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弟弟那垃圾自取其辱,怨不得人,他自找的,老子不得不廢了他,而你,想暗中下手對付我,那說明你已經做好了準備,現在很不巧,風水輪流轉,到我佔據優勢了」葉華朝羅蘭邁過去。

羅蘭也有四級武魂的修為,但卻不會是葉華的對手,她有些亂了方寸,意識到陷入死亡危機,但,這女人心計深沉,臉上浮起一道陰笑「也許我羅蘭不是你的對手,但你也別想殺我」

「你以為能逃掉?」葉華一擊命中羅蘭的身軀,羅蘭發出了一聲苦悶,連連吐了幾口血水,被葉華打倒地上,葉華壓著她的身軀上,一隻手掐著她的脖子。 叮!

暗中人的攻擊被半路截了下來,生死一線天,短短瞬息之間,竟然又出現了變數,天仙猛地睜開眼睛,難以置信的看着被擊碎在眼前的攻擊。

“這,這是怎麼回事?”天仙首領下意識問道。

此時,一道流星飛快的衝向了衆人,僅僅一瞬間後便降落在天仙身邊,而這過程則讓南傑瞠目結舌,因爲他知道仙界金仙以下不能飛行,而且金仙的飛行速度也很慢,基本只能算滑翔,而只有達到了仙將以上速度纔有可能這麼快。

看來者明顯降落到了天仙那邊,也就是說是天仙的外援,這讓南傑等人不得不警惕,畢竟暗中人的實力自己並不知道,起碼眼前來的人實力至少在仙將,而這個等級已經是南傑仰望的級別了。

當然,在場最高興的莫過於那名天仙了,只見他驚訝的說:“齊大哥!你怎麼來下層仙界了?”

那被稱爲齊大哥的人警惕的注視着四周,簡短的說:“不放心。”

南傑、林詩薇和木小婉正悄悄後退,想離開這裏,畢竟這名仙將身上的氣勢太過嚇人。

就在此時,暗中人說話了:“齊穹,你以爲就你個小小仙王能扭轉局勢?可笑!!”

那對面齊姓仙人一聽這話,登時汗流直下,沒想到對方竟然認識自己,而且連自己的境界都知道,這也就是說明對方的實力已經遠遠超過了自己,想到這裏,齊穹恭敬的對空中一抱拳:“在下齊穹,多有得罪,不知前輩是……”

“我是誰,你還沒有資格知道!!不過既然你都出面了,這次我就饒了你,不過,這幾人與那藍海沒有任何關係,你們要找,去找藍海,修要再傷害這幾人。”

“前輩!南傑很感謝前輩相救,但藍海乃……”說道這裏,南傑忽然不說話了,緊接着南傑臉色一轉,再次說道:“沒錯,那藍海……與我們無關……”

身後的林詩薇和木小婉的臉瞬間變色,正要發作,南傑轉過頭對二人打了個眼色,雖然不知道南傑打的什麼主意,但二人終究還是沒有發作。

對面那齊穹和天仙聞言,久久沒有言語,過了很久,那齊穹才痛下決心說:“好吧,既然前輩這麼說了,我們便不會再糾纏他們,但是這藍海我們絕不可能放過,還請前輩到時候不要插手的好。”

“哼,老子沒工夫管那小兔崽子的事,不過,你們應該知道上層仙界藍家的規矩,任何追殺藍家之人等級不能超過被追殺人三層,否則,藍家將對其進行追殺令,既然你從上層仙界下來,應該知道藍家的勢力,千萬別打小心思,雖然藍家並不在乎下層仙界,但是你們的一舉一動完全在他們的監控之中。”

齊穹聞言,臉上狠色一現,緊接着說:“前輩請放心,藍家的規矩我們絕不會破壞,這也是主人給我們下的死命令。”

“哼,知道就好,現在可以滾蛋了。”

那齊穹聽暗中人這麼說,只能對着空無一物的空氣一抱拳說:“多謝。”然後帶着天仙離開了。

待幾人離開後,南傑對着空中一抱拳說:“謝前輩相救,南傑無以爲報。”

“你是想問我剛纔爲什麼阻止你吧。”

聽到暗中人這麼說,林詩薇和木小婉才頓悟,原來是前輩的意思。

“是,還請前輩解惑。”南傑道。

“原因我說過了,藍家有規定,追殺藍家之人實力不得超過被追殺人三層,你們覺得他連這麼簡單的事情都無法擺平麼,好了,他的事你們就不要擔心了,既然危機解除,我便就此離開,你們好生修煉。”

說完飛過來一枚空間戒指,緊接着便沒了聲響,南傑一把接住空間戒指,疑惑的望向林詩薇,不知前輩這是何意。

將神識探入空間戒指後,南傑的忽然露出精彩的表情,遲遲沒有擡頭,林詩薇和木小婉看南傑這樣好奇道:“南傑,你看到什麼了……”然後湊到南傑身邊,很快二女也露出了南傑臉上的表情。

…………

離開後的齊穹帶着天仙劃過天空卻久久不發一言。

過了很久,天仙開口了:“齊大哥,那個神祕人到底是誰,怎麼對我們的計劃和身份一清二楚?”

“我也不知道,但是他肯定不簡單,就連我都無法發現他的位置,而且還認識我,恐怕是高人吧。”

齊穹不再說話,過了很久,齊穹再次開口:“以後,就將目光集中在藍海身上吧,這些人就不需要盯着了,有那高人在,誰也殺不掉他們。”

“可是……”天仙想說什麼,但是被齊穹一聲喝住。


…………

到今天,藍海君臨仙界已經足足三年,藍海也成了十八九歲的小夥子,而靈魂大陸也度過了平靜的三年,不過這樣的平靜好像要被打破了,這天……

被藍海安排在暗中的分身感受到地下蘊含的巨大力量,眼睛忽然睜開,嘟囔着:“要出世了麼?”

而遙遠的東方,在一片荒蕪的地方,那裏萬里之內魔氣滔天,此時隱約傳出一個聲音。

“滅魂……滅魂……創魂……創魂,我是……誰!”

不過以上這一切的發生,遠在魔界的藍海根本不知道,因爲他現在正忙着修煉呢。

魔域城的高級練功房內,藍海閉目冥想着,身上不斷冒着黑氣,經過這三個月的修煉,藍海的九轉聖魔已經大有進步,雖然距離第一層的突破仍有距離,但給藍海帶來的好處卻是驚人的。

不久,藍海慢慢從冥想中退了出來,睜開眼睛,眼中充滿了激動,因爲今天的修行讓他有了不小的進步,雖然還是沒有突破第一層,但是肉體的實力已經有了長足的進步。

退出練功房後,藍海看到了早就完成修煉的小路和藍影,此時二人正在一臉無聊的等着藍海,藍海笑吟吟的走向二人。

“你們修煉的怎麼樣啊?”

“哥哥,你怎麼每次都這麼慢。”

“海哥,你修煉到哪兒了?”藍影急切的問道。

藍海笑着說:“呵呵,快要突破了。”

Wшw⊕T Tκan⊕C 〇

聽到這裏,藍影的腦袋瞬間耷拉下去,嘴裏嘟囔着:“海哥怎麼修煉的這麼快,我才初窺門徑而已。”

藍海聞言說:“沒關係,藍影你修煉的速度已經夠快的了,修煉魔身又不像念氣,哪有這麼好修煉的。”

“就是就是,嘿嘿,哥哥,我也快突破了。”小路在一旁歡快的說。

藍影聞言,本就耷拉的腦袋再次下降了一截,然後嘴一撇說:“切,一羣怪物,我們怎麼還能愉快的玩耍?”

結束了一天的修行後,幾人回到客棧,藍海將二人叫道身邊說:“今天叫你們過來時有件事要說。”


二人見藍海這麼正式,直覺藍海要講重要的事,於是嚴肅的端坐着。

“明天我就不和你們一起修煉了,去外面歷練。”

“什麼!海哥,你可別衝動,你纔剛剛自封修爲,光靠這三個月的修行,怎麼能去面對斜眼?”藍影急忙道。

小路也着急了:“哥哥,你不能這麼做,單憑肉身根本不是斜眼的對手。”

藍海擺擺手說:“你們先彆着急,我的身體本就經過特殊的洗禮,甚至比一般魔界人還要強,再加上這九轉聖魔正值突破關鍵,若是出去肯定能突破,繼續修煉已經沒有意義,再說我封印了修爲,但閃雷和無雙還能用,所以不會有什麼大礙的,再說我又不是一個人出去歷練。”

聽藍海這麼說,二人沒有再反駁,既然藍海已經決定的事,那自己就肯定無法阻止,雖然擔心,但也沒有在說什麼。

這時旁邊的小樊說話了:“小子,明天我跟你一起去,正好九轉聖魔我也到關鍵時刻了,出去看能不能趁機突破。”

“你?你先變成人身再說吧。”

“切,人身?我纔不會變成你們人類那麼孱弱的身體,這副身體多好,我爲什麼要變。”

“不變就別去。”

“切,大不了,我不跟你去,我自己去,這是魔界,自然有不願意變爲人身的魔獸。”

…………

第二天,藍海和小樊早早就來到了出城歷練的隊伍之中。

“來來來,走一走瞧一瞧,看一眼你不吃虧,超新星隊伍徵集隊友出城歷練了,打怪升級還是要選我們。”

“選什麼不能選超新星,落什麼不能落下牛魔王隊伍,來我們隊,保證得到最強大的力量機會……”

…………

整個西城區充滿了吆喝,這些人都是在徵集隊友一起出城歷練,都希望能徵集到強大而有力的隊友,藍海也在其中尋找着隊伍,希望能找到一個強大的隊伍,因爲越強大的隊伍就會挑戰更強大的對手,能得到更強大的歷練,也能最大程度的激發藍海魔功的進步。

就這樣,藍海轉着轉着忽然來到一小隊人馬面前,這些人並不像其他隊伍一樣吆喝,而是靜靜的站在原地,可是就這麼站着,卻讓藍海有了興趣。 「葉華,你放開我」羅蘭被壓在了地上,受到了不輕的傷勢,但卻沒有慌,而是鎮靜了下來。

「可笑,你想殺了我,我會放過你?不要把人當傻逼」葉華覺得很好笑,這女人難道已經傻了?

「只要你不殺我,我們之間的恩怨一筆勾銷,同時,我還能告訴你一件秘密,我知道別人還有你身上的奇物碎片,我們做個交易如何?」羅蘭淡淡一笑,說出了一個讓葉華吸引的條件。

葉華頓時被吸引「你知道其他人也有混沌碎片?」

說完之後,葉華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傻,太傻了,怎麼會說出碎片的真相?這女人明顯在套話。

「你不說它的秘密其實我羅蘭也知道,混沌寶盆的碎片,此乃神物,曾經大羅門絕世強者大羅金王的武器,在諸強的戰鬥中被毀壞成了好多片,有些被人所得,亦有碎片仍在大陸各處寶地,而我卻知道有一人獲得有碎片,但我們需要做個交易,你不殺我,我便告訴你在什麼人手上,若你知道的話,你暗中,此人在明上,想要取回來就輕易很多,怎樣,很吸引嗎?」羅蘭充滿誘惑的笑道,眼下,她對付不了葉華,不得不利用這件事誘惑葉華,她相信能吸引對方。

「大羅門的混沌寶盆?」葉華暗嘆此女人的不凡,竟然知道那麼多?危險,非常危險的女人,弱不除掉,自己怎能安心?

這個條件確實很誘人,但葉華敢肯定跟對方交易,日後肯定後患無窮,誰敢保證哪天不會死在這女人手上?

「你的條件很吸引,但我拒絕」葉華不打算跟羅蘭交易。

「你,蠢蛋,是不是白痴?神物碎片的吸引,難道不值我羅蘭一條命?」羅蘭氣的半死,這葉華腦子內到底在想什麼?

「不除了你我葉華才是白痴」葉華殺念以決,掐著羅蘭的一隻手加大力度。

「哼,既然如此,我們之間的交易失敗,但你還是殺不掉我」羅蘭滿是無奈,卻冷笑了一聲。

「你還有活的可能?」葉華不以為然的面色。

「聖玉如意,光芒千丈」陡然,羅蘭撕碎了身前的衣物,露出了她赤白的前身,兩團玉峰峽谷之內,一塊白色的如意,竟射出了一團刺目的光芒,葉華感覺到雙眼十分刺痛,閉上了之後,卻被羅蘭逃掉,睜開眼睛的一刻已經不見了羅蘭。

那是一塊可以爆發出讓武者無法目視的光之如意,是一塊沒有攻擊力,但卻可以保命的法寶,這也是羅蘭鎮定的原因,她的底牌聖玉如意可以讓她保住性命,葉華來不及追上去,感知不到羅蘭的氣息,滿是失望,只得放棄追殺的念頭,這女人的保命手段超出想象「麻煩了,讓她逃掉,日後一定對我充滿危險」

成功逃了出去,羅蘭面色陰冷「該死的,這次虧大了,死了兩位長老,又暴露了我的底牌,而我,還不知道葉華的底牌是什麼?我該怎麼跟父親交代?哼,現在我不能回去,先去鬥士城呆著,應該還有機會對付葉華,他身上有奇物,我有的是手段對抗他」

羅蘭的身影,悄然地進入了鬥士城……

一天之後,葉華走出千鳥森林,也找鬥士城過去,路中,看到了一處爭搶地盤的戰鬥。

「彭」前方,煙霧瀰漫,但卻殺氣重重。

一處礦產地脈的中間,又兩派的人正在激戰,殺氣騰騰。

「來來來,讓我瞧瞧你們蘇家的實力,不要等一會被我殺的屁滾尿流,成了膽小如鼠的廢物」為首,有一個身軀魁梧,裸著上身,露出非常勁爆肌肉的高大男子,臉上生滿了橫肉,手持一併斧頭,無比輕蔑的看著對面一群蘇家子弟,說出了極度囂張的語氣。


「陳世虎,你囂張個屁呀,以為我們蘇家會害怕嗎?」

「哼,這個金礦山明明是我們蘇家先發現的,什麼時候成了你們先尋到了?無恥不要臉,你們陳家的人都是垃圾,做事太過沒有道理」蘇風冷冷地說道,前幾天,他與家族幾個子弟一起出來尋寶,發現了一個金礦山,這片礦山,有許多晶石靈石,是一出不可多見的寶地,本想把裡面的晶石挖走,卻哪想到陳家的人得知這件事,便帶人過來霸道的搶奪金礦山,完全不講理,說這個地方早已經被陳家的人尋到,只是沒有動手挖晶石,不允許蘇家的人靠近,因而引起了一場流血事件。

陳家與蘇家都是鬥士城的一般家族,不過按照實力來講,陳家稍微強厚一些,這個陳世虎已經破入武魂境界,成為了一名武魂,從此,一直欺壓蘇家,不管是生意上,或者地盤上,處處為難蘇家,雙方早已經結仇,有了一股很深的仇恨。眼下,為了一個寶地,而出手對戰,雙方都戰死了不少子弟,但卻陳家佔據優勢,有陳世虎這個武魂,蘇家不用多久便會全部戰死,不僅得不到寶地,還淪落家族大傷的後果。

縱然如此,蘇家的人也沒有退縮,他們忍不下一口氣,決定即使戰死,也要陳家付出慘痛代價。

「哼,蘇風,你知道我陳世虎的修為,不要做無畏的犧牲,這麼打下去你們會都被殺死,不過我陳世虎這人心腸好,你要是乖乖的投降,放下武器,做個小雜種乖乖的從老子褲底下爬過,老子會考慮放你一條生路」陳世虎狂笑連連,一副吃定了蘇家的神色。

「干你娘,我蘇風就算是死,亦不會做一個縮頭烏龜,蘇家上下沒有一個怕死的,你少要侮辱。」蘇風氣冒三丈的吼道。

「草,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很好,我陳世虎便成全你」陳世虎臉色冰冷,露出殺氣,大手一會,命令身邊的人發動最後地攻擊,雙方地人馬又打到一起。

蘇家的人拖著傷痕纍纍地身軀加入戰鬥,誓死捍衛家族的尊嚴!

「小華華那邊有戰鬥,我們要不要過去看看?」小龍女指了指遠處問道。

「去看看」葉華微微點頭,白日時間生死對決,莫非有什麼深仇大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