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哪一隻?」易辰反問。

「放肆!」有人-大喝,這是道峢府的弟子,他怒視易辰,說道,「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對我師兄這般說話。」

「閉嘴!」突然,易辰眸光轉動,一道光芒一閃而過,頓時讓此人嚇得一個激靈,他彷彿看見一片血海。

「說說看,你是哪一隻,我想你應該不是我人族。」易辰沒有理會此人,目光轉向那位道峢府師兄,說道,「否則的話,不應該棄同族於不顧。」

「這位少年人好大的膽子,竟然敢這般說話,而且看樣子絲毫不懼。」有人在低喃。

「少年人,逞口舌之利改變不了你的結局。」道峢府師兄臉色很不好看,這位少年人這般說話,讓他有一種被針刺的感覺。

綜漫 公主,請你自由

「這些道理不需要你來教我。」易辰搖頭,目光轉向四尊妖,說道,「你們想要將我帶走?」

「他這是要發怒的前奏。」綠詩打了個寒顫,她算是了解這位少年了,平時好心性看似什麼都不在乎,但是一旦遇見了令他憤怒的事情,卻越發的平靜。

而平靜之下隱藏的,則是可怕的怒火,彷彿一座火山,不爆發之時平靜待人,一旦爆發,雷霆驚天。

「該這幾尊妖倒霉,在我人族大城中竟然也敢如此囂張。」冷劍低聲回應,絲毫不擔心。

這位少年是什麼人?一人獨戰幾妖不在話下,當日更是誅殺了兩個書院的人。

「你們……不擔心安危?」唯有羅青臉色發白,感覺心神不斷的顫抖。

這可是好幾個大勢力,其中還有妖這樣恐怖的存在。

「有什麼好擔心的。」冷劍兩人無所謂的說道。

「他……難道又變強了?」羅青當即心慌慌,這位少年當日威勢很盛,但是卻絕對不可能與這幾個大勢力相媲美。

「人類少年,你很識趣,跟我們走吧。」一尊妖漠然開口。

「也罷,隨你們走上一遭。」易辰點頭,而後吩咐了冷劍幾句,跟著這幾尊妖朝著城外行去。

城中有莫名的氣機,各大勢力曾有約定,不可輕易動手,免得驚動這城中的莫名氣機。


「他真的跟著去了?這不是送死嗎?」有人在低語。

留在城中,雖然會受到很多人的不滿,但是卻能留下性命,一旦出城了,那可就是生死未知了。

「我們走吧,找好地方,晚上吃大餐。」冷劍與綠詩對視一眼,笑道。

「吃什麼大餐?」唯有羅青感覺一頭霧水,這兩人似乎只是跟班,但是卻絲毫不曾露出擔心。

「燒烤小妖。」冷劍兩人低聲笑笑。

這千里之路,也曾有不少落單的小妖找他們的麻煩,最終都被易辰三拳兩腳放到,而後成了他們的口糧。

「什麼?燒烤小妖?」羅青被嚇了一大跳,還想說什麼,卻被冷劍拖著走向大城深處。

「哼,一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人。」很久后,道峢府師兄冷哼一句,而後邁步離開。


「自尋死路罷了。」道慶府書院師兄以及其他幾大勢力之人也各自冷笑后離開。

「真是漠然啊,這還是人族書院以及文侯的弟子嗎?竟然看著同族被妖帶走都不管不問。」這群人離開后,人群中才傳出這樣的話語,帶著不甘與無奈。

「這有什麼,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他們也不敢在這個時候與妖大戰,一切都為了那所謂的機緣。」

「走吧,沒有什麼熱鬧可看的,那位少年人,恐怕凶多吉少了。」

很快,人群躁動,一個個開始離去。

突然,城外走出一道身影,讓尚未離開的人-大驚。

「你們看,那位少年……他回來了!」

「他的手中…….拖著的是什麼?」 這一幕讓很多人-大驚失色,一位少年人,自城外緩步走來,衣不染血,有一種從容不迫的氣度,就這樣在眾人的矚目下緩步走來。

彷彿一位聖賢在邁步,腳下有一朵朵的蓮花綻放,並不絢麗,卻很奪目,這種景象,驚到了很多人。

尤其是當人們的目光看見這位少年提溜著的東西時,更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在他的手中,一隻流淌著金黃光芒的小妖橫拖在地面,鮮血滴滴,將地面都染成了血色,這樣的一幕,讓人心悸。


「真的是他,他手中拖著的好像是一隻黃金獸。」有人在驚呼,目光閃爍。

那是一尊黃金獸,在妖之國度也是很強的存在,如今卻耷拉著四肢被這位少年人直接倒提著回來了,地面上不斷的有血跡流出。

「天啊,他斬殺了這尊黃金獸,好像就是那四尊妖當中的一尊。」

「不會吧?這才多長時間他難道就殺了那四尊妖?」

「不可思議,一位猛人來了!」

「天,古城要沸騰了,竟然來了這麼一位大殺星,初來乍到就斬了四尊妖,這會引起大地震。」

人們驚悚了,妖的勢力不可謂不強大,也不可謂不跋扈,很多人族修者都不敢靠近這片區域,怕的就是惹上了這樣的妖。

「這下好了,終於有人敢出面與妖抗衡了。」

「沒錯,一直以來這些妖都太霸道了,幾乎要將自己當做了這裡的主人。」

「這次它們恐怕囂張不下去了。」

很快,有人在振奮,莫名的升起了一種熱血沸騰的感覺。

一直以來,妖霸佔了這座大城幾乎一半的區域,讓很多人心生不滿,這裡是人族的古城,最終卻被人鵲巢鳩占,但是他們卻沒有辦法。

那些人族書院、文侯的人都不曾與妖衝突,他們這些人實力不濟,冒然出頭只會成為妖的口糧。

易辰緩步,沒有理會眾人的議論,忽然,就在他即將穿過人群之時止住了腳步,朗聲說道,「告訴你們一聲,從今天開始,這裡就是我的地盤了,任何人只要想來都可以來,但是不允許你們隨意衝突。」

留下一句話,易辰快步離開,讓留下來的人-大驚。

「就這樣霸佔了一塊地域?」

「果然是猛人,不是猛龍不過江啊,竟然要在妖的地盤裡面劃分一塊屬於他的勢力。」

「大轟動,這肯定要引起一場大地震。」

很快,人們帶著這個消息朝著城中而去,這樣的訊息,飛快的在傳遞,無數人都知道了,這座古城的勢力格局要發生大變化,一位少年強者來了,要在這裡崛起。

「咦,好像是他?」古城一個方位,有人在低語。

「難道是他來了?」 重生后每天都想和霸總離婚 ,十幾位修者也在呢喃,而後快速朝著這裡匯聚。

「竟然活著回來了!」道峢府地盤,道峢府師兄臉色陰沉如水,一個個字從牙縫裡蹦出來。

「師兄,我們要不要出手,將他斬了!」有人在冷笑。

「不必,靜觀其變,妖,不會放過他。」最終,道峢府師兄冷笑,說道,「他太年輕氣盛了,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嗎?」

「師兄說的沒錯,妖可不好惹,尤其是那一尊赤鷹,更是強大。」有人在附和。

「赤鷹,在這片區域內妖國最強者。」道峢府師兄呢喃,目光閃過一抹畏懼。

那是一尊強橫的可怕的妖,若不是此地人族勢力聚集,這座古城恐怕都要淪為妖的地盤了。

古城另一個方位,道慶府的人也在震驚。

「師兄,那位少年難道真的有這麼強大?」這是道慶府一位弟子,他臉上帶著震驚詢問。

僅僅片刻時間不到,那位少年竟然斬殺了四尊妖,這樣的戰績的確令人悚然。這些妖不可謂不強,這段時間來他們是深有感觸,可是如此強橫的妖,卻依舊短時間內就被人誅殺了提溜著回來。

「當時沒有看出來,只覺得他有些不凡。」道慶府師兄神色很凝重,當初隨意一瞥之下他覺得那位少年有種熟悉感,而且氣度很不凡。

「只是沒想到他竟然這樣年輕氣盛,敢將那幾尊妖給斬殺。」隨後,道慶府師兄搖頭做出了一個定論,這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人。

那四尊妖不足畏懼,就算是他也有把握一人獨斬,但是妖的勢力中,卻有幾尊強大的小妖,哪怕是他也要心寒。

「師兄,恐怕他會給我們也帶來**煩,不如我們出手,將他送給妖處置?」有人在提議。

一位少年人斬殺了幾尊妖,勢必會引起妖的注意,到最後,一旦群妖震怒,他們也難逃干係。

「不必,有人會出手的。」道慶府師兄搖頭。

這件事情引起了很大的震動,文侯、武侯弟子也在發怒。

「好大膽的少年人,他這是要將我們置於火坑之中嗎?竟然如此不識好歹,敢在這裡殺了它們!」

一座大院,一位身披藍色戰衣的青年人眸子都立起來了,有一種冷酷的殺意,說道,「你們立刻打聽這位少年人的住處,將他拿下帶回來。」

「不識好歹的人,竟敢這樣做!」另外幾個地方,同樣有人怒不可遏。

人族與妖的勢力在這座古城和平共處,一切都是為了那傳承聖山,一旦爆發了衝突,任何人都沒有辦法前往那裡。

相對於這些,易辰很平靜,他緩步而行,不理會人們的目光,提溜著這尊黃金獸,朝著城中行去。

很快,易辰順著冷劍留下來的氣息找到了幾人。

「唔,你們也來了。」易辰發現這裡多了兩位熟人,當即開口招呼。

「兄台,我們……」那兩人苦笑,正是當日與羅青一起被易辰逼迫的破陣之人。

「不用說了,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請你們吃燒烤。」易辰笑了笑,沒有計較什麼,當日也是情況不同,在那樣的情況下,他也唯有強勢出手逼迫。


「你…….真的殺了這尊妖?」直到這個時候,眾人才發現易辰手中提溜著的黃金獸,一個個大驚。

「天啊,真的這麼快就斬了這尊妖?」羅青與另外兩位青年人嚇到了,這才多大一會的功夫,這尊妖竟然就這樣被誅殺了?

「這有什麼奇怪的,一尊初入小妖境界的妖罷了。」冷劍以一種少見多怪的眼神看了羅青三人一眼。

「就是,想當初這少年可是…….」綠詩很想說當初那書院數十位文者、大文者催動文殿都被這位少年給滅了,何況這些小妖。

易辰沒有讓她繼續說下去,打斷道,「行了,不要感嘆了,正好餓了,洗洗烤了吃。」

很快,黃金獸被剝皮清洗乾淨,這裡雖然是古城,但是範圍太大了,依舊有水源誕生,只是水源附近沒有草木,一切都很荒蕪。

冷劍幾人很細心,早早準備好了燒烤之物,很快,黃金獸夾在架在火堆上炙烤,一股濃香的氣息撲鼻而來,讓人食指大動。

「很香。」易辰讚歎,黃金獸的肉質很美味,有一種淡金色的光澤,這是黃金獸這個名字的來源,如同黃金鑄就一般。

最為重要的,這是妖之國度之中的強妖,一身的精華很驚人,在火堆中噴薄著霞光,湛湛生輝,很耀眼。

「燒烤小妖,真是難得一見。」羅青三人在驚奇。

尋常時候,他們遇見了小妖也只能聞風而逃,什麼時候吃過這樣的存在,這可是大補之物,吃上一塊就抵得上他們好長一段時間見修行了。

無論文道亦或者武道,自身的精氣神都是極其重要的,而這黃金獸的血肉,補充的便是精氣神,很難得。

「別讚歎了,再不吃就沒了。」易辰毫不客氣,直接抓起一隻獸腿,吭哧吭哧的開動,吃的滿嘴流油,絲毫也看不出當初那個冷漠無情的樣子。

「唔,好吃,你們也吃。」冷劍也習慣了,第二個開動,順便勸說羅青。

「這可是大補的東西,很適合我們。」綠詩也沒有矜持,這可是好東西,可以充盈氣血有益於修鍊。

當下,羅青三人也忍不住了,食指大動,呼哧開吃。

一群人吃的熱火朝天,一個個興奮不已,尤其是羅青三人,感覺自己的氣血真的漲了一截。

「真不愧是黃金獸,好吃。」羅青開口,臉上笑開了花,其餘兩人同樣如是,不斷的吭哧吭哧吞咽著。

對他們而言,黃金獸這樣的小妖代表的是死亡,不要說吃,遇見了還不知道誰吃了誰呢。

「唔,好吃就多吃點,反正這座古城中的小妖多的是,沒事的時候順便就去打打獵。」易辰搖頭晃腦,看不出任何文雅的樣子,滿嘴流油。

這是他最近一段時間來吃的最為暢快的一次,黃金獸的血肉遠不是其他小妖能比的。

「是啊,這麼多的小妖,足夠我們吃上好長一段時間了。」綠詩兩眼放光,嬌滴滴的俏臉上笑容都要堆在一起了,沒有少女的矜持,手中抓著另一條獸腿時不時的啃一口。

「可惜呀,如此美食卻沒有美酒,遺憾。」冷劍搖頭晃腦,心有遺憾的嘆了口氣。

「吃你的吧,有吃的就不錯了竟然還想要喝酒。」頓時綠詩瞪了他一眼,

「哈哈,小丫頭說的沒錯,有的吃就不錯了。」易辰開懷,這樣的時光讓他彷彿回到了與梓木、凡末幾人在一起的時候,很熱鬧。

「也不知道他們如今身在何處。」隨即,易辰有些感懷,這片空間,絕對不是一個安穩的所在,任何時候都有可能發生危險。

「希望三小姐她不會有事。」易辰眼眸深處閃過一抹深深的憂慮。

那是一個惹人憐惜的女子,為了林家,她付出了很多,且待人友善,善解人意。

不多時,易辰略有惆悵的心緒便被綠詩等人給化解了,一群人說說笑笑,在不知不覺中將這隻黃金獸幾乎吃了大半。

「你們…….竟然吃了它!」

突然,就在眾人打算不浪費點滴精華之時,不遠處響起了一道聲音,帶著震驚,帶著恍惚。

「天啊,他們竟然在燒烤小妖,這…….要是被妖國的人知道了,會引起天大的風波。」

「他們好大的膽子,竟然在古城中堂而皇之的燒烤小妖。」

「我有預感,這群人的到來,一定會改變這座古城的格局。」

百丈外,一群人目瞪口呆的看著易辰幾人,一個個神色駭然,臉色蒼白,他們想要追隨易辰的腳步,卻被眼前的這一幕驚住了。

技不如人被人斬殺,只能說學藝不精,但是被人誅殺之後卻被烤了吃了,這卻是會引起妖國眾妖的軒然大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