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回去吧.等傷勢養好了.來我所在的星球一趟.我有話到時候要問你.」

「是是.我傷勢一好.立刻就去師兄那裡.」妝紅袖連聲答應.幾乎都要跪在葉山面前.一路退了回去.握著銘牌.歡天喜地地朝學院藏寶庫去了.

等到妝紅袖走遠了.葉山臉上的表情.眨眼之間.變得極度扭曲.猙獰.彷彿有血海深仇.十世血仇.永遠無法化解.

「秦逸.你竟然敢將我辛辛苦苦.一手建立的太乙道.徹底瓦解.除名.我要你不得好死.」

葉山一聲狂吼.身上纏繞雷電.一下子奔騰而出.化作游龍.轟轟轟轟.將四周數百顆星球.全部擊穿.狠狠一動.四分五裂.炸成齏粉.

「數千年前.我葉山建立太乙道.這個宗門.本該屹立御風大陸.經久不衰.現在竟然被你這無名小卒.不知道撞上什麼仙緣.竟然給顛覆了.」

葉山咬牙切齒.全身骨骼關節.發出砰砰炸響.

這些爆炸.如果移到御風大陸.任何一聲.都能將一座山峰.轟得崩塌.

「不僅將我太乙道消滅.甚至還將我之後的幾位宗主.現在已經是太乙道老祖宗級別的人物.全部斬殺.

這個秦逸.實在是膽大妄為.膽大包天.」

葉山全身怒氣.滾滾蕩蕩.讓他腳下虛空.都寸寸開裂.無數空間斷層.崩裂而出.隨時都要炸毀. 「天聖學院.天聖學院.哼.」葉山一聲怒喝.面前虛空.千里萬里.一下子全部坍塌.變成爛泥一樣.全部瓦解.

一束電光.從葉山指尖.爆射而出.光如烈陽.剎那之間.就將虛空.燒得一乾二淨.

狠狠發泄了一番.葉山的神色.這才緩和了一些.周身煞氣.內斂體內.

「天聖學院.算是什麼東西.不過聽說天聖學院的這一任院長.已經進入了和我們天衍學院敵對的蘭陵學院.」

「難道這是那院長的授意.」

葉山眉頭一動.隨即獰笑連連:「我管是是誰的意思.可惜我現在已經晉陞仙人境.受到空間法則的桎梏.沒法進入到下等位面.更不可能回到御風大陸.

不然我揮手之間.就把你們天聖學院.從上到下.全部殺光.

那個秦逸.更是要讓你受盡天下所有痛苦.讓你受盡折磨.在將你殺死.」

葉山牙齒咬得格格響.好像恨不得秦逸現在就在他面前.他一伸手.就可以把秦逸.從頭到腳.如紙片一樣.撕得粉碎.


「那個天聖學院的院長.哼.要不了多久.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將你斬殺.

而那個秦逸.你真是慶幸自己走運.不會落到我手裡.

現在要殺你最迫切的人.可不是我.」

葉山冷笑連連.吹出一口氣.面前崩裂塌陷的虛空.頓時朝著兩邊分了開來.如同海潮.露出一條寬闊的時空通道.

葉山身形一動.一道分身.和他本人.一模一樣.惟妙惟肖.栩栩如生.一步踏出.下一刻.分身就到了一片燃燒著熊熊火焰的皇城面前.

整個皇城.懸浮在宇宙中.像是一座浩瀚無邊的島嶼.幾乎全部被火焰覆蓋.陣陣喊殺.驚天動地.彷彿裡面.正在進行著數千萬戰場的廝殺.

滔天殺意.衝天而起.火焰熊熊.焚盡四野.皇城周圍數十個星域.都像是融化的積雪.歪扭錯亂.靠得近的星球.更是一片焦土.紅如烙鐵.

「皇城歸墟」四個大字.在斷壁殘垣上.彷彿宇宙被撕開的血口.觸目驚心.

葉山的分身.停在皇城歸墟外圍.沒過多久.一個面無表情.氣質脫俗的少女.全身包裹著一層五彩霞光.降落到葉山面前.恭恭敬敬地跪了下來:「參見太祖.」

「嗯.秦雨薇.讓我看看你現在境界如何了.」葉山分身點點頭.五指一張.一團白光.將秦雨薇全身籠罩.

秦雨薇的身體.一下子像是變成了透明的一樣.五臟六腑.血液流動.纖毫畢現.


她體內內臟表面.浮動著一層玉質的光澤.骨骼上面.密密麻麻.布滿了符文.透出陣陣強大、滾盪的力量.

「不錯.已經突破了炎宗境界.不愧是皇無極選中的人才.」葉山滿意地點點頭.掌心白光一散.秦雨薇的身體.也迅速恢復了原狀.

「皇無極還有大概多久可以出來.」

「回太祖的話.聖主現在已經進入了最後的關頭.每時每刻.都在血肉搏殺中.提升自己.」秦雨薇恭恭敬敬地道.

葉山目光一凝.雙目炯炯有神.眼眸深處.彷彿天火降臨.

目光洞徹千古.洞穿虛無.剎那之間.就透過皇城歸墟外圍獵獵火焰.窺視到內部的情形.

皇城歸墟內部.火焰、鮮血.數不盡的屍體.嗡嗡作響.旋成一個巨大漩渦.

漩渦的中心.就是手持金色巨斧的皇無極.彷彿是天神.是神魔.巨斧一動.撼動乾坤.偉大意念.橫空出世.陣陣怒吼.震碎蒼穹.指天踏地.

漩渦四周.數以千億計.甚至更多的怨靈、亡魂.宇宙中窮凶極惡的暴徒.想要殺入漩渦.無數法寶.真氣.殺意.形成座座絕世殺陣.狠狠鎮壓.玲琅滿目.走馬觀花.源源不斷.

但是皇無極身處漩渦中心.巨斧一揮.頓時戰鼓雷動.旌旗搖晃.大道真靈.處處破滅.

一斧揮出.破滅星域的大威力.長虹貫日.怒吼咆哮.一下子就將方圓千里萬里的惡靈兇徒.全部絞殺.

惡靈兇徒.源源不斷補充上去.皇無極也就無限攻殺.全身力量.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打得萬物寂滅.諸神朝拜.

陣陣煞氣.惡念.霸道的氣息.甚至都扯裂空間.一絲絲滲透出來.彷彿千萬利矛.爆射長空.叫人膽寒.

「嗯.很好.他的能力.比我想象的.還要強大.當年我建立太乙道的時候.就運算天機.希望在未來.找到一個命數里.註定要成為君王的弟子.

后來歷任宗主.都按照我飛升之後.留在宗門內部的遺訓.代代相傳.不斷尋找.終於在幾百年前.找到了皇無極.

他也不負眾望.現在的實力.在御風大陸.可以說鶴立雞群.無人能擋.」

皇城歸墟內發生的種種.讓葉山滿意地點點頭.轉過臉望向秦雨薇.一雙眸子.深邃如海.頓時就讓秦雨薇有一種.千山壓頂.眼前一黑.幾乎就要暈死過去的感覺.

「等到皇無極出來.你告訴他.秦逸這個人.必須要死.讓他親手斬了秦逸.然後名正言順地進入天衍學院見我.

等他到了天衍學院.未來康庄大道.飛黃騰達.無人能及.

而你秦雨薇.必然也會擁有巨大的成就.」

聽到秦逸名字的剎那.秦雨薇的眼神深處.出現一絲波動.但是她強迫自己定下心神.不讓葉山察覺到自己的情緒波動.

「謹遵太祖法旨.」秦雨薇低下頭去.深深磕了一個頭.將自己的心思.全都深深埋入心底.

「好了.我先回去了.我等你們的好消息.」葉山的分身.在虛空一晃.隨即消失不見.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秦雨薇望著蒼茫宇宙.眼眸中點點星辰.緩緩凝聚.殺機凌冽如刀.亮如雪.寒如風.足以嚇得人魂飛魄散.

「秦逸.你到底做了什麼.竟然讓太祖都能注意到你.還親自前來.讓聖主斬殺你.

要知道.在這之前.我也僅僅見過太祖一次.

而那一次.太祖要見的.還是聖主.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秦逸.我是絕對不會輸給你的.你只能死在我手裡.」

秦雨薇的拳頭.用力一握.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身上五彩霞光再現.轉身隨即踏入虛空. 秦逸此刻.懸停在天聖學院大乾坤境外.

面前一方峽谷.鳥語花香.春意盎然.靈氣蕩漾.仙音杳杳.給人一種.愜意心怡的感覺.

「是秦逸師弟吧.請進.」

項知秋的清朗聲音.從峽谷深處傳來.叫人如沐春風.

項知秋話音落下.嘩啦一聲.峽谷入口的地方.憑空出現一扇巨大銅門.高近百丈.恢宏巍峨.上面刻滿莊重的歷史符文.鎮壓萬古.

銅門緩緩打開.銅門背後.別有洞天.

秦逸飛入進去.頓時感覺好像來到了海洋之中.

全身都沐浴、浸泡在淡藍色的水流中.叫人無比清涼.暢快.精神大振.疲勞一掃而空.

「這大乾坤境的靈氣.雖然沒有巨鹿峰上濃郁.但是卻給人一種.精神振奮的感覺.並且靈氣緩和.不像巨鹿峰上的靈氣.剛猛剛烈.比較適合讓人養傷.」秦逸心中暗道.

在淡藍色的水流中飛行片刻.秦逸遠遠看到.一片石台.坐鎮中央.四周一座座藍色大陣.不斷釀出藍色靈氣.瓊漿玉液.繞著石台.緩緩旋轉.

而大師兄項知秋.此刻正坐在石台中央.望著秦逸微笑.

項知秋笑容和煦.讓人一看.就產生親近的感覺.

「大師兄.」來到項知秋面前.秦逸收斂起一身霸道氣息.

項知秋對他有救命之恩.並且為人大度.口碑極好.所以秦逸對項知秋.充滿了敬意.

「隨便坐.」項知秋揮揮手.微笑著道:「師弟在這次除魔任務里.可以說大放光彩.真是為我們學院.掙足了面子.具體的事情.院長已經通知過我了.」

「嗯.」秦逸點點頭.道:「我在十八大獄的時候.也見到了院長.既然院長已經將具體的事情.都和我們溝通了.大師兄.那我們就直入主題了.你身上的傷勢.怎麼樣了.」

提起傷勢.項知秋笑著搖了搖頭:「皇無極的潛力巨大.論起資質.在這御風大陸上.我也是數一數二.可是比起皇無極.還是差了一些.


這一次傷勢造成的影響.超過了我的預期.」

項知秋望著秦逸.無奈地聳了聳肩.

這個隨性的動作.更顯得他平易近人.

「師弟你有所不知.皇無極是傳說中.太乙道的天命人.」

「天命人.那是什麼.」秦逸不解問道.

「太乙道在數千年前.第一任宗主.也就是建宗的太祖葉山.在他飛升的時候.曾經留下一段密文.他讓繼承他宗主位置的歷任宗主.通過星辰日月運轉的推薦.尋找一個氣運命數.和太乙道最契合的人.從小培養.

這個人.就是天命人.」

項知秋繼續解釋道:「這個天命人.就是皇無極.他從一出生的時候.命運氣數.就和太乙道聯繫在一起.可以說.從他出生的剎那.他的體內.就擁有太乙道的千年底蘊.作為基礎.所以他的修行速度.每一境界的實力.都遠遠超越其他修道者.」

「原來如此.」秦逸點點頭.

「皇無極這個人.性格囂張.實力卓然.原本我還以為.我擁有大仙緣.大奇遇.甚至得到神器鎮天筆.並且和他同時提升到炎王境界.可以有實力一戰.

結果地動榜排位賽那天.一出手.我就知道.我還是差了他一些.

他那時候出動的.僅僅是再普通不過的一個分身.

而我的分身.卻是凝入了我的精血.一損俱損.」

「大師兄.我想你還不知道.皇無極可能已經得到了萬華大陸天衍學院的垂青.成為了天衍學院.極力要培養的弟子.」秦逸將遇到妝紅袖的事情.敘述了一下.

「皇無極趕在仙道大會的時候.回到御風大陸.恐怕目的就是直接拿到第一名的位置.名正言順.堂堂正正地得到進入萬華大陸上學府就學的機會.」

聽完秦逸的敘述.就算項知秋見慣大風大浪.此刻眼中.也閃過道道震驚的神色.

「聽師弟你的分析.這個人.應該就是皇無極無疑.」項知秋點點頭道:「不過曾經有傳聞.說太乙道的創始者葉山.飛升之後.就是進入了天衍學院.這件事情.極有可能就是他一手促成的.」

項知秋笑著看向秦逸:「師弟.你現在摧毀了太乙道.將他們宗門內的老祖宗.全部斬殺.還將葉山的徒子徒孫們.都貶為奴隸.終生挖礦.葉山恐怕恨你入骨.恨不得吃了你的血肉了.

不過在我看來.你做的事情.真是大快人心.

要是我恢復了傷勢.恐怕也會和你一道.將歸順皇無極的走狗.從天聖學院全部剔除.斬殺.再去將那太乙道.連根拔除.」

說到這裡.項知秋伸手將身上長袍拉開一些.露出胸膛上一個觸目驚心的傷口.

這個傷口.是一個手印.雖然只有成人手掌大小.但是卻給人一種.覆蓋千萬里.無限延伸.有如黑洞.滅絕世間的恐怖力量.

光是看上一眼.就讓人毛骨悚然.神魂顫抖.

「這就是皇無極在我身上.留下的傷口.幸虧我實力境界.本就不弱.又有大乾坤境的靈氣.輔助療傷.按照我現在的修為.估計需要十年.就可以痊癒了.」

十年時間.對於普通人來說.格外漫長.在生命中.佔據很大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