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這一招,真是煩啊!」約翰遜心裡不滿地說道。

「喂,約翰,卡爾,他們兩個的打球方式跟你們兩個真像。」場邊的大衛羅賓遜看著斯托克頓和卡爾馬龍說道。

「有些不一樣……」約翰.斯托克頓搖了搖頭說道。

「哦?哪裡不一樣?」皮蓬好奇地轉過身來問道。

「不知道,感覺很奇怪。」斯托克頓搖了搖頭說道。

這次的防守,由於尤因撲的太靠外,展御直接加速過掉了尤因,來到了籃下。

一旁的巴克利和德雷克斯勒同時防了過來。

展御直接一個擊地,把球傳給了左側三分線底角位置的張之心。

此時的張之心竟然無人看管。

張之心接球以後,輕鬆地把球投了出去。

「卧槽,這傳球……」于飛看著展御說道。

「唰!」球穩穩地落進了籃筐。

33:40,分差來到了7分。

。 看著滿面紅光的徐老,宇恆還是有些擔心地問了一句。

「徐老,您覺得這方案可行嗎?」

「可行?」

徐老苦笑了一聲,沒有說話。

看著徐老的表情,宇恆還以為是自己的資料給錯了,想到這裡,他連忙看向徐老眼前的電腦屏幕。

「資料也沒錯呀!不至於那麼差吧!」

徐老在旁邊都快聽吐血了,「這垃圾分類方案要是差,那我這一輩子就算碌碌無為了。」

徐老竟然給出了如此之高的評價,這是宇恆萬萬沒有想到的。

他本以為垃圾分類是系統隨便找出的方案,結果真的被權威人士認可了。

徐老看著宇恆沉默,還以為後者不相信自己。

「能將垃圾分類安排的這麼有序說明這方案很完美了,現在就算說是那幾個老傢伙一起研究出來的我都相信。」

…………

看著身旁目瞪口呆的學生們,徐老也微微有些失神。

幾個小夥子之間的年齡差距並不大,怎麼在學識方面的差距就這麼懸殊呢。

就在這時,徐老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咱們國內不就數錢老在這方面研究最深嗎?趕緊請他過來!」

已經知道前因後果的小嚴自然知道事態的緊急,於是他連忙撥通了錢老助手的電話。

「曉林,錢老在附近嗎?我有點急事跟他說。」

曉林聽到了小嚴有些抓狂的聲音,心中滿是疑惑。

「什麼事情這麼緊急?錢老正在跟友人下棋,剛才還說沒有重要的事情不要打擾他。」

小嚴自然知道錢老的脾氣,但這件事情事關重大,他不得不通報給錢老。

「你跟錢老說,有人已經完成了完整版本的垃圾分類方案制定,現在人正在我們研究院呢。」

聽聞小嚴的話,曉林也意識到了重要性,他收起了開玩笑的心思說道:「我馬上通報,電話先不要掛斷。」

隨後電話那頭便傳來了咚咚咚的敲門聲。

電話里一個不滿的聲音從遠端傳來,「不是說沒有事情不要打擾我和朋友嗎?」

曉林知道錢老不是很爽,但還是硬著頭皮將話傳達了出來。

「什麼?形成了一個具體完整的方案,不會是徐老做的吧?但貌似他的主攻方向不是這個!你把電話給我吧!」

很快小嚴的電話里就傳來了錢老的聲音,「你們確定方案是完整的?」

小嚴當然不敢在這種事情上打馬虎眼,他點了點頭說道,「徐老已經看過了,他說方案很完整,讓你評判一下。」

聽了小嚴的解釋,錢老也不得不相信了這個事實。

「你們等下我,我現在就趕過去。」

…………

看著滔滔不絕的徐老,宇恆腦袋嗡嗡直響,還好這種情況沒有持續太久,因為錢老趕過來了!

看到很久沒有見到的老朋友,錢老只是打了聲招呼便投入到主題。

「那份垃圾分類的材料不是你研究的嗎?」

徐老苦笑,「我要是能研究出來,還用著等到今天嗎?」

錢老正想說話,徐老繼續開口道:「這些資料都是你眼前這個叫做宇恆的小伙整理的。」。 行長面色蒼白,緊張地搓著雙手,坐在張凡對面,說出來的話結結巴巴:「張先生,你認為,找到了病源?」

「找到了。」

「畫……」

「不會有錯的。病源就是那幅畫。」張凡長長地吐了一口煙霧。

行長內心已經相信,但仍然有些猶豫,因為某些事情告訴他:這不太可能!

「張先生,這事……是不是有點奇怪?」

「你說,奇怪在什麼地方?」

「這幅畫一直是掛在我妻子的舅舅和舅媽的卧室里的,幾十年了,一直掛在那裏。」

「你是在問,他們為什麼不得病?」

「是,這很難解釋。」

「沒什麼不可解釋的。因為在這幅畫上,新近被咒上了一群無腿魅。而此前,它沒有問題。」張凡淡淡地道。

「無腿魅?」行長一驚,這個詞是他從未接觸過的,「它是什麼物種?」

「不是物種,是鬼種!」張凡笑着,神秘地吊他胃口。

「鬼種?」

「對鬼種。世上無腿而能陸地行走的,只有蛇。如果蛇被妖人咒上了魔咒,就稱為無腿魅,你這幅畫上的無腿魅厲害無比,它們現在是處於嬰兒期,一但過了兩個月,它們都會成長為大邪崇的。」

「大邪崇?」

「對,大邪崇魔力強大,附於人身之上,三日吸干骨髓。你沒聽說過有許多富豪神秘而死?那都是大邪崇附身,看上去是無疾而終,其實若是解剖,就會發現內臟已經萎縮了一半以上,肚子裏基本是空的。你現在的情況,內臟還沒有萎縮太多,還是有救的。」

行長大吃一驚,「那……是有人要害我?」

張凡雙手一攤:「這我就不敢確定了。也許,是某種誤會。」

行長拍了一下桌子,發出巨大的聲音,大聲道:「誤會?誤會不可能!我明白了……這個該下地獄的毒婦!張凡先生,她是個毒婦!我可以告訴你……」

張凡一笑,跟琴女士交換了一下眼神。

很明顯,內中有故事。

不過,張凡是醫生,不想聽跟病情沒什麼關係的故事,便淡笑道:「不論你和你妻子之間發生了什麼,我作為醫生,都不能參與。所以,你的故事還是不要講的好。我要說的是,你從今天開始,不要再回卧室睡覺了。否則的話,你三天之內必死。」

「好險,好險,她差一點就成功了!」行長氣呼呼地坐着,緊咬牙關。

琴女士見時機己到,從座位上站起來,扭著相對較細的纖腰,把胯部扭得左右擺動,儘力地做出誘人的局面,湊到他身邊,一隻雪白的手攀在他肩頭,柔聲媚氣地道:「行長,不要這麼生氣!事情不是還沒有定論么?怎麼就斷定你妻子是有罪的?這不可能,我相信世界是美好的。」

「在我心裏,已經有定論了。」行長咬牙切齒地道。

「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妻子難道真要害你?」琴女士問道,她的坐姿相當地親切,已經半坐到他懷裏了。

很有技術成份!

張凡不由得讚歎琴女士的狐媚功夫。

一般的男人,只要興的功能正常,被她這一連串的動作做出來之後,已經決心失身於她了。

行長卻是沒有什麼反應。

張凡暗笑琴女士:他內臟萎縮,器官都退化到了最低值,哪裏有什麼「興」趣!你從他身上是發掘不出什麼金礦的!

行長沒有正面回答琴女士的話,眼睛望着天花板,喃喃地道:「……一切都明白了,都明白了……看來,以前的懷疑沒有錯……他不是我的兒子,不是……」

咦?

張凡一愣。

難道這裏還涉及一頂大綠色的帽子?

行長被妻子戴了綠色的帽子?

這……張凡頓時生起一陣同情心。

天下男人最慘的事,就是這種事。有苦說不出,白白替人養兒子……

張凡把煙頭狠狠地摁在煙灰缸里,發出滋的一聲響。

琴女士倒了一杯咖啡,送到行長手裏:「先生,喝點咖啡,慢慢給我講一講,或許,我和張先生能幫到你?」

行長皺眉一會,喘幾口氣,慢慢說道:

「她跟我結婚後,我發現她有一個姘夫,兩人一直暗中往來。當我提出離婚時,她痛哭流涕,請求我原諒。當時,她的舅舅和舅媽也來規勸我,並且承諾把遺產的一小部分捐給慈善機構,大部分留給我妻子。」

「我同意了。從那以後,並未發現她與那個姘夫有來往。不過,後來我懷疑過我們的兒子不是我親生……現在看來,她要對我痛下殺手,此事應該屬實了。」

張凡暗暗嘆了口氣:又是老一套!

沒什麼新意的血親仇。

不過,不管怎麼說,他妻子也是夠壞的了。這種女人,要是落在張凡手裏,張凡絕對要把什麼仁慈之類的字眼忘到腦後的。

「你兒子在哪?」琴女士問。

「他在米國工作。」

「噢,你們父子感情怎麼樣?」

「節日時會通一次電話而已。」

「此事,你不宜過早下結論,也許,你妻子是無辜的,畢竟,油畫之事屬於虛妄之事,沒有定論。」琴女士說着,斜了張凡一眼。

張凡明白她的意思,微微一笑:「行長先生,若是你有懷疑,那是正常的。我可以告訴你一個驗證的方法。」

「咦?」

「你有老式膠片相機吧?」

「有。」

「好的,你把卧室窗帘遮嚴,最好不要透進一點光亮,做到屋子裏伸手不見五指。然後你把相機處於長時間曝光狀態,然後把膠片洗出來,真相就大白了。」張凡慢慢地道,然後站了起來要告辭。

行長顯然動了心,「張先生,你不要走,我……我有些擔心。」

張凡重新坐下,「那好吧,我就坐在這裏等你的結果。」

張凡說着,取出手機看微信,不再說話。

一個小時之後,行長從地下室暗室走出來,手裏拿着洗出來的膠片,他臉上極為慌張,像是剛剛見了鬼,「看見了,看見了!」

張凡揮揮手,懶得看,「說說吧,你看到了什麼!」

「我洗出來膠片之後,在放映機上放映,看到了,看到了……」

行長神情極為緊張,幾乎崩潰,臉上的汗珠慢慢地落下來。

。 穗乃宇也是連忙伸出手領取了任務獎勵。伸出手點擊的時候,穗乃宇真的非常激動。要知道獎勵可是畫技天賦高級,《火影忍者》漫畫版,開啟後續三個分支任務啊!

穗乃宇相信,就只憑一個火影忍者漫畫版,自己絕對就能在這個世界的ACG領域裡成為一個超級名家。

領取!

恭喜你獲得畫技天賦高級,《火影忍者》漫畫版。

已完成ACG之神一階段任務,正式開啟ACG之神任務後續!獲得ACG之神二階段任務三個:

二階段(遊戲):製作出一款GALGAME,在遊戲領域圈子打響你的名氣!任務獎勵:任意一款遊戲成品(優化版)。

二階段(漫畫):畫出一部漫畫,在漫畫圈子打響你的名氣!任務獎勵:任意一部漫畫原畫

二階段(動漫):完善動漫《遊戲人生》無配音版,在動漫領域打響你的名氣!任務獎勵:《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可愛》無配音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