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那你們剛才?」馨月聽聞林凡的一番解釋,心中十分驚訝,滿臉詫異的盯著兩人,在見到兩人的表情都不似是在看玩笑的模樣,這才有點相信林凡的說辭。不過卻還是略帶狐疑地問道。

「我們剛才?剛才怎麼了?」林凡奇怪地問道。不明白馨月導師說的是什麼意思。

「你們不是……」馨月還想說什麼,那邊的柳如嫣一把就將對方好看的櫻桃小嘴用手堵上,不讓其繼續說下去。

然後,柳如嫣氣聲道:「我都說了我和他沒什麼的了,馨月姐你再亂說,我就生氣了哦!」

馨月也沒想到這個平時看起來性格溫和的小妮子,今天好似換了個人,不過既然他們兩個都已經這麼說,或許這是真的也說不定。要不然這妮子也不會這番焦急的模樣。

將柳如嫣那纖細的柔荑,輕輕掰下,馨月淡淡地說道:「好了!我不說就是了,看把你這妮子急的。」

「不過,這傢伙倒是不錯,除了人長得稍微普通了點,其他一切都和如嫣蠻相配,難怪你爺爺會將他當成孫女婿來看待。如果換做是我,我也肯定這麼做。這傢伙的潛力可是十分巨大,而且他可是還不到二十之齡。」

「他厲不厲害,和我有什麼關係。我才不會看上他這種傢伙呢。我從小的夢想便是,我的未來丈夫,必須是個……」

「頂天立地的大英雄,大丈夫。」林凡坐在床邊,淡淡地說道。此刻柳如嫣的一番話,還有動作神情,簡直和當年那個驕傲得跟公主似地小女孩如出一轍。就連那語氣,還有從她眼中的神色。林凡似乎又想起當年的那一番場景。

「你還記得?」柳如嫣原本要說的話,被林凡搶先說出,有些詫異的看著後者,驚奇地問道。

「記得,怎麼不記得!當年的事情,我可一直都放在這裡。」林凡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腦袋,淡聲說道。


「這……對不起!當年那樣傷害了你,我……」柳如嫣想起當年之事,有些愧疚地低聲說道。

林凡見狀,知道對方誤會了自己的意思,還以為自己還在怪她當年那一番舉動。於是趕緊開口解釋道:「不要誤會,我說這話,完全沒有在怪你的意思。只是有點有趣你的這個想法而已。而且,我也有了喜歡的人。所以當年的事情,我已經沒什麼特別的想法了,否則我也不會和你一起回去見老爺子的。」

聽到林凡一番解釋,柳如嫣這才稍稍的鬆了口氣,但是卻不知道為什麼,當她聽到林凡說起他已經有了喜歡的人的時候,心中徒然升起一股莫名的煩躁感,無論怎樣都難以揮之而去。

突然間,柳如嫣原本還算平靜的心情,變得有些思緒凌亂,有些勉強笑著對林凡說道:「那樣便好,希望你能和你喜歡的人一起開開心心。」

搖了搖頭,林凡嘴角略微笑了笑,將頭側向一旁的窗戶上,透過玻璃,看向外面的景色,神情有些落寞地低聲道:「希望吧!」

馨月在一旁從兩人的交談中似乎發現一絲不對勁的端倪,於是很乾脆的轉移話題。

「林凡,我今天是想跟你說一件事的,法格院長昨天跟我交代,讓我在你醒來之後,帶你到他那去一趟。我猜想應該是為了昨天那件事情。」

……

————————————————————————————————————

(抱歉!今天事情比較多,更新得比較晚,請見諒!放心,十二點之前還會有一章。繼續碼字去了!最後求點票票,貌似從來都是沒效果的!尷尬!) 「昨天的事?」林凡有些皺眉地說道。

見林凡皺眉,馨月怕他擔心,於是開口安慰道:「放心,你可以在多休息幾天,等身體好得差不多了我再帶你去。反正其他人也不知道你已經清醒了,正好借這個機會好好休息幾天。你沒做錯什麼,一切有我在,我會替你做主的。學院也不會拿你怎麼樣。」

聽得馨月一番胸有成竹的話語,林凡也放下心來,有些感激地道:「那就麻煩導師了!」

……

之後幾天,林凡就在相對平靜的環境中渡過,期間馨月作為導師,有責任的來看過林凡幾次,而靈月小丫頭也大發善心,來慰問過林凡兩次。不過每次坐不到一會便就無聊的打哈起來。林凡又是病人不能吵他。結果總是坐著坐著就趴在那裡睡起覺來。到最後還是林凡給她身上蓋了件衣服,以免這丫頭著涼了。

後來這件事情被柳如嫣看見,頓時取笑其靈月來,竟然讓一個傷者反而照顧起她來了。這讓神經大條的小丫頭也有點不好意思起來,結果第二天就不知跑到哪裡去瘋了,再也沒過來過了。估摸著是被柳如嫣調笑了一番,有些不好意思吧。

除了馨月和靈月兩人來看過林凡外,就屬柳如嫣待的時間最多。按她的意思說,說到底林凡也是因為她的緣故才會受這麼嚴重的傷勢。對於林凡受傷她感到十分愧疚,所以便主動擔任起照顧他的責任。

不過,其實除了開始的前兩天,林凡行動稍微有些不便之外,接下去的時間裡,已經基本可以行動自如,只是身體稍微顯得有些虛弱而已。

這天,林凡一大早便已經醒了過來,一個翻身從床上坐了起來,稍微洗漱了下,清醒清醒睡得有些迷糊的頭腦。接著便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迎著清晨的陽光,林凡貪婪地吸取著新鮮的空氣。

經過了十來天的修養,終於將身體恢復了過來,重新感受到體內充盈的魂力和舉手投足間那肌肉的爆發力,林凡這才滿意的點點頭,自言自語道:「看來效果恢復得不錯,還是有渾身充滿力量的時候,感覺最好!」

一番感慨之後,林凡稍微活動了下因為傷病而顯得有些僵硬的身體。

這時,餘光之中,瞥見了從遠處走來一道人影。仔細一看,原來是馨月導師。

不到片刻,馨月便已來到了林凡的面前,美眸從上到下的認真打量了林凡一番,在見到後者臉色飽滿,精力充足,並且感受到對方身上隱隱傳出一股不弱的氣勢。這才收回目光,滿意的點點頭。

「看來你已經完全恢復了。這速度,真是讓人羨慕啊!」一向頗為冷清的馨月導師,在見到林凡這近乎妖孽般的恢復速度,也不得不由衷說道。

林凡心情頗為不錯,聽聞馨月說話后,頓時咧嘴笑道:「還不錯,似乎被打一頓之後,力量又有所提高。這未嘗不是件好事!」

「哦?那你以後乾脆,沒事就去找幾個比你厲害的人,讓他們把你揍一頓,然後你也不用那麼辛苦修鍊,被打著打著,就可以超越斗神了!」馨月白了他一眼,淡笑道。

聳了聳肩膀,林凡無奈道:「如果能那樣,那到也是不錯的選擇。」

「好了!別耍貧嘴,今天來是來帶你去見副院長的,已經這麼多天了,也該是時候去交代一下了。」馨月阻止了林凡繼續耍貧下去道。

似是看穿林凡心中的想法,不等他開口發問,馨月便繼續說了下去,道:「放心吧!沒事的,法格那老頭還是挺明事理的,這件事我問過,確實主要責任不在你。應該不會受到什麼處罰的。」

「恩!」林凡淡淡地應了聲,隨後便跟馨月一起來到了法格的住所。

原本以為像院長級別的人物,想必住的地方應該都是十分奢侈的場所,可是沒想到林凡第一眼看到眼前的房子之後,就徹底顛覆了先前心中的想法。

整座房子其實不算小,但是如果放在和那些略有地位的大人物的住所比較,那確實是稍顯寒磣了了點。

在房子外面有個不大不小的院子,裡面種滿了這個世界上各種奇花異草,經過了那麼多年的經歷,這些花的名字,林凡大多都叫得上口。而令他詫異的是,這其中有幾株花草,赫然是一些幾乎絕跡的品種。

之所以林凡會認識這些稀有品種,其實大多數都是他從一些書籍中看來的,現實中他可是重來都沒有真正的親眼見到過。

一旁的馨月,見林凡似乎對院子里的這些花花草草十分感興趣,不由詫異的出聲道:「你對這些東西也感興趣?」

「還好!沒想到我們院長這裡還有幾株絕跡的品種。今天真是大開眼界。」林凡兩眼不斷的欣賞著院子的花草,頭也不回的答道。

聞言林凡這樣一說,馨月好奇的看著這個少年,這傢伙總是讓人出人意料,不過心中有些不明白,這些花花草草普通得緊,雖然好看,但也不至於這麼入迷吧!法格那個老頭也是經常對著這些花草研究個半天。

「哈哈!有意思,有意思。馨月丫頭,你今天給我帶來的小傢伙,是這麼多年第一個懂得我這些寶貝價值的年輕人。」就在兩人說話的時候,一道爽朗中夾雜著頗為開心的語氣,從屋中響徹,清晰的的傳到兩人的耳中。

聽見其聲音,林凡覺得有些熟悉,腦袋中仔細一回想,頓時認出這道聲音的主人,赫然是屬於法格院長的。

只是,讓他不明白的是,他剛才話中似乎是稱呼馨月導師叫做丫頭,難道他們兩人有什麼關係?

在林凡思考的時刻,房屋的大門輕輕的打開,緊接著便從裡面走出一道人影。

定睛一看,霍然是自己見過幾面的法格院長。

此時法格臉上表情頗為開心,嘴角掛著一道愉悅的笑容,反應出主人此刻的心情。

見到來人,馨月上前兩步,在林凡詫異的目光之下,沒好氣地說道:「法格老頭,人我給你帶來,說吧,你到底想幹什麼?之前那件事,我不是已經跟你說得很清楚了。你還需要了解什麼。這件事無論怎麼說,可都不關林凡的事情。」

「丫頭,你急什麼,我又說要打算對他怎麼樣,你就這樣護著他。你這丫頭就這麼護犢子。以後要是找了男人,讓我說兩句,恐怕你非要找我拚命不可。」法格見馨月一見面就不客氣的指著自己一頓狂說,有點無奈的刁侃道。

「瞎說什麼!你個老不休!」馨月美目狠狠瞪了老頭一眼,恨聲說道。

「好,好,不說不說。」法格笑呵呵地說道。

接著,轉頭兩隻充滿睿智的眼睛不斷的打量著林凡,臉上沒有任何錶情,讓人猜測不出他心中到底在想些什麼。

……

————————————————————————————————————

(時間有點趕,所以字數可能會少點!不好意思,兩章加起來只有5k多!) 正全神貫注的欣賞著那些從未見過的稀有花草,突然聽到這一陣聲音,林凡順著來源,將目光投向了來人。

而後者,正好面帶些許笑意的注視著他。

法格院長,林凡自然是認識的,上次那枚幫助他提升實力的奇異果,還是他親自頒給林凡的。還記得上次,法格曾說過,要給他尋另外一個獎品。只是目前為止還未兌現,就連林凡自己都已經差不多忘得一乾二淨了。

細細地打量了一會之後,法格這才收回目光,略微滿意的點了點頭,道:「小夥子,很不錯!」

淡淡地兩個字,但是卻可以聽出法格對於林凡的印象似乎很好。站在林凡身邊的馨月更是清楚,能讓這個倔老頭誇上兩句的年輕人,十個手指頭都數得過來。

而今天這個老頭似乎對於林凡頗為感興趣,從一開始就沒停止過對他的欣賞。

聽得法格院長的話語,林凡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只是淡淡地笑道:「院長廖贊了!」

「好了,先跟我進來吧!外面不是說話的地方。」法格招招手,隨後帶著兩人往裡走去。

一踏進大門,林凡發現,法格院長住的地方古韻濃郁,而陳列的東西十分簡潔。從這些裝飾中,可以看出法格院長應該屬於那種,淡薄寧靜的老人,不喜張揚。這對於本身身為天階強者,又是武鬥學院副院長的身份來說,實在有些讓讓人意外。

似乎看出林凡心中的想法,馨月在一旁小聲地解釋道:「這老頭性格古怪,一心只喜歡研究外面那些花花草草,為了那些東西,無論花多大的代價他都願意。但是在其他方面卻是從來都不注重,不懂生活。是一個沒情趣的怪老頭。」

林凡不解地問道:「 喜歡你,到此爲止 ?」

「我爺爺和這老頭是舊識。」馨月回答道。

「你們兩個在嘀嘀咕咕老頭子什麼壞話。」法格轉過身來,對著兩人開玩笑道。

接著指著一旁的位置,道:「坐吧!」

聞言,林凡和馨月兩人停止了交談,分別坐了下去。

「林凡是嗎?」待兩人坐好,法格便開口問道。

「是!」林凡應道。

「恩!怎麼樣,身體恢復得如何?不過看你樣子好像已經沒什麼大礙了。」法格有些驚奇地看著林凡的臉色,對於林凡的身體恢復速度,也是頗為驚訝。眼中更是詫異連連。

「多謝院長掛心,小子已經完全好了!」

「嘖嘖!你小子真是給他帶來無限的驚訝啊。」頓了頓,法格繼續說道:「從第一次新生交流大會開始,我便一直關注你,你那與眾不同的戰鬥,讓我對你印象頗為深刻。接著又是柳世那老頭親自找到我。嘖嘖,這個時候我才知道,原來你是柳家那小女娃的未婚夫。而前些天,你那一番驚人的壯舉,更是讓整個學院的學生都認識了你。」

徒然,法格話鋒一轉,兩眼直視著林凡,語氣有些不善地說道:「可你,有沒有想過,前些天那些被你打傷,甚至打殘的人有多少,對學院的影響有多嚴重.」

誰也沒想到,剛才還一副和藹態度的法格,一眨眼好似換了個人一般,這種轉變讓林凡愣了愣神。

隨後,林凡有些不屑,又有些狂妄地說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誅之!」

話剛出口,場面頓時陷入一片沉默之中。林凡就這樣兩眼毫不示弱的和法格對看了起來。在對方擁有天階強者的氣勢威壓下,漸漸地,林凡的額頭開始布滿了細汗。

良久,就當馨月在一旁晃過神來,正打算開口調解氣氛之時,法格突然大笑道:「好!好!好一個人若犯我,我必誅之!」

看著法格時好時壞的舉動,林凡表情有些愕然,偏過頭去,疑惑地看著馨月,不解地問道:「他這是怎麼了?」

馨月也是對於法格的舉動異常不解,隨即苦笑地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未弄清楚。

「你們不用亂猜,我好得很。剛才只是稍微試探下林凡。」法格笑呵呵地說道。

「有你這樣試探的嗎。膽子小點的都會被你嚇死。」馨月沒好氣的白了眼這個可惡的老頭。

不理一旁馨月的埋怨,法格笑著說道:「呵呵!那些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這個小子的脾氣很對老頭子我的胃口。可惜,他所走的路是一條別人幫不了他的路,不然我還真打算將他收做弟子。」

聽到這番話,馨月美眸一亮,他可是知道這個老頭,自從十幾年前自己的弟子慘死之後,便已經斷了收徒的念頭,沒想到今天竟然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來。

看來,林凡這小子確實讓法格很看重啊。不過,就如法格所說的,可惜了。

隨即,法格收起了笑容,有些嚴肅地對林凡說道:「其實,今天找你過來,是想提醒你一番話。希望你能記住。」

看到對方如此嚴肅的語氣,林凡也不自覺態度認真起來,淡聲說道:「院長想跟我說什麼?」

「前些天的事情,大致情況我也算是了解了。我知道那件事錯不在你,不過你可知道,那天那些被你打傷的學員,都是些什麼人嗎?」法格看著林凡問道。

「什麼人?這和這件事有什麼關係?」林凡不明白法格為何會有這樣一問。

「你是不錯,可惜還是太年輕了,記住,凡事都要往深一點的地方去想。那些被曹辰和姜柏糾結起來的學員,其中有一半以上的家族,在這個帝都之中都有著不弱的勢力,雖然你有柳家做後盾,但是,那些人如果將他們的勢力都整合起來,怕是柳世那老傢伙都會覺得十分頭疼吧。而且我還聽說,你似乎和艾家兄妹之間似乎有過過節。想必你也清楚艾家在帝國之中所處的位置。」

林凡聽完法格這一番話之後,眉頭緊鎖,似乎有點明白了法格想要表達的意思。不過,他並沒有接話,而是靜靜地聽著。他知道法格肯定不只說這麼一點。


果然,法格又繼續說道:「你才來帝都多久,便已經招惹了如此多的麻煩。熟話說蟻多咬死象,你有沒有想過,今後如果這些聯合起來要給對付你,你要怎麼辦?」


「我……」林凡被法格一番質問,仔細想了想,心中卻是想不出半點方法出來。頓時被問得啞口無言。

見到林凡這一副模樣,法格不給他繼續思考的機會,繼續說道:「就算你現在有實力將他們全部打倒,但當你走出學院大門之後,你又該如何去面對這些人背後的家族?不要告訴我,你會一輩子待在學院裡頭,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法格這一番語重心長的話,徹底將林凡敲醒了開來。

一直以來,過慣了孤身生活的林凡,做事情從來都是隨心所欲,想到什麼就做什麼。而正好也符合了一個傭兵的生活習慣。

在冒險之都那個地方,雖然人流極大,但是大部分都是生活在低沉的平民和商販,接下來便是他們這些在刀口上過日子的傭兵。在這些人之間,有的只是最樸實,最善良的一面。這裡沒有那麼多的勾心鬥角,爾虞我詐。

即便是這座城市的執法者傭兵公會,同樣不會太多的干預其他人的一切行為。他們只是負責這座城市的正常秩序而已。

所以,即便來到了帝都,林凡依舊把那種隨心所欲的作風一起帶了過來。可是,他不知道的事,在帝都之後,也許你在大街上隨便遇到一個人,都有可能是某某家族中的大人物。

在這地位階級劃分頗為嚴重的地方。大勢力欺負小勢力,小勢力欺負更弱下的勢力,這種更是家常便飯之事。

而如今,林凡一個什麼身份都不是的少年,竟然欺負到他們頭上來,這是最讓那些家族不能容忍的事情。他們感覺這樣是尊嚴受到了侮辱。

按照那些的作風,定是會在以後尋機尋找對付林凡的機會,報復他。

這也是今天法格將林凡找來的具體要說的事情。

不過按他的想法,目前問題並不是很大,畢竟林凡還有另外一個身份,柳家的未來繼承人的未婚夫。

作為現任家主唯一的血脈,柳如嫣定是未來的繼承人,而身為她的夫婿,其地位當然就如同家主一般。

想明白了這其中的關鍵所在,林凡心中也不由的一陣后怕,以自己之前的性格手段,如果沒有法格院長的提醒。想必自己只會得罪越來越多的人。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

槍打出頭鳥的道理,他林凡又豈會不明白。只是一直以來的生活,漸漸影響了他。讓他變得有些魯莽,有些不計後果。

想通了這些,林凡做座位上站了起來,十分鄭重的對著法格院長施了個禮,真誠地道:「多謝院長提點,小子明白了。以後做事,定會分清後果,不會再像之前那般莽撞。」

讚賞的看了眼林凡,法格接著說道:「明白就好!不過你也不用太過擔心,只要你還在學院之中,那些人也不管對你怎樣。你平時該怎麼做還是怎麼做。年輕人有些血性是不錯,如果因為我這番話讓你變得有些畏畏縮縮,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而且以你的天賦,只要給你一點時間,未來的成就不可限量。到時只要你有足夠的實力,又何須擔心這些問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