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是對付一個雨薇仙子而已,還不值得我準備……」胖子故作姿態道。

「少逞能,回頭別輸得娘都不認識了。」烈芊柔嗔了一句。

「哈哈,這句話應該烈副部長應該和雨薇仙子說才對。」胖子顯得信心十足。

「對了,我給你準備了一份驚喜。」烈芊柔嗔了胖子一眼,接著便道。

「驚喜?什麼驚喜?」胖子追問道。

「等一會你就知道了。」烈芊柔還保持神秘。

「這麼神神秘秘的……」胖子也是露出幾分好奇之色。

片刻之後,前來基地廣場觀戰的人越來越多,聲音也越來越喧嘩,忽然間有人喊道:「雨薇仙子來了!」

頃刻間,整個廣場也隨之騷動起來,因為這雨薇仙子同樣也是聯邦美女排行榜上赫赫有名的大美女,以風情萬種的狐媚之姿令無數男人慾罷不能,尤其她還是來自飛星閣的仙子,那更是無數男人幻想的對象。

很快的,就見雨薇仙子在眾目睽睽之下出現,一身半露的性感暴露紫衣長裙,如此妖媚的裝扮,立刻搶去了穿著保守,風韻各異的鐘離小若和烈芊柔的風頭。

雖說鍾離小若和烈芊柔在美貌不輸於雨薇仙子,但雨薇仙子從小就修鍊媚術,因此,從骨子裡就透著令男人無法抗拒的媚力,所以,從這一點上,鍾離小若和烈芊柔自然不及雨薇仙子。

此刻,胖子的目光也是直視向雨薇仙子,神情嚴肅,絲毫沒有其他男人看雨薇仙子那種輕佻的眼神。

雨薇仙子以這樣的裝束亮相,也確實是想要搶風頭,因為在她看來,和胖子的這場對決,也將成為她登上戰尊之王寶座的基石,而且,她也很樂意讓胖子成為襯托,來當她的背景,這樣她也能一雪前恥。

所以,雨薇仙子也不會錯過任何一個羞辱胖子的機會,就見她目中無人,高高在上的走向胖子,一臉不屑道,「喲,雷鵬中校真是艷福不淺啊!在對決之前,居然有這麼兩位聯邦有名的大美女作伴,看來這場對決雷鵬中校就算輸了,應該也不會有什麼遺憾了。」

「仙子是羨慕我,還是嫉妒我呢!當然了,能站在我身邊,自然絕非一般的美女,尤其是像仙子以賣肉嘩眾取寵的庸脂俗粉,我素來都是敬而遠之!」胖子毫不客氣的回擊道。

頓時,胖子就立刻感覺到有無數兇狠的眼光望了過來,如芒刺在背,充滿了敵意,不過,他根本不會在乎這些目光,只是雙目輕凝的直視雨薇仙子,等待雨薇仙子臉上那有趣的反應。

「雷鵬,你……」雨薇仙子一聽胖子居然說他是有至死方,頓時驚怒無比,彷彿整個身體都要燃燒了起來。

「雷鵬中校,別給你三分顏色就開染坊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自稱是卓小邪的兄弟,但卻在暗中對卓小邪的情人,也就是鍾離小姐垂涎三尺,圖謀不軌,我甚至還聽說,你用借口騙鍾離小姐住進了你的公寓之中,這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像你這樣口口聲聲說是卓小邪的兄弟,但背地裡卻對自己兄弟的女人有骯髒齷齪的想法,實在令人不齒!」雨薇仙子語帶譏誚的說道,對於胖子的情報她自然是了如指掌,所以,鍾離小若他們住進胖子公寓的事情,她也是一清二楚。


在場眾人一聽,也紛紛指指點點起來,以有色眼光看著胖子,顯然也是十分鄙夷胖子的行為。

「仙子,說這話有什麼證據嗎?」胖子冷笑道。

「證據,這還有證據嗎?從聯邦戰技大賽第一輪開始,你們就一直勾勾搭搭的,這可是很多人都看到的。」雨薇仙子更是變本加厲起來。

「雨薇仙子,你可不要含血噴人!侮辱鍾離小姐的清白……」烈芊柔也是打抱不平。

「我可沒那個意思,但我說的可也是實話啊!不信問問在場的人,相信他們也都有看到吧!」雨薇仙子一副篤定之色。

「仙子,這話說的其實大錯特錯了,我對鍾離小姐並沒有半點非分之想,全是因為卓小邪兄弟的所託。」面對雨薇仙子的含血噴人,胖子心中雖怒,但卻保持的十分鎮定,因為雨薇仙子就是故意要激怒他而已,如果他真生氣的話,那豈不是更加欲蓋彌彰,不打自招。

「我錯了?你覺得你說的話會有人相信么?」雨薇仙子嬌笑了起來。

在場眾人似乎也都覺得胖子是在狡辯,畢竟,以鍾離小若這樣的大美女,沒有男人是不會動心的。


很快的,這議論聲更是沸騰起來,不少人都紛紛發出了嗤笑聲。

就在此時,一聲嬌柔帶著鏗鏘之音響起:「我相信……我相信雷鵬中校不是那麼的人!」

眾人紛紛看去,就見發出聲音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鍾離小若。

按理說,這種時候鍾離小若應該保持沉默才對,否則,只會越抹越黑,但沒想到鍾離小若竟然在這個時候開口力挺胖子,這種行為其實更容易十分懷疑,難道二人之間真的什麼關係?

如果真是如此,那絕對是爆炸性的新聞,像鍾離小若這樣的天之驕女,若是會看上一位沒有背景的無名小卒,這顯然不太可能!

當然,胖子如今也算在聯邦小有名氣,又是烈十七星一役的英雄,身份自然會比之前高上一些,但這依然抹殺不了兩人之間的差距。

「鍾離小姐,我勸你還是不要為他做什麼解釋為好,這樣可是對你很不利的,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是在欲蓋彌彰而已。」雨薇仙子暗示道,因為她針對的只是胖子,而鍾離小若只不過是個借口而已,但如果連鍾離小若都向著胖子,那她可就搬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解釋?仙子看來是誤會了,我根本沒有在解釋,我說的也是實話,我確實相信雷鵬中校的為人,覺得他不會做什麼趁人之危的事情,況且,我和卓小邪之間也並沒有什麼男女關係,純粹只是朋友而已。」

本文來自看書罔小說

… 「老……老爺爺?」這回,輪到陳笑愣住了。

一個極其違和的形象出現在了他的腦子裡。

「啊啊——那……那個老爺爺是不是還拄著跟拐棍?」陳笑幽幽的問道。

小姑娘點了點頭。

陳笑的臉色稍稍的有些……苦逼了起來。

「呃……那麼,他是不是穿著一身很得體的像是禮服一樣的衣服,弄得跟個上個世紀老華僑一樣。」

小姑娘的眉眼很好看的皺了皺,顯然,她腦子裡對於「上個世紀老華僑」這個形象很模糊,但是從陳笑字裡行間的描述,她似乎也能想到那是個什麼形象。

「嗯……應該是吧。」她回答道。

陳笑的整個腦袋都垂了下來,一種很蛋疼的感覺都從全身上下流出來了,可是他還是不信邪一樣,又問了一嘴:「好吧,但是最後我還是想確認一下~所以,能不能麻煩你稍稍的複述一下……嗯…..就是你對那個老爺爺的印象,隨便什麼、。」

小姑娘皺著眉琢磨著該怎麼形容那個老爺爺,但是好像找不到什麼好的辭彙:「就是……也說不出來是什麼印象。就是很普通……」

她猶豫了會說道。

同時,又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說起來,她現在很想回家。雖然從小到大的教育加上她自己本身的性格,讓她覺得打斷一個大人和自己的對話是很不禮貌的……但是畢竟現在已經很晚了,家裡人應該會擔心,再加上這裡的人都走光了,只剩下這個叔叔和自己兩個人……最重要的是~這個叔叔長得有點不像好人。

不過還好,這位叔叔似乎是聽到了「很普通」這個詞后,就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樣,腦袋一耷拉,讓開了一條路來。

雖然不知道這個怪叔叔怎麼了,但是,小姑娘還是有些著急的向圖書館外走去……

「得離這個叔叔遠點~」她小聲嘀咕。

正說著,他已經來到了圖書館的門口。

隨後

……

「哎????」她驚叫了一聲,明顯是發現了什麼很奇怪的事情。

只見這個小姑娘在圖書館微微敞開的大門前想走出去。

但是,她的小皮鞋邁出了一步……又一步,但是她自己並沒有在前進。

「怎麼回事??」她慌了,開始往前跑,但是,和剛才一樣,就近在咫尺的圖書館大門,似乎一直於自己保持著只有不足半米的距離,一直都沒變過!!她像是懸浮在了空中,只能原地踏步一樣。

是的……她出不去了。

「果然啊,你已經被囚禁在這裡了么?」陳笑的聲音從小姑娘身後傳來。

她驚恐的回過頭……看著那個穿著清潔工衣服的怪叔叔。



突然,從她現在的視角看過去,她猛地發現,就在對方工作服的下方,那段露出來的西褲上……沾滿了泥土和血跡。

女孩被嚇到了……她一下子癱坐在地上……

雖然曾經父母和老師都教過她遇到壞人的時候應該怎麼做。

但是~一個只有十幾歲的小姑娘,當真正陷入這種境地的時候,她除了哭,有能做什麼呢。

好吧好吧,扯遠了,這不是一個怪叔叔和小蘿莉的那種故事。

此刻的陳笑,還在翻看著手中的那本書,緊接著,他就一把將書從中間的位置縱向撕開。

隨著這一下,從剛剛停止的震動再一次傳來,整個小鎮似乎都跟著顫抖了一下。

「哦哦~看來撕書還是有效果的嘛~」陳笑嘟囔著。隨即「呲啦」一聲,又將書頁再次撕開。

遠處,幾聲絕對不是人類所能發出的嘶吼聲,繼而此起彼伏,所有的聲音好像都受到了極大的刺激,向著這個方向衝來!!!

小姑娘完全嚇傻了,她癱坐在地上渾身都在發抖,雖然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但是讓陳笑驚訝的是,她竟然強忍著沒有哭出來。

「呵呵~比起其他的那些只知道哇哇哭的熊孩子,你真是優秀的不得了啊!」陳笑淡淡的說著,手中撕書的動作還在繼續,並且向著她走了過來。

「又是一個小姑娘,話說,你個老變態果然是有什麼特殊的審美癖好吧。」陳笑自言自語得嘟囔著,他來到了對方的面前,蹲下,將手中已經不知撕成多少份的碎紙隨意的丟在地上……門外怪物咆哮的聲音已經近在咫尺,大地的震動再加上巨大身形奔跑的轟鳴聲,讓這裡宛如地獄的戰場一般。

陳笑笑眯眯的看著面前雖然強忍著沒有發出聲音,但是早已梨花帶雨的小姑娘,嘴角噁心的咧向兩側。

「所以……你叫什麼名字啊?」他問道。

「小…..小楠」女孩用全身的力氣讓自己的話顯得清除一點,老師教過她,如果真的遇到壞人,千萬不要惹對方生氣。

陳笑一噓眼睛:「啊啊,不但能忍住不哇哇亂吵,而且在這種時候還能先用乳名在試探對方的反應,順便博得一下同情心……嘿嘿嘿……你應該是你們班級里最聰明的孩子了吧。」

陳笑笑嘻嘻的說著……:「當然了,我不管這些。」

話音剛落,他便把手按在了對方的頭上。

這一幕

從遠處看,頗有一種哥哥摸著頭安慰正要哭鼻子的妹妹的溫情畫面。

當然了,在這不斷靠近的咆哮轟鳴之中,這一幕就顯得十分的違和了。

下一秒

「¥%amp;amp;amp;amp;amp;amp;amp;*」

陳笑好像是說了一句什麼。

這是一段不屬於任何語言的發音,生澀難懂,甚至對著復讀機反覆的聯繫都很難重複出來。

……

一段在人類認知之外得語言

這段文字陳笑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只是記得在很久之前,在那間醫院裡,在一個渾身上下冒著硫磺氣息的老頭子用拐杖拄著自己的胸口之後,這段話就深深得烙印在了自己的腦海之中。

陳笑還知道。

面前的這個叫小楠的女孩,肯定就是又一個連唬帶騙,被那老混蛋下了套的可憐孩子。而那些怪物,十有八九也是因為她在閱讀那本書時,思想所幻化出來的實體。那麼這整個鎮子想必也是她思想里催生出來的另一個世界了吧。

這樣回想起來,那個老頭子給予的能力,都強的過分啊。

當然了……這些碎碎念並不是主要的。

真正重要的是,陳笑似乎也被那個老頭子賦予了某種力量……就是只要對著與那個於老頭子接觸過的人念出這段話,就可以清除掉對方的能力。

雖然只是一部分……

但是,在此時此刻,這也就足夠拯救所有人的性命了。

……

所以

就在陳笑念完了那段語言的一瞬間。

所有的震動停止。

所有的咆哮轟鳴都停止了。

一切安靜了下來。

只剩下陳笑蹲在地上,摸著面前女孩的腦袋。

而女孩也因為這突然安靜下來的氣氛愣住了……她獃獃的透過眼鏡,看著面前的奇怪男子,滿腦袋問號——一時間連淌眼淚都忘了

…… 小楠~

她是個好孩子……是的,就是傳統意義上的好孩子,學習好,有禮貌,長得也算是可愛。

她就是你爹媽口中的「別人家的孩子」!

別想多了,沒有但是,沒有轉折,她的內心也沒有隱藏著那麼多黑暗……她就是那種註定在小學初中高中乃至整個人生中都會冠以學霸之名,用一個漂亮而且知性的形象讓所有人都為之羨慕或者嫉妒的人。

但是!!!!好吧,還是有但是~

這一切,似乎都在那一天改變了

在她的記憶中,那是在一個陽光不算很明媚的下午,她照常走進了圖書館。

與和那些孩子們嘰嘰喳喳的滿院子亂跑,欺負同齡的男孩子相比,她更願意貓在圖書館里讀點什麼。

這的確有些不符合一個十幾歲孩子的心性,但是……她就是這樣。

在那個下午,她坐在了自己常坐的位置上……說實話,這個圖書館基本沒什麼人光顧,所以,小楠這個孩子反而成為了這裡的常客……當然了,他也同樣受到了這裡館長的喜歡。

繼續說那天下午~她來到圖書館,而在她常坐位置的對面,坐著一個很普通的老爺爺。

他很普通,一眼看上去就和你在街角,在菜市場,隨處可見的每一個60來歲老頭子一樣。讓人產生不了任何的警惕心裡。

這個老人……正在讀著一本書。

小楠很禮貌的坐在了他的對面,其實按照平時她喜歡一個人安靜看點什麼的性格,她是應該換一個座位的,但是那天,她就反常又很平常的坐在了那裡。

「小妹妹……你想看著本書么?」那個老爺爺就這樣很突兀的,直接連打招呼都省略過去了的對著她說道。

可是同樣的,小楠也沒有產生絲毫的警惕心裡,彷彿她已經和對方很熟悉了,熟到彼此就應該用這種方式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