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黃金獸發出低吼,頭上金角指向前方一處平頂山。

卓一凡摩挲著它的腦袋,立時它安靜下來。然後落在那處山頭,根本無需簽訂所謂的契約,甚至無需傳音,兩人之默契簡直形同父子。

「奶黃包,等我從這裡出去,一定會醫好你。」卓一凡從它身上跳下,輕柔的撫摸著黃金古獸一身軟絨絨的金毛。一時之間,有些動容。因為這小傢伙從自己遭了劫后似乎就出逃尋找他了,而後誤打誤撞跑進了天域中,在此開闢了秘境,似乎早料到他會來一般,一直守在這處險地不曾離開。

但同時,也喪失了變化人形,以及說人語的能力。

「前面就是天地法痕所在了嗎?」他望向這空闊的平頂,又盯住了前方一塊巨大石墩。上面密密麻麻的刻著字,類似咒印,也似太古文字,但又與龍族文字與華夏文字不同,既不霸道,也不剛強。第一眼望去,彷彿陰陽相生,有種極致的柔和在之中。

「莫非和天衍之法有聯繫?」卓一凡心中思忖,覺得天地法痕與他想象中不一。讓他想到了天衍之法。有種言不盡的奇異在其中。

赤金色的瞳光亮起,一點點在流轉,瞳仁如若花開,大聚大合。輪迴咒印充塞不朽,生生不息。

他張開魔瞳,將石墩上的文字盡收眼底,想要找到這其中的聯繫。

一代也湊到近前,他曾聽過有關失落神法的傳聞,也試著找尋過,但踏遍天地都未有線索。沒想到竟在這等地方。身邊的少年,簡直氣運逆天啊!

「這是?!」

突然,魔瞳微微一縮,透過石墩,卓一凡發現這石墩之中居然封藏了一道捲軸。

難道這就是刻錄了失落神法的古卷嗎?他一陣狐疑,若是如此,必須先下手為強了。

畢竟現在時間緊迫,後方多名化神強者很快就會殺到跟前來。若獲得失落神法之力,即便無法完勝,也足以令他立之不敗。

他捏緊拳頭,手臂上青筋暴起,滅魔宮與羽狼族的族紋在雙臂上顯現,而後亮起,霎時間無盡光輝涌動,令他力量暴增。準備破開石墩,取出古卷。(未完待續。。) 鐵臂吸納了族紋精粹,今非昔比。*頂*點*小*說卓一凡感受到從未有過的力量湧進臂中經脈,神能驚人,居然化成兩股神暈在小臂外流轉。

「神之氣……」一代在旁眯眼注視。繞是他見多識廣,在此刻也是微微露出驚疑之色。

神之氣,當神能濃度強到一種境地才會顯化。可看作達到那種境界的強者,戰鬥之時所釋放的特效。但一般多見於化神後期的強者。

這個少年的境界離化神還差個十萬八千里,居然已經可以幻化神之氣了,若是有人知道真相,一定會哀其不幸,怒其不爭。實在是人比人,氣死人。

「失落神法,我來了……」

「轟!」

一拳!驚動天地!

無窮神能在拳心間集聚,落在那石墩上,散發出充塞神界的道音。讓人愕然,這絕非一個金丹秘境的修士可以爆發的聲勢,簡直逆了天。


不過,他小看了這石墩。只見石墩在這拳觸及的剎那,上面的文字忽然亮起,一股可怕的波動散開,懾動神魂。

卓一凡眉心一痛,眼前昏黑,差點昏死過去。好在他又永生靈田恢復靈氣,同時又有一代守護,只片刻便恢復了精氣神。

「好強的力量……」他驚異,剛才那股波動太嚇人了,若是尋常修者這一刻會當場炸開。

「沒想到我一路前進到這裡,居然被一個破石墩給坑了。」

卓一凡苦笑著搖搖頭,此刻他已發現這石墩里的貓膩。儘管看上去很破舊,甚至沒有一絲靈力波動。但事實上。卻是一個大陷阱。

他猜測。石墩表面的文字其實是一道禁制,正常撫摸、觸及並不會造成影響,十分普通。但一旦對其施力,便會加倍反彈而回。

「幸好剛才才使出三成不到的力氣。」這陷阱著實讓人無言,不過也證明了這禁制締造者並非凡類。現在依靠蠻力肯定是不行的了,卓一凡看向一代:「老師可有辦法破開嗎?」

誰知,一代搖頭,道:「這石墩是個異物,連我剛才也沒看出其中怪異。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天地法痕中被做了手腳。」

卓一凡瞳孔微微一縮,驚異道:「什麼手腳?」

「已經有人來到過這裡,實力不俗。」一代神情嚴肅,徐徐說。他猜測,一個真神曾經找到這裡,而且大抵也是為失落神法而來,只可惜因為某種緣故未能將神法帶離。因此在這裡設下無上禁制。

這樣做的目的無非有二。其一,可以防止旁人奪走。其二,設下禁制等同於確定了方位,可以等到適宜的時間再行奪取。

卓一凡聽得一陣心驚。一個真神居然來過這裡,還在法痕上動了手腳設下禁制。而且手法連一代也不曾看出。這究竟是何方神聖,有如此高明的手段?

雖然心驚,不過卓一凡越發確信這裡藏有大寶。哪怕不是失落神法,也是一件讓真神都為之癲狂的神寶。

只是,眼下該怎麼做卻成了問題。

這石墩的禁制十分怪異,連一代也無法看出,自然無解。再者,又無法用蠻力破開。可謂是進退兩難。

「吼……」

這時奶黃包發出低吼,它緩緩上前,用身體抵著石墩,扇動雙翼,四蹄發力猛地向後蹬去。

結果,石墩移位。在原先被遮蔽的位置,露出一道古樸的法陣。

法陣上所刻畫的符文已隨歲月流逝,被風沙吞噬的無法看清,但從文字中散出的瑩瑩光火間,還是能感受到一股神力。

毫無疑問,這是一輪太古法陣,雖然已經破敗,但神能難掩。

「這是道已經破碎了傳送陣。」一代看著面前的法陣,眼中略微帶著一絲驚異,「從上面的結構上看,倒是有些像聖族作風?」

「聖族,曾經來過這裡?」卓一凡訝然。不禁看向遠方那個石墩。聖族人居然來過這裡?那麼,曾經嘗試奪取失落神法的真神,有沒有可能也是聖族人?

「絕對不會有錯。曾幾何時,吾見證過那段歷史,這就是聖族的傳送之陣。」一代喃喃,同時也在思考。不時,又道:「吾猜,這失落神法應該就在傳送陣的另一頭……」

卓一凡疑惑:「另一頭?」那石墩裡頭的古卷又是什麼?


一代搖搖頭,他看不出,只是建議先將那石墩收攏。待到日後再想辦法取出古卷。

卓一凡瞭然,接著張開魔瞳呼喚視界之力,對準遠處的石墩。當下,的確沒有更好的辦法。但是,他總覺得有些不安。感覺事情要比他想想中要複雜一些。

果然,就在視界將那石墩收入的剎那,異變突生!

轟!

神能動天,在前方爆開,可以看到一股衝天神能在這裡沖開,化作一道聖光通向天際。

「怎麼可能?」卓一凡露出異色。那石墩居然可以違抗視界之力的轉移?!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有些不知所措。

但如此一來,也驚動了許多人。

只見於此同時,遠處無數流光朝這裡飛至,諸教教頭,在這一刻全部殺到了。並且他們看到了那通天的神柱,已經鎖定了目標。

一瞬間而已,卓一凡蹙眉,感到很多神識鎖上了他,並且充滿殺意。

「大膽人族餘孽,這一次你無處可逃了!」發聲的是滅魔宮教頭,化作一團黑霧首先衝來,渾身爆放無量神光。

「我何曾逃過?」卓一凡無懼,三兩步來到石墩邊,而後看向他,嘲弄說:「倒是你滅魔宮可笑。你作為一個半神,本該在族中指點江山,養尊處優。不該插手同輩紛爭,按女帝的話說,你這是壞了規矩。」

「規矩?」

滅魔宮教頭冷笑,兩道目光遙遙相撞:「所謂規矩,從來都是掌握在強者手裡。」

「是嗎?」

卓一凡盯住他,瞳間輪迴咒印展開,如同魔花綻放。驀地,滅魔宮教頭只覺得渾身發冷,彷彿墜入地獄。他驚異至極,一個人族,怎會擁有如此懾人的眼瞳?

「今日你必死!」他無法忍受,就要殺來。

卓一凡舉起石墩,冷笑道:「那我今日便來做做規矩。」

而後,他一步邁出,右臂陡然發力,將石墩拋出,扔向對方……(未完待續。。) ps:米娜桑,元宵節快樂!!!

第四四六章坑死人不償命

霎時,那裡神能暴動!巨大的石墩猶如一顆天外流星,在鐵臂強大的助力下向滅魔宮教頭咱砸去。[頂^點^小說][]

見到那人族少年竟用一塊破石頭對付自己,滅魔宮教頭冷笑不止:「雕蟲小技,何足掛齒!」在他看來這等自暴自棄的舉動,多半是已放棄抵抗的行為。

身為一方教頭,化神境的人物,一代半神強者。面對這種沒有任何門道的攻擊,他十分桀驁,連看都懶的看。對著那石墩,一掌拍出!

他毫無警覺,一心想著將這石墩拍碎,絲毫沒有留有餘力。

只看到,那茫茫虛空中,騰起一大片符光。氣勢磅礴,化神一擊,勢不可擋。幾乎有著一擊必殺的氣勢。

而此時,虛空中又多出了一道身影,那是羽狼族教頭,也是化神境的人物。在這時候終於趕來,要為自己的可憐的子孫以及族人報仇。


「你太心急了,此子應該交與我制裁才是!」羽狼族教頭冷漠道。他一身白裝,鬍鬚長的能掛到腳邊,隨風飄散。同時背後生有兩翼,敞開時足有數十米寬,上面流動神能,含蓄而恐怖。

「居然來了兩個半神強者……」下方,無數修士汗顏。不曾想過這些平日中不出世的活化石,居然在此刻現身。

「我知道!他們是來斬殺那個少年魔頭的。據說那少年魔頭接連殺了兩教的聖代,并吞噬了他們的族紋!」

「什麼?!吞噬族紋?難怪了!這是公然宣戰!挑起族戰,難怪連老族也坐不住了。」

下方強者議論紛紛。同時也在向後倒退。遠遠圍觀。因為趕來這裡的強者太多了。皆是諸教教頭。

除卻滅魔宮。羽狼族。還有虎牙,天翼,五行教。甚至錢界傳人也來到這裡。人們這才發現,原來來了這麼多化神境的大人物。

更令人悚然的是,他們皆是為了誅殺那少年魔頭而來。那究竟是怎樣一個人?竟然引發如此波瀾?

所有人都在沉思,自聖族以後,天地間何時出現這等逆天的存在了?最主要的一點是,這逆天般的存在還是一個被所有族落都瞧不起。視為最弱小的人族。

「咚!!」

最終。當兩股力量相撞的時刻,天地洪鐘似被敲響。發出震耳欲聾的顫音。

接著,顫音閉。天地如死一般沉寂。

「嗯?這石墩不尋常,我能感覺到裡面懷有重寶。」羽狼族教頭說道,目射金光。

若是一般的石塊,在遭到化神境強者如此的攻勢下,早就崩潰了。可以發出這樣驚悚的聲響。好像敲在什麼了不得的東西上,在對他們發出警告般。

「也許……」滅魔宮教頭老臉一紅。剛才他沒仔細探查。一想到自己差點毀了件寶貝,不免露出愧色。

「收了他,所得之物均分。」

「好!按你說的辦!」

兩人面面相覷。很是默契。在顫音消逝的剎那,同時向石墩牢籠。他們察覺到石墩表面的文字。覺得這多半是一件不朽的古物,打算聯手將它煉化。

然而,就在他們接近的剎那。石墩動了!它不再墜落,而是停滯在了半空,發出光芒。

只見,石墩上的文字全都亮起,流露出不朽。將兩名化神境強者當空震飛!

「什麼!」所有人詫異。這可是半神級別的人物啊!傳說中至高無上的存在,竟然被彈飛了?

事實上,那被彈飛的兩大強者比這裡所有人更吃驚。感到有一股宏大,且不可抵抗的意志出現。將他們抑制。

「怎麼回事?」滅魔宮強者雙眼激凸,幾乎失態。在剛才一瞬,感受到一股力量當空劈在了他天靈蓋上。讓他於短暫的時間裡,修為倒退。

卓一凡虛浮空中,站在遠方眺望,一切如他所料。這顆石墩雖然自己目前沒有辦法打開,不過現在卻可以利用其中的特異為他所用,取得這場戰鬥的勝利。這麼多的化神強者,如果不拿出些手段,落敗幾乎是百分之百的事。

他手捏大印,控制石墩。石墩之上被他注入人間道咒印,可以自由的為他所控。指哪兒打哪兒。

「諸位!一起上,誅殺魔頭!」滅魔宮教頭吃了虧,打算暫時避退在旁觀察。

然而,卻無人回應他。因為那顆石墩又朝他飛來了。而且這一次,石墩上繚繞著黑氣,無盡神能隨同符光熠熠生輝。好像一顆炸彈,隨時都會爆開。

「轟!」

可怕的神秘石墩發出爆音,四涌的光芒所猶如浩瀚無邊的神陽在空中當場炸開了。

兩大神境強者當場變色,那光芒完全追著他們而來,像是神罰!

周圍眾人皆震驚,不曾想這石墩居然是無上的存在。勢如帝王,簡直無懈可擊!追著神境強者擊殺,大有誓不罷休的架勢。

「轟隆隆!」

超乎所有人預料,石墩射出的神芒無比狂放!簡直像是幾道神藤,從中射出,無形中捲住這裡所有,連時空也被封鎖。令神境強者無法逃脫。

「什麼!」滅魔宮教頭變色!感到背脊發涼,不曾想區區一塊石墩竟給自己帶來這般災禍。一下子封鎖了所有逃生渠道,竟讓他沒能逃出去。

卓一凡看的雙眼發紅,覺得石墩中的古卷究竟是什麼已是其次。石墩本身就是一件至寶啊!連神境強者都沒有辦法應對。

只是有些可惜,不能被他收入視界。就算是件至寶,總不能一直扛在身上?

「這件東西了不得!」一代震驚,嘖嘆連連:「而且,剛才我有種感覺。覺得這石墩並非死物,其中具有意志。」

「意志?」一代的話給他提了個醒,他再次掐訣,施展人間道。嘗試與石墩進行溝通。從石墩對神境強者的殺傷力卓一凡可以看出那石墩之前絕對是對自己留手了。如果真的具有生命意志,也許可以嘗試溝通一下,達成某種交易。

「真是瘋了……」一代有些無言。這個少年還真是想一出是一出。

可令人出乎預料的是,溝通居然成功了。只見石墩忽然暴動,孕育出一種七彩的流質。

卓一凡驚悚至極,他剛才溝通石墩。讓石墩替他剿滅對他具有惡意的存在。日後再用天材地寶回報它。沒想到只是這麼隨口一說居然真的成功了……

虛空中的石墩,隨同恐怖七彩神光的溢出大放神威。只是這一次,他不再針對滅魔宮教頭一人。

而是這裡全部的神境強者……(未完待續。。) 此時此刻,虛空中神能起伏,所有神境強者都寂靜了。+頂+點+小+說+即便他們為千古活化石,傳說級別的人物,在此刻全都不知所以。不知該如何應對眼前的異數。

那石墩簡直太詭異了,根本不像是這個位面的產物。連神境強者的進攻都能無視,實在出人意料。不止如此,它彷彿還懂得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的道理,將攻擊反加兩三倍還回來。

而且,更加詭異的是。

這個石墩似乎聽到了那逆天人族的號召般,反過來攻擊他們。那少年,與石墩,居然是一夥的?!

怎麼突然冒出來這麼個東西,太出人意料了。

「嗡隆!」那石墩靜在空中,大放流光,流露出無上的七彩。彷彿亘古九天上降落的一片星雲,在那裡綻放。神能龐大的覆蓋了這片地域,直叫人無法喘息。

幾個神境強者捂著胸口,他們可以感受到身體中不斷沸騰洶湧的血液。不禁再次向自己發問,這石墩究竟是何物?太可怕了,居然有這等威勢。

那彷彿是神帝的王冠,睥睨四放,連諸神都要下跪。

人們驚奇發現,神境強者的威勢,在石墩氣息的作用下,漸漸削弱。而後消失的無影無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