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說百裡子衿?」楚眉靈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她就知道他不會背叛他們之間的感情!就知道!

她明明應該開心,可鼻子卻越發的酸澀。

「不哭!相信我!我從來沒有碰過她,那個孩子也不是我的……」慕容驚瀾抬手擦去她眼角的眼淚,可他的眼睛也發澀了。命運總是捉弄他們,若不是他們之間的堅持和信任,也許又要錯過或者誤會。

「既然你早就知道她騙你,為何還要封她為貴妃!你還是混蛋!」她抬手在他肩膀猛捶。他讓她難過了好多天!「我一直認為那夜是你!只有你才能讓我有慾望。所以為了從她們口中得知你的下落,我就將計就計,讓她們放鬆警惕。」慕容驚瀾不斷擦拭著她的眼淚,聲音也有些發顫:「可我沒想到,第二天就遇到了你

。」

都市之最强紈絝 !可他太了解百裡子衿的性子了,她也是個硬骨頭。不想招認的事情,即便將她挫骨揚灰,也不會說出一個字。

「那百裡子衿的腹中子是誰的?難道是……」楚眉靈倒吸了一口冷氣,看著慕容驚瀾的雙眸道:「難道是夜皇澈的孩子?」

「嗯!」慕容驚瀾點頭,眉心輕皺:「我真的沒想到百裡子衿是這樣的女子,不過,也許她也是被她的丫鬟騙了。」

「她與你的關係不一般!你對她和對其他女人也不一樣!你們喜歡一起下棋!她是你的解語花!」楚眉靈滔滔不絕得說出了心裡的猜測。

這是女人的第六感,沒得錯!

慕容驚瀾噎了一下,有些無奈得扶額:「她對你說的?」

「我猜的!」楚眉靈撇撇嘴。

「沒認識你之前,我喜歡與她下棋,但我也喜歡和其他人下棋!這和性別沒有關係,我將她當成臣子!」慕容驚瀾認真解釋著。

他對她,只有賞識!可自從他知道她為他做的事後,心裡多了感激。因為她替他守了那麼多年的江山!但這只是感激!或者說是君臣之義。和情愛沒有半點關係!

「你房間里的棋盤是和她下過的嗎?」她突然想起房間里的棋盤。那天夜裡,他將她壓在上面,一顆顆棋子在她肌膚上磕出很多紅印,至今沒有褪下。

他和別的女人下棋!卻和她在棋盤上做那種事!禽獸!

「嗯。」 美女總裁的超級兵王 ,沒有隱瞞。

「死開!」她終於忍不住怒火,一口咬住了他的肩膀。說是咬,可她怎麼忍心真的咬下去。

慕容驚瀾偏頭看了一眼肩膀上淺淺的牙印,勾唇笑道:「捨不得了?」

「沒力氣咬!」她偏過頭去,不再理會。

慕容驚瀾見她生氣,低聲在她耳邊道:「我見到棋盤就想到她,因為她的棋藝無雙。」

「那你看到什麼東西想到我!」楚眉靈又忍不住轉回腦袋,語氣酸溜溜。

「我看到什麼都會想到你。」慕容驚瀾的指尖在她臉頰輕輕撫過,曖昧得道,「但無論看到什麼,都會想到和你纏綿的場景……」

「你!」楚眉靈一口氣堵在心口,怎麼都咽不下去。她在他眼裡就代表那種事?難道沒有其他高雅的東西?

慕容驚瀾見她不高興,仔細想了想他們之間還有什麼共同的愛好,可最終沒有找到!他對她就是最原始的男女情愛和一生一世的守護!和任何東西無關!

楚眉靈見他這樣的表情,心又沉了幾分:「果然,她是你的解語花!」

慕容驚瀾好笑得看著她,突然低頭一吻,繼而感嘆:「好酸……」

「酸你個大頭鬼!你出來!」楚眉靈羞憤不已。他還侵佔著她,心裡卻想著他的解語花!

慕容驚瀾輕嘆一聲:「我好想你。」

這一年多,他無時不刻的在想她,甚至打算放棄所有的一切回滄瀾大陸!這裡的皇位,這裡的權利,還有能讓他變得更強大機會!甚至是這裡的百姓……

楚眉靈不理會,她何嘗不想?她甚至拋下剛出生的望兒去找他!

「這一年來,讓你受苦了。」慕容驚瀾抬手輕撫她的髮絲,不自覺得吻了上去,她身上散發出如同幽蘭花般的香味,這種味道使得他才熄滅的慾望再次高漲。

「你身上好香……」他貪婪得呼吸著,氣息再次急促和絮亂。

她的身體似乎比以往更柔軟,更迷人,肌膚如同絲緞,讓他忍不住想去佔有。 至尊兵王在都市

就如同那一夜和現在,他根本控制不住!

楚眉靈已感受到了危險,急聲道:「起來!我肚子餓了!你給我去找吃的!」

「靈兒,你果真是只狐狸!現在才五尾,就將我勾得魂不守舍!何時等你修成九尾……」慕容驚瀾話音一頓,將她整個人壓下牆壁,粗喘著氣道:「真想每天每夜的要你!」

楚眉靈哪裡能經得住他的瘋狂索取,很快又暈了過去。

不知道第幾次醒來,她聞到了香噴噴的飯菜味。

「醒了?」慕容驚瀾將手裡的食物遞到了她的手邊,道:「空間戒指里還有一些吃的,給你熱了熱。」

這些都是她在曾經在神族皇宮裡吃的東西,她有些尷尬得問他:「都一年多了,還能吃嗎?」「怎麼可能是一年前的東西!是前不久準備的。」慕容驚瀾迎著她不解的目光,笑著道:「我隨時準備著,成了習慣。」 習慣是個可怕的東西,是不受控制的去做。

楚眉靈坐起身子,她的衣服已被慕容驚瀾穿戴整齊,但渾身上下還是疼得厲害,比那夜還要疼!他真的是越來越過分!

「禽獸!」楚眉靈低罵,他方才就像中了春藥!瘋狂且無恥!以前也不至於這樣!

她突然想起夜皇澈給她種下的毒!身上的體香能讓男人動慾望!

慕容驚瀾本就對她如狼似虎,現在這氣味更是催出了他的本性!這情況就有點糟糕了……


「在想什麼?」慕容驚瀾問她,笑得溫柔。

「沒,沒什麼!」她搖搖頭,開始吃手裡的燉品,吃了一盅又一盅,胃口特別的好!即便外面都是吃人的妖獸又如何!只要和他在一起,比什麼都好!

「吃飽了就再睡一會兒,等休息好了再衝出去。」慕容驚瀾心疼得摸著她的腦袋,回想方才做的事,的確過分了。

楚眉靈將手裡的湯盅放下,眨了眨清亮的眼睛問道:「我暈了多久。」

「看不到日出日落,不清楚。」慕容驚瀾平靜得回答。其實他心裡清楚得知道,他們纏綿了兩天……


楚眉靈鬆了一口氣,心裡暗想,應該是暈了一天!離毒發還剩下兩天,就乘著這兩天衝出去!她可不想在這昏暗的地方呆著!更不想被他看到毒發的模樣,如果回宮的話還能躲避……

「我睡不著了,我們衝出去!」她站起身子,但剛站立,雙膝就軟了下去。

慕容驚瀾快速攙扶住,滿臉的心疼:「都要你休息,逞能!」

「怪誰?」她狠狠翻了個白眼,將他一把推開,沒好氣得道:「你以後若是獸性發作就後宮找女人!我差點忘了,你現在也是後宮佳麗三千!」

「你怎麼不要我去找百裡子衿?」慕容驚瀾突然問她。

這句話令楚眉靈猝不防及,心裡暗想,是啊!她為何不要他去找百裡子衿!因為她知道慕容驚瀾不會去後宮找秀女!但未必不去找百裡子衿下棋,談人生!

「你可以去找你的貴妃,我不阻攔!」她再次將他推開,語氣發酸。

慕容驚瀾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臉,拉扯到了身側,低聲道:「放心,這件事我會處理好。我的後宮,永遠只有你一個。」

「切!」楚眉靈總算露出了笑容,哼哼了一聲:「這還差不多!」

慕容驚瀾的手中幻化出了定天劍,看著面前被他封住的牆壁,問她:「靈兒,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楚眉靈點頭,一手已握住了他的手掌。

衝出去!無論結局是怎樣!她都不會後悔!

慕容驚瀾凝眉,定天劍對著封口猛劈過去,這一劍,面前的石壁當即震成了碎末。

楚眉靈抬手揮了揮面前的灰塵,當灰塵霧散開時,她被眼前的場景震住了。面前竟站著數十隻體型高大的妖獸!

它們個個高聳入雲,樣貌可怕猙獰,雙眼迸射出森冷的寒光。

「阿瀾,你是怎麼從妖獸苑中衝出去的?」楚眉靈吃驚得問他。

「我可以輕而易舉得衝出去。之所以留了幾天是為了殺青煞獸,不想讓它成為葉冷翼的靈魂祭!」慕容驚瀾微微挑眉,周身已爆發出滔天的戰意。

楚眉靈眨了眨眼,想要再提問。

慕容驚瀾像是明白她所想,又道:「在我差點成功的時候,我突然感應到了你,就先衝出去找你!」

「感應?」楚眉靈看著他,有些不解。

慕容驚瀾沒有回答,將她摟到了身側,偏頭對她道:「你不要動,都交給我!」

楚眉靈沒有反對,因為反對也沒有效果!他的性子不會改變,只要有他在,他不允許她殺敵!

殺戮開始,慕容驚瀾祭出龐大的玄力,他氣勢如虹,瞬間能讓四周虛空震蕩,似乎將空氣都禁錮住。

楚眉靈驚嘆他的靈力進步如此巨大,只是幾個呼吸的功夫,他就直接撂倒了幾隻巨大的妖獸!天地間被血霧迷饒,讓她分不清東南西北。

他的劍法不僅凌厲,更是靈活無比,彷彿已突破了身體的禁錮,如同靈魂般自由!


妖獸蜂擁而至,源源不絕,似乎沒有積極盡頭!

慕容驚瀾一心殺敵,卻沒注意到身後的夜冷翼,他的面色冷凝,渾身上下透著戾氣。

「阿瀾!夜冷翼!」楚眉靈急聲提醒。

慕容驚瀾猛地轉身,幾乎沒有遲疑,對著夜冷翼劈出了六刀!每一刀都帶著浩天的雷靈力,那氣勢足以震破虛空。

夜冷翼沒料到他出手如此快,在閃躲的同時,手臂被破了一道口子。

他看了一眼傷口,修長的食指沾了鮮血,放在唇邊淺嘗,動作妖嬈卻不女氣,笑著道:「真沒想到賢侄的玄力這般的突飛猛進。」

言畢,一雙邪佞狂妄的雙眸看向了楚眉靈,譏誚得問她:「本帝還真以為你是烈女,沒想到是個蕩婦,在他的身下承歡了那麼多次,怎麼,還有力氣殺敵?」

楚眉靈的臉立即紅透,突然想到他有水晶鏡,他該不是都看到了吧?

不過很快就回過神,鳳眸一瞪,冷聲回道:「我和我相公滾床單,關你屁事!」

慕容驚瀾原本還在憤怒,但聽身邊女人一罵,竟笑出了聲。

夜冷翼的臉色很難看,白了又青,青了又黑,千變萬化!

「好,好!」夜冷翼抬手捂著心口,突然勾起一抹冷笑,道:「你和她真像,像得讓我以為你就是她!這該如何是好?」

「廢話少說!來戰!」她手中幻化出驚梅劍,鳳眸生威,一種難掩的氣勢已顯。

「後退!他不好對付!」慕容驚瀾將她扯到了身後,定天劍閃爍著從未有過的鋒芒和殺戮之氣。夜冷翼深深得看著楚眉靈,清楚得道:「貴妃!本帝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若是你和本帝離開,本帝不計前嫌,不僅放了他,還會護送他回國!修羅帝國和輝玄帝國繼續簽訂合約!甚至可以為你殺盡魔族和鬼族人!若是你依舊選擇他,那就休怪本帝無情!」 話音落下,他們的面前已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陰影,它正噴吐著一種近乎混沌的青色霧氣,四周傳來「喀喀喀」的巨響。

他們環繞四周一看,原來是無數根如枯枝的藤蔓正朝著他們方向攀爬過來,就如同死人的骨頭手。氣氛詭異且可怕。其他妖獸發出一陣陣嘶鳴,轉身離開了!

「東方雲宸,你應該知道它的厲害!你如今傷痕纍纍,如何再應戰?」夜冷翼的聲音就如同從裂縫中穿出來一樣,讓人聽著耳膜生疼。

慕容驚瀾抬頭看著眼前這片巨大的陰影,偏頭對楚眉靈道:「靈兒,聽好了。我會想辦法將你送出去,你先回宮,我一定能出來。」

「你打消這個念頭吧!」楚眉靈偏頭瞪了他一眼,眸光卻帶著深刻的愛戀:「我不可能再與你分開半步!」

慕容驚瀾沉默了一會兒,吸了一口氣回道:「好!生死相依!」

夜冷翼聽到了他們的對話,心像是被什麼東西狠狠切割,她和她竟如此相似!即便死到臨頭也要和另一個男人在一起!

他明明可以給她所有的東西!可她依舊選擇另一個男人!而那男人最後又如何待她?還不是為了蒼生犧牲了她?而她依舊無怨無悔,為他化成了一場鵝毛大雪……

夜冷翼又看向慕容驚瀾,彷彿覺得他就是那個男人,兩人的性子竟如此相似,一樣的傲慢和清冷!從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

他的目光再次與楚眉靈的鳳眸對視,喃喃道:「靈兒!你如今選擇他,一定會後悔的!一定會……」

「他怎麼知道你的乳名?」慕容驚瀾有些不悅得皺眉。

「可能是他聽到你喚我了吧,或者他是將我當成了另一個女人……」楚眉靈也覺得奇怪,她對夜冷翼說的都是化名。

「殺!」夜冷翼輕輕吐出一個字,帶著穿越億萬年的恨。

青煞獸咆哮一聲,一種破壞萬物的力量爆發。

「我早已發現了它的弱點,正是它的後頸,你護好自己,先別和他正面衝突。」慕容驚瀾提劍而起,眼中的戰意衝天,浩瀚龐大的靈魂力灌注到了劍中,沖向了青煞獸。

楚眉靈不斷砍伐著青煞獸伸出來的枯藤,它們似乎是血肉凝聚成的,每砍斷一根,鮮血就開始狂飆。

不知是不是靈魂火傳送給百裡子衿的緣故,不一會兒功夫,她就已氣喘吁吁。

可她必須要堅持住!阿瀾很快就要成功了!

因為她看到不遠處閃過一道刺眼的光芒,青煞獸發出一陣痛楚的吼聲,空氣都被這吼聲裂開一道道縫隙。

他要成功了!成功了!

「靈兒!你是我的!」夜冷翼不知何時將她摟到了懷裡,紅唇狠狠覆上她的耳廓,低聲道,「靈兒,我後悔了,我愛你,讓我好好補償你,好不好?」

他說這句話時,竟有眼淚從眼角流淌,他此生做過最後悔的事,就是將她送給了其他人。她本該屬於他的……

「神經病!」楚眉靈將他用力推開。「靈兒,你說恨極了魔族,你說想要六界太平。我都在做,你看見了沒有?魔族和鬼族都是我的奴隸!他們匍匐在我的腳下!我將他們全殺了,好不好?」夜冷翼不願意放開,聲音越來越顫抖,「靈兒,他根

本不愛你,而我才是真正愛你的人……」

他有些語無倫次,雙唇不斷得輕觸她的臉頰。

「神經病!變態!變態!滾!滾!」楚眉靈覺得一陣噁心,手中突然幻化出驚梅劍,狠狠地刺入了他的心口。

驚梅劍被他一把握在掌心,妖嬈的雙眸滿是痛苦,低喃道:「你真就如此心狠?當初是我不該將你送給他,可我對你的愛沒有變過!是你先背叛了我,是你,是你背叛了我……」

夜冷翼已處在奔潰邊緣,手臂越鎖越緊,語氣突然變得詭異:「你願意和他同生共死,我偏偏不如你們的意!我要他活著,讓他承受失去你的痛苦,而我,就和你一起死!」

「你認錯人了!我不是你口中的靈兒!我根本不認識你!」楚眉靈拚命得掙扎,可她發現,此刻她連尾巴都甩不出了。「沒有用的,你的靈魂火已耗盡了一半,如何與我斗?」夜冷翼咧開笑容,塗抹著絳紫色的長指甲輕輕拂過她玉頸的吻痕,周身突然透出了戾氣:「他不是禁慾嗎?就算你脫光衣服勾引,他都不會碰你!怎麼

?現在變了?」

「轟隆隆!」

上空像是被突然炸裂,青煞獸早已長到了萬丈身軀,瘋狂的咆哮著,青色鱗片就如同數億把青色長刀,此時正一張一合得呼吸著,隨時都要發起攻擊,而它腳下的觸鬚化成了無數條黑色巨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