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什麼!」尹晉繼續釋放流氓氣壓:「我不自尊自愛?」

讓你露個肚皮就不自尊自愛了,那我還想直接過來扒你的褲子呢!

「沒有沒有。」林喬安慌亂的擺手,笑的特別諂媚:「我哪裡敢說尹老闆,沒有的事,沒有的事……」

尹晉點點頭,抱著手臂站在他面前:「那脫吧!說好了要禮尚往來的。」

「……哦。」林喬安別彆扭扭的點頭,兩隻小爪子猶豫了好半天,最後還是慢慢的把襯衫的下擺給撩起來。

白的跟純牛奶似的小肚皮就這樣顫微微的呈現在尹晉面前,中間的**似乎也很緊張的樣子,隨著主人的呼吸不停的收縮,綻放,收縮,綻放……

尹晉不自然的咳嗽了一下,這身體光是看著就夠誘人的了,真後悔昨天沒能好好的摸個夠本。

(看完記得點頂,就只是動動滑鼠的事,當然,這個只針對於網頁版的各位同學啦!手機版的各位就隨意吧!畢竟換來換去的也挺麻煩的,謝謝大家(^_^)

我是天真,我愛小哥……) 林喬安的皮膚是真的好,而且還是基本無毛的體質,尹晉盯著他白嫩的過分的小肚皮,想著是不是下面的那個地方也是這樣,不僅體毛淡淡的還粉粉嫩嫩的很可愛?

尹晉盯的時間太長了,長的林喬安掀著襯衫的手都開始發酸,無奈的抬頭看他一眼,剛想問問他有沒有「欣賞」好,身後卻突然傳來開門的聲音。

林喬安嚇了一跳,忙轉過身看來人是誰。

安潔可能是剛回來,身上還背著個雙肩包,和上次見面不一樣,這次只有利索清爽的馬尾辮和身上簡潔大方的襯衫牛仔。

鄰家女孩的親切打扮雖然沒有了第一次見面的高貴冷淡,可嬌俏的臉上卻還是一副別人欠了她八百萬的坑爹表情。

林喬安眨眨眼睛,對著她好像能殺人的冷酷眼神吞了吞口水。

「你,你好。」

安潔瞥他一眼,直接繞過去走到尹晉身邊。

「回來了。」尹晉伸手揉揉她的腦袋,破天荒的笑的很溫柔。

「嗯。」很明顯,只要一對著尹晉,安潔立刻就會變得溫婉許多,就連聲音都輕柔的很動聽:「我下去準備早餐。」

「好。」

聽著慢慢變遠的腳步聲,林喬安還有點回不過神的看著尹晉,一開始還以為安潔只是尹晉請來的女傭之類的,可看他們這種相處模式,安潔的派頭完全就是這裡的女主人啊!

尹晉的反應倒是平淡很多,走到鏡子前穿好西裝,然後又對著柜子里一排五顏六色的領帶犯起了難。

想了半天,最後還是招招手把林喬安叫了過來:「小不點,你看我今天用哪條領帶比較好。」


「啊?」林喬安低頭看了看,然後不好意思的搖搖頭:「我對這些又沒有研究,選不好的。」

他只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而已,哪裡有機會見識這些名牌服飾。

「隨意搭配一下而已,憑直覺就好了。」尹晉笑了笑,抬手指指自己的上衣:「幫我選一條吧。」

「……哦。」

人家都這樣說了,林喬安也不好再拒絕,仔細看了看底下一排的領帶,然後隨手拿了一條寶藍色的。

只看外表的話,尹晉給人的感覺絕對是沉穩內斂的事業型帥哥。雖然一開口就會大打折扣,不過整體來說還是很適合藍色的。

尹晉也不在意他到底選了什麼?只是看他抽出來一條又笑眯眯的開了口:「會不會打領帶?」

「嗯?」林喬安愣了一下,然後又點點頭:「會一點。」

「那幫我繫上吧!這也可以作為你工作的一部分,做的好了有工資加。」

「……」

看著尹晉人畜無害的笑臉,林喬安忽然有了一種這人明顯是在蹬鼻子上臉的錯覺。

因為尹晉實在太高,而林喬安又是個典型的三等殘廢,要想給他系領帶,尹老闆就不得不委屈的半蹲下身子。

看著他高大挺拔的身子為了配合自己而彎成一個非常彆扭的姿勢,林喬安盡量控制自己不要笑出聲來。

尹晉自己倒沒覺得這樣有多難受,反而樂在其中的微微勾起了嘴角。

打領帶這種事,一向都是老婆給老公做的,明明是這麼親密的事,可偏偏就讓他們倆給做出了一種理所當然的感覺。

林喬安抿著嘴巴認真的打著結,末了還用手仔細的把褶皺撫平,領帶無疑是成熟男人最好的裝飾,看著帥氣儒雅的尹晉佩著自己打的領結,忍不住笑的眯起了眼睛。

「尹老闆,你……唔嗯!」

話還沒說完整個人卻忽然被猛的用力按在了後面的衣柜上,林喬安痛呼一聲,氣憤的抬頭朝無緣無故發瘋的尹晉大吼。

「尹老闆!!」

「噓……」尹晉把手指豎在他嘴巴上,看著他的眼神灼熱的像是正在燃燒的火焰。

「真他媽想就這樣上了你……」

(看完別忘記點頂,沒收藏的抓緊收藏,謝謝大家(^_^)別嫌天真啰嗦哈,以後我每天都會提醒滴╮(╯3╰)╭) 尹晉說這句話時聲音壓的特別低沉,緊貼著他的身體也能明顯的感受到那火熱的一團。

林喬安抬頭看著他餓狼一樣兇狠的眼神,幾乎是下意識的就軟了一下腿,周圍的空氣似乎也因為這樣曖昧的氛圍而變得有些凝滯。

林喬安張張嘴巴,還來不及說些什麼尹晉就已經放開了他,整了整被弄皺的衣服,他笑著往後退了一步。

「好了,下去吃早餐吧。」

說完便徑自轉身走了出去,聽著他的腳步聲慢慢變遠,林喬安這才呼著氣放鬆下來。

操,這大老闆都是這麼陰晴不定喜歡把人當猴耍嗎?!

下樓的時候尹晉已經坐在餐桌前開吃了,面前還擺著一份報紙,安潔似乎還在廚房裡準備著什麼,偶爾還端著些東西走出來。

林喬安看著她穿著圍裙來回忙碌的樣子,竟然莫名的覺得她很可愛,似乎是聽到了他的動靜,尹晉抬頭看他一下來?待會我要去上班了。」

「哦。」林喬安應了一聲,下樓坐在他對面。

早餐準備的是熱牛奶和火腿三明治,林喬安不怎麼餓,隨便吃了幾口便抽了紙巾擦擦嘴巴。

「這就飽了?」尹晉皺眉看他:「吃這麼點?」

「嗯。」林喬安乾笑著點頭:「我早餐一向吃不多。」

「那也要把牛奶喝完。」尹晉瞅一眼他只抿了幾口的熱牛奶。

「不用了。」林喬安擺擺手:「我不怎麼喜歡喝牛奶。」他在學校一向只喝豆漿的。

「讓你喝你就喝哪那麼多廢話。」尹老闆又開始不耐煩了,皺著眉頭瞪他,個頭這麼小還不好好喝牛奶,真不知道他家裡人是怎麼養活他的。

一大早的林喬安也不想和他置氣,拿起杯子仰頭幾口灌完,末了還不小心打了個飽嗝。

不好意思的瞅了瞅尹晉,發現他並沒有要嘲笑自己的意思,這才放鬆的呼出一口氣。

尹晉也放下了杯子,默默的看了他一會,忽然把手伸向了他嘴邊。

「尹老闆?」

林喬安嚇了一跳,還來不及往後退就感到嘴角被輕輕抹了一下,略微帶點粗糙的觸感,摩擦的他嘴唇都有點發燙。

「有牛奶。」尹晉若無其事的收回手,又繼續低頭看自己的報紙。

「……哦。」心臟撲通撲通的跳的有點鬧人,林喬安胡亂的在嘴巴上抹了一把,抬起頭就看到了安潔狠狠瞪著他的大眼睛。

「安,安小姐。」不知道這樣稱呼算不算是失禮。

安潔瞥了他一眼,把手裡的背包用力砸在桌子上:「客人!這是你的東西!」

不知道是不是林喬安的錯覺,他總覺得「客人」這兩個字絕對是安潔從牙縫裡擠出來的。

看著時間也不早了,林喬安也不想再繼續接受他們兩個一冷一熱的摧殘,索性抓起自己的背包跟他們道別。

尹晉也沒有要攔他的意思,說了句下周繼續過來便沒再開口。

林喬安鬆了口氣,忙背好包跑了出去。

偌大的客廳里頓時又陷入了沉靜。

安潔把林喬安的餐具收起來送到廚房,看著尹晉和往常一樣冷冷淡淡的樣子還是沒忍住開了口。

「老闆,剛才那個小男孩,你和他,做了嗎?」

(看完別忘記點頂,沒收藏的抓緊時間收藏,謝謝大家~_~) 林喬安從公交上下來時正好看到了陸傑和一個女生並肩走在一起,兩個人看起來都挺開心的,女生短短的頭髮,清爽又可愛。

因為距離有點遠他也沒打算打招呼,就是有點感嘆陸傑那超乎常人的吸引異性的魅力,這才幾天啊,女朋友換的可真夠勤的。

不像宿舍里另外三個萬年單身漢,這都大二了,竟然還沒有釣到過一個順眼的妹子。

其實要說有魅力,從某些方面來說,林皓應該也不會輸給陸傑,雖然兩人帥的類型不同,不過在現在這個年頭,事媽卻不失細心,溫柔而且又居家的男人,貌似也很受歡迎。

之所以林皓一直沒找女朋友,估計也完全是拜呂奇那個賤人所賜,兩人從大一開始就是一段孽緣,發展到現在真的可以算是一場值得紀念的奇迹。

想著想著就這樣和陸傑錯了過去,林喬安撓撓頭髮,加快腳步向宿舍走去,下午還有課要上,可不能耽誤了正事。

這個時候也快到正午了,回到宿舍時呂奇正在睡午覺,林皓坐在床上安靜的看著書,看見他來了也只是點頭打個招呼。

把背包甩在床上,林喬安扭頭看看睡得正香的呂奇,這貨今天倒是很乖的睡在自己的床上了,不過手卻一直緊緊抓著林皓的襯衫,就算是睡著了也絲毫沒有放鬆的跡象。

林喬安瞥了一眼背靠著床欄的林皓,從這個角度看來,側臉還真是怪亂帥一把的。

放輕腳步走到他跟前,林喬安壓低聲音對他說:「我說這賤人都快被你寵成精了,他家裡又不是沒人疼他,就不能讓他獨立獨立啊。」

林皓愣了一下,他和呂奇的這種相處模式早就成了一種根深蒂固的習慣,本來一直都覺得挺自然的,可這會被林喬安這麼一問,他自己竟然也覺得好像是稍微有那麼一點不正常。

低頭看了看睡的正熟的呂奇,白嫩的臉上有點淡淡的紅暈,緊抓著他的手也纖細分明的很可愛,薄薄的被單下是微微起伏的瘦弱身體,那把小腰的纖細程度自己怕是要比任何人都要來的清楚。

看著看著心裡就不自覺快要軟的化出水,林皓無奈的搖搖頭,伸手撩開他額前的一縷頭髮。

「兩年來養成的習慣,哪是說改就能改的掉的。」


不是沒見到過他這種溫柔的像是媽媽看著自己寶寶的寵溺神情,林喬安嘆口氣,回去繼續收拾自己的東西。

沒過多大會約好會的陸傑也回了宿舍,不知怎麼的,看到他一臉春光滿面的樣子,林喬安忽然就想到了尹晉昨天問他的那句話。

「小不點,你和女人做過嗎?」

成熟男人特有的磁性嗓音敲擊著他的耳膜,性感的讓他的耳根都忍不住一陣陣發燙。

搖搖頭用力甩掉腦子裡一堆不健康的東西,林喬安想了想,然後顛顛的湊到了陸傑旁邊。

「喂,傑哥。」

「怎麼了?」陸傑剛把外套脫掉,回頭疑惑的看著他。

「額,我,我問你個事你不許生氣啊!」

(看完別忘記點頂,沒收藏的抓緊時間收藏,謝謝大家n__n) 看林喬安一臉神神秘秘又帶點不好意思的嬌羞表情,陸傑當下也來了興趣,放下手裡的東西回頭看著他。

「問吧,我知無不答。」

「嗯……」林喬安回頭看了一眼還在翻著書的林皓,這才拉著陸傑彎下腰,然後貼在他耳邊小小聲的問他。

「我就是想問,那個,你都換了這麼多女朋友了,她們當中有沒有一個,就是,就是和你那個過?」

「哪個過?」陸傑被他說得一頭霧水。

「那個啊!」林喬安急得抓耳撓腮,別看他平時挺能瞎掰扯的,關鍵時刻還是能看出這純情小處男的單蠢之處。

「你不說清楚我怎麼知道到底是哪個?」陸傑一臉的哭笑不得。

「我!我……」


「安子想問的是你有沒有和她們做過吧。」

就在林喬安急得滿臉通紅時,一旁的林皓卻突然開口打破了沉默。

他一說完陸傑立刻就表現出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林喬安則直接瞪著大眼不敢置信的瞅著林皓。

「耗子!!」


這聲驚呼聲實在是太大,林皓下意識的皺了皺眉,忙低頭去看還在睡著的呂奇。

這笨孩子果然是被吵醒了,睜開眼睛迷糊的眨了幾下,看著林皓一臉抱歉的神情立刻就撇著嘴巴鑽進了他懷裡。

「吵死了,吵死了,我還沒睡飽!」

林皓無奈的揉揉他亂蹭的腦袋:「醒了就起來吧,剛好安子也回來了。」

「寶貝兒回來了?!」

一聽到林喬安的名字這貨又立刻來了精神,推開林皓直接就光著腳丫子跳了下去。

「寶貝兒!昨個晚上你跑哪去了?想死我了!」

林喬安被他撞的直直的後退兩步才穩住了身子,要不是陸傑在旁邊拉上一把估計兩人都得摔到地上去。

「你他媽先給我起來!」林喬安咬牙切齒的把他給推到一邊,揉著自己的肩膀狠瞪他一眼。

「多大人了還這麼毛躁,要沒了耗子每天這麼守著你,哪天被人拐了都不知道!」

「怕什麼。」呂奇不在意的聳聳肩:「他這不是正天天守著我呢嗎。」

看他一副林皓守著他完全是天經地義的嘚瑟表情,林喬安真的很想上前用力扯扯他的厚臉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