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急,過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陳青無奈的只好繼續觀看,那支小部隊的成員越來越少,每一個被拖出來的魔族都在拚命掙扎,似乎是被活吃的場面嚇住了,剩下一半時全部匍匐在地投降了。

當這支小部隊投降,大部隊分開一條通道,一個身軀龐大的猙獰怪獸沿著通道向著俘虜們前進,陳青這時候知道斬忘情想讓自己看什麼了。

猙獰怪獸背部坐著一個人,也可以說不是人,一半身體穿著人類的亮銀盔甲另外一半卻已經脫離了人類範疇,長滿了黑色的尖刺,胳膊也比人類那邊粗壯一倍還多。

「這個傢伙能說人類語言,還懂得排兵布陣,但攻擊的對象都是魔族,我一直在猶豫要不要殺了他。」

「我認識這傢伙,他叫魏淮然,誤吃了魔族肉后保留了神智。是我讓他去挑起魔族紛爭的,留著還有用。」

「就怕是養虎為患,魔族一盤散沙我們才有逐個擊破的機會,萬一讓他統一了魔族,再轉過頭來對付人類,那將是一場災難。」

斬忘情擔心的話語讓陳青笑了,接著一臉嚴肅的看著她,「還有比現在還大的災難嗎?你知不知道血祭大陸已經變味了,現在需要全大陸的生命幾乎死絕。魔族內鬥人類才能有一線生機,光靠我們這些人殺,那要殺到何年何月!如果怕魔族統一,那就給他建立一個魔族內強大的敵人,讓魔族陷入內耗之中,儘快的完成血祭大陸。」

「可我們去哪裡給他找一個強大的敵人?」

斬忘情仍是十分擔心,可突然意識到了什麼,扭頭看向趴在一邊的樂鬼,看到她反應過來,陳青笑了,斬忘情也笑了。

樂鬼正無聊打著哈切,看到兩人都在對著自己笑,一下弄得他毛骨悚然,陳青一拍它的大腦袋下達了命令。

「給你個艱巨的任務,想辦法也組織一支魔族部隊,還要找到其他三個傢伙,讓它們也這麼干。一定要把魔族內部攪個天翻地覆。」

陳青的話語讓樂鬼的雙眼中冒出光芒,四惡鬼全都是一個德行,惟恐天下不亂,搖著尾巴就跑了。看到樂鬼消失,陳青這才收回目光,一下就看到斬忘情正獃獃的看著自己。

「怎麼?被我迷倒了?」

陳青開了個無傷大雅的玩笑,斬忘情這才反應過來,用手一錘陳青的胸口,接著抓起他的手放到了自己胸膛上。

「你這色鬼就別打我的注意了,我已經不能算是個女人,為了不影響戰鬥,很早以前就把女人的象徵割掉了,你就把我當哥們就好。」

隨著斬忘情的話語,陳青這才注意到斬忘情竟然穿的是男式鎧甲,那裡平坦一片。

「夠狠!」

陳青只能是心中讚歎斬忘情的戰鬥之心和對自己的狠辣,不過接著伸手就挑起了斬忘情的下巴露出一個邪笑。

「你似乎忘了一件事,我是個丹師,還是個封號丹師,煉製出能讓你長出兩團肉的丹藥簡直小菜一碟,而且男人和女人上床,沒那兩團肉也影響不大。」

「嘭!」

話音剛落,陳青的眼眶就被斬忘情重重的砸了一拳,這都是他故意沒躲得結果,看著斬忘情懊惱的樣子,陳青哈哈大笑著站起了身轉身就走。

「你去哪?」

斬忘情的話語從背後傳來,陳青向後揮揮手,「回家,你多保重,下次見面我就把你弄上床。哈哈哈……」

這次與斬忘情相遇,徹底讓陳青從失去鴻無雙和鶯鶯的陰影中走了出來,大笑著向著凌天宗的方向疾馳而去。

「回家!」

斬忘情咀嚼著這兩個熟悉又陌生的字,在這天地浩劫中,能有一個家是多麼讓人羨慕的事情,看到陳青的背影消失,她的臉色一紅。

「你也多保重,我期待下一次能和你見面。」

斬忘情也是一個女人,她也渴望得到男人的愛護,可惜自己已經決定踏上一條不歸路,如果能活著在相見,她不介意和陳青發生點什麼,也嘗一嘗男歡女愛的滋味。


當陳青遠離了血色山脈,他揮手撕裂的空間,立刻進入到邪神宮中,自從獲得了全套的邪神骨骼,他已經用不著召喚邪神就能夠做到這一點。


邪神宮中很是安靜,陳青一出現在廣場,就看到密密麻麻的孩子們正在觀廣場上修鍊,除了呼吸之聲什麼也聽不到。

「青哥……」

一聲嬌呼傳來,負責教導孩子們修鍊的玲兒乳燕投林般就撲到陳青懷裡,陳青抱著她轉了好幾圈才放了下來,再看好多孩子已經被驚醒,正一臉好奇的看著兩人,他們很多人早就遺忘了陳青,可他十分眼熟,再一看陳青背後的雕像,立刻知道是誰回來了,可仍是有紀律的一聲不吭。

「好了,今天的修鍊到此結束,你們都去玩吧。」

玲兒的話語傳來,這時孩子們才爆發出衝天的歡呼,很快廣場就成了歡樂的海洋,並向著其他區域拓展,其餘居住在邪神宮的人聽到孩子們的歡呼,這才不再怕打擾他們修鍊的大聲喧嘩。當得知陳青返回,全都涌了過來。

陳青一路上跟人們打著招呼,卻沒看到很多熟悉的身影,當得知全都在練功房苦修,這才滿意的點點頭。

兩年來陳青也是第一次返回這裡,一路上看到邪神宮已經起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很多地方被人們種上植被,空地上更是搭建起一些房屋,已經越來越像一個正常的城市。

這次回來當然要轉一轉,陳青先去看了下自己的乾兒子,那小傢伙已經變成了一個半大小子,正苦心研究如何煉製出魂寶,見到陳青后磕了個頭叫了聲『乾爹』,就又投身到研究當中,弄得陳青都哭笑不得。 更狠的是陳青的徒弟龍兒,這傢伙正在努力突破八品丹師,徹底把自己鎖在煉丹房的密室中,想見都見不到。

見到這個情況,陳青沒有再去打擾其他人,用手指撓著玲兒的手心問道,「你住哪?」

玲兒心領神會,期待著拉著他的手就向這奴僕院的方向跑去,弄得陳青很是疑惑。

「你沒住百鳳閣?」

「還說呢,那百鳳閣根本就不讓進,我怎麼住哦。」

玲兒的話語中透著不滿,陳青笑著一拉她的胳膊,換個反向就來到了百鳳閣門前,這次百鳳閣再也沒有阻止玲兒進入,很順利的就走了進去。

百鳳閣的設計要比其他地方漂亮的太多,上百座單獨的閣樓更是美輪美奐,陳青一揉玲兒的腦袋,「去挑一間閣樓吧。」

玲兒歡呼著開始了挑選,最後選了一棟由藤蔓和花朵組成的閣樓,當她一進入閣樓大門,一道光化就攝入她的腦門,腦門上浮現出了一個『妃』字,一絲靈魂形成印記同樣進入了陳青的識海。

這樣的變故讓玲兒甜甜的笑了,讓她感覺自己的全身心都是陳青的,讓她很是享受。可陳青卻是眉頭緊鎖,玲兒是自己的愛妻也是最疼愛的妹妹,可不像掌控她的生死。

「青哥,不許皺眉頭,這樣挺好。」


玲兒伸手撫平了陳青緊皺得眉頭,還踮起腳親吻了一下,弄得陳青那點不快煙消雲散。

「有個好消息,我現在是魂帝境界了,每天能夠自由進出邪神宮一次,還能收十名對我效忠的鳳衛,進出時也能帶著她們,不過不讓帶別人。你先等一會兒,我去挑選鳳衛。」

「嘿嘿,待會再去挑吧。」

陳青露出個壞笑,直接伸手掀起了玲兒的裙子,把她放到了一條粗壯的藤蔓上,玲兒媚眼如絲的配合起來,隨著藤蔓的搖擺,誘人的喘息也開始回蕩。

積攢了兩年多的存貨全都發泄到了玲兒身上,弄得玲兒雙腿都合不攏,有些趔趄的進入閣樓。身為邪神衛都有福利,邪妃的福利當然更加棒。

一身靚麗的魂寶裙甲和破境丹必不可缺,除此之外還附贈了十套鳳衛的盔甲,不過卻沒有了破境丹,看來鳳衛要比邪神衛低一個檔次。除了這些,玲兒竟然還獲得了一把攻擊型的魂寶,那是一條帶鎖鏈的月牙形匕首,不但可以用來近戰還可以遠攻,弄得玲兒喜歡的不得了。不顧自己身體剛剛被陳青衝擊了很久,纏著他就在放物品的桌子上又來了一次。

挑選鳳衛的事情陳青沒參與,精神氣爽的開始產看邪神宮新可以進入的區域,新增加的地方沒什麼驚喜,都是些住人的地,有沒有特殊功用的以後查驗。在路過招魂殿時,他卻有了意外發現。

招魂殿中已經有了住客,可陳青寧可沒有,裡面的三位是穿著邪神衛盔甲的鬼魔兵,看面容還很熟悉,所猜不錯的話,外面的邪神衛有人戰死了!

外面的邪神衛都在保護凌天宗,這代表那裡來了強敵受到攻擊,陳青狠狠的一攥拳,牙齒咬的咯嘣響。

「你們安息吧,我會為你們報仇。」

陳青的話語說完,單膝跪倒的三位鬼魔兵卻毫無動靜,它們除非變成鬼魔將才會恢復神智。不過這不是難事,只要有足夠的鬼魂或靈魂讓它們吞吃,很快就能成長起來。而且招魂殿也能加速它們的成長,甚至能夠讓它們成長為鬼魔王甚至更高境界。如果遭到外敵入侵,它們將參加保衛工作,是邪神宮做好的守衛。

心神沉浸識海,代表三人的靈魂亮點竟然還在,只不過又換了一個區域,意味著邪神衛又騰出來三個名額,可以讓其他人加入。

新邪神衛的挑選,陳青也交給了玲兒,不過要求要挑選有潛力的人,拔苗助長后不會停滯不前。

派人將修鍊的花瓊芳叫出,同把她安排成了邪妃,休息了一天後,陳青就來到了外界,日夜兼程的趕往凌天宗,連一路上遇到的魔族都不理會。

一道凌天宗外圍,就看到很多樹木上都掛著魔族的屍骨,這些屍骨有的被擺成各種姿勢釘在樹榦上,有的用繩子掛著迎風擺動,顯得很是滲人。當陳青飛到凌天宗上空看到人們忙碌的身影,這才長出一口氣。

「拜見主子!」

負責警戒的邪神衛老遠就看到了陳青,凌空跪拜后引著他降落地面,凌天宗主和陳家老祖眾人全都迎了出來,陳青甚至看到了白雲宗主,如今的白雲宗主已經加入了凌天宗,成為了一位長老。

陳青先行給長輩們見禮,這才開始與眾人攀談,凌天宗確實遭到了大規模的攻擊,那是數萬從其他地方遊盪而來的魔族,它們實力強橫,若不是有邪神衛們在,凌天宗早就不復存在。

「事情有點蹊蹺,我總感覺那群魔族是被人故意引來的。」


沒有旁人時,凌天宗主向陳青嘀咕出聲,陳青笑了笑,「岳父,勿用擔心,只要我在,來再多魔族也讓它有去無回,有人引來更好,還省得我們去找它們進行擊殺。」

陳青的保證讓凌天宗主鬆了心,陳青也沒告知他自己已經休了凌妙妙,這是自己和她的事情,不該讓老人們操心。

再次勸凌天宗主進入邪神宮頤養天年無效后,陳青也放棄了這個打算,這個老頭和自己家老祖一樣,都倔的要命,把保護宗族之人為己任,外面只要還有一個人在,就絕不自己先撤。

邪神宮內面積有限,凌天宗後來加入的人也有很多,陳青再次開始了將孩子優先搬進去的行動,不過全憑那些父母的自願,一點都不強迫。

陳青的威望很高,絕大部分父母同意將孩子交給他,可還是有很多人心存疑慮,孩子還是守在身邊好,最起碼每天都能看到。

而在陳青不知道的一片廣袤區域,近十萬的魔族已經集結完畢,還不斷有其他魔族加入進來,隊伍在急速擴張中,它們浩浩蕩蕩的正向著凌天宗前進。

在這魔族隊伍中,還有不少身穿重甲的身影,正是他們將魔族們聯合到了一起,凌天宗的空前危機在不知不覺中已經開始。

第二天凌天宗的人們就驚訝的發現,他們熟悉的邪神衛們已經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批,之前一批盡心儘力的已經保護凌天宗兩年,陳青讓他們返回邪神宮修鍊或是浸泡洗髓池,用另外一批輪換了他們。

凌天宗的人雖然已經不少,可駐地就足以讓人們住下,還能耕種良田自己自足。不過人的**是永遠不能滿足的,許久沒有魔族前來進攻,無事可做的邪神衛們成群結隊的到外面去尋找物資順便料理遇到的魔族。

時間又一天天過去,轉眼已經半年,這半年裡陳青難得享受了平靜的生活,除了修鍊就是煉丹,沒事就進入邪神宮和玲兒或花瓊芳激情一番。直到有一天他剛出邪神宮,就看到天空中兩個邪神衛歪歪斜斜的飛了回來。

兩個邪神衛一看就是身受重傷,駐地里其他邪神衛趕緊升空接住他們,並將其帶到了陳青的面前。

「主子,大事不好,近百萬魔族來襲,已經不足十天路程,我們倆拚死殺了回來,其他幾位兄弟……」

說到後面兩位邪神衛的聲音都有些哽咽,陳青長出一口氣,辛虧他們沒事跑得遠,如果魔族大軍在離得近些才被發現,那凌天宗就完了。

「十天!」

陳青咬牙突出這期限,時間根本就來不及準備,邪神宮打開需要能量,如果為了將少數人送進去將能量耗盡,十天根本就恢復不過來。只能是將邪神宮內部的邪神衛送出來,這樣都得耗費大半能量。

一千邪神衛就位,連玲兒和花瓊芳的鳳衛也被派了出來,看著一個個英姿颯爽的鳳衛,她們也已經被強行提升到了魂帝境界,陳青恨不得將邪妃的名額一下不滿,那樣就能有一千鳳衛。可也就是想想而已,想當邪妃不但要與陳青發生過關係,還要深愛他,若不然百鳳殿根本就不承認。

更何況陳青不是個十分好色的人,也從未想過要弄一百個老婆,他奉行給不了對方幸福就不要去招惹,而且鴻無雙和鶯鶯的死讓他傷心欲絕,凌妙妙的背叛更是備受打擊心碎不已,已經對其他女人沒有任何興趣。

百萬魔族來襲,光靠上千名邪神衛和鳳衛是不行的,現如今凌天宗足有十萬之眾,但是可戰之力不足一萬。這麼大的規模的戰鬥,邪神衛都不敢說以一敵百,更別說其他人,必須要採取其他措施。

不但戰鬥是個麻煩,普通人如何隱藏更是個大麻煩,秘境和地下洞窟中根本裝不下那麼多人,只能是在地面上面臨魔族的打擊。

遷徙是不可能的,天下已經沒了安全之地,遷徙途中如果遇襲,那將是災難性的後果。現如今只有一個辦法,老弱婦孺進入秘境和地下避戰,其他青壯不論修為境界,全都參戰。

在陳青的命令下,人們放棄了其他山峰,把靈秀峰當成了主戰場,並在山腳下挖出了十餘條深深的壕溝,壕溝中有的倒滿火油,而有的則是灌上了批量煉製的化屍水。

事關生死,所有人都在全力備戰,就連一些孩子都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可不和諧的事情還是會發生。

並不是所有人都願意跟凌天宗同生共死,這些人早已被魔族嚇破了膽,他們知道陳青可以將人送到一個安全之地,在有心人的挑唆下,聯合起來想要逼迫陳青將自己送到遠離紛爭的安全之地。可他們忘記了一件事情,忘記了很久以前陳青曾被人稱呼為凶少,他從不受逼迫。 上萬人被驅逐出了凌天宗,就連凌天宗主不忍心之下說情都沒用,就算是陳青最為敬重的陳家老祖都勸慰凌天宗主,孩子大了,翅膀硬了,就由得他當家做主吧。如果戰時這上萬人在發生內亂,那後果更是不堪設想。上萬人自食惡果,就算其中有人是被蒙蔽也沒人去以一分辨,全都被邪神衛們押解著扔出了凌天宗,迎接他們的將是自生自滅。


一處無名山峰之中,陳青從天而降步入一個幽暗的山洞,被帶路的邪神衛引領著進入最深處,在這裡他看到了數百被關押起來的人。

「主子,已經查清楚了,就是這些人帶頭鬧事,大多數都是其他宗門的人,不過也有幾個凌天宗怯戰的弟子,還有……」

「還有什麼?」

陳青冷聲反問,邪神衛急忙回答,「還有位陳家子弟,被我們秘密抓捕時就一直在謾罵。他說是您的長輩。」

「長輩?陳家死在我手裡的長輩也不是一兩個。」

隨著陳青的話語,一個中年漢子被拖到近前,別看這人敢在邪神衛面前囂張,見了陳青之後一下就癱倒在地,再也不敢有一點傲慢之色,他可知道陳青的辣手無情。

「原來是十一叔,我記得你以前沒什麼修鍊資質,只是一個魂士而已,現如今已經成為大魂師了,也不知道耗費了家族多少資源。」

「少族長,是我鬼迷了心竅,饒我一命吧!」

陳家早已全部併入凌天宗,十一叔不敢自稱長輩,哀嚎著向陳青求情,陳青的臉色變得更加陰沉。

「饒你?我的命令是魂師以上境界的人必須參戰,這事關凌天宗的生死,你身為陳家人不以身作則也就罷了,還敢違抗我的軍令,我如何饒你。」

話音一落,陳青以猛然變身邪神,伸手就抓住了十一叔的頭顱,十一叔連在求饒的機會都沒有立刻身死,邪神衛把屍體拖走,又有人押著犯人來到陳青面前,那犯人也被陳青吞噬了靈魂,山洞中其他犯人看到如此恐怖的一幕,全都尖叫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