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猜?」

蕭浪嘿嘿一笑,而後身子斜起,朝東方紅豆靠去,壓低聲音說道:「我警告你,別叫我小弟弟!你這黃毛丫頭,不就是比我大兩歲嗎?充什麼老?」

東方紅豆出奇意外的沒有生氣,也沒有羞澀,反而笑眯眯的說道:「姐姐就比你大兩歲怎麼了?就叫你小弟弟怎麼了?小小年紀就老氣橫秋,一點都不可愛。來,叫聲姐姐,我幫你介紹我家的小蘿莉小公主怎麼樣?她可比姐姐漂亮多了!」

蕭浪掃了一眼,看到茶木勢如破竹的狂虐那頭青面野豬,沒有什麼危險。轉頭望著東方紅豆,嘴角彎起一個詭魅的弧度,妖氣凜然的臉看得東方紅豆一陣心悸,他肆無忌憚的在東方紅豆高聳的胸部掃過,嘿嘿一聲笑道:「我不喜歡小蘿莉,太…小了沒意思,我還是喜歡紅豆小姐這樣的…大美女!」

蕭浪故意在「小」字和「大」字上加重了音,加上火熱的目光,這次成功讓東方紅豆暴走了,直接一個板栗敲在蕭浪頭上,滿臉通紅的瞪著蕭浪,嬌喝起來:「蕭浪蕭公子,請你自重…」

話一出口,東方紅豆卻陡然想起身邊還有雲紫衫。她這樣不淑女的舉動,這麼大聲的話,很容易讓她想歪的…

她立即滿臉羞紅,低垂的眸子閃爍起來,目光悄悄的朝旁邊雲紫衫望去。當她看到這個驕傲的公主,目光淡淡的望著茶木戰鬥,似乎什麼也沒有看到沒有聽到,才微微鬆了一口氣

不對,還有一人啊!

東方紅豆驚醒過來,悄悄轉頭看向後面的小刀,卻看到一雙鼓起的眸子,正咧嘴瞪著她一直傻笑… 接下來的時間,一路勢如破竹。

如果是遭遇一隻玄獸,蕭浪一般都讓茶木出手。茶木高階戰將,神魂還是加持力量的,攻擊力很是兇殘。蕭浪讓他出手,他沒有半句抱怨直接上了。如果遭遇兩隻玄獸,蕭浪就讓小刀出手,一路擊殺玄獸,效率非常高。

東方紅豆性格很是大方火辣,只是生氣了一會兒,繼續和蕭浪閑扯起來。一點都不怪蕭浪兩次三番的調戲,蕭浪對於這個火辣御姐也有了一些好感,在他看來性格大方的東方紅豆遠遠比那個驕傲,故作矜持一路沉默的紫衫公主來得可愛一些。

「紅豆小姐,前方有一隻三級初階玄獸,你去玩一玩怎麼樣?」

蕭浪敏銳的感知力,總是比眾人先一步察覺玄獸。這次他沒有讓茶木出手,反而讓東方紅豆去試煉一番。

「好,看本小姐給你露一手!」

東方紅豆當仁不然,其實她早就躍躍欲試了。控制著戰馬朝前方狂奔,遠遠鎖定一隻慌忙準備逃跑的白色狐狸。

「喝!」

她嬌喝一聲玄氣環繞身體,背後一道白光閃耀,一把三米多長銀白色的長弓虛影,出現在她凹凸有致的身體後方的半空中。她的滿臉肅穆,玄氣環繞身體,沉喝起來:「神魂戰技,銀弓射月!」

隨著她的嬌喝,她那把漂亮的長弓虛影陡然拉來一個滿月,一把氣態長箭破空而去,自動鎖定逃跑的玄獸白狐,幾個眨眼間就追了上去,速度快若閃電,如流星逐月。

「轟!」


氣浪翻飛,那頭小小的狐狸,被東方紅豆的神魂戰技炸得稀巴爛,一招斃命。

東方紅豆收回玄氣,背後長弓虛影漸漸淡去,她得意洋洋的朝蕭浪望來,似乎想得到他的稱讚。

「一隻三級初階玄獸,值得你動用神魂戰技?剛才獵殺四級玄獸的時候怎麼沒看你釋放?」

蕭浪卻翻了一個白眼,漠然說道。心裡卻是對這神魂戰技的威力暗暗咋舌,不愧是天階神魂,威力巨大!

東方紅豆有些沮喪落寞的撇了撇嘴,嘟喃道:「人家剛才緊張,所以就忘記了。」

「威力不錯,就是實戰經驗少了一些,以後多練習,王朝會多一名巾幗女將!」

蕭浪不忍心打擊東方紅豆積極性,隨口說了一句,轉頭朝茶木問道:「茶木兄,你的神魂戰技威力怎麼樣?」

茶木謙和的笑了笑道:「勉強還行,威力和紅豆小姐差不多!」

蕭浪和小刀對視一眼,兩人都期待起來,不知道神魂節兩人能覺醒什麼樣的神魂,是否能擁有如此霸氣的神魂戰技。

雲紫衫驕傲而又矜持的坐在雪白戰馬上,眼中也光芒閃爍,似乎也無比期待自己神魂覺醒。

遠處紅霞滿天,已經到了黃昏時分。

東方紅豆被蕭浪誇讚一句,又莫名的開心起來。開始催促著蕭浪退出第五峰,要她們在這山峰內過一夜,恐怕一夜會睡不著。

蕭浪和小刀倒是無所謂,兩人經常在山裡過夜。當他看向茶木的時候,見他臉色也有些勉強。只好無奈招呼眾人,朝第四峰退去。

第四峰和第五峰交接處有塊平地,上面有幾座簡單的木房子,是那些守護在這的御林軍駐地。

讓蕭浪等人無比錯愕的是,等他們趕到這裡,竟然發現已經有人捷足先登了,四間木屋全部被人霸佔。

「公主殿下!」

「東方小姐!」

雲紫衫等人一出現,立即有無數人站了出來,驚喜的望著雲紫衫和東方紅豆。茶木也有人打招呼,而蕭浪和小刀卻被所有人無視了。

蕭狂和左鳴,以及東方漠然的三個隊伍,全部在在空地上駐紮,原本在這裡的十二名御林軍,正在他們指示下,為他們搭建帳篷忙進忙出的。

蕭浪等人從第五峰出來,蕭狂左鳴東方漠然顯然無比意外。他們三個戰隊,還有十大家族公子們組成的三個戰隊,把第四峰內的玄獸掃得七七八八。準備在這休整一夜,第二天慢慢摸進第五峰,獵殺一些玄獸。沒有想到蕭浪他們居然直接進入了第五峰,看東方紅豆的表情,似乎收穫彼豐?

東方紅豆熱情的和眾人打招呼,雲紫衫卻矜持的淡淡點了點頭,眉頭微微蹙起,掃向那御林軍小隊長,說道:「還有乾淨的房子嗎?」

御林軍小隊長有些尷尬的朝蕭狂三人看了看,支支吾吾不知如何接話。蕭狂立即笑著說道:「公主殿下,我那間空出來給你吧,被褥都是新的,還沒動過!」

雲紫衫皺了皺眉頭,淡淡一笑說道:「不用了,多謝狂公子,我們自己搭建帳篷吧!」

雲紫衫伸出左手,纖白修長的手指上戴著一個漂亮的紫色戒指。她手上玄氣一運轉,那枚漂亮的戒指上陡然紫光一閃,地上憑空出現很多物品,居然都是搭建帳篷的材料。

「須彌戒!」

蕭狂和左鳴東方漠然驚呼一聲,蕭浪和茶木也反應過來,全部好奇的打量著雲紫衫手上的戒指。

這東西他們都知道,不過只有各家族的家主族長才有。別說年輕一代的公子小姐,就是家族長老都沒有。雲紫衫竟然如此受雲飛揚寵愛,皇室果然富有啊!

須彌戒是一種神奇的空間戒指,裡面能存儲很多東西無比方便。這東西沒有人能製造,是上古遺存下來的,損毀一個少一個,異常珍貴。

雲紫衫臉上突然出現一抹甜美的微笑,轉頭望著蕭浪,柔聲說道:「浪公子,你們能幫忙搭建一下嗎?這個我不會…」

感受著無數殺人般的目光射過來,蕭浪眉頭蹙起,這紫衫公主似乎在故意給自己拉仇恨?一天沒見她對自己笑過,此刻當著眾人的面如果親昵,笑得如此燦爛,這不是擺明在坑他?

「呵呵,小刀幹活!」

雖然有些不爽,蕭浪卻沒有多說什麼,也無視左鳴等人嫉妒恨意的目光,和小刀忙活起來,茶木也屁顛屁顛的跟在身後幫忙。

雲紫衫須彌戒內的材料足夠,蕭浪和小刀對於這些粗活也無比熟練。很快左邊角落上的空地上,五座帳篷平地而起圍在一團。他們的帳篷和眾眾人的帳篷離開很遠,隱隱有楚漢分界的味道。 一堆篝火在帳篷中間升起,蕭浪和小刀開始熟練的烤肉起來,茶木在旁邊幫手。東方紅豆無比好奇的蹲在一旁看著,雲紫衫無比詭異的圍在一起,還挨著蕭浪坐著,滿眸神采飛揚,和東方紅豆嘰嘰喳喳說個不停,還不時朝蕭浪甜蜜一笑,笑容燦爛絕美。

蕭浪沉默的烤肉,目光悄然在笑顏如花的雲紫衫臉上掃過,深深的警戒起來。

有詭異!

這個女人有問題!

莫名其妙的加入他的戰隊,一天來都無比矜持傲慢,和自己說話不冷不淡,很少見她笑過。此刻當著眾人的面,卻表現得如此親昵,對他青睞有加的樣子,不說茶木,就算小刀都看出不對了。

她想讓自己成為眾矢之的?引起所有公子的公憤?

望著遠處一雙雙嫉妒發狂的眸子,蕭浪知道她已經成功了,只是不明白這她為何要這樣做?

和自己有仇?

他才來帝都半個月,上次皇宮宴會也沒有得罪她的地方吧?就算今天說了一句冒犯的話,也不至於如此下狠手吧?

難道皇室要對付蕭家?

這也不對,如果要對付蕭家早該出手了,現在爺爺蕭不死回歸,蕭家實力士氣大漲。再說了三大家族和蕭家同氣連枝,牽一髮而動全身,蕭家也是王朝的頂級支柱,對付蕭家於皇室有何利益?

腦袋內轉了幾圈,蕭浪還是想不通,不過內心卻雲紫衫的感官差了幾分。

他最恨別人玩他,尤其是這種小動作!

感受到蕭浪的神情冷了幾分,東方紅豆臉色微微一變,知道蕭浪很是不爽了。也知道雲紫衫連她也利用了,笑容逐漸變得尷尬起來。

雲紫衫卻面不改色,依舊笑眯眯的望著蕭浪,雙手托著下巴,滿臉「天真爛漫」的開口問道:「浪公子,你烤的肉好香啊,比御廚都烤的好,就是不知道味道如何?」

蕭浪轉頭淡淡瞥了雲紫衫一眼,眼睛眯了起來,東方紅豆都感覺到自己的不爽,這紫衫公主不可能沒感受到。

既然感受到了,還要繼續玩?

那就玩玩吧!

蕭浪臉上突然變得妖氣凜然,笑眯眯的望著雲紫衫,脈脈含情的說道:「味道絕對好,公主殿下嘗嘗就知道了,來,小心別燙著了!」

蕭浪遞給雲紫衫一塊烤肉,動作親昵,還幫她吹了吹,眸子一片深情,宛如相親相愛多年的戀人。看得茶木一片暴汗如雨,也看得東方紅豆一陣膛目結舌。

雲紫衫也微微錯愕,腦海內都是這妖氣凜然的笑容,下意識的接過烤肉,咬了一口。卻想起蕭浪剛才好像吹了一吹?咀嚼的動作陡然一頓,神情有些不自然起來。

蕭浪神情不變,依舊旁若無人,滿臉親昵的說道:「味道不好?你怎麼不吃啊,這獐子肉美容養顏,吃了對身子好,乖,多吃點!」

「噗…」

東方紅豆本想借著喝水,掩飾自己的尷尬,結果聽到蕭浪那個「乖」字,一口茶水直接狂噴而出,極力壓制笑意,憋得無比辛苦。

茶木轉頭過去,滿臉尷尬,咬住自己的嘴唇不讓自己笑出來。小刀倒是傻愣愣的一直憨笑,自顧自的抓著一隻獐子腿大啃起來。

雲紫衫望著蕭浪灼熱的目光,聽著東方紅豆的笑聲,雪白的俏臉一下變得嫣紅起來,眸子躲閃不停。從小在皇宮內鍛鍊出來的城府,一下被蕭浪的厚顏無恥直接秒殺了。最後只能低頭紅著臉,小口小口的啃著烤肉,藉機掩飾自己的失態和慌亂。

「來,紅豆!你也吃點,獐子肉還能減肥,你吃了身材肯定更加棒的,到時候絕對能迷死一大群男子!」

蕭浪似乎沒有發現雲紫衫的神態,取出一塊獐子肉遞給旁邊的東方紅豆,直接親切的把稱呼都改了,還肆無忌憚的說起她的身材。臉皮之厚,令人髮指…

果然!

東方紅豆也吃不消了,輕笑聲嘎然而止,抓過烤肉,低頭悶聲吃了起來,甘拜下風。

蕭浪繼續不斷的遞給雲紫衫東方紅豆烤肉,清水,手帕,笑容親切,眉目含情。目光還不時挑釁的朝左鳴蕭狂那邊望上一眼,內心冷笑:既然你們這些煞筆,被人坑了嫉妒發狂,那就再讓你們發狂一些吧。

蕭浪的舉動,東方紅豆雲紫衫嬌羞的樣子,成功的讓一群公子們差點暴走了。

不說雲紫衫那宛如天仙的容顏,就是身材火爆的東方紅豆,都是無數公子愛慕的對象。此刻兩朵鮮花隱隱有插在一坨牛糞上的意味,眾人都是年少輕狂的年紀,還都是世家少爺,平時趾高氣揚,囂張霸道慣了,就算城府再深,怎麼能隱藏內心狂怒的嫉妒之火?

只是…蕭浪在皇宮宴會上重創左鳴,加上蕭不死的威名。無人敢動,否則早有人站出來和蕭浪決鬥了!

眾公子中,心情最不爽的是顯然是蕭狂和左鳴。蕭狂眼睜睜的望著蕭家第一公子的身份被蕭浪搶走,內心的憋屈和壓抑可想而知。左鳴更加憋屈,他自認動用神魂,幾個蕭浪都可以輕易拍死,而且那日他覺得是大意了,否則也不會被這個鄉巴佬踩著自己上位。

嫉妒之火,終於在蕭浪的一個舉動下徹底爆發出來了!

蕭浪拿著一塊手帕,親昵的給雲紫衫擦了擦臉上的油漬,然後轉頭搖搖望著左鳴嘲弄的笑著,挑釁之意十足。

「蕭浪,我要和你決鬥!」

左鳴壓抑了一晚上的怒火,終於還是沒能忍下來,撲騰一下站了起來,滿臉猙獰的怒吼起來。

這一吼,左鳴卻陡然驚醒過來,似乎自己sb了!

他轉頭一看,果然看到無數雙看傻子一樣看著自己的目光,雲紫衫和東方紅豆望著他的目光,也都充滿了淡淡的嘲弄之色。

他今年二十歲,戰帥境,天階神魂!

蕭浪今年十七歲,戰將境,還沒覺醒神魂!

如果他動用神魂,贏了沒有一點光彩。就算不動用,你一個戰帥境和一個戰將境決鬥有意思?再說了上次你不是被他重創了?還想找抽?

「我接受你的挑戰,還允許你動用神魂!」

蕭浪卻笑著站了起來,給了一個讓所有人震愕的答案。

他的目光平靜的在所有公子面上掃過,淡淡的笑了起來。

他當然不是閑的蛋疼,狂得沒邊,沒事找事。

他是故意挑釁,讓左鳴出手的!

既然自己已經成為眾矢之的,這群人都恨上了他。以後想必也會有無數人會給他下套,找他麻煩。

那不如…直接把他們干趴下,把他們打怕了,不敢找自己麻煩好了!

他目光最後定格在左鳴身上,緩緩說道:「不過我有一個條件,如果你輸了,以後你們全部人看到我必須退避三舍!」 囂張,狂妄!

這是場中大部分人第一想法,而後無數公子卻感覺到一種被羞辱的狂怒。如果左鳴輸了,所有人看到他必須退避三舍?

這是宣戰,蕭浪在和在場的所有公子宣戰!

王朝一千多年歷史上,不乏有資質逆天,自視甚高的絕世天才。卻從沒有一個像蕭浪一樣如此狂妄。他這是要做孤人嗎?亦或者在為蕭家樹敵?要知道這些公子在以後的將來,有很大一部分會成為各自家族的長老,亦或者家主族長。

蕭狂和蕭家的四名公子臉色都綠了,蕭浪說的所有人,可是包括他們,被自己的族人當著外人羞怒,這滋味真心不好受。

蕭浪沒有想那麼遠,事實上他都沒有完全把自己當成蕭家的人,他只是感覺既然已經被這麼一群公子記恨上。不如將他們干服氣了,幹得以後不敢找自己麻煩了就行。

他一直不喜歡公子,雖然自己現在已經成為頂級豪門公子。他下意識的想和這群人劃分界限,更沒有去想將來如果他接管蕭家,會為蕭家樹立多少敵人。

他只是用一種霸蠻的姿態告訴所有人,別來惹我!


「好,很好!」

左鳴被深深的刺激了,臉色反而恢復了平靜,內心卻是一片竊喜。蕭浪自己找死,這怪不得他了。就算今日自己把他弄殘了,蕭家也不會說什麼。世家之間從來都不插手年輕子弟之間的正當爭鬥,反而會鼓勵縱容,像今日這種光明正大的決鬥,任何家族都不會事後追究。

他大步朝雙方之間的空地走去,身上玄氣緩緩旁繞,戰意高隆,氣勢隨著步伐越來越強,他要用自己的拳頭告訴所有人,他左鳴是帝都這一代當之無愧的第一公子。


「蕭浪…」

東方紅豆有些擔心的朝蕭浪喚了句,雲紫衫沒有說話,只是眸子一閃一閃的,眼中都是興奮之色。

「哈哈!」

蕭浪長笑一聲,豪氣干雲,目光遙遙望著緩緩走來的左鳴,最後朝左鳴身後的十多名公子說道:「怎麼都不說話?不相信左鳴?亦或者你們不敢賭?」

「好!」

「賭了!」

「鳴少,看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