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職業對於現在的游佳蘭來說還是有些困難,但資源還是要儲備一些。」憐喃喃自語,合併了前帝國學院之後,憐開設副職業教育的想法便更加蠢蠢欲動,蒙森學院完全可以提供教師資源,游佳蘭若是能夠提供充足的資源訓練,那便沒有任何問題了。

用來資源訓練,這些空間原石自然不太多,憐想著儲備的更多一些,資本才會更足一點,不用急於一時。

除卻空間原石之外,憐身上還有各種等級的草藥不限,憐有個好習慣,在野外若是見到草藥一類,不論等級都會隨手採摘一些,屢次積攢下來,草藥的數量已經堆積到一定程度,再加上上一次的奇遇,讓憐得到了許多珍惜草藥,可以說憐手中的草藥資源,足以讓她擺平帝都之內的草藥市場了。

拿出十幾株的珍惜草藥,其他的草藥憐並沒有繼續留給自己的打算,都會放在學院的資源儲備庫中,藥劑師也是副職業的一種,這些草藥也是資源。

十幾株草藥憐的想法很簡答,若是她有需要,可以兌換成大量現金,十幾株已經足夠她用了。一大堆的草藥和空間原石都被憐放到一邊,整理還在繼續,憐本人製造的空間容器還有十餘個,都是二級和三級的,憐想了想也打算將這些空間容器留下來,若是以後學院做大,舉辦什麼活動,這些空間容器好歹也能充當個獎勵。若是她自己需要,隨時可以另作。

「這些屬性原石,我也不需要了。」十幾枚屬性原石憐看了看,現在的她已經不太需要,唯一需要的就是火屬性原石,但這些等級都太低了,或許只有製造魔杖的時候,憐會丟一個進去。對於現在的憐來說,她更傾向於更高等級,更高純度的,這些放在她手裡也沒多大用處了。

「留給學院。」將屬性原石也放到一旁,憐繼續清點,老師留給她的兩本手記自然要隨身攜帶,還有那位聖殿強者所留給她的信物,這個也非常重要。看著那枚信物,憐不由得笑了,這枚信物她一直都不曾動用過,確切說來不到萬不得已,她不想動用,這信物只有一個,機會也只有一次,憐自然希望可以在最恰當的時候,通過它得到最大的幫助。

將手記還有信物小心收起,除了這些就是一大堆元氣丹,這些是小丑的食物,憐自然也要一個不落的帶上,只不過元氣丹一直都沒有補充,先前的那些隨著小丑食量增長,也只剩下二十幾個,估計撐不了太長時間。

「以後有機會,一定要補充一下。」憐將元氣丹收起來,空間容器裡面其他的便是些雜物,幾件衣服,還有野外居住的帳篷工具等等,都是一些生活雜物,憐隨便看了看,也沒什麼其他東西了。將一大堆的草藥、空間原石還有屬性原石拿出,似乎輕鬆了不少,憐身上攜帶的是她自己製造的三級空間容器,不論是穩定性還是空間容納性,質量極高,現如今憐的空間容器內只放置了一小部分,顯得很為空蕩。

將原石、草藥還有屬性原石分別裝入三個空間容器之內,憐看了看小丑,「看好龍蛋,聽到了?」

小丑將一枚元氣丹吞了進去,點了點小腦袋,憐這才推門而出,直奔校長辦公室之後,將這些東西放到校長面前,校長有些震驚,「小憐,這些是……」

「校長,這些東西都是日後學院開設副職業的資源,你將這些收好,對了這是我製造的空間容器,你可以留著自己用,也可以用作其他用途。」

「啊?」校長看著桌上造型各異的裝飾品,「咳咳,小憐……這些空間容器,你自己怎麼不留著?給我的話……我也沒地方可用啊!」

憐笑道,「這三個空間容器裡面裝著空間原石,草藥還有屬性原石,我打算為以後的副職業培養儲備點資源。」

校長一聽又是驚住了,拿起空間容器往裡面探索,「小憐!這、這怎麼這麼多啊!」

「不多,對於副職業的需求,或許就草藥夠,空間原石還需要積累,若是以後我有的話,會留給學校的。」

校長看著眼前這幾個空間容器,尤其是裝滿東西的那三個,「小憐,你將這麼重要的東西交給我保管,你就不怕……」

「不怕,校長是最關心游佳蘭學院的人,我也是自愧不如,為了游佳蘭學院的未來你可以付出一切,你已經這麼做了,不然我也不可能會成為這間學院的所有人。」

校長的眼眶發酸,這丫頭看上去才多大,怎麼說出的話就這麼成熟,這麼……讓人窩心呢!若換做其他年輕人,有這個資本買下一所院校的,誰還會讓他坐在校長這個位子上,更不可能將這些寶貴的東西交給他保管啊!

「小憐啊,你真的認為……游佳蘭可以開設副職業嗎?」校長的心中也有所期待,若換做以前,他是根本不敢去想的,副職業?游佳蘭本身能夠保住就已經不錯了!但是現如今,他可以對副職業的開設有所期待,正是因為有這個小丫頭在啊!

「現在開設不太可能,雖然蒙森學院那邊可以給我們提供教師資源,但教學的資源儲備還是不夠,不過以後……游佳蘭是一定能夠開設副職業的!」

校長聽的是一陣激動,副職業啊!想不打有一天,頻臨破產的游佳蘭可以在帝都的土地上,可以說這番話!開設副職業!

「我會好好保管這些重要資源,一定不會遺失。」校長開口,憐笑著說道,「這三個保管好就行,至於那幾個空間容器,校長向怎麼用就怎麼用吧,若是需要我會多做幾個,留著以後用作獎品也好。」憐轉身離開,校長看著桌子上那些空間容器發獃,獎品?就算是帝國學院……也不太可能將空間容器當做獎品吧!

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內,小丑懶洋洋的趴在地上,見到憐回來象徵性的眨巴了幾下小眼睛,憐坐在龍蛋旁邊,看著上面破開的地方,這枚龍蛋是怎樣,現如今是活的還是死的?龍蛋裡面沒有任何反應,憐忍不住將小黃抓了出來,「唧唧!唧唧唧!」小黃剛一出來,就表示強烈的不滿,對憐叫了好幾聲,小翅膀也很憤怒的扇了幾下,憐微眯起眼睛,「說,你為什麼要將那個蛋弄破!」

「唧唧!」小黃又叫了幾聲,怎奈憐和它根本無法溝通,只能聽到它唧唧的叫,從它的表情上根本看不出來任何東西,憐彈了一下小黃的腦袋,聲音低沉的警告,「若是你再敢砰這枚龍蛋,別怪我把你做成烤雞!」

小黃一愣,看憐的意思不像是在開玩笑,只能低下頭,「唧唧,唧唧。」

憐這才將小黃鬆開,抖了抖自己的小身子,小黃看了龍蛋一眼,憐立刻威脅性的眼神壓來,小黃還能調轉方向,走到小丑旁邊站好,一雙又大又明亮的眼珠看著憐,憐嘆口氣,「黑耀,這枚龍蛋現如今是死是活?」

標誌的小男孩出現在憐的面前,只不過身體有些透明,黑耀看了一眼龍蛋,「還活著,我依然能夠感受到裡面的龍息,沒有任何改變。」


「破殼也沒有任何影響嗎?」

「現在看來的確沒有任何影響。」黑耀點點頭,若有所思的看向小黃,「憐,那隻黃色的東西……」

「那是小黃,是只小雞……哦不對,應該是某種飛鳥才對,就是它啄壞了龍蛋殼,不過裡面的幼龍沒事……這我倒是想不到。」憐不禁鬆口氣。

「嗯,龍族有很多方面都和其他種族不同。」黑耀開口,又看了小黃一眼,「憐,對於這枚龍蛋你打算怎麼辦?」

憐微微皺眉,當初拍下這枚龍蛋自然有她的想法,若是能夠成功讓幼龍孵化,她自然是想收於自己手中,成為龍騎……也是憐的理想,若是能夠有一條龍作為戰鬥夥伴,也會給自己提供強大的助力不是么?只不過……駕馭龍族是件很為困難的事,更何況孵化出的是什麼龍,憐也不清楚。

「還是先等幼龍出來再說吧,我的想法便是將它留在身邊。」

「留在身邊也好,只不過還是不要去西大陸,畢竟那裡是龍族的活動地域,若是讓龍族的發現有族人遺落在外,對你來說會有麻煩。」

憐想了想,她的最終目的是北大陸的卡特一族,還有便是那個奪走黑耀的教廷混蛋,至於西大陸……她應該不會去。「嗯,知道了,西大陸我沒有機會去的,這枚龍蛋就這麼放著還是……?」

「若是可能的話,還是不要放在這裡,畢竟不安全。」黑耀看了看四周,憐細想也是,這裡雖說是學院,但將一枚龍蛋放在這裡她自己也不放心,但隨身帶著一個破了口的龍蛋,會不會太引人注目了?

「蛋殼破了一點沒關係,裡面的龍息很穩定,就說明破殼影響不到什麼,你大可以再放回去。」

聽了黑耀的話憐點頭,將龍蛋小心翼翼的放回去,黑耀的身體懸浮在空中,小臉露出了一絲笑容,「憐,什麼時候你能將我的前身取回來,到那個時候我的魂就完整了,也可以和你的魔杖完全融合起來。」

說到這裡,憐不禁有些低沉,當初將她斬殺並奪走黑耀的傢伙,實力可不低,以她現如今的實力還不夠,若是不能將自己所經歷的死亡原封不動的還回去,她寧可不去找他!下一次的見面,便是將其斬殺之時!

「憐,怎麼了?」見到憐的神情陰沉,黑耀不禁有些擔心,憐回過神,「抱歉黑耀,以我現在的能力……還不行,我一定會更加努力提升實力,一定會將你搶回來!」

黑耀笑笑,「沒事,我可能太急了,以我現在的能力幫到你也是有限,我只是……想多幫你一些,就和從前一樣。」

憐的心頭一暖,她何其想過,那柄巨劍中的魂會如此待自己,同自己共同經歷了生死!人尚且不能如此,更何況是一律魂!「黑耀,謝謝你。」

黑耀笑笑,「這一任的主人讓我感到驕傲,憐,我以能夠為你而戰,感到光榮。」

看著在自己眼前逐漸消失的身影,憐不由得暖心一笑,有這樣一個和自己同生共死的夥伴,能夠再一次經歷生命,真的是……太好了。

很快,帝國學院所放出的消息,教廷強者駕臨就在明天,整個帝都都為此興奮無比,但能有幸見到這位教廷高層的,只有教皇還有帝國學院的師生,帝國學院雖然放出了消息,但不允許任何無關人士前來,這無疑是讓其他院校嫉妒的發狂。

聽到這個消息憐不禁恥笑,故意放出消息為的就是讓人心癢難耐,還真是小氣的狠。

「就算不讓任何無關人士進入,也攔不住我們。」游佳蘭學院的一角,四個人聚在一起,尤嘉很難得的出現在這種場合,要知道自萊德森走之後放下那句話,尤嘉就跟著了魔一樣的沉迷於實力晉陞,努力到極為苛刻的地步,天大的事都不能讓尤嘉分心,這一次還是教廷高層駕臨的由頭,讓尤嘉心動了。

「尤嘉,恭喜了,你的實力增長不少。」憐笑笑,尤嘉不好意思的笑了,有很長一段時間他都專註於自己,也沒和憐說什麼話,甚至她的事自己都沒能幫上什麼,尤嘉有些慚愧,「憐,我只顧著自己的事,你的事……」

「沒關係,專心於自己的事沒什麼不對。」憐揮揮手,尤嘉的實力在他極為苛刻的努力之下進步神速,現如今已經是高等九級的實力境界,看他的樣子,似乎隨時都能跨入青銅戰士的門檻了。


「從沒見過哪一個像你這麼瘋狂的,實力晉陞的速度也太快了!」加里奧不禁感嘆,傑斯倒是不屑的樣子,「實力晉陞快又怎麼樣,那得看他能晉陞到什麼程度,別就此卡在這兒不動了。」

元氣多少先天註定,一個人會有怎樣的實力境界,努力是一部分,但更多的已經早就決定了。

「富家子,能不能說點好話!你的意思,難道努力還有錯了?是,我們可不像你整天遊手好閒,除了纏著憐什麼都不做。」加里奧有些不爽,他看傑斯一直都不爽,尤其是纏著憐的這副姿態。

「小子你什麼意思!是想挑戰我?」傑斯也不滿起來,加里奧冷冷哼了一句,「挑戰你?我沒那個閑工夫。」

「你說什麼!」傑斯火大,憐有些低沉的開口,「夠了吧,別鬧了。」

傑斯看了看憐沒再說什麼,憐看向傑斯,「傑斯,尤嘉是我的朋友,也算是同一個老師的學生,你說話客氣一點。」

傑斯一愣,同一個老師的學生?憐繼續開口道,「加里奧,傑斯沒有別的意思,他就是這個性格,他已經改變很多,你也就別再奚落了。」



加里奧撇撇嘴,沒再開口,尤嘉不好意思的撓撓頭,「抱歉,似乎都是我惹你們不愉快了。」

「沒有的事,他們兩個本來就不對盤,和你沒關係。」憐開口,「你們的個人恩怨要發泄請在其他時間,若是這一次誰因為個人原因毀了這次行動,別怪我翻臉。」憐也沒打算客氣,說話也很冷硬,傑斯和加里奧對看一眼,皆冷哼一聲,憐在心中嘆口氣,男人還真是麻煩。

「加里奧,你的藥劑準備的如何?」憐緩下情緒問道,加里奧點點頭,將一瓶藥劑拿了出來,「新鮮出爐的隱身藥劑,你可以試一下。」

「隱身藥劑?」傑斯疑惑,加里奧挑眉道,「怎麼,你沒聽說過嗎?」

傑斯狠狠皺眉,剛想要發火想到憐說的話將自己的怒火強行按下,「沒聽說過,我對藥劑沒什麼研究。」

加里奧輕哼一聲,「在藥劑學中,有一種獨特的分支,在這種分支下的藥劑都能產生獨特的效果,比如隱身藥劑,這類藥劑喝下能夠達到隱形效果,維持時間視藥劑的等級而定。」

憐看了看手中的小瓶子,隱身藥劑啊……說實話她也沒聽說過,這種藥劑的效果如何也只有喝下才知道。將小瓶子中的液體一飲而盡,憐並沒有感到什麼特殊的感覺,但看著幾人越來越驚訝的神情,也明白應該是效果出來了。

「真的不見了!」傑斯衝上去,伸手就要摸,加里奧連忙擋了一下,「看不見並不代表真正的消失,你別亂碰!」

傑斯的臉頰一紅,意識到自己的行為魯莽了些,仔細看著憐剛才所在的位置,什麼都沒有了。

「效果不錯,完全看不到我自己。」憐看了看自己,完全透明似乎已經融合進了空氣之中,她現如今移動到任何地方,只要不出聲,根本不會有人發現。「這種藥劑能夠被偵測出么?」憐問了一句,加里奧開口道,「偵測的話很難,除非是服用過偵測隱形的藥劑,不然不會有人發現的。」

「那麼,實力高強的人用元氣探測,能發現我們嗎?」憐又問了一句,加里奧尷尬的笑笑,「這個……是一定會被發現的吧。再說,我們是混入帝國學院,有那麼多學生在,就算我們被發現了也無所謂的。」

「這效果……真的很棒啊!」傑斯很為興奮,尤嘉也是暗自感嘆,隱形藥劑,實在想不到還會有這種東西。加里奧頗為得意的揚起下巴,「我可是藥劑師,你以為呢?」

「看不出來,你的藥劑水平真的狠棒,你還會製造什麼稀奇古怪的藥劑啊?說來聽聽。」傑斯也不吝嗇讚美,雖然說的有那麼點難聽,加里奧哼了一聲,「我會製造的藥劑很多,說了你也不知道。」

「不說算了,不過這隱形藥劑真的很酷啊!」

「這藥效大約能持續多久?」尤嘉問了一句,加里奧思索了一會兒答道,「唔……保守估計應該是半天左右吧。」

「半天……應該夠了,我們的目的只是去聽這位教廷高層的演講,並不做其他。」憐開口,加里奧點點頭,「隱形藥劑的製作材料有限,我只能做出五瓶,再多也就沒有了。」

「好,明天中午我們在這裡集合,然後出發去帝國學院。」

「為什麼是中午,不會太晚嗎?」尤嘉有些擔心,加里奧開口道,「中午都算是早的了,來的可是教廷高層,誰會一大早就往這裡奔,豈不是太沒身份了。」

「我也認為中午算早的了,要是我的話,最早也是下午茶的時間。」傑斯壞笑的說了一句,憐開口道,「先說好,明天誰也不要出亂子。」

「放心吧,怎麼會呢。」傑斯哈哈一笑,加里奧也點頭道,「放心,事情輕重我們還是知道的。」

「好,那就回去休息吧,明天中午在這裡集合。」憐開口道,其他三人點頭,隨後轉身欲走,憐叫住了加里奧,「加里奧,這藥劑的效果,不能主動解除嗎?」

加里奧看了看面前空無一物,找了一個方向說道,「不能,先保持這樣吧,過了一段時間之後就會消失了。那個……憐,晚安了。」加里奧揮揮手,轉身離開,憐看著自己完全透明的身體,也只能低嘆一聲,就這麼回去吧,睡一覺效果便消失了,只是期望明天不要出什麼亂子就好,事情辦完,他們就會安全撤退。

然事情的發展永遠不會如你所希望的那麼順利簡單,若真是這樣,那也就沒意思了。 章節名:章57意外狀況

「將這瓶藥劑喝下去之後,我們四個要一起行動,隱形的效果持續多久誰都不清楚,一旦走散就麻煩了。」憐低聲開口,此刻四人正在帝國學院之外的角落,帝國學院大門緊閉,憐看了看院牆的高度,她跳進去應該不成問題。

「知道了,你放心吧。」傑斯率先將藥劑喝下,很為興奮的期待自己的隱形效果,加里奧有些擔心的看了他一眼,他們四個之中最不靠譜容易惹上麻煩的,就應該是這位富家少爺了吧。

「放心吧,憐,不會出亂子的。」加里奧開口,和尤嘉一起將藥劑喝下,三人的身形已經迅速發生變化,漸漸趨向透明化,憐看了眼一臉興奮的傑斯,說實話,她內心擔憂的其實是傑斯。

將自己的藥劑一飲而下,憐安靜等待,不出一分鐘,四人的身形已經完全消失在空氣中,只能聽到彼此的聲音,完全看不到形貌了,「臭祭司,想不到你的藥劑效果不錯啊!」傑斯讚歎了一句,加里奧忍不住開口,「富家子,你有完沒完!」

傑斯哈哈一笑,看著自己已經完全透明的身體,幾乎壓抑不住要進去帝國學院的渴望,在別人面前肆意的走來走去,只要不出聲音,你做什麼對方都不會知道,惡作劇的話……才是最有意思的。

「傑斯,我希望你能安分一點。」憐開口,傑斯將滿腔熱血壓下,「知道了,我一定會多加小心,放心吧死丫頭。」

「那好,維持的效果時間最多只有半天,也就是說在黃昏時候我們就要離開,若是可以的話,我希望聽完那位教廷高層的講說,我們就離開。」

「這個自然,不然還呆在這裡做什麼。」傑斯開口,加里奧和尤嘉也都表示同意,憐忍不住鬆口氣,早去早回……不要驚動任何人,希望這一次能夠順利。

「那好,我依次帶你們進去,四人集合之後一同前進。」

接下來憐依次將三人帶入了帝國學院之內,帝國學院佔地面積廣闊,雖然學生眾多然今天可是特殊的日子,校園之內並沒有多少學生走動,應該都忙著去迎接今天駕臨的教廷高層。

「帝國學院也不過如此,也沒豪華到哪兒去嘛。」傑斯看著帝國學院之內的建設,不屑一顧的開口,「游佳蘭也沒差到哪兒去嘛。」

「富家子,你能不能小點聲!這裡雖然沒人,也不代表你能這麼大聲說話!」加里奧忍不住低喝,有點心虛的看了看周圍,還好沒有任何人經過,若是現在就被發現都是這個富家子壞事!

「知道了,這裡不也沒人么。」傑斯開口,憐低聲開口道,「畢竟是帝國學院之內,就算是沒人我們也需要小心為上。」

傑斯恩了一聲不再開口說話,幾人走在帝國學院之內,向著核心的教學區走去,越靠近碰到的學生越來越多,關於此次教廷高層駕臨的討論也越來越熱烈。

「這一次來我們學院的教廷高層,實力能有多少啊?」

「會不會是聖殿級別啊!」

「怎麼可能,聖殿級彆強者根本不會出現在我們這裡,聽說教廷之中都很少有人能看到他們呢。」

「哎……那可真可惜,我還以為這次能夠見到傳說中的聖殿強者呢。」

「可惜什麼呀,來的雖然不是聖殿強者,實力也不會低到哪兒去啊,你有的看就不錯了,像其他學院,連看的份兒都沒有啊。」

「哈哈,說的對極了,誰讓我們是帝國學院,他們也只有干嫉妒的份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