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自己錯了就好,我就原諒你這次吧。對了,你不是魔域的人嘛,怎麼會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這女子見周浩說話謙和有禮,和她以前遇到的那些討厭的魔頭很不一樣,頓時對他有了一絲好感,同時開始認真的打量起這個陌生的男子。

之後她的臉色一變,歡喜無比的跳起來喊道:「你難道是傳說中的真魔!!」

周浩聽后心裡十分的警惕,但臉上面色如常,語氣有一絲絲冰冷問道:「你從哪裡看出來我是真魔的?」 這少女明顯沒感覺到周浩語氣里的不妥,歡喜雀躍的說道:「你身上的魔氣十分的精純,只有十分厲害的魔頭才會具有。但是你又不是原魔一族,所以我才猜你是傳說中的真魔,沒想到你真是啊!太好了,這一回我們魔族說不定可以再次崛起,打出小魔域,再臨人間!人家長了這麼大,都還沒去過人間呢,不知道外面是個什麼樣子!」

原魔由於先天所限,就算是九階的變異原魔,也無法渡劫成仙,由於它們掠奪靈氣的能力太過可怕,所以被各宗聯合鎮封在小魔域之中。人間是它們最為嚮往的所在,不過幾乎所有的原魔都不可能降臨人間,否則一旦被發現,下場必定是灰飛煙滅。

而真魔則不同,如果出現一尊十分強大的真魔,則能夠帶領它們君臨人間。在原魔之中流傳著一個個關於真魔的傳說,那魔門四帝都是真魔之身,他們中曾有人強勢的打上了仙界、佛界,讓魔族達到了極其鼎盛的地步。

而且一旦修成魔帝,還可以撼擊天地法則,使這些加諸在原魔身上的力量束縛消失,讓原魔一族也有機會渡劫成仙。只要這尊魔帝不殞,原魔一族就不會受到天地法則的限制,力量可以無限的增長,更可以渡劫成魔仙。可以說真魔就是原魔一族的希望!

這些事周浩倒是不知道,也是後來從這少女口中才得知的。

周浩和這少女交談了很久,才終於放下心來,知道這少女並非作做,而是天性童真,毫無心機。這時周浩才放心的從鼎中飛落地上,然後用神獸所傳的方法將魔鼎收了起來。

這少女名為語仙兒,周浩在和她交談過程中才知道,她居然是從魔域深處逃出來的。她本是一頭變異的九階原魔在數年前化裂出來的一個全新魔靈。

九階原魔在魔族中都是王者至尊,實力大成之後,堪比渡劫九重天,法力濤天。語仙兒先前的本體,在魔域深處也是一尊極其厲害的魔王,鮮少有人敢惹。

但後來她分裂成兩人之後,力量減半,還在虛弱期的時候被仇家找上門來,最後戰死。而語仙兒卻逃了出來,為了避開仇家,九死一生才逃到了外圍來。

周浩沒想到她的身世居然這般可憐,頓時起了憐惜之心。同時也終於明白她為何看起來年歲不大,實力卻為何這般恐怖了。

語仙兒的實力十分的可怕,自從來到了外圍之後,許多外圍的魔王怕她威脅到自己統治,於是曾多次聯手要將她驅逐,都被慘敗在她的手中。

這幾年來語仙兒沒有一個親近可說話的,現在遇上了周浩之後,倍感親近,相處時都帶著一股熱呼勁,自來熟一般哥哥前哥哥后的喊,把他當成了親哥哥一樣對待。


周浩見她天真可愛,也樂得多個妹妹。更何況她的實力恐怖之極,有了她做保鏢,起碼在他的修為沒上去之後,性命有保障。

周浩在語仙兒的陪伴下,每日苦修魔功,不斷的吞噬,但是修為越高深之後,吞噬低階的原魔作用也越來越小,而四階以上的原魔都很難遇見。可能是因為語仙兒在身邊的原因,強大一點的原魔一聞到她強大的氣息,馬上逃之夭夭了。

最後周浩唯有無奈的告訴語仙兒,在他修練的時候盡量不要呆在他太近的地方,以免把原魔都嚇跑了。語仙兒難得遇上一個可以陪自己說話解悶的人,怕惹他不高興后,他丟下自己走了,所以對他的話言聽計從,有時甚至會從遠處把一大波一大波的原魔趕過來。

有一次她趕來的原魔居然有七階、八階的,周浩險些被這些可怕的魔物給反吞掉,幸好她及時出手。鑒於這次教訓后,在周浩修練的時候她都乖乖的呆在一邊,不敢再插手。

這天周浩正在瘋狂的著原魔來修練時,忽然語仙兒一臉驚慌之色的飄飛過來,扯住他就向遠處逃去,一邊逃一邊心有餘悸的說道:「快跑!後面有一頭極其恐怖的怪物,被它追上的話我們都要死的!」

語仙兒的速度快到了極點,周浩還沒反應過來就快經被她扯著拉出了數千里之外,他反射性的回頭望去,見到了極其震憾的一幕。 暖妻之當婚不讓 ,形成了恐怖的魔潮,將天空完全遮蓋得嚴嚴實實,原來已經十分陰暗的天穹更是黑得伸手不見五指!

這些魔潮中的魔物,只怕有上百萬頭!

在魔潮之中似有一頭高大無比的人形怪物在追趕,它指揮著一股股絞成了龍形的青霧,這些龍形的青霧中血芒映天,閃爍不斷,如電蛇狂舞,所過之處成片成片的魔物被絞成粉碎,化作青煙血霧的一部分!

那怪物發出震天的厲吼,大地輕顫,長空微抖,萬物哀嚎!似鬼王臨世,閻羅再生。這片空間都充斥著讓人十分壓抑難受的死氣!

「是它!魔屍周浩!」周浩與那蛻下的魔屍有著切割不斷的聯繫,只要彼此靠近一定的距離,就能夠感受到對方的存在。雖然那魔屍模樣大變,他還是一下認了出來。

他心中震驚到無以復加!

才短短的時間,那魔屍居然就強大可怕至此!連擁有渡劫實力的語仙兒遇上它,都只能有多遠就逃多遠,而且它以一己之力,逐殺百萬魔靈,恐怖到了極點!

周浩想起了神獸所說的話,心底發涼,對語仙兒催促道:「仙兒,快!快離開這裡,不能夠讓它發現我,否則我們都死無葬身之地!」

語仙兒不知道那恐怖的魔屍,乃是周浩蛻下的,以為周浩只是單純的被那強大的怪物給嚇住。她拼了命的拉住周浩瘋狂逃竄,很快就逃出了數萬里之外。

那魔屍這時候也感覺到了周浩的氣息,急怒的厲吼不休,向著這邊瘋狂衝過來,也顧不得再獵殺那些魔物了。

周浩和語仙兒感覺到身後傳來的恐怖力量波動,知道是這魔屍發現了他們,正在追趕,都嚇得亡魂皆冒,好幾次都險些被身後的魔屍追上來。最後兩人都不得不咬破舌尖,連噴了十幾口血精,使出血遁之法才將它擺脫。

也不知道逃了多久,兩人才氣喘呼呼的停了下來。

連使了多次血遁,耗損了巨大的元氣,兩人都變得極其的虛弱。要不是因為語仙兒乃是九階的變異原魔,單是一身恐怖的氣息就攝退了周圍的強大魔物,以他們這種傷勢,很快就會被其他的魔物殺死吞噬。

接下來兩人確定完全擺脫了魔屍之後,找了一處魔物比較密集的魔窟,大開殺戒。連語仙兒也開始大肆同類并吞噬,來恢復元氣。

語仙兒出手極其的恐怖,那纖纖玉手輕拈細捉,一股股巨大的力量將那些強大的原魔,硬是成片成群的攝入了掌中,然後煉化成為一股股精純的魔靈氣,秀口微啟便將其納入了體內。

周浩看著語仙兒那厲害的手段,無數的魔物在她的手中被煉化,極其血腥,暗暗驚嘆,她可真是個徹頭徹尾的女魔頭啊!

如此血腥可怕的手段,只怕以前也不知道有多少的魔靈死在她那雙完美的玉手之上,偏偏她又好像是不諳世事,思想單純得像白紙一般。看著她大肆的著成片成片的魔靈,周浩都覺得有點可怕,愣了一會兒,有那麼一瞬間他都有點動搖,認為語仙兒之前的單純都只是裝出來的!

語仙兒見他停了下來,扭頭望向他,見他一臉驚愕之色,微微有些害羞的低下頭,尷尬的說道:「哥哥,是不是被我餓壞的樣子嚇到了?」

餓壞了?

周浩腦袋一下有些慒住,難道原魔的吞噬本能,就是因為它們覺得餓?!

後來一想周浩就釋懷了,看來語仙兒獵殺吞噬這些原魔,就像人類其他異類,把它們的血肉當成食物一樣的道理。善良的人,不一定都吃素。

只不過語仙兒吃的是她的同類而矣。這是原魔的特性,也不能說殘忍,生存法則如此而矣。

周浩對她笑了笑,搖頭說道:「不是,只是我覺得你的實力太強了。」

「哎,對了。你的實力這麼強,昨天那怪物你也打不過它么?」周浩還是有些難以接受,自己蛻下的魔屍居然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就擁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照這樣下去,只怕他這一生一世都得遠遠避著這魔屍。而且就算他再怎麼避,等過些年月,這魔屍只怕會更恐怖萬倍,到時對方找上門的話,天上地下將再也沒有他的藏身之處,想想都讓他覺得后怕!

語仙兒聽到他的話后,小臉上的神色變得有些凝重和害怕,認真的說道:「那怪物真的好強大的!我恐怖連它兩招都接不下來。如果我姐姐沒有死的話,或許還能夠勝得了它。」

語仙兒口中的姐姐,便是將她分裂出來后被仇家殺害了的九階變異原魔。

周浩聞言,不甘的輕嘆,臉色更加的凝重。

這時語仙兒臉色大變,對周浩道:「不好了,哥哥,那怪物又來了!」 周浩聽到仙語兒的話后,臉色也是大變,不過他同時也十分奇怪,雖然他的修為遠不如語仙兒,靈覺沒她這麼厲害。不過那魔屍乃是他蛻下的肉身,有一種斬不斷的牽連,如果魔屍到了附近的話,他應該有感應才對啊?

周浩有些懷疑的向語仙兒問道:「仙兒,你真的感覺到它來了?為什麼我一點感覺都沒有?」

語仙兒語氣十分的焦急,飄身過來拉起他的大手,一邊拉著他向遠處逃去一邊對他解釋道:「他還在很遠的地方,不過已經朝這邊來了。」

「他在很遠的地方?你的靈識難道有這麼強大?」周浩還是有些不相信,給然她有渡劫期的實力,靈識也不可能恐怖到這種地步,連魔屍在很遠的地方她就預先感知到了。

語仙兒知道他不相信,一邊拉住他拚命逃竄,一邊耐心解釋說道:「並不是我的靈識很強大,經過上一回的事後,仙兒就一直怕再遇上他。所以就把自己煉出來的傀儡放了幾個出去,隨時注意著方圓萬里內的動靜,我的靈識附在了這些傀儡之上,它們所見到的我也能夠知道,如同親眼目睹。所以仙兒才知道它來了,我沒有騙哥哥你!」

「原來如此!」周浩也不是沒有聽過傀儡術,不過一般來說,傀儡術造出來的傀儡,都是沒有自主意識的,也就是行屍走肉。只能夠執行主人一些簡單的指令做事。

就算高級一些的傀儡,最多也就是可執行的命令更多,就算是那種看起來跟活人沒有什麼分別的傀儡,也只能執行其主人早設置好的命令,和活人做起這些事來沒有什麼差別。但是你若要它去做一些它從來沒做過的事,它就會變得不知所措。

而且利用傀儡來作為自己的眼線,讓它們替自己收集情況,這簡直就駭人聽聞!因為這已經相當於活人了,收集情況可是一件極其複雜的事,就周浩所知,傀儡根本做不來!

更重要的是語仙兒居然還能夠讓它們把看到的信息,直接通過神秘的方法,傳回自己的腦海之中,就如同自己親眼所見一樣,說出去都沒有人會相信!

語仙兒見他一臉的驚詫,就說道:「這是我姐姐的一種獨門秘法,和一般的傀儡術不同,作用可大了!要不以後仙兒把它也教給哥哥好不好?」

這樣的傀儡術可算得上絕世秘術,一旦掌控了之後,好處巨大無比,周浩當然不會拒絕了,於是點點頭。他問道:「這傀儡術叫什麼名字?」

「天魔驅傀術,是我姐姐開創的,她起這個名字是因為這傀儡術世間無雙,不是其他任何傀儡術能比的!」語仙兒說到這裡的時候,語氣充滿了無比的自豪,好像是自己開創出來的一樣。


天魔,是魔族之中最為恐怖的存在,這傀儡術叫天魔驅傀術,大有敢稱天下第一之意。

不過隨後語仙兒的小臉馬上垮了下來,帶著淡淡的悲傷道:「要是姐姐沒死就好了,那樣我們就不必怕那個怪物了!」

周浩連忙安慰她說道:「仙兒別難過,你還有我呢。哥哥會保護你的,要不了多久,哥哥就能夠打敗那個怪物,你就不必再怕它了。」

周浩暗暗捏堅拳頭,變強的決心更加的強烈,他受夠了那魔屍帶給他的威脅,受夠了見到魔屍就像老鼠見了貓一樣的憋屈!同時也生出了一股保護這純真可愛的少女的強烈念頭,不想再讓她跟自己擔驚受怕!

仙兒聽到周浩的承諾后,甜甜的笑了起來,開心的點頭說道:「仙兒相信哥哥一定會保護仙兒的!」她似乎忘了此時是誰保護著誰。

隨後周浩他們好幾次都險些遇上魔屍,幸好有天魔驅傀術讓語仙兒提前發現魔屍的蹤跡,才險險避開。

周浩翻出了血神不滅法來,打算修練。那六欲魔功比起紫邪天功來差了一截,不可能是魔屍對手。而九轉魔功修練起來,進境稍稍有些慢。

只有這血神不滅法和紫邪天功一樣恐怖絕倫,而且一旦修練有成,修為一日萬里。唯有修練這陰毒無比的魔功,他才有機會趕上魔屍,並將之斬殺掉。

但有了一回教訓后,他變得小心慎重了起來,並不急於修練,而是將這門功法所有的記載在腦海中來來回回的品讀清楚,直到把它讀得滾瓜爛熟,確定不會再出現上一回的致命烏龍事件后,才敢修練。

這血神不滅魔功修練起來所要經受的殘酷,比起紫邪天功更可怕得多。首先,要用上面記載著的秘法,把自己的整張人皮活活剝落,再用金針將三百六十五處大穴刺住,然後疊好,放入極陰魔煞之中祭煉七七四十九天。

然後把剝下人皮的肉身用符咒貼滿全身,再放入地心之中,直到被最精純的地心毒火煉化成為一灘血水,將這些血水與元神融合。之後再取出祭煉好的人皮披上,皮肉重新煉成一體,即可化身為血神!

這血神修練到最後,可一化萬千,變化多端,不死不滅!

除了特殊的純陽法寶外,其他的法器一概不能傷它。

只要被這血神撲身而上,就可將人的一身功力、精血吸干,除了一張薄薄的人皮外,連骨頭都不留下!

同時血神也可附身在別人的身上,任你修為通天,都不能夠分辨出來!

周浩花了足足一個月的時間,修練了血神不滅法的入門心法之後,然後將語仙兒叫了過來,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仙兒,你、以你的法力,應該能夠鑽透地肺吧?」

語仙兒自豪的說道:「當然可以了!哥哥,你為什麼這樣問?」

「是這樣的,我要修練一門功法,需要進入地肺之中才能修練。想麻煩你將我的肉身帶入地肺最深處,可以嗎?」

語仙兒點頭道:「當然可以啦,哥哥的事就是我的事。只要哥哥不離開仙兒,要我做什麼都可以!對了,哥哥,你修練什麼魔功,居然要到地肺之中才能修練?」

周浩微微笑了一下,說道:「這個你就不要問了,知道了對你反而沒好處。」

他所要修練的功法太過殘忍無道,惡毒無比,還是不要說出來嚇著她的好。之後周浩獨自找了一個山洞,讓語仙兒為自己在洞外護法,然後他便開始著手真正開始修練血神不滅法。

語仙兒一在洞外小心的守候,微微有些緊張的來回走動,不時憂心的向洞里看去。雖然她的性情單純,卻並不笨,知道周浩要修練的魔功肯定兇險無比,否則不會如此鄭重其事。

不一會兒,一聲十分凄厲的叫聲響了起來,嚇了她一跳,花容失色的驚叫道:「哥哥!」剛要衝入洞中,卻響起了周浩痛苦而焦急的聲音,阻止道:「不準進來!」

我是你妹妹呀[全息] 。對於周浩的話,她不敢有半點的違背。

周浩的聲音不斷傳出,全都是極其痛苦的嘶吼,好像是一頭被人一刀一刀往下割肉的困獸臨死前發出的哀嚎,令人毛骨悚然,聽得心都揪起來,呼吸也要停住!

洞中持續的傳來周浩十分痛苦的嘶吼,這種聲音如同魔音一樣折磨著語仙兒的耳朵,她的心也是一抽一抽的疼痛,恨不得為周浩將身抵過,替他去承受。淚水像是斷了線的珠子滑落,她低聲抽泣著,兩隻小手緊緊握在胸前向天禱告道:「老天保佑,哥哥他千萬不可以有事啊!仙兒已經失去了姐姐,如果連哥哥也離仙兒而去,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她的小臉上滿布淚痕,充滿了無助,令人憐惜。

這時洞內湧出一股十分濃烈的血腥味,讓人作嘔,不過這血腥味對於魔物來說,無異於上癮的毒藥,不可拒抗!

受到了血腥味的刺激后,四周的魔物都失去了理智,縱然是有語仙兒這九階的魔中王者在守護,它們也凜然不懼,發了瘋的向著這邊涌過來,想要湧入洞中去尋找血腥的來源! 「你們不準進去害我哥哥!都給我走開!」語仙兒又急又怒,守在洞口之中寸步不敢離,一雙水袖輕飛漫舞,恐怖的力量如江河之水傾泄奔涌,將那些失去了理智往這邊湧來的魔物全部震成了一片片黑煙。

有語兒在把關,根本沒有任何的魔物能夠進入洞中侵害,過了三個多時辰之後,周浩的叫聲才漸漸止住。語仙兒鬆了一口氣,將那些魔物都趕散了之後,急匆匆的走入了洞中。

一來到洞中她就看到地上一大灘的鮮血橫流,把地面都弄濕了一大片,鮮紅刺目,同時一股十分濃烈的血腥味鑽入鼻孔,令人想要作嘔。更為恐怖的是一張完整的人皮摺疊好放在地上,人皮上刺著一根根金色的長針。在人皮不遠處放著一個硃色的巴掌大小寶盒。

語仙兒小心的將那幅人皮和寶盒拿了起來,如捧珍寶。她知道周浩的肉身此時存放在了寶盒之中。她流著淚水痴痴的看著寶盒道:「哥哥,你一定不可以有事,不可丟下仙兒啊!」

話畢之後,快步的衝出了山洞往遠處飛掠而去,飛了半個多時辰之後來到了一處斷崖,斷崖下的深淵寬有千來丈,在對面是一片片起伏連綿的通天山脈,最高的山峰高有數萬丈,好像一道天嶂,把那邊的世界和外面完全隔絕!

而斷崖之下的深淵一望不見底,也不知道有多深,且深淵之下黑灰色的魔煞之氣涌滾不休,似雲海起浪,波瀾壯闊。這魔煞十分的厲害,極其陰毒,光是上涌的一縷煞氣就讓人受不了,連語仙兒的修為也全力運功才能抵得住這魔煞的入侵。

若是修為稍低一些的魔頭,一靠近此處就要被上涌的煞氣毒死,若是跳入深淵魔煞最濃處,就算是九階變異大圓滿境的魔王也要被毒死不可!

語仙兒來到了崖邊上,臉色十分的難受,她向下探望了一下,又看了看手中捧著的人皮,十分猶豫。那底下的魔煞連她都承受不住,把周浩的人皮丟下去的話,真的不會有事么?

她真的害怕會出什麼差錯,周浩再也活不過來,那時她又將是孤伶伶一個人了。可是想起周浩生前對她千叮萬囑,一定要她把人皮丟下去,她終於還是咬著牙將人皮一拋而落,那人皮輕飄飄的落入深淵之中,被洶湧的魔煞給猛的吞沒!

「哥哥…你一定要回來啊!」語仙兒的淚水再一次瘋狂流出,難過的抽泣著,最後抺了一把淚水,毅然轉身離去。她帶著那紅色的盒子來到了一座火山口,毫不猶豫的縱身下跳。

那火山腹中儘是深不見底的火漿,根本就是一個火潭!

語仙兒全身湧起了濃厚無比的黑氣,將她包裹得像個巨大的黑色是繭子,朝下的一頭呈錐形,分形了可怕的火漿就鑽了進去。

那火漿越是往深處就越可怕,恐怖的熱力透過魔氣,依然讓語仙兒覺得很難受,有些吃不消。不過為了周浩,她渾然不在乎,小臉通紅,卻一臉倔色,暗暗對自己鼓勵道:「仙兒,你一定可以的!為了哥哥的性命,就算再苦再難,再兇險,你都絕不能放棄啊!」

也不知道在火漿之下穿行了多久,她就像是水中的魚兒穿行於地肺之中,穿過了層層的地売,最後從一個巨大無比的火漿漩渦中游去,一入那個足有兩三里直徑的恐怖焰漿形成的漩渦,她就驚叫了起來,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被一股恐怖的吸力瞬息間扯了進去,然後拋飛到了一片陌生的地下空間之中。

這片陌生的地下空間一片炭紅,這裡也有許多山巒,但是山戀與山戀之間,全部都是海洋一樣洶湧的地心岩漿,熱浪不斷襲來,令她的皮膚都被烘逼得通紅起來,小臉更像是熟透了的紅蘋果。而且隱隱有種灼傷的疼痛感。

不過語仙兒根本顧不了這些,她在岩漿海洋上不斷的飛行,尋找著合適的地方安放周浩的肉身。

最後她遠遠望見了一座神山,那座神山通體發紅,像是燒了很久的鐵塊。所散發出的熱氣,都把附近的虛空燒得扭曲變形,恐怖之極!

「找到了!」語仙兒歡喜無比,興奮的飛了過去,不過還沒飛近她就被恐怖的熱氣給逼得受不了,只好停了下來。她將手中的寶盒向著神山一推,寶盒脫手飛出朝著神山飛去,最後穩穩的落在山頂之上。

那寶盒一落在了神山頂上,馬上起火,燒成了灰燼!

而從寶盒之中跌落下來的周浩,馬上就被恐怖的熱力化成了一灘血水!

「哥哥!」語仙兒悲痛欲絕的痛呼,整個人險些暈死過去,看著化成了一灘血水的周浩,撕心裂肺的哭喊了起來。

「哥哥,我不應該把你帶進來的,是語仙兒害了你!哥哥,你等我,仙兒跟你一起死!」語仙兒悲傷的自責著,同時奮不顧身的朝著神山撲去,想與周浩共赴黃泉。

「仙兒,不要過來!我還沒死呢,不要做傻事。」這時那灘血水涌動了起來,發出了周浩的聲音。語仙兒聽到他的聲音之後,喜極而泣,又哭又笑道:「哥哥!你沒死就好了,真是太好了!」

周浩此時承受著極為巨大的痛苦,肉身完全被恐怖的熱力融化,如果不是因為修練了血神不滅法得保元靈不滅,此時他早化成飛灰了。他不斷的默誦著血神不滅法,不斷的償試著要將血水凝質化形,但一又一次的失敗。

不過他沒有半點的氣餒,一次又一次的努力嘗試著,慢慢的那灘血水開始能夠變形一些普通的形狀,但每一回剛開始變換成形他的形狀,馬上又會一下散開。

也不知道是過了多少天,這灘血水才終於能夠初步凝質化形成人的模樣,但卻沒有五官四肢,剛化形而出,又啵的一聲散開,重新變成一灘流水的血水。

又過了將近十天左右,這血水變得越來越粘稠,如同和稀了的面,雖然還是不能夠完全的化成人形,卻沒有先前那麼稀不巴唧了。

又過了七八天後,周浩終於第一次變形成功,四肢俱全,五官清晰。除了沒有人皮而顯得全身血肉鮮紅一片外,沒有什麼分別了。當語仙兒看到周浩重新化成人形時,喜極而泣。

不過沒過幾個呼吸,「周浩」再一次被恐怖的熱力融化成血水。在兩個多時辰后,又吃力的顯形而出。

就這樣一次又一次的努力顯形出來,又一次次被恐怖的熱力給融化掉,依然沒有半點氣餒。因為每一次化形而出之後,他的肉身更加的強大,法力也成倍的培長,同時能夠堅持的時間也更久。

我的女友活兒很好 ,一發不可收拾!一節又一節的瘋狂上漲著,氣息變得越來越恐怖!

整片地下炎火世界都發生了變化,周浩血神體初成,正需要巨大的能量來凝形,一股股巨大磅礴炎力和毒氣都被血神之體吸納而來,如江河巨流般瘋狂朝他的身體之中涌過去,連同他盤坐在下的神山也湧入大量的靈力,他的法力在飛快的上漲,猶如坐火箭般,一倍,兩倍…五倍…十倍…百倍!

周浩的法力無休止的在猛漲,這片火海世界的熱力都被牽動,那赤紅的神山也開始變得有些許黯淡了下來,被他吸走了大量的炎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