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為了季詩婷吧!」周甄雅突然說出了一個令林牧震驚的事情。

「老師你怎麼知道?」林牧是真的非常震驚,自己暗戀,只有自己清楚,就連宿舍那三個傢伙都只是知道林牧與季詩婷是筆友關係,疏遠的不能再疏遠了,老師怎麼會知道呢。

更何況,啊詩與自己只是通過書信聯繫,也許就是害怕觸動某些人的神經,在某種程度上,啊詩就一直在保護著自己,保護自己這個在現實當中毫無底蘊的自己……

想起前世變化巨大的啊詩,就是因為有那些家族桎梏、壓迫,無論是親情還是利益,都壓迫得啊詩喘不過氣來,這些林牧心中一直都知道,所以就一直堅持著,想起最後自己重生的那一刻,冷漠的她何不是在保護著自己呢,因為只有讓自己死心了,才能讓那些人的殺心掩蓋起來。

一入豪門深似海,親情利益羈一生

……

「我是在校園網上看到的,現在校園網都傳瘋了,星海大學女神與神秘男子約會,女神要損落了,校草司馬鷹與神秘男子爭風吃醋,等等,這些在上面都可以看到,點擊量非常驚人呢,我在廚房做菜的時候,無意瀏覽的,而,看那個神秘男子的模樣,有**分像你,我就猜到咯!呵呵,你是一直在暗戀我們大學的女神嗎?其實我也有點八卦呢,哈哈!跟我說說你們的故事吧!」果然,八卦這個屬性,女孩子難免會有,連我們溫婉爾雅的成熟老師都擁有,太強大了。

「原來是這樣,看來瞞不過去呢!」林牧無語,也在他意料之中,現代通訊科技發達,一有風吹草動,就會一秒傳萬里。

在周甄雅八卦屬性下,林牧把自己的故事也說給她聽了。

聽完后,她就說了一句:「想不到,小牧你也挺專情浪漫的嘛,書信傳情,古老又浪漫,恩,不錯,以後我也試試!」

林牧「……」。

「看你的情況,我猜測,你是被那個司馬鷹威脅了吧,不過這也是人之常情,對於這些高高在上的豪族子弟,總是以自我為中心,一副天地之大,唯我最大的模樣。只要自己不爽了,威逼利誘什麼的手段就出來,哼!但是,你和季詩婷兩人之間還是有情分的,他只能使用盤外招了,需要小心點。」

「不過,你暫時不用怕,你和季詩婷還沒有確定關係呢,無須理會,只要你的發展跟得上你惹上的,就不怕!」周甄雅說道。

什麼叫我發展的跟得上我惹上的……林牧大汗。

「恩,我知道,對於這種人,現在和未來我都不會怕的,對於麻煩,我只是嫌棄怕煩而已,並不是怕它!他要是使用其他招數,我接著就是,他橫任他橫,清風拂山崗!」林牧鏗鏘說道。

「小牧,我發現,你最近好像變得更自信,更有底氣了呢,難道你是繼承了什麼三大爺,四大姑的遺產,在國外擁有無數富饒的農場,夠你揮霍一輩子的,或者是得到什麼外星人的遺寶,讓你有叱吒風雲的資本了?」周甄雅一副促狹笑道,眼睛流露出作弄的光芒。

「對啊,我得到了外星人的寶物,從此當上總經理,出任ceo,走上人生巔峰,娶上如老師這樣貌美如花的媳婦,生出如筱嵐這樣可愛的女兒,享受齊人之福,然後再征服太陽系,雄霸全銀河!哈哈……」林牧看著周甄雅眼中的光芒,知道她要作弄自己,所以開玩笑回應道,嘴角也微微翹起,笑意瀰漫。

「好啊,想不到你這傢伙還是個花心大蘿蔔啊,想霸佔季詩婷,又還想要娶我這樣的奇女子,還想要筱嵐,哼哼~~得隴望蜀哦!小心翻船了哦,哦呵呵……」周甄雅笑罵,用白皙的手掩嘴道。

不知道,為什麼,在周甄雅聽到林牧說要娶她的玩笑后,沒有生氣,只是笑意雍然,廚房裡彷彿瀰漫一絲曖昧氣息,兩人彷彿都沒有感覺出來。

「好了,不要開玩笑了,說點正事,既然你已經決定要開公司了,那麼就需要準備很多東西哦,辦證、資金、技術、招募人才等等,都需要做呢,你有時間嗎?」周甄雅對於林牧的能力,還是了解的,一些普通事務,處理也得心應手,不過,他應該是沒有時間。

「沒有,我現在全部精力都放在神話世界裡面,目前在裡面,雖然有些小成就,不過未來變數很多,自己的小小領地如果不勵精圖治,會如暴風雨中的小帆船,隨時會被掀翻呢!」那麼鬱悶道,同時也開始低聲對周甄雅說出了自己在神話世界的成績,不過是刪減版,但也基本都託付出來了。

周甄雅在知道林牧在玩《神話三國》,而且還成績斐然的時候,一張殷桃小口驚訝的合不攏!

周甄雅對這個遊戲,其實也是非常了解的,這個遊戲,前途廣闊,對於現實金融業有巨大的衝擊,稱之為金融最大的變數不為過。一直對於前瞻的信息,她了解關注的非常多,也清楚這個遊戲的影響,只是因為這個學期已經快要結束,很多事務多了起來,所有沒有時間進入而已。

雖然知道林牧在玩遊戲,並且有些成就,但是竟然有領地,這可出乎她的意料,要知道,在泱泱華夏區,擁有的領地數量還沒有超過100呢,而現實中,財團集團數不勝數,都花費巨資進入裡面,都還沒有領地呢,知道這個遊戲潛力價值的周甄雅,明白,林牧這個領地價值千金!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林牧就把自己建立領地的事情告訴了眼前的佳人。

世界第二個建立村莊的玩家!

華夏區第一建立村莊的玩家!

領地領民破40萬!

領地土地優渥,發展得如日中天,擁有幾樣特產!

軍事力量完爆其他玩家!

……

這些勁爆的信息,林牧一一輕輕地說給她聽。不過對於黃龍神令、龍鱗馬等問題,還有神級武將謀士的情況也暫時隱瞞下來,免得她刨根問底,但是那些聚攏財富的特產,都一一交代出來。

「你竟然建立全華夏第一個領地,還有10億多銅幣,無數資源!」

難得看到溫婉爾雅的周老師這麼震驚,林牧笑語不斷點點頭。

「你知道這個遊戲有多火嗎?你知道在戰網上,你這個領地被稱為當今最有價值的領地嗎?甚至有一些磚家、精算師,還估計你這個領地價值至少達到100億人民幣呢!你小子一聲不吭就擁有如此財富,哇,求包養求包養!」震驚過後,周甄雅的腐女屬性馬上凸顯出來,跳著笑道調侃,原來周老師還有這樣可愛的一面,林牧滿臉笑容。

「啊,想不到你竟然有這樣的奇遇,真是老天瞎了眼,為什麼我就沒有呢,我就小時候中過一次樂樂透,就一直沒好運氣呢,啊哈啊,太不公平了!」聽完林牧的領地情況,周甄雅在震驚過後,竟然不是抱怨自己差別,而是抱怨自己的運氣,林牧一臉懵,在那愣著,好像自己也沒有中過什麼獎啊……喂喂,你運氣不好也不要說出來讓我開心啊!我怕會驕傲啊!

「哼,好了,既然你這麼好運氣,我就沾沾光,我就出山輔佐你吧,主公大人!以後請多多指教咯,嘻嘻……」眼前的佳人,竟然若有其事般扮演起古代的禮儀,有板有眼說道,就是後面有些調皮而已。

雖然看起來搞笑,不過,林牧知道,以後自己的這位老師,就真的與自己共事了。知根知底,如親人般,林牧是非常信任她的,很多事情連季詩婷黎輕語這樣的知己朋友都沒有說,只對周甄雅說了,也不知道為何。

不管如何,開門紅,第一位人才,招募成功!

(第三更,求訂閱求月票各種求!) 這次的成功,存在非常大的僥倖,因為周甄雅與林牧非常熟悉親近。也幸好是筱嵐已經長大了,平時都能稍微照顧自己,不然,就算有巨大的吸引力,她都不會放棄照顧筱嵐的。

周甄雅決定下商海,輔佐林牧管理公司,成為掌舵人。

以目前周甄雅的身份,一個學院副教授的職稱,算是一個享受國家津貼、研究補貼的公務員了,而且,她還這麼年輕,發展前途輝煌,自身知識底蘊深厚,還在經營管理數個科研項目,但是還是在林牧邀請下還是出山了,也算是犧牲甚大,情誼甚重。

林牧心中,對她一直感恩,以後有機會,一定會補償她的,心裡暗暗下決定。

洗好碗后,周甄雅招呼林牧在大廳中喝茶。

之後,兩人一直在討論如果通過神話世界的底蘊來反哺現實世界的公司,最後都一致決定,先建立公司空架子,同時,預計各項業務都涉獵,等待神話世界第一次更新,之後再考慮具體經營的項目,而且,周甄雅也需要一些時間處理自己離職的問題,對於她來說,星海大學老師這個職業,可不是那麼容易輕易離開的,需要處理的手尾很多,盡善盡美的她,也不會讓人失望的。

「小牧,你告訴我,你在神話世界裡面的珍貴信息,你不怕我泄露嗎?」在林牧和周甄雅相談甚歡后,她突然問起來這個,讓林牧一愣。

「不怕,周老師的人品,我一直都相信!」林牧毫不猶豫開口道。

「恩!還行!」周甄雅點點頭,彷彿非常滿意林牧的答案。

「你這個名單上的人才,有科研人才,有管理精英,有國術天才,有玩遊戲天賦極強的,如果沒有誤差,那麼這份資料價值連城啊,至於這份資料來歷,我就不問你那裡來的了,不過,很多信息就一個名字,一些簡單的介紹,住址通訊碼這些都沒,想要尋找可是要耗費很多資源的啊,寫這份資料的人也太偷懶了吧!」周甄雅在林牧給出一份人才收集計劃的時候,抱怨道,林牧也尷尬不已,難道我能告訴你這些是我自己前世的記憶,雖然模糊,但卻都是真實的嗎?

其實這些,都是林牧在空餘之間,努力回想的,有很多瑕疵,不過瑕不掩瑜,還是非常珍貴的。

「行了,行了,等我搞定公司的其他事務后,在找些熟人去尋找吧,唉,真是命苦啊,上了你這小子的賊船咯!」說完,毫不顧忌地往淡灰色的沙發后,舒伸了一個懶腰,雙手高高舉起,把凹凸有致的玲瓏身材凸顯得更緊誘人,林牧看得眼睛都直了……

「老師真是漂亮,不愧是傾世級的老師啊!」林牧很自然的誇讚道。

「嘻嘻,你動心嗎?」聽到林牧的誇讚,周甄雅喜顏流露,誘惑道。

「呃,我想很多男人都想要吧!」林牧不敢正面回答,摸摸鼻子,訕訕尷尬道,這是一個坑,一不小心就掉坑裡了。

「是嘛……」周甄雅沒有繼續為難林牧,只是笑意雍容望著。這個小牧,自己以前因為是老師身份,所以沒有調戲過,但現在,身份一換,非常自然地把以前不敢做的事情表現出來,讓林牧有些應不暇接。自己的心情也莫名的好些!

今天,彷彿兩人的距離更近了……

「好了,你把這些書拿回去看吧,雖然你不喜歡看這些書,不過,想要出人頭地,必須要有良好的素養與個人底蘊,記住哦!」周甄雅轉身走進書房,把一些關於如何修身、培養自身素養的書籍遞給林牧,叮囑他有空要看。

周甄雅的書房,裡面藏書甚多,林牧也進去過瀏覽,記得很清楚。

修身齊家平天下!

「恩,多謝老師,這些書籍我回去有時間一定看。以後我在公司的時間會非常少,暫時也很難空出手來,希望老師多多擔待,以後必有回報的!」林牧望著周甄雅堅定點點頭道。

就算周甄雅不提,林牧也會去尋找相關的書籍閱讀的,讀書使人明智,以前自己不怎麼讀書,並不是不因為不喜歡,而是因為生活的壓力,林牧其實也很喜歡,一杯咖啡,一本書,悠閑地坐在清風微拂的清晨,靜靜地看著,伴隨時間的流逝,優哉游哉!

「恩,記得我的好就行,有空多來看看筱嵐,她非常喜歡你的,老是嘮叨著你,也不見得她喜歡其他人,親近其他人,真是的!」其實,周甄雅對林牧這麼好,其中之一的原因就是因為林牧與自己的寶貝相處非常融洽,只要倆人在一起,總是歡聲笑語的,要知道,自己的丫頭,那可是非常挑剔的,平時看不出來,等遇到某些事情的時候,那就非常執拗的,自己這個媽媽都拗不過她。

「呵呵,好!」林牧笑著望向筱嵐的小屋子,小丫頭還在裡面做作業呢。

就在林牧倆人望著筱嵐的小屋子的時候,廳大門傳來了震鈴的聲音,有人在按門鈴。

望了下腕錶的時間,才6點多,應該現在是飯點時間,怎麼會有人來呢?

身為主人的周甄雅走去開門,林牧在翻著手中的書籍。

不一會,廳道中傳來周甄雅和某位男子講話的聲音。

「甄雅,你和筱嵐吃飯了嗎,來我家一起吃吧,我媽今天做了好多飯菜,親戚還送了一條深海龍鱘魚,非常鮮美,特地讓我來叫筱嵐去吃,小朋友吃了肯定營養豐富,對她成長有幫助!」男子一臉陽光自然地對周甄雅說道,彷彿這樣的邀請已經做了很多次。

「不用了,我們已經吃完晚飯了,謝謝你的邀請,也謝謝紅姨一番辛苦!」對面的男子叫自己甄雅,表示親近,會讓人誤會,不過她也無可奈何,要不是隔壁的紅姨對自己和寶貝好,自己肯定不會理會這個目的不純的男老師。

「啊,已經吃過了,今天怎麼這麼早啊?」這個男老師,就是筱嵐口中的孫叔叔。本名叫孫沅洲,也是一名星海大學的老師,作為同事,周甄雅對他耐煩不已。

「恩,今天家裡有客人,不方便,好了,還是謝謝紅姨的邀請啊!」雖然沒有直接趕走他,不過也委婉拒絕了,希望他識趣離開,可惜,她低估了他的臉皮,孫沅洲邊說,竟然邊走進大廳過道,想要進入裡面。

「你家裡有客人,平時你都不和家裡人聯繫的,是誰啊?」孫沅洲彷彿把這裡當成他的家,很自然地走進來,臉上陽光的笑著。

周甄雅沒有阻止,其實孫沅洲一家人對她們母女倆還是非常好的,當自己剛來這個陌生的城市,紅姨如一個慈祥的長輩關懷著她們,周甄雅一直感恩,雖然這個孫沅洲目的不純,紅姨也一直在牽紅線,因為對這個堅強美麗的女老師,她也非常滿意,稍微有點遺憾的是帶著個拖油瓶,不過瑜可掩瑕,能有這麼優秀的媳婦還是非常有面子的。

孫沅洲走進大廳,看到坐在沙發上認真看書的林牧。

「哦,原來是林牧同學啊!」孫沅洲意外說道,還以為是周甄雅的親戚呢,想要認識一下,所以沒經過同意就厚著臉皮進來了,但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學生,自己能一眼認出他,是因為這個學生在班級里非常突出,差的突出。

聽到的孫沅洲的話,林牧抬起頭,蹙眉著,果然是這個傢伙。

孫沅洲是林牧的體育老師,這傢伙雖然長得人模狗樣,但是卻齷蹉不已,在上課的時候,總是會藉助一些體育老師的便利,吃女孩子的豆腐,不斷搞小動作,女學生也無可奈何,因為他說那是正常的身體接觸,什麼體育教程中,難免會有身體接觸等等,各種理由,而且他欺負的女孩子背景都不怎麼樣,他還是會審時度勢的。

「恩,原來是孫老師來了!」林牧雖然討厭這個人,不過在周甄雅的家裡,自己這個外人不好多說什麼。

其實孫沅洲除了他這個人品格不好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前世就是這個人暴露了自己的信息在戰網上,讓自己的領地信息完完全全暴露出來,各種財閥勢力蜂擁而來,讓沒有絲毫準備的自己當時壓力非常大。

而且,林牧還知道,這個傢伙能知道自己的信息,還是從筱嵐口中得知的,年幼無知的筱嵐,被這傢伙套路了。

上輩子也出現過自己來拜訪周老師的情況,而且當他們在交談的時候,小丫頭就在旁邊聽著。前世,自己也就普普通通來拜訪,如談家常便事一樣,隨隨便便,林牧非常信任周甄雅,也把自己的信息告訴她,但,卻沒有問怎麼增加自己的現實世界底蘊,當時他沒有這種覺悟。

這麼多年的經歷,讓林牧心中有一股很深的警惕,這個孫沅洲,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可是一個不擇手段的人,而且心胸狹隘,甚至還成為了司馬鷹的狗腿之一。

林牧心中有一股怒氣,表面卻神色如常,雖然有仇不報非君子,但現在自己沒有當夜就報仇的底蘊。

(求月票求推薦票,為舵主加一更!第四更) 既然有外人在,那麼林牧和周甄雅就不方便繼續談正事了,而且林牧也有離開的念頭,該說的都已經說了,目的也達到,自己需要回去看看這些資料,手中除了周老師的書籍外,還有季詩婷給自己的珍貴資料。

「周老師,這些書籍我就都帶回去看了,謝謝你,等下你就和筱嵐說我走了吧,小丫頭還在忙活著。」林牧把東西收拾好,點點頭對周甄雅說道。

「好,丫頭那邊有我!」周老師沒說什麼,明悟般點點頭,送林牧離開。

「老師你建立好角色后,按照我給你的建議先進行著,時間雖然有些晚,不過也無需太勉強,相信我就行!」走之前,林牧囑咐著她。

林牧在之前就告訴她一些攻略,說是在職業玩家圈找到的攻略,也建議她早些進入神話世界,早起的鳥兒有蟲吃。

林牧離開了,不會幹擾周老師的私事,相信她也會處理好。

……

從豪華教師公寓出來,天色已經有些晚,路邊的街燈已經開始點亮,路上行人也稀少,路兩旁有很多枯敗的小草,一片冬天的蕭瑟。

林牧手中拿著兩份資料,一份是周甄雅的,一份是季詩婷的,在走會自己租房的路途中,林牧打開了那疊有點熟悉記憶又有點陌生的資料,其中一份,標題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戰隱秘資料!

看著這個題目,林牧感慨不已,心情有些沉重,熟知歷史的他,非常清楚這段歷史給這個世界帶來的傷害。

那是一段全世界都沉淪的黑暗紀元!

……

2028年9月26號,秋天,秋意濃濃,秋風蕭瑟,路邊滿地枯黃的落葉。

這天離華夏國的中秋節還有6天。

秋天,是一個收穫的季節!不過在9月26號晚上,一個來自外太空的隕石降落在南極洲上。

地球,每年降落的隕石大大小小無數,不過,這顆隕石卻略有不同,因為,在它進入地球大氣層的時候,地球上各國隱秘的地方都收到神秘信息!

具體的信息,都被各國隱藏起來,作為機密檔案,需要多年以後才能解封,公之於眾!

地球上,數個大國開始暗流涌動,根據神秘的信息,派出隱秘隊伍外出。

作為擁有五千年璀璨輝煌文明的華夏國,當時在國際上也頗有影響力,只比太平洋岸邊的美利堅國和歐共體聯盟國、俄國這三個稍微遜色一籌,不過相差不大。但是華夏國的經濟實力,卻在全球上數一數二,連超級大國美利堅都不會輕易得罪,地位不可動搖!

不甘落後,點滴必爭,華夏國也派出了戰鬥力超強的隱秘戰隊。

在數周后,去禁地南極大陸探索的戰隊發來機密信息:發現疑似外星超級物品!國之重器,必奪!

總裁愛上寶貝媽 同樣的信息,其他國家也收到。

在一個萬物寂靜的夜晚,各國的海上戰艦、航母、護衛艦等等,除了防衛邊境,保護國家的力量外,其他所有的力量都傾巢而出,只為爭那國之重器!

降落在地球的隕石中,其中蘊含的物品就有一個超級智腦!比2028年各國創造的人工智慧強大無數倍!

這個超級智能也就是如今《神話世界》的系統大神女媧。

超級智腦的出現,把各國脆弱的神經都摧毀得一乾二淨,各國開始不計代價全力爭奪,因為那裡擁有著震驚世界的超級科技!

也許是一個神經緊繃的士兵在夜裡守夜的時候不小心開了一槍,世界第三次大戰就這麼毫無徵兆爆發了!

當時世界各國的民眾都還沉睡在美好的夢中呢!

軍事科技較為發達的各國,開始秀出多年研究的成果,電磁炮、激光炮、智能戰爭機器人、螺旋武裝直升飛機、太空戰機、深海戰艦、深海戰爭機器人……軍事力量最強大的美利堅國,也出動了還是半成品的航天母艦與其半隊艦載太空戰機,不過各國的肌肉和底蘊都不俗,不是打上一兩天就完事的。

現代的戰爭,有的輕而易舉就搞定,那是實力差距太大,一通轟炸,問你投不投降!有的卻如履薄冰,慢慢試探,你一拳,我一腳,你一炮,我一槍,那是因為實力相差不大,都害怕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

現代,一般各國家都非常克制,不會輕易動武,然而,很多地方的局勢卻非常危險,一有導火線,一點就爆,一爆,就牽一髮而動全身。

國際風雲變化,令普通民眾都接受不了,全球經濟陷入半癱瘓狀態,國際金融、貿易等行業,基本是陷入死局。

大部分經濟,都是在為軍事服務!這是鐵律!

具體的戰爭情況,新時代的普通民眾所知甚少,很多信息都被屏蔽了!只有一些能被國家放出來的,所謂如:《第三次世界大戰經典戰役》,《現代化信息化戰爭典故》,《現代化戰爭教科書般的失誤》,《三戰中一個炮兵的一生》,《南極洲南華島搶灘登陸戰》,《斯莫德將軍回憶錄》《南極洲德莫利島滅絕人性戰役》,《林玄機將軍的一生》,《核彈給世界帶來的傷害》,《那個時代,我和你》,《第三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我在防空洞的日子》,《第三次世界大戰結束的原因》,……等等!民眾知道的都是修改又修改的經典中的經典!

就像第二次世界大戰那樣,其實很多戰役信息,民眾都不知道,只有國家公布出來,或者是戰爭記者報道出來。而且,公布出來的數據、戰役情況、發生原因、運用科技技術、資金投入等等,其中數據辛密不削減,你相信嗎?

戰爭是一個慢慢演變的過程,開始如一盤散沙,慢慢有利益的糾纏,最終形成三個陣營:亞洲聯盟陣營,美利堅聯盟陣營,歐共體聯盟陣營!

第三次世界大戰,隨著戰況激烈,有的國家甚至喪心病狂,不顧國際底線,暗地裡竟然製造和使用了核武器,如那個與華夏國有悲烈民族血仇的東瀛國,作為一個在亞洲的國家,跪舔美利堅國,成為其忠實的走狗炮灰!

這個國家,在華夏沿海投擲了三顆巨大當量的核彈頭,造成巨大傷害!

其中一顆引爆的地方,就是在星海市的前身。星海市前身,就是榕城!

也是這個卑劣國家的開始,華夏國也悲憤開始使用核彈復仇!

慢慢地,很多有核的國家也不可避免被捲入這個旋渦!

作為全球最具殺傷力,最殘忍的戰爭武器,在地球上爆發,發出其燦爛如煙花般的蘑菇!

生靈塗炭,萬靈悲鳴!驚天動地,日月無光!

戰爭彷彿進入了末日滅絕階段,當時的民眾,也許都悲慘般,恍恍度日,度日卻如年,前途黑暗一片,因為末日來臨了!

整個世界沉淪在黑暗的深淵中……

各大聯盟陣營都想要談判,可是,歷歷在目的血海深仇,驚心動魄的傷亡,是區區談判可以解決的嗎?那群情洶湧的民眾的血仇是那麼容易安撫的嗎?那破碎的城市是那麼容易撫平的嗎? 盛世醫妃,冷王求放過 那殘忍無情的射線是那麼容易消失的嗎?

開弓哪有回頭箭,出手了,就很難回頭,除非,除非,讓出巨大利益,巨大到可以暫時忘卻這觸目驚心的死亡人數!巨大到可以暫時撫平這無數人心靈的創傷!巨大到可以讓這個島國不會沉沒,巨大到以後的歷史中留下濃厚的一筆……

某些歷史書上,關於這段歷史,其中有這樣一段描寫:

今天如常,我在乾燥的地下防空洞中醒來,只睡4個小時,這已經是非常奢侈的一次睡眠了,我非常滿足。

用杯子在一滴一滴流出來的水龍頭上裝水,過半杯后,就關閉水龍頭。這半杯水,是我今天洗臉漱口用的。有水用,還不錯!

洗漱完,就去領黑漆漆的食物,津津有味地吃完,吃完還舔了舔食指和母指。

吃飯美味的早餐,就一起相聚坐在一起。

大家都害怕,惶惶不可終日,不知道什麼時候,一顆原子彈會突然落在我們的頭上。

我們談論的不是理想,不是未來,也不是食物,我們談的是,國家發射了多少黑蘑菇(核彈)?有多少黑蘑菇落在我們國土上?我們還剩下多少黑蘑菇?東瀛島國沉沒了沒?

角落裡,一個婦女環抱著一個瘦弱的小女孩,她們也許是一對母女,也許不是……她們很像很像我的妻子和女兒!

婦女目光獃滯,開裂的雙手,輕輕的摩挲著小女孩烏青的小手,而依偎在婦女懷中的小女孩,黯淡的目光中,沒有擁有她這個年齡該有的天真,沒有擁有對未來的期待,有的是,獃獃的望著漆黑的防空洞上方……眼角還殘留著淚痕,嘴角還有一絲黑黑的東西……也許,她覺得,這個世界就是如防空洞天花板那樣黑漆漆的,如深夜沒有星辰月亮的夜空!不過,好像有很久沒有看到月亮了吧!

呵呵,至少,小女孩還會哭,而我,我的淚水早已經隨著妻子女兒的死去而乾涸,我的淚水早已經流盡了……

輕輕躺在一處角落,眼睛輕輕地閉上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發現我一直在飄蕩著……

=================

像這樣的情況,在很多國家的防空洞中會發生。

自古以來,戰爭是殘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