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得巫靈,和實力無關。」白眉劍神緩緩開口,「即使是當年的神靈,也無法憑藉實力撼動巫靈半分。根據修為不同,巫靈那裡也會有著不同程度的考驗,只有擁有著遠超修為之實力的人,才能得到巫靈的認可。」

聽到這裡,柯憶寒看向了北辰宇。看到柯憶寒的表現,白眉劍神四人也將目光投向了北辰宇,娜迦女王開口問道:「北辰宇,難道你……」

「可以一試!」北辰宇點點頭,堅決道。

「好!」白眉劍神當即大喜,開口道:「聖殿每十年都會挑選一些各島嶼的天才參加神靈之路,通過神靈之路就可以得到創世神留下的寶物!」

「而到時候魔物也會大舉入侵,還有三個月便是下一次神靈之路的開啟,柯憶寒可以趁這段時間將我們聖殿的全部禁咒都學習了。北辰宇小兄弟,你也準備一下,到時候和那些被選中的天才一起進入神靈之路!」

北辰宇二人點點頭,幾人穿越雲海,最終來到了一座位於雪山之巔的聖殿。 “家主,裏面請!” 地下城入口處,阿福恭敬的對葉天開口。

葉天有些疑惑,看着如同狗洞的入口,臉頰不由抽搐幾下!

“阿福,你確定是這裏?”葉天疑惑開口,他實在想不出那個龜兒子會在地窖裏開當鋪…

阿福搖頭,他怎麼可能承認自己經常出入這裏?“我也沒來過所以不知,但給我請柬的人說的地方應該就是這裏了!”

葉天無奈,只好蹲身走了進去,他心中很疑惑,是誰送他請柬要他來這麼一個地方。

原本他作爲葉家家主不應該如此輕易被請動的,而且還是在不知道對方身份的情況下!

不過請柬中的話卻讓他不能平靜“我可以讓葉家再回巔峯!”!

所以葉天這個一家之主,在接到請柬後也不能平靜,在阿福的帶領下火急火燎的往地下城趕!


或許是因爲心中太不平靜了,所以一路上葉天居然沒有察覺阿福對這條路是不是太熟悉了?

若是葉天心中猜測爲實,那麼這個神祕送帖人的身份就值得考量了,葉家的輝煌史可以說是葉家機密,家族中知道的也不會超過十個,而且都是核心人員!如今一個外人知道,而且還說能幫助葉家,這如何不讓他心驚?

“這…”不過在葉天蹲身進去地下城後,立即又被地下城的金碧輝煌所震驚了!


葉天與阿福走進地下城時葉銘就有所察覺,心中帶着笑意,悠哉悠哉慢溜溜的走了出來。

“進來吧!”葉銘站在當鋪內開口,邀請葉天兩人進來。

葉天看着眼前的鬼麪人不由蹙眉,對方給他似曾相識的詭異感覺!

“小鬼典當?…”葉天錯愕,他看着高掛的牌匾,心中不由無語,這名字取得還真是…讓他不明所以。

“你是什麼人!”葉天坐下後直接質問,他感覺這人知道得太多了,但自己對他卻好不了解!甚至在今日之前,他根本就不知道磐石城還有這麼一個地下空間,更不知道有這麼一個神祕人。

“你可以稱呼我爲小鬼!嘿嘿…”葉銘開口,順勢發出兩聲沙啞的笑聲,讓葉天不由皺眉。

“你找我有什麼事?”葉天再問,有些事他必須要問清楚。

“想與你們葉家做交易!”葉銘回答簡單,這在他建設地下城時就有如此打算了,如今只是開始執行。

“交易?什麼交易!”繞是葉天心中有些畏懼,但還是忍不住好奇開口詢問!

“葉家主,是否能請你的家奴迴避一下?呵呵!”葉銘乾笑兩聲,他不是不信任阿福,只是想和阿福撇清關係,他可不希望葉天因爲小鬼對阿福態度過好,心中而有什麼猜測!

葉天此時也反應過來,若是讓阿福這外人知道葉家了的過往,並被流傳出去,那麼他就成葉家的罪人了!

“阿福,你先去外面等着!”葉天轉頭威嚴開口,神色中露出嚴肅!

“是!”阿福恭敬開口,不過心中卻是笑開了花,覺得少爺太會玩了,這對父子倆也是夠有趣了,若是少爺最後身份穿幫了,那就……

等阿福離開這裏後葉銘才繼續開口“我知道葉家曾經是大陸巔峯家族,也出過武神!如今雖然落魄,但若是我願意,可以讓你們葉家瞬間崛起…超過曾經的輝煌!”

葉天先是震驚,不過聽完葉銘的話後就變成了不屑。

超過曾經的輝煌?可能嗎!曾經的葉家是大陸巔峯家族,已經是大陸金字塔頂端的存在!將其超越?可能嗎!就算武神也不可能辦到…

雖然不信,但小鬼顯然也不是普通人,或許還真能幫助葉家崛起,就算不能恢復以前榮耀,應該也能遠勝如今。所以,葉天就算不信,但還是會問“你爲什麼要幫我們葉家!你想從葉家這得到什麼?”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就算掉餡餅也不可能砸在葉家頭上,所以葉天不相信對方會平白無故幫助葉家!

葉銘聽後心中不由翻白眼,爲什麼?因爲你是我老子,我也是葉家的人!讓葉家崛起,我也好可以出去裝裝逼不行嗎?

至於想從葉家那的到什麼?如今的葉家有什麼東西值得我貪念的……

雖然葉銘心中想得牛逼哄哄,但他卻不會如此去說,要是說他免費提供幫助,葉家多半也會疑神疑鬼,反而無法安心。

所以葉銘只好想了一個自認可行的理由!“我可以幫助葉家走向巔峯,但你們葉家要交出傳承玉環,那東西對我有用!”

“什麼!傳承玉環你也知道。”這次葉天真的不能平靜了,驚立而起,瞪着小鬼眼神中有寒意流轉。

一族最爲貴重的東西無非就是傳承之物,這是一族信仰!而葉家的傳承玉環在葉家可謂是核心機密,每一代只有四人知道,這也是擔憂此事若是傳出去後會給葉家帶來災禍,甚至直接被滅族。

“傳承玉環留在你們葉家無用,甚至還會引來災禍!不如和我交易,我可以讓你們葉家走向巔峯,這個大陸都不能束縛葉家的足跡。”葉銘平靜開口,聲音還是照常沙啞低沉。

“你在威脅我?”葉天眼中露出殺意,眼前這人對葉家來說太危險了,若是對方這些事捅出去,葉家絕對會萬劫不復,所以他已經起了殺念。

“若是我想害葉家早就動手了,這次找你來也純粹是爲了交易,你若是不願意就算了,這是你們葉家的損失!我是不會將葉家的事散播出去的,我懶得去浪費自己的精力。”葉銘開口,說得很隨意,這種作態反而讓葉天難爲起來。

最終葉天嘆息,無奈開口“這件事我需要回家商談,我一人做不了主。”

“可以,這東西就算見面禮!希望葉家能做出明智的選擇。”葉天點頭,他知道這事不能急躁,要一步一步來。

至於葉銘拿出的見面禮,自然就是《造化煉體術》!他相信只要葉家見識到這本功法的神奇,一定會做出自己想要的選擇…

葉天疑惑,翻看這本《造化煉體術》看了一眼,立馬驚疑開口“煉體功法!”

葉天沒想到小鬼如此大方,出手就送了一本煉體功法,這樣的東西他也只是聽說過,從沒有見過!

功法異常珍貴,其中煉體功法又是重中之重,只有那些大家族纔有整個天藏帝國都沒有煉體功法,或許有,但也被當做機密隱藏起來了,所以不爲人所知。

“這只是一部分,但足以讓人修煉到先天頂峯,而且不會有瓶頸!只要有恆心,能忍受艱苦,葉家所有人都可以成就先天。”

葉銘語氣平淡,但確認葉天的心臟嘭嘭直跳,這是激動的!

葉家所有人都成就先天?這是多麼駭人之事!百位先天強者?這樣的實力,就算在帝國也能佔有一席之地吧…

而且讓葉天激動的事,若功法描述爲真,那麼他兒子葉銘也能成就先天,不會被卡在後天境界了!這纔是他最興奮的事。 第三十五章聖殿之中荒戰台

雪峰之上,聖殿坐落在那裡。以中央聖殿為中心,是連綿不斷的建築群。北辰宇二人被帶到聖殿之後,便在這裡住了下來。平日里北辰宇都在修鍊著,估摸著能夠在踏上神靈之路前踏入隨心期並穩固下來。

聖殿中央,是一座大廣場,被稱為聖靈廣場。最近各地被挑選上來的人都陸陸續續到達了聖殿,時常可以見到有人在上面切磋。當然了,也有不對頭的大勢力傳人相互掐架,力求折辱對方。

北辰宇時,常回去觀戰但是從不參戰。令北辰宇驚異的是,這聖靈廣場中央那座黑漆漆的染血聖台,赫然便是外界的荒戰台!這一點使得北辰宇驚訝不已,荒戰台到底是什麼來歷,誰創造的?真是無處不在!

這座荒戰台很大,直徑足有百丈。

他也觀察過這些人,注意到這些人的年齡在二十三四歲,修為都在八級、九級左右,其中又以劍士居多。當然,年齡是指人類,其他三族都壽命悠久,一二百歲也很正常。

一個月下來,北辰宇終於突破到了隨心期並且穩固了下來。不僅如此,北辰宇的破殺拳也更進一步,雖然沒有突破到極盡升華的地步,但是也有了原先半步三融合荒斬的威勢。此時的半步三融合荒斬也更進一步,已經能夠融合到三分之二,威能更盛。

這一個月中,也有一些人戰出了威名,截止目前,最厲害的便是人族三大帝國之一——穆蘭國的皇子穆雪峰。

這個穆雪峰是隨心期的修為,更是掌握有融會貫通境的戰技。不僅如此,他的身上還有著穆蘭國的聖器「穆蘭戰甲」。這一件聖器,是穆蘭國的先祖,一名達到聖域的強者留下的。

剛剛進入隨心期,北辰宇想要散散心,便早早來到了這聖靈廣場。這幾天他倒是也吸引了不少目光,畢竟這麼多二十多歲的青年中間出現一名十七八歲的少年,太過惹人驚訝。

來到一處站定,北辰宇看向荒戰台上。此時那名穆雪峰正在上面和另一人搏殺著,周圍有了不少觀眾。看著上面的戰鬥,不少人都在討論著,希望能從穆雪峰那裡領悟到一星半點。

穆雪峰身上便是那件穆蘭戰甲,通體紫金色,雍容華貴。在他的手中,是一柄細劍,上面鑲嵌有藍色寶石。在他的對面,是一名魁梧的劍士,這名戰士手中是一柄重劍,看上去有厚重之感。

看著對面的穆雪峰,魁梧劍士的面色有幾分嚴肅。他是今天才趕到聖殿的,穆雪峰的名氣很大,盛名之下無虛士,即使是他對自己的實力很自信,但是也面色凝重。


「喝!」暴喝一聲,魁梧劍士雙腿發力,宛若蠻牛般向著穆雪峰沖了過去。身形一動,手中重劍高高舉起,魁梧劍士暴喝道:「吃我一記撼地擊!」

隨後,這名劍士手中的重劍立劈而下,帶起淡淡的土黃色光芒。感受著這一劍的威力,周圍觀戰的那些人都是微微讚歎,「竟然是二級戰技的第三重境界!二十多歲便有如此成就,好厲害!」

更是有聽說過魁梧劍士的人讚歎,「不愧是有著蠻牛之稱的天才,這一擊勢大力沉,換做我很難抵擋啊!」

「唉!此人只怕和我在一個水平線上。」還有人微微搖頭,他在原先的島上是天才了,可是今天到了這裡才發現相當的天才。

看著魁梧劍士的這一擊,北辰宇微微搖頭。經過這段時間愛你的觀察,他發現這裡所謂的天才真的不怎麼樣。在天地能量稀薄的情況下,他們的修鍊速度也算相當驚人,但是對於戰技的感悟太弱了!

有一些人注意到了北辰宇微微搖頭,當即不屑道:「一個小屁孩也敢在這裡搖頭!怕是還沒有修鍊到七級吧?真是不知道怎麼進入這裡的,多半是長輩帶來長見識。」

北辰宇微微一笑,沒有多加理會。

「天哪!」

「穆雪峰果然厲害!」此時,台上發生的一幕卻是又掀起了一陣驚呼。北辰宇抬眼看去,只見那穆雪峰果斷出劍,一道銀色弧光掠過,那名魁梧劍士的重劍便被盪開。不僅如此,在他的脖頸間更是多出了一柄寒光閃爍的利劍。

無奈的認輸,魁梧劍士跳下荒戰台去。正在這時,有人驚呼道:「精靈一族的聖女!果然姿容絕世!」

「實力也很厲害,是精靈族年輕一代最強者!只用了一百年就達到了隨心期,在千年大限之前定能到達聖域!」

「……」


北辰宇的目光也被吸引了過去,只見一名絕色少女款步向這邊走來。這名精靈少女的眸子是湛藍色的,一頭碧綠的長發垂落及腰,美麗異常。她的手中握著一支銀色的纖細法杖,法杖頂端是一枚紫色寶石,時而劃過縷縷流光。

北辰宇估計,這支法杖應該也是四級物品,也就是這裡的人口中的聖器。並且,從那枚寶石來看,這法杖的品級很接近五級了,比之那件穆蘭戰甲要好出不少。

荒戰台上的穆雪峰看到精靈聖女,眼中瞬間一亮。精靈聖女很強,他想要與之切磋!當即,穆雪峰劍指精靈聖女,眸中戰意涌動,「精靈聖女,我乃是穆蘭國皇子,但求一戰!」

看向戰意盎然的穆雪峰,精靈聖女輕輕的點了點頭,一個旋風術使出,借勢優雅的向著荒戰台上跳去。

「還請先出手!」穆雪峰豪爽道,只是切磋而已,他不介意女子先出手。

精靈聖女沒有多說,手中法杖產生了劇烈的能量波動。綠色的能量在她的周圍旋轉著,一片片能量葉子成形。不過頃刻,精靈聖女低喝一聲,「飛葉風暴!」

咻咻咻!!!

這些能量葉子激射而出,每一片葉子周圍都帶有微弱的場域雛形。如此多的葉子匯聚,形成了真正的場域雛形。這飛葉風暴的覆蓋範圍很廣,遠遠超出了外界的地步。北辰宇知道,這是這裡的法則不全導致的。


看到這一幕,周圍圍觀的那些被挑選中的天才都臉色大變,驚呼道:「竟然是第三境的三級戰技!天哪!」

「你們快看,穆雪峰也使出來了!」

「自愧不如,自愧不如!」

只見穆雪峰目光一亮,手中細劍舞出團團銀光,向著精靈聖女的飛葉風暴迎了上去。在那銀光之間,也有著場域雛形浮現。

此時的北辰宇才微微點頭,這還差不多,九級怎麼可以不會一些第三境的三級法術?自然,周圍人看到他點頭,又是一陣鄙視。

轟!

伴隨著一聲巨響,能量波動蕩漾開來。穆雪峰倒退兩步,心甘情願道:「我輸了!自愧不如!」

「吼吼!人族不過如此,虧我父親還說人類有著很強的天才!」就在這時,一道炸雷般的聲音回蕩在聖靈廣場上。在場的人類,包括北辰宇在內都面露不悅之色,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只見一頭身上將近十丈的巨龍向這邊飛來,周圍的人們議論紛紛。

「是奧格!自從龍神死後,奧格的家族可是大陸上血脈最純凈的巨龍了!」

「奧格的實力很強,雖然它的家族一直不肯承認是獸族,但是奧格也還是代替獸族出席了!」

看到這頭巨龍,北辰宇眼中掠過一抹失望之色。這只是一頭血脈不純的巨龍,連半血都算不上,最多也就修鍊到中位而已。巨龍一族在外界也算是牲畜道里的強大族群之一,真正的純血巨龍可是成年便達到上位的!

只見奧格無視周圍人類不滿的目光,當他看到精靈聖女的時候,巨大的龍眼發亮。北辰宇心中暗暗鄙視,巨龍果然生性就是這樣。

來到荒戰台上,奧格粗壯的龍臂一擺,嘹亮的聲音響起:「美麗的精靈小姐!我對你真是一見如故,我見猶憐,愛慕之意宛如大河滔滔,連綿不絕,又如……」

「停!」精靈聖女秀眉微蹙,話語間滿是高冷之意,「要打便打!」說著,她手裡的法杖已經舉了起來,無數細微的符文流轉,凝聚飛葉風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