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

手機響起了接收簡訊的鈴聲。

她拿起來一看,是李婉蓉。

發的是語音:

「清霜,我們今天去企天逛街,你也出來吧?」

她的聲音很興奮。

歐陽清霜猶豫了一下,不太忍心打斷她的好意。

還沒回復,那邊就又給她發了消息:

「不會很久的,就一兩個小時。」

這傢伙,簡直是她肚子里的蛔蟲一樣。

「好,我一會兒過去。」

她簡單地回復了一下,那邊就沒再發消息過來。

歐陽清霜吃飯的時候很安靜,細嚼慢咽,沈冬都已經吃完了,她才剛吃完一半。

她剛咽下最後一口,放下筷子,手機就響了。

沈冬忍不住看了看房子里,也沒見攝像頭啊,這個同學怎麼就知道她吃完飯。

「喂?」

「清霜你快來啊!我們都到啦!」

約的是她們宿舍的幾個女孩子,沈冬隔得老遠能聽見電話那頭的笑聲。

聽著都覺得充滿活力。

「清霜小姐,要不我陪你出去吧?」

幾個碗筷她收拾完,擦了擦手上的水跡,問。

歐陽清霜有些疑惑地看了她一眼:「不用了冬姨,我出去很快就回來的。」

「那……好吧,路上要注意安全。」 沈冬伸手捂住心臟的位置,莫名跳得很快,咚咚咚地,她都能聽見自己的心跳聲。

歐陽清霜換上了之前和Tony出去逛的時候買的連衣裙。

出門的時候看到沈冬還站在門口不動。

「冬姨,怎麼了?」

「啊?……沒什麼,我年紀大了,腦子有點懵。」

「那好好在家休息吧。」

歐陽清霜換好一雙裸色的低跟涼鞋。

她衣櫃鞋櫃里好多沒穿過的新品,都是哥哥讓Tony準備好的。

不止一次跟歐陽青楓說起,不用再給她買新衣服了,衣櫃里還是會出現不同的新款。

其實吧,她一年四季都穿著校服,只偶爾裡面穿個T恤。

今天難得換了一身淑女些的,隔著大老遠李婉蓉就朝她吹口哨。

「美女,我能約你出去吃飯嗎?」

「少貧,去哪裡。」

「企心廣場,新開沒多久,我都還沒去過呢。」

李婉蓉她們在一個小餐廳里解決的午飯,所以直接就把歐陽清霜叫到這裡來集合,八個人再一起去她說的地點。

在看到眼熟的電子屏幕時,歐陽清霜的眼神有些變化:

「你們說的新廣場就是這裡啊?」

「對啊,這裡入駐了好多大牌商家,我妹妹買了好多漂亮衣服回去。」

說起購物,幾個女孩子臉上流露出一種共有的氣概。

她們要化壓力為買買買。

歐陽清霜對上次的經歷還記憶猶新,這會兒很難有像她們一樣的新鮮感。

「到了到了,下車。」

歐陽清霜坐在最邊上,她第一個從邊上下來。

因為八個人,一部車不夠,還有四個人從另外一部出租跟過來的。

「走吧。」

李婉蓉從她背後伸出一條手臂,歐陽清霜挽住。

「好好跟著我,別走丟了。」

「……」

歐陽清霜無語。

也太小看她了。

可是事情證明,她的方向感確實差得可以,去了個廁所,要不是有人跟她一起進去,她都找不著對的出口。

「哈哈哈,清霜我們剛才打賭了。」

李婉蓉過來拉住她手,這姑娘出個廁所門都要被繞暈。

「賭什麼?」

「這裡有一家鬼屋,本來說去玩的,小貝說你肯定出不來。」

這是赤裸裸的嘲笑,歐陽清霜眉毛一挑:「賭什麼?」

「呃?」

李婉蓉沒想到她居然真的被激到,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小貝,你說賭什麼?」

小貝眼珠子滴溜溜一轉:

「誰輸了就要穿著女僕裝去上課。」

「好,一言為定。」

歐陽清霜看向剩下的六個人:

「你們選誰?」

她預計人數該是五五分的,誰知道她們幾個居然都走向了小貝身後。

李婉蓉雙掌合十:「清霜,我是願意站在你那邊的,可是這風險有點大,後果又有些重,所以我不得不遵從我內心,選擇勝利的一方。」

其餘幾人都用「歐陽清霜你瘋了你一定會穿著女僕裝上課」的表情看著她。

這已經不是嘲笑的範疇了,根本就是鄙視她。

歐陽清霜默念「做人一定要有志氣」,雄赳赳地買了門票。 「今天的主題是『假面舞會』,所以請各位先把面具戴上。」

門口的工作人員拿出幾個白色的面具分給她們。

「阿,有些單調誒,我能要那個嗎?」

李婉蓉指了指牆上的彩色面具,有很多白色羽毛粘在上面,讓人聯想不由得到孔雀。

工作人員讓開一步,讓她們看到身後的牆上放著更多的面具:

「我們分發的白色面具是免費提供的,這些造型面具是需要收費的哦!」

「收費的話,遊戲結束能把它帶回家嗎?」

「可以的哈,下次假面舞會主題直接戴過來玩也可以的。」

李婉蓉接過她遞來的面具,做得相當精緻,戴在臉上也比那個單一的白色面具舒服。

「就要這個了。」

她已經去掏錢包買了下來,另外幾個人也分別看中了其他的造型面具。

戴上之後還真有種參加假面舞會的感覺。

歐陽清霜選的是一個狐妖造型的,面具只有一個簡單的輪廓,上面的花紋卻很美。紅色和金色的紋理,看起來有種特別的貴氣。

要一隊隊地輪著進去,李婉蓉她們先進去,小貝看著歐陽清霜要一個人進場,還是忍不住說:

「清霜,我們先進去,你要是害怕的話,就跟上來,別管什麼賭不賭的。」

「去吧去吧,我才不怕。」

歐陽清霜戴著面具,等她們進去一會兒了,工作人員才又開門來放人。

「你一個人嗎?」

對方有些驚訝,她明明看著這幾個女孩子一起來的,還都挑了面具。

「嗯,她們先進去。」

工作的小姐姐有些擔心,往後面招了招手:「還有誰是自己來的?」

「我是,怎麼了?」

後面又響起來一個男聲,小姐姐跟他不知道說了什麼。就被推上前,他戴著白色面具看著歐陽清霜:

「嘿嘿,那我們就一起進去,害怕的話就跟著我。」

他說話的聲音總讓人有些熟悉,一時半會兒地想不起來,歐陽清霜只好跟他一起進了場。

門外是亮堂堂的,光線很足,可是這門剛一關上,就覺得黑暗陰冷。

不知道哪個方向有風一直在對著他們吹。

歐陽清霜穿的連衣裙到膝蓋,小腿感覺到陣陣涼意。

前面先進去的不知道遇到了什麼,不斷發出了尖叫聲,讓這個環境更加滲人。

剛走了兩步,她突然腿上一緊,有暖意貼在她的小腿上,纏住她動彈不得。

「?你好?」

歐陽清霜試探著叫了一聲,她俯身碰到了一個面具。

是剛才在外面說跟著他的男孩子,現在他已經趴坐在地上,雙手抓住她腳踝。

「怎麼辦,我好害怕……我的媽呀,怎麼會這麼黑,會不會有鬼啊……太恐怖了!」

「……」

兄弟,你更恐怖好嗎。

歐陽清霜在心底吐槽。

遊戲都還沒開始就嚇成這樣,她乾脆把門打開把他丟出去好了。

可是她走到剛才進來的門口,摸索到把手,卻發現從外面被反鎖。

「哇出不去了!!」

那個男生的聲音聽著有些崩潰。 「這位仁兄,你還好嗎?」

歐陽清霜忍不住把腿抽出來,誰知道他握得死緊,就是不放手。

「放開。」

「不要,我怕。」

「……」

她覺得這個場景的正確打開方式應該是男女倒置過來才對。

這傢伙……

「你害怕為什麼還要進來鬼屋?」

她記得他也是準備一個人進來的。

「那個小姐姐問了嘛,我當然要勇敢一點讓她對我印象比較深刻。」

「你要是哭著出去她對你印象會更深刻的。」

歐陽清霜不想再糾纏,使勁把腳抽出來,鞋子都差點被他拔掉了。

萬龍戰尊 「起來!」

她的聲音帶著厲意。

黑暗中聽見一陣窸窸窣窣。

他站起來了。

「想早點出去就跟著我,不許再蹲地上。」

「好嘛。」

那個男生的語氣有些委屈,還是老老實實跟在她身後。

走過一道帘子,那後面是個房間。裡頭放著幾張病床,慘白的燈光一閃一閃。

「哇啊!!!!」

「怎麼了?」

歐陽清霜也被嚇了一跳,這傢伙的尖叫聲比女人還高,她整個人都不好了。

「那裡那裡有隻手……」

他小心地指向一個地方。

歐陽清霜看了看,走過去把那「手」給拉了出來,是個模型。

「看到了吧,別怕。」

她把模型隨意丟在一邊:

「走吧。」

那個男生跟在她後面,說:「那個……美女,我們好像不應該走這個方向……」

「閉嘴,再吵我走了,你自己玩吧。」

「好吧好吧,都聽你的。」

他不吭聲了。

歐陽清霜本來就是為了證明自己的方向感,他還老往槍口撞。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