旦崩塌,裡面的東西也將消失不見,不知會捲入哪片虛空亂流中。

「怎麼回事?」


陳道臨也感覺不對勁。投來了疑惑的目光。

楊林動作極快,摘下戒指,扔到了地上。同時,將挪移出來的藏品。轉移到另外的儲物寶貝中去。

啪啪~

「儲物星戒」。終究是化為了百十碎片。

一道黑光閃逝,其中的儲物空間。就那麼消失了。


隨即,一個不起眼的小東西,跌落出來。

「『虛空蠶』!它還活著!」

仔細一看,楊林頓時興奮了。

沒錯。地面上蠕動個不停的,指甲蓋大小的小東西,正是之前石化了一般的「虛空蠶」。

不但如此,「虛空蠶」頭上,還繚繞著一小圈烏黑的線條,透出玄奧的氣息。

見狀,陳道臨也反應過來。

之前被裝入「儲物星戒」中的「虛空蠶」。不知為何,居然復甦過來。它對於吞噬空間,有著一種本能。所以,「林凡」的戒指。就被從由而外的破壞,造成了現在的局面。

不假思索的,楊林五指張開,真氣如絲線般纏繞過去,頓時將「虛空蠶」團團裹住,輕飄飄的託了起來。

這種逆天奇蟲,千萬不能放跑了。

「虛空蠶」剛剛復甦,似乎還沒有徹底的清醒,縱然被擒拿住了,都沒有任何反抗,只是略顯焦躁的扭動著胖乎乎的軀體,顯得憨態可掬。

「別把它給放跑了!」

陳道臨驚喜之餘,也不禁有些擔憂。

不過,楊林立即犯了難。

這個小東西,破壞力太強了,不知該放在哪裡。

反正,儲物類的寶貝,是不可能的了,有多少都不夠它破壞。

此時此刻。

「藥王神火」悸動了一下,莫名的氣韻散發出去,立即引起了「虛空蠶」的注意。

「虛空蠶」昂起頭來,朝楊林望來,更扭動身軀,嗖的一下,掙脫了真氣束縛,落到楊林衣衫上面。

「怎麼了?!」

看到這種情形,楊林也嚇了一跳。

這隻奇蟲,不會象吞噬空間那般,一下子摧毀自己的身軀吧?!以它剛才展示的能耐,未必就做不到這一點。

好在,楊林的擔心是多餘的。

「虛空蠶」象是很喜歡楊林身上的氣息,亢奮的爬來爬去,還不時的點著頭,狀態嗨極了。

「不會吧,這樣也行?!」

陳道臨傻眼了。

這樣的變化,還真是讓人想都不敢想。

「沒事,它似乎喜歡跟我玩。」

楊林哈哈一笑,繃緊的心弦頓時放鬆了。


他隱約明白,這都是「藥王神火」的功勞,否則的話,「虛空蠶」指不定就逃之夭夭了。

任由「虛空蠶」在衣衫上玩耍,楊林又開始催促陳道臨,剖開第三枚星隕。

陳執事拿了錢財,自然盡心做事,沒耗費多長時間,居然完成了任務。

封存在星隕中的,是個碧色的琉璃盞,看那古樸自然的造型,應該也是太古時代的產物。

陳道臨也說不出來,這究竟是什麼寶貝,又有著何等功用。

楊林將琉璃盞托在掌心,放出精神力,慢慢的滲入盞中。

頓時,就讓他的腦海中,呈現出一幅奇景。

某處荒僻的紅砂平原上,一名赤著上身的精壯青年,正執刀而立。

這名青年面目模糊,氣息也極為模糊,象是與天地融為一體,強得令人心顫。

執刀青年,就那麼靜靜的站立,吐息極為勻稱,象是在等待著什麼。

陡然之間,他頭頂的星穹之中,奇輝閃爍,一陣流星雨降臨了。

「斬!」

執刀青年舌綻春雷,閃電般劈出一刀,刀芒驚天,瞬間沒入了星穹。

剎那間,天地震顫,大地急劇龜裂,星光搖搖欲滅。

轟隆!

一團耀眼的火光,在天空中騰起,竟是有一顆流星,被刀芒斬爆。

「我的天!」

楊林徹底震撼了。

一刀斬出,居然能劈斬流星?!

這還是人?!

不用問,楊林也明白,這琉璃盞中藏著的,是一門驚天刀技。

就算不如傳說中的戰技,諸如「毀滅之矛」、「殺神之劍」、「奪魂之眼」等等,恐怕也差不了多少。

「太好了!」

回味過來,楊林臉上笑容綻放。

他現在,最急缺的就是趁手的刀技。

沒想到,居然在星隕中剖解出來,也算是完成了一樁心愿。

…… 得到琉璃盞后,楊林迅速離開了「千寶坊」。

見好就收,這才是王道。

他可不想惹出什麼風波。

腳步一轉,楊林走向「萬象樓」。

之所以這麼做,全都是因為那隻「虛空蠶」。

此時,「虛空蠶」仍在楊林衣衫上爬上爬下,玩得不亦樂乎。

楊林深知這頭異蟲的可怕,連空間裂縫都能輕易吞噬,最好還是別輕易的觸碰它。

一路上,有好些人朝他投來了驚詫的目光,不少人更是竊竊私語,似乎已經看出了這頭小蟲的不凡。


麻煩就在這裡。

必須找個地方,把它藏起來。

老是這麼招搖過市,根本不是個辦法。

接近一個時辰,楊林才從「萬象樓」里出來。

事情得到了圓滿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