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用說了,這件事我已經決定,不可能更改。」葉昇卻是「固執」的搖頭道。

「你怎麼怎麼倔!」洛茜雪又氣又急的一跺腳,「算了,等你被岳文彬打敗的時候,別怪我沒勸過你!」

說罷,洛茜雪扭頭,氣呼呼離開。

葉昇無奈搖頭,這些人怎麼都對自己這麼沒信心呢?

一面想著,葉昇一面朝學院外走去,今夜他要抓緊修鍊,如今他已隱隱要突破鍛體六重,若是能夠突破,明日之戰必定更有把握。

「葉昇!」

且行與愛 ,葉昇站住了腳步,循聲望去。

「庄老師!」

庄冰雁來到葉昇近前,饒有興趣的看著他:「聽說你明天要跟岳文彬比斗?」

「想不到您也知道了。」葉昇笑道,這消息傳的還真夠快的。

「當然,現在很多人都在議論這件事,不過看起來,大家似乎對你並不看好啊。」庄冰雁笑道。

「老師,您不會是也勸我放棄吧?」葉昇道。

庄冰雁卻是搖搖頭,「不,男子漢大丈夫,說出去的話,豈能出爾反爾?我支持你的決定,更何況,他岳文彬還傷害了你的家人,我若是你,一定狠狠揍他一頓,讓他再也不敢打這種主意!」

葉昇燦然一笑,「沒想到,庄老師對我還是蠻有信心的。」

「沒辦法,因為你給我的意外太多了,我想這一次你既然敢去主動挑戰,必定是有所依仗,我這個做老師的,除了支持你,還能怎麼樣呢?」庄冰雁笑道。

看著自己的老師,葉昇心中一暖,人這一輩子,能遇到這麼以為近乎知己的老師,也是一大幸事。

「老師放心,我一定會讓岳文彬記住這次的教訓,讓他再也不敢打我的主意,當然,也不會給您臉上抹黑!」

「呵呵,明天我也去觀戰,你可要加油啊!」

……

這一夜,葉昇是在修鍊中度過的。

若是其他人,第二天決鬥,前一天必定是好好休息,養足精神,不過對於葉昇來說,他的身體恢復遠遠超過常人,因此絲毫不必擔心今晚的修鍊,會影響到明天的發揮。

一夜時間,轉眼即過。

第二天正午,比斗場周圍便已圍滿了人。

雖然這場比斗對大多數人來說,並沒有什麼懸念,不過一名新生挑戰高年級學員,這事情本身還是挺有戲劇性,因此很多人抱著看熱鬧,或者等著看新生被虐的心態來的。

此時高高的比斗台上,岳文彬已站立當場,等著葉昇的到來。

… 對於這麼多人來觀戰,岳文彬很是滿意,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在眾多人的面前,將葉昇打倒,再狠狠踩在腳下,只有這樣他心裡才能痛快!

「什麼時候了?」岳文彬看看太陽的方位,朝台下問了一句。

「馬上就要到時間了!」有人立刻答道。

岳文彬微微點點頭,目光朝台下掃去,因為人多, 女人乖乖讓我寵

「不會是怕了,不敢來了吧?」有人說了一句。


「有可能,昨天我看他八成是一時衝動,等時候反應過來了,這才知道害怕了,可現在害怕有什麼用?」

「我看這小子,這次丟人丟大了!」

……

聽著台下人們的議論,岳文彬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今天,葉昇就算不來,也是名聲掃地,顏面盡失。


而如果葉昇來了,勢必要被他岳文彬踩在腳下蹂躪,更是丟人現眼!

「這一戰,無論他來不來,我都是贏家!」

迎著周圍人的目光,岳文彬很享受的站在台上。

「岳文彬,看你的樣子,似乎覺得自己穩贏了?」

一個聲音驀然響起,人群散開,葉昇走了過來。

「你還真敢來!」岳文彬臉上的笑意更濃了,不過這正是他希望看到的,如此他就可以親手教訓葉昇,讓他為自己的所作所為後悔了!

葉昇輕身一躍上了比斗台,冷冷迎著岳文彬的目光,「既然你都不怕輸了,我有什麼不敢來的?」

葉昇聲音洪亮,很多人都聽到了耳中,自然也是招來了不少人的譏諷嘲笑。

此時穆婷也站在人群中,神色複雜的看著台上的葉昇。

「想不到,他真的來了。」穆婷昨日去找葉昇發泄了一通,其實並沒指望他能做出什麼有實際意義的事來,但沒想到,葉昇竟直接去挑戰岳文彬了!在她看來,葉昇這樣做不是有擔當,而是以卵擊石,自取其辱,而今日再看現場一面倒的形勢,她更是不看好葉昇了。

如今,她與葉昇的關係已經很僵了,簡直如同陌路人一般,但此時穆婷看到葉昇要被折辱在比斗台上,心中卻並沒有看熱鬧的心態,反倒隱隱為他擔心起來。

「但願,你不會輸的太慘吧。」


穆婷口中低聲喃喃說道。

「葉昇,出招吧!」

此時台上一聲冷喝,岳文彬已經等不急了。

「怎麼,這麼著急著要挨揍?」葉昇嗤笑一聲。

岳文彬目光一寒,「等你被我踩在腳下的時候,看你還能不能這樣嘴硬!」

話音剛落,岳文彬雙肩一晃,人已沖向了葉昇近前,右拳轟然而動,霎時間,空中立刻冒出一片片拳影,乍一看去,岳文彬如同生出了數十隻拳頭一般!

「千影拳!」有人驚叫起來。

「這可是四等戰技!這岳文彬也太抬舉葉昇了吧,竟然用出這種戰技!」

「我想岳文彬是被葉昇惹火了,這才一上來就動殺手!這葉昇,還真會作死啊!」

對於岳文彬使出四等戰技,在人群中觀戰的庄冰雁、洛茜雪以及其他同學,都不由得提起了心,為葉昇捏了一把汗。

不過,台下的人著急,台上的葉昇卻絲毫沒有慌亂,他見岳文彬的拳頭已經逼近了,這才看似隨意的朝一旁邁出了一步!

刷~!

看似隨意的一步,卻讓葉昇的身形瞬間平移開了三四米,讓岳文彬那來勢洶洶的拳影撲了個空。

「怎麼可能?!」岳文彬心中暗驚,他對自己這千影拳可是很有自信的,一般即便是與他同級別的對手,也很難躲得過這一招,可葉昇不過是鍛體六重的新生,根本沒可能躲過去!

「一定是巧合!」岳文彬此時也只有自欺欺人的安慰自己,同時幾步上前,追上了葉昇,又是一通千影拳攻了出去。

「難道就不能來點新的,總是這一套,對我已經沒有用了!」葉昇帶著嘲諷的口氣說著,身體再度一轉,躲過了密集的拳頭,不過這次他略一停頓之後,右拳陡然抬起,朝著岳文彬的拳影轟去!

「這次我可不會只是躲了!」

嘭~!

一聲拳拳到肉的悶響,葉昇的一記重拳結結實實的與岳文彬的拳頭對撞在一起,頓時岳文彬身子如樹葉一般飄起,向後連連退出了數步,才勉強穩住了身體。

而葉昇,卻是站在原地,紋絲未動。

岳文彬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葉昇,滿眼的不可思議。

而圍觀的眾人此時也是鴉雀無聲,顯然對剛才出現的一幕,完全沒有思想準備,一個個腦袋發矇,還沒反應過來。

「呵呵,果然沒讓人失望。」 開局就是一只廢仙女了 ,嘴角露出一抹微笑,至於後者,此時也就釋然了。

「也是,他僅僅與我對練了幾次,就讓我的逆水訣突破到了第三重,就算再不可思議的事,在他身上也不是不可能的。」洛茜雪此時已經完全放心了下來,不再為葉昇擔心了,如果要擔心,那應該是為那倒霉的岳文彬擔心才是。

目光微移,洛茜雪卻撇見了不遠處的穆婷,她見穆婷此時也是一臉震驚的模樣,顯然剛才葉昇那一擊,是出乎了她的預料。

「不知她和葉昇是什麼關係?昨天看他們的樣子似乎關係不一般,不會是……」心中想著,洛茜雪心底冒出一絲複雜之意。

「葉昇,你別得意,我還沒使出全力呢!」

此時,比斗台上的岳文彬陡然大吼起來,自己竟然被一名新生壓住了,對他來說簡直是奇恥大辱!

刷拉~!

岳文彬一伸手,右手中瞬間出現了一柄細長的劍,這柄劍又細又窄,劍身如一汪秋水,即便此時是正午,眾人仍是在這柄劍上感受到一絲寒意。

「葉昇,拿出你的兵器,跟我決一死戰!」岳文彬大喝道。畢竟他是高年級,如果他自己拿著劍,對方卻是空手,就有些勝之不武,就算贏了,恐怕也會讓人恥笑。


豈料,葉昇並沒有要拿出兵器的樣子,他只是淡淡的看著岳文彬,冷冷道:「別說的那麼嚴重,要我拿出兵器,恐怕你還不夠資格!」

「什麼?!」岳文彬頓時氣結!自己何曾被如此輕視過?!

「這傢伙,是不是有點牛皮吹過了!」

「我看是腦袋壞掉了,竟不用兵器!他沒看到岳文彬手中的劍,那可不是一般兵器,難道要用一雙肉掌去對付么!」

就連對葉昇已經有了自信的庄冰雁和洛茜雪等人,此時也是連連皺眉,為葉昇的魯莽舉動暗暗搖頭!

「夕瑤,你看他們二人,誰能獲勝?」

此時,在比斗場不遠的一座閣樓內,古玉清正與一女子並肩而立,遙遙觀望著這邊的戰況。

… 這女子身材窈窕,曲線玲瓏,一雙修長的美︶腿在緊身衣裙下更是畢露無遺,不過這女子的臉上卻帶著一副銀色面具,顯得有些詭異神秘。

這女子,正是萬象交易廳的陸夕瑤,當初葉昇到萬象交易廳賣材料,正是這陸夕瑤接待的他,而且當時他還將100斤的地炎精鋼賣給了陸夕瑤,幫她躲過了父親的嚴酷責罰。

「那葉昇年紀輕輕,就能掌握九雷炮錘第六式,確實不錯,不過他畢竟還只是鍛體六重,要想贏,怕是很難。」

「呵呵,你看他所施展的九雷炮錘,與你相比如何?」古玉清笑眯眯的看著陸夕瑤。

「爺爺你這是明知故問,他僅用了十天便達學會了前六式,可當年我在您的指導下,卻仍是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他的天賦比我強多了。」

「你也不必妄自菲薄,不管怎麼樣,我的寶貝外孫女也是靈武學院有史以來,第二名將九雷炮錘練到第六重的!」古玉清看著陸夕瑤,臉上露出憐愛之色。

陸夕瑤沒有言語,那一成不變的面具下面,不知她在想著什麼。

九雷炮錘,自從靈武學院建成以來,只有一人完全學會並達到了九重境界,還有一天才少女曾在12年前,一個月學到了第六重,但卻在一次深入蟲獸四區執行任務時,陷入蟲穴,生死不知。

這些都是靈武學院每個人都知道的,早已聽說了不知多少遍,但是卻沒人知道,那個天才少女並沒有喪命在蟲獸四區,她經過了九死一生從蟲穴內逃了出來,而且這少女不是別人,正是古玉清的外孫女陸夕瑤!

見陸夕瑤不說話,古玉清不由嘆了口氣,自從那件事之後,自己本來活潑開朗的外孫女,就如同換了一個人,沉默寡言,無論是誰,都難以跟她親近,即便他這個外公,有時候也感到與她之間有一層隔膜。

知道勸說也沒用,古玉清再次把目光投向了比斗場上。

此時比斗台上,岳文彬一臉陰沉,「小子,你果真不使用兵器?待會兒被我的劍刺穿了身體,可不要後悔!」

「要動手就抓緊,少啰嗦!」葉昇呵道。

「這是你自找的!」岳文彬冷喝一聲,身體前傾,雙腿一蹬,整個人如一支利劍突刺出去,手中長劍寒光一閃,直刺葉昇咽喉要害。

葉昇目光一凝,腳下邁動九雷步法,岳文彬手中長劍極速刺出,每一劍都直刺葉昇的周身要害,只不過此時的葉昇如同一道詭異魅影,飄忽不定,每一劍看似刺中,但往往只是刺中了他的殘影。

在眾人看來,葉昇此時如同閑庭信步,動作並不怎麼大,但卻每每都躲開岳文彬的攻擊,安然避過。

「這是怎麼回事?那個葉昇看起來有點厲害啊?」終於有人發現不對勁了。

「是啊,岳文彬的劍夠快了,簡直已經超過了人的反應速度,可是葉昇看上去很容易就躲開了,他真是鍛體六重嗎?」

「日,我也是鍛體六重,怎麼跟他這樣一比,我覺得完全是兩回事啊?同一個等級,竟然也能相差這麼大!」

「我看未必,鍛體六重修鍊的再厲害,再猛,也不可能比得過鍛體八重的,現在岳文彬可是一直都在攻擊,那葉昇卻一直躲避,我看他怕是堅持不了多長時間了!」

正在此時,比斗台上的葉昇陡然氣勢一變,身形微微一晃,刷!的一下便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岳文彬一人站在台上發起了愣。

「人呢?」岳文彬心中一驚,不過臉上卻並沒有露出任何的驚異之色,只不過,在這麼多人面前,竟然找不到對手了,而且還是一個比自己整整低了兩個級別的新生,還真夠丟人的!

表面上鎮定,但岳文彬心中卻是提起了十二分的警惕。

「別到處亂瞅了,我在這裡!」一聲斷喝,葉昇陡然從岳文彬身後突刺過去,一拳轟向了岳文彬的後腦!

他是什麼時候跑到我身後的?!

岳文彬心中一驚,連忙扭轉身形,手中長劍向後橫掃出去!

刷~!

一道寒光閃過,岳文彬的長劍卻落了空。

人又去哪兒了?

「日!」岳文彬心中羞怒不已,又把人給看丟了!


呼~!一道凜冽拳風陡然襲來,朝著岳文彬當胸轟去!

「喝~!」岳文彬大吼一聲,舉起寶劍招架,只聽得啪嚓!一聲,葉昇的拳頭正轟在岳文彬的劍身之上,劍身竟應聲斷裂為兩截,劍身在空中旋轉了幾圈,墜落在地上,刺入了地面。

不給岳文彬吃驚的時間,葉昇緊跟著一步躥了過去,又是一記重拳轟出,這次正中嶽文彬的胸口,岳文彬慘呼一聲,雙腳離開地面,倒飛了出去。

登!登!登!

岳文彬身形落下,又連連倒退了幾步,這才勉強穩住了身形,此時他的眼中,已經充滿了駭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