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慕容蝶頓時氣急,卻也發現曹贏淡說的是實話;他真要開殺戒,以自己這幾個人的實力,確實無力反抗,連逃命都很難——這不,實力和江維差不多的劉俠,不是分分秒秒就被打殘了嗎?

在慕容蝶看來,江維的實力,應該就和劉俠差不多罷了,頂多也就比劉俠略強一點而已;但是,只是略強一點,顯然是不足以抵擋曹贏淡的!

倒是江維,此時卻不無驚訝地看了一眼慕容蝶:「想不到這小妮子還挺講義氣的!」本來江維還在那裡琢磨著,自己要不要抽身而走算了,現在看到慕容蝶這麼講義氣,他倒是微微動容,「既然她挺講義氣的,那我也就表現得義氣一些吧……這曹贏淡雖然難纏,但也算不上多可怕!」

剛剛江維和曹贏淡可是初步交手過的,對曹贏淡的實力,自然也有著一些判斷在。


想到這裡,江維一把把慕容蝶拉到了自己身後,挺身直面曹贏淡:「慕容蝶、劉俠,你們先走吧,儘快離開森羅山,回判官殿去……至於這曹贏淡,就讓我來好好會一會他吧!」

說著,江維從吳凡的儲物戒指中取出了六顆森羅玉來,丟給了慕容蝶。

「快走!」江維喊道。 江維不知道劉俠和慕容蝶身上到底有沒有森羅玉,萬一他們的森羅玉已經被搶了,那可就出不了這森羅山了。~⑨要是出不去森羅山,那不管往哪裡跑,都是死路;所以,江維乾脆好人做到底,把出森羅山的「門票」也一併出了。

慕容蝶接過森羅玉,不禁一愣,卻沒有忙不迭地走人,而是焦急地看看慕容蝶,又焦急地看看劉俠,不知如何是好——拋下同伴獨自偷生,這種事慕容蝶可做不出來!

劉俠則是連連說道:「江維兄弟,這曹贏淡的實力比我都要強出很多,我在他手上,根本連撐幾分鐘都做不到啊!」劉俠說這話的意思再明確不過了,就是提醒江維不要自大——我連撐幾分鐘都做不到,你和我實力差不多,又好得到哪裡去呢?

其實,在說這話的時候,劉俠也是表達出了自己的意思,那就是絕不能讓江維留下斷後。

江維頓時有點哭笑不得:「放心吧,我的實力,比你們想象得都要強出不少!你們只管走,我撒開了手和他打,誰勝誰負還不一定呢;就算打不贏,逃命肯定也是沒問題的!倒是你們要是在這裡,反而會影響我……」

毫不客氣地說,劉俠和慕容蝶在場上確實只是兩個累贅。萬一曹贏淡出手攻擊他們,江維還得分心去保護;或者如果江維等會打不過了要跑了,要是二人在旁,江維還怎麼瀟洒地跑?

所以,無論如何,江維都要把這兩個「累贅」先遣走,這樣才能安心地和曹贏淡一戰。

「想走!?」曹贏淡猙獰一笑,「你們以為在我面前,說走就能走得掉的嗎?」

轟!!

話音剛落,曹贏淡直接猛地暴起,繞開江維殺向了慕容蝶。

在曹贏淡看來,今天場上的三人——江維、劉俠、慕容蝶,都一定是要死的;唯一的區別,是誰先死誰后死罷了!

「既然如此,那就先從最弱的慕容蝶開始吧!」曹贏淡心中冷笑,「那劉俠境界不低,想殺他不是什麼容易之事;至於這什麼江維,似乎比劉俠都還要強上幾分,就放在最後殺好了!」

曹贏淡心中略一揣摩,便決定了江維三人的「死亡順序」。

「啊——」正焦急中的慕容蝶見曹贏淡竟然率先向自己殺來,不由嚇得花容失色;慕容蝶的境界才入境一重,和曹贏淡相差得太大了!巨大的境界差距下,慕容蝶在面對曹贏淡時,就好像是螻蟻面對大象,被壓迫得連反抗的勇氣都提不起來!

「一招,滅殺你足矣!」曹贏淡無比自信地殺向了慕容蝶。別說慕容蝶還沒有踏入入境二重了,就算是不少入境二重的天才,曹贏淡要拍死他們,也就幾下子的事罷了;也就劉俠這種入境二重極限的鬼修,解決起來要費點力氣,當然,也只是幾分鐘的事情!

入境三重的鬼修,一個情緒波動,甚至都能引起周圍天地跟著一起波動;曹贏淡所能使用的天地之力,比入境二重的江維、劉俠都要多太多了!也正因如此,入境三重的曹贏淡,虐起入境二重的鬼修們,才如砍瓜切菜一般簡單——當然,江維除外!

「慕容蝶,快閃開!」一旁的劉俠連焦急大喊;他有心想要上去幫助阻攔一番,但可惜卻根本趕不上了,只能眼睜睜看著。

閃開?

慕容蝶當然想閃開了!只不過在曹贏淡的氣勢的的壓迫下,慕容蝶就連抬手都有些困難,更別說逃跑了!況且,就算慕容蝶拔腿就跑,難不成她還能跑得過曹贏淡?

「快閃開啊!!」眼看著慕容蝶就要遭到曹贏淡的毒手,劉俠嘶啞地吶喊,卻顯得特別無力。

只是,在絕對的實力差距前,無力,又有什麼用呢?而且劉俠明白,今天自己別說是去救慕容蝶了,就算是想活下來,恐怕都是一種奢望!

入境三重的鬼修,實力何等之強,又豈是鬧著玩的?

就在劉俠和慕容蝶雙雙陷入絕望之際,就在曹贏淡自以為這一擊勢在必得之際,江維動了!

江維的速度似乎並不快,但他手中的長槍,卻如毒龍一般刁鑽地封堵在了曹贏淡的攻擊路線上;曹贏淡若是想攻擊慕容蝶,就必必須要先逼退江維才行!

「找死!!」曹贏淡被逼得矛頭一轉,龐大的氣勢從慕容蝶身上收回,掩蓋向了江維。


面對這股龐大的氣勢,江維的動作都不由為之一滯。不過江維的實力和境界畢竟遠超慕容蝶,這股氣勢雖然可怕,卻還不至於對江維造成很大的影響;微微一滯之後,便也恢復了正常。

「入境三重的氣勢,果然強橫無比!」江維心中暗驚,手中那毒龍般的長槍,卻已經直取曹贏淡的要害。長槍中暗流洶湧,正是江維的最強招式——八重浪!

「雕蟲小技!」曹贏淡不屑嗤道。

在凝魂宮裡,入境二重極限的鬼修,其實還是有一些的;不過這「一些」鬼修中,能達到入境三重的卻幾乎沒有!為什麼?——很大一點原因就是,入境三重比起入境二重來強出太多太多了,是一個質的蛻變;想要完成質的蛻變,需要跨過的鴻溝太大了,大到很多人扯到了蛋都仍舊無法跨出!

「雕蟲小技?」江維暗笑,「確實是雕蟲小技,但若是附上我那一萬倍的魂魄強度呢?」

轟!!!

長槍終於和阻攔的鬼爪打在了一起,不過,曹贏淡預想中的強勢地將江維碾壓的場面卻並沒有出現,反而,這一次碰撞下,江維一步不動,曹贏淡卻被撞得後退了三步方才穩住身形。

「這……這……」曹贏淡頓時愣了,完全無法理解這是怎麼一回事,「確實只有入境二重啊,可為什麼會有這麼強的威力呢?」

因為江維現在施展攻擊時,把自己的魂魄強度隱藏得更為隱秘,即便曹贏淡近距離接觸,都很難發現,江維那一槍中蘊含的巨大能量,有不少是來自於江維的魂魄強度的!

其實莫說是曹贏淡看愣了,劉俠和慕容蝶更是看愣了:「這麼強!?」尤其是劉俠,這時候方才知道,江維當時和自己交手的時候,恐怕是留了不少餘力的!

江維沒有理會自己這一槍造成的震驚,而是笑著對劉俠和慕容蝶說道:「現在,你們可以先走了吧?」 入境三重確實要比入境二重強得多,但曹贏淡只是入境三重初期,而江維已是入境二重極限,雙方的差距並不是很大;這其中的差距,要是換算成力量,大概也就相當於一兩千倍魂魄強度罷了!

一兩千倍魂魄強度,對普通的凝魂圓滿鬼修來說,自然是足以形成壓倒性的優勢;可問題是,江維tmd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凝魂圓滿鬼修啊!曹贏淡雖然在境界上佔優,可他的魂魄強度卻遠不如江維,真打起來,反倒要被江維壓著打!

因而,雙方都認真地一交手,江維渾然無事,反倒是曹贏淡被逼得後退了三步。這個結果,無疑讓劉俠和慕容蝶都有點大跌眼鏡,不敢置信。

「還不走?」見二人還在那裡發愣,江維不由催道。

江維自己應付曹贏淡,自然沒什麼壓力,可這兩個豬隊友要是一直呆在旁邊不肯走的話,那遲早會成為他的拖油瓶;所以現在,江維只想讓這兩個拖油瓶趕緊走,這樣,自己才能痛痛快快地跟曹贏淡打上一架。

劉俠和慕容蝶當然不是故意賴著不走,只是剛剛被江維所展露出來的實力給震了個七葷八素,甚至都忘記掉走了;現在經江維這麼一催,兩人當然明白,江維足以應付曹贏淡,而他們二人,如果繼續留在這裡的話,倒反倒是累贅!

想通了這一點,劉俠和慕容蝶自然不會在這裡多留;二人互視一眼,果斷道:「走!」

「站住!」曹贏淡又怎麼肯放二人離去,見狀連喝道,便要出手阻攔。

不過曹贏淡才剛一出手,一桿長槍便攔住了他的去路。


「曹贏淡,你的對手可是我;想留住他們,還得先過了我這一關才行!」橫槍攔住曹贏淡的,不是江維還能是誰?

曹贏淡看了看江維,又看了看飛速遁去的劉俠和慕容蝶二人,最終只能無奈地停下了追逐的腳步。他當然明白,如今江維一心要攔,他是沒法追上劉俠和慕容蝶的;而且江維的實力也遠遠地超出了他的預想,若是不謹慎對待,搞不好還會陰溝翻船。

「既然你找死,那我便如你所願!」曹贏淡獰笑一聲,顯露出了六條手臂來;六條手臂上的利爪,都是泛著猙獰的鋒芒。

之前,曹贏淡一直都沒有,也不屑去施展三面六臂;可此時曹贏淡不得不承認,江維有實力得到他的重視——當然,也僅僅只是重視而已;曹贏淡到現在還堅信,真交起手來,贏的百分百是自己!

「哼,你一個耍大槍的,難不成還能翻出什麼浪花來不成?」在鬼界,長槍,是絕對冷門的兵器;沒辦法,用長槍和人對戰,實在是太吃虧了!

曹贏淡本有些震驚於江維的實力,但轉念一想,江維用的乃是長槍,就覺得也沒啥好怕的了!

「只要我一近你身,你就只能束手就擒了!」曹贏淡飛快地逼向江維;在他看來,自己有六條手臂,想要隔開江維的長槍,貼近江維,顯然不是什麼難事!——這種想法,之前曹贏遠也曾有過,因為這是非常正常且正確的想法;只不過曹贏遠的實力太弱,根本沒法對江維構成威脅。

而現在,實力更強的曹贏淡故技重施,卻不得不引起江維的重視了。

「想近我身?」

江維一邊以長槍阻攔著曹贏淡的步伐,一邊飛退著;與此同時,江維還時不時地依靠長槍來借力,好讓自己能夠退得更快!

「你跑不掉的!」曹贏淡的其中一隻鬼爪,非常突兀地猛地伸長了一大截,便要繞過江維的防禦抓向江維;這一爪,傾注了曹贏淡不少的威能,顯然,他為這一次偷襲醞釀了不短時間。

「危險!」

江維一驚,心中更是感受到了強烈的威脅感。不過江維也不是束手無策,他手中還有一面圓盾,準確地擋在了這一爪的行進路線上。

轟!!

這蓄勢已久的一爪,威力非凡;江維被轟得雙手發麻的同時,卻也借著這股強大的力量,迅速地和曹贏淡拉開了一段距離。

之前曹贏淡步步緊逼,現在江維總算是有空喘一口氣了。

「入境三重,果然很難對付……」

這一陣子打下來,江維被逼得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畢竟,江維的武器,只有一桿長槍一面圓盾,而曹贏淡卻是有著六隻利爪!

當然,曹贏淡雖然局面上佔優,但想要拿下江維,卻也幾乎不可能!只要江維一直和他保持好距離,不被近身,曹贏淡也只能在局面上壓制江維,卻取不到任何的實際戰果!

不過,江維也知道守久必失這個道理,知道如果一直這樣僵持下去的話,一個不小心,說不定自己就會有危險!

「真是有些棘手……想要戰勝他,恐怕只有兩種辦法了……」江維心裡琢磨著,「一種,就是施展出我的劍術來;而另一種,則是施展『千手』!」

在凝魂宮的這段日子,江維在「千手」的修鍊上,也是又上了一個層次;如今的江維,已經能夠變出二十多條手臂來了!——二十多條手臂啊,恐怕就是赤手空拳去打,也能把只有六條手臂的曹贏淡打得媽都不認識吧?

不過,《流水劍譜》,江維不想施展;「千手」,江維同樣也不想暴露掉這張底牌。畢竟,底牌這東西,肯定是越多越好;對江維來說,現在又不是什麼生死存亡的時刻,當然是能不暴露底牌就不暴露底牌的好!

「我剛剛殺了他兄弟,現在要是再殺他的話,豈不是殺人全家了……這種不道德的事,還是少做的好!」江維心中自語起來,「而且算算時間,劉俠和慕容蝶應該也快要出森羅山了,我拖時間的任務也算完成了!反正也不準備殺他,那麼現在,也該……撤了!」

看看正好自己已經和曹贏淡拉開了一段距離,要是要撤,現在無疑是最好的時機!於是江維也不猶豫,一邊繼續飛退,以求繼續和曹贏淡拉開距離;一邊雙手一抱拳,道:「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曹兄的爪法果然兇殘無比,我們改日再會!」

說完,江維也不顧曹贏淡那詫異的眼神,更不給曹贏淡反應的時間,屁股一扭,一溜煙便施展起「逝水」,跑得飛快!這速度,即便是入境三重的曹贏淡,看得也不得不驚嘆好快!

「這就走了?」曹贏淡頓時有種有氣無處撒的痛苦。這江維,不但護走了劉俠和慕容蝶,而且還殺了自家兄弟曹贏遠;可現在呢,他卻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大搖大擺地走了,而自己卻沒有任何的辦法啊,這讓曹贏淡如何不痛苦?

不但痛苦,而且還很無奈——為江維逃跑時展現出來的速度而無奈!

「只是,剛剛那步法,似乎有些熟悉啊……」曹贏淡回想著江維施展「逝水」時的模樣,不由自語道;只不過想了半天,曹贏淡還是沒能想起來,到底在哪裡見過這步法。 「哎,曹贏遠死了……」

目光從江維消失的地方收回,曹贏淡的臉色並不怎麼好看。∮☆雖說曹贏淡並不怎麼看重曹贏遠,但這個從人界到鬼界一直和自己相處在一起的兄弟死去,曹贏淡的臉色當然不怎麼好看。

「鬼修這條路,本就艱險無比;技不如人,死了也沒什麼好說的!——不過,我曹贏淡的兄弟,又豈是誰都能動的?我不管你是誰,都休想活著走出這森羅山!」

想到這裡,曹贏淡並沒有繼續去森羅山深處闖蕩,而是直接轉身跑向了森羅山的出口處。他要在那裡,蹲守攔截江維;只要江維想出森羅山,就絕對會撞上他!

……

對於曹贏淡在出口處蹲自己,江維當然不知道;不過江維也並沒有打算現在就出森羅山,他還要好好在森羅山裡轉轉,看看能不能再收穫點什麼。

「都說這森羅山裡遍地是寶,我難得進來一次,一定要多得幾件神兵再走!」江維如是想道。

其實江維現在身上,也有十來件神兵了,要是換成一般的鬼修,有這麼多神兵,其實一般都懶得繼續在這森羅山裡冒險闖蕩了——畢竟,冒險之所以叫做冒險,是因為這是有風險的;森羅山裡雖然神兵遍地,但同樣的也危機四伏,一個不小心,是很容易翻船在這裡的!所以,那些不缺神兵的鬼修,進入森羅山後,只要找齊森羅玉,就都會離開此處了!

不過江維和其他鬼修不一樣啊,江維很缺神兵啊!

其他鬼修只要有六件神兵,一般也就能滿足需求了,畢竟他們只有六條手臂。可是,江維可有著二十多條手臂啊——這還只是現在,等以後「千手」大成的時候,手臂的數量更是會達到一千條!

一千條手臂,每條都要神兵,可想而知,江維的生活壓力是有多大啊!

「而且,以後離開森羅山,我總要給師父、師姐他們也帶點神兵吧?」

這樣一來,江維的壓力,就更大了!江維不趁現在有機會多撈點神兵,更待何時呢?

就這樣,江維在森羅山裡耐心地尋找起了神兵來。雖然找了半天,江維依然一無所獲,不過江維也不心急;江維明白,所謂的滿地是神兵,無疑是一種誇張說法,真實的情況,當然不會像形容得那麼誇張了!

咻!

正當江維仔細地在森羅山內搜尋神兵的時候,他的身側,毫無徵兆地,一道利箭破空而來。

「是誰!?」

飛射而來的森冷利箭,讓江維感受到了危險的氣息;不過江維的反應和應對也不是蓋的,在察覺到危險的第一時間,身形便是急速地一個變動。


嘶~~~

利箭擦著江維的鼻尖,射了個偏。

「究竟是誰!?」江維憤怒地往利箭襲來的方向凝視,剛才這道利箭,所幸江維反應夠快,才沒受到什麼傷害,不然的話,光是這一箭,恐怕便足以讓江維受上一些傷!無緣無故被偷襲,江維當然是憤怒不已了。

視野朝著利箭襲來的方向凝視,不過江維還沒來得及找出偷襲者,就又有好多道利箭自四面八方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