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想得逞!」

赤影神吼爪下忽即響起趙彌虹的聲音,剎那間,趙彌虹卻是及時趕到,舉風道弒天劍橫擋住赤影神吼踏下的巨爪!

傾注全身元陽之力,一旋凝實如火焰的青色風氣透體而出,匯聚在風道弒天劍上凝成一面護盾!

赤影神吼感覺,就像是已經踏在地面一般,無法寸近。

嗷啊!

氣憤的吼了一聲,赤影神吼隨即向前爪傾注力量,定要連趙彌虹一起踏下!

「哇啊!」頂著的巨爪突即傳來難以抗拒的巨力,震得趙彌虹不忍吐出一口逆血。但是,他卻沒有絲毫的退後,就是被巨力震得粉碎,他也不能讓赤影神吼得逞。

「彌虹!」

看到這一幕,陳欣十分的痛苦,眼淚已經流了下來。她想要過來幫趙彌虹一把,卻是被身邊的王鵬攔了下來。王鵬明白趙彌虹的心意,所以會替她保護好陳欣。

縫隙之底,充斥著強大的火屬性能量,烘烤得裡面的岩石都通紅起來。似乎連這裡的空間都因此擴大了不少。

這裡,紅色是唯一的主調。炙熱,是唯一的感覺。岩漿流之上,許濤全身的血肉都被映襯著,成了紅色,如細蛇般搐動的血管隨時都有可能爆開。

紅色光粒和氣流還在湧進,游蛇般的氣流也在湧進,三股岩漿亦是。許濤的腹部,似是被它們開膛破肚一般。但其中丹田處,那顆暗紅色的丹丸正隱隱顫動,就快丹成顯威了!

可許濤的似乎獃滯了,面容也保持著猙獰凝固,保持著奮勁的身體也僵直住,宛若雕塑……

快點,再快點,一定要趕上啊……

嗷!

赤影神吼怒吼一聲,再度加力,霎時,便把趙彌虹傾注全力的青色護盾踏碎。強大勁氣震蕩開來,活生生把趙彌虹震飛出去,撞在山體上,滾落下來。

隨即,赤影神吼的前爪落下,但卻因踏碎護盾偏離軌跡,沒有準確落在山體縫隙處,而是在它之前踏出一個大坑。

不過沒關係,唯一的阻礙已經遠離了。赤影神吼隨即便又踏起前爪,隨時可以狠狠踏下!

「完了……」

眾修士都產生了這樣一個念頭,就連許多男生的臉色都變得煞白。絕望,很快侵蝕著這些少年少女的心靈。

赤影神吼的前爪影子已經穩穩印在山體縫隙處,這一次,它不可能再踏偏了!隨即,它的爪影在慢慢放大!

劈啪!

突即,在遠處眾修士中,響起了一道霹靂聲。緊接著,就有一道前部青色,末端銀白色的人影閃掠而起,沖向赤影神吼!

這突如其來的狀況,吸引了眾修士的注意。定睛一看,青龍院的修士們認出了那人影,竟是胡眯娜!

胡眯娜如一條流星,劃過天際,須彌間就到了赤影神吼面前。

「精神衝擊!」

胡眯娜當即嬌喝一聲,她也參與了五昌誕陣,所以現在僅存的元陽之力少得可憐,她的喝聲,也顯得沒有底氣。

但隨即從她美眸中射出的兩道透明漣漪般的精神衝擊波卻是很有底氣。趕在赤影神吼的前爪踏到山體縫隙前,這精神衝擊及時湧入赤影神吼的血紅眼眸,使得它精神恍惚了一下。本匯聚在前爪上的巨力卸去不少,這樣,許濤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發動這次攻擊,胡眯娜不禁用了精神衝擊,還有雷暴步,所以現在她的元陽之力真正枯竭了。隨即,她只輕哼一聲,便從半空無力落下……

赤影神吼的前爪踏到山體上,如人踩豆腐一般,毫無懸念的震碎岩石,陷入其中。旋即,便有紅色的氣流和光粒透出山體,瀰漫開來。赤影神吼,正好踏進了縫隙之底!

看到這一幕,眾修士的心,不禁都為之一顫,他們,真的完了?

突即,在赤影神吼前爪踏入的山體中,猛然闖蕩起一彭滔天焰氣!焰氣衝天,硬是把周圍的碎石都震飛而開,連赤影神吼的前爪都給逼退數步。

滔天焰氣如曇花一現,而後卻是一閃而沒。被震飛的碎石漫天散落,一場石雨,充斥著遠處眾修士的視線。

石雨中,顯現出了一抹紅影,在半空中,準確的接住了無力落下的胡眯娜。

紅影身上的紅色漸漸隱退,顯露出其中身形壯實了不少的少年。少年體內,一顆暗紅色中透著些許岩漿細紋的火丹懸浮著,周圍充斥著龐大的元陽之力!

二等火丹現,功成玄陽境! 少年抱著少女,飛浮在漫天石雨中,顯得尤為奇異。

遠處,六院修士的目光都被他們吸引了,本來絕望的眼神,此刻又煥發生機!

「是許濤,他終於成功了!」眾修士中,開始有人欣喜的呼喊出聲。接著,這一類歡喜的話語不絕於耳。

赤影神吼不遠處,沒被震碎的山體下負傷躺著的趙彌虹抬頭仰望石雨中的少年,不由得欣慰一笑,他的努力,終究沒有白費。

現在的許濤,**著上半身,顯露出即消瘦,又健壯的身形。被他抱在懷裡,胡眯娜那白皙稚嫩的臉頰不禁泛起紅暈。

許濤用他那雙透著凌厲氣息的眼眸環視了一圈,最後定格在眼前的赤影神吼身上。變得剛毅的面容忽即放鬆一下,微微笑著,道:「這便是那傷了王鵬的造化凶獸嗎?看著也不如何厲害嘛!」

「放肆!你這小鬼真是可惡,剛才費了我不少手段居然沒能將你滅殺。現在你竟敢口出狂言,看我不將你撕成碎片!」赤影神吼警惕的盯著面前的許濤,大嘴微動,竟就口吐人言。

聽這般,眾位修士也不如何吃驚。造化凶獸的靈智極高,能夠像人類一樣思考,口吐人言不過是他們能力的冰山一角罷了。只是剛才赤影神吼在跟一幫華成修士斗,不屑說話而已。

許濤又笑道:「你才放肆,敢肆意屠殺我們六院修士,我看你是嫌命太長了吧!」

聞言,赤影神吼的嘴角隱隱上揚,似是輕蔑的笑了,道:「屠殺你們又如何?若不是主人怕事情敗露,連外邊那幾個雜碎也殺得!」

許濤不禁一怔,臉色陰沉下來,赤影神吼這話明顯讓他擔憂起來。它口中的「外邊那幾個雜碎」怕就是炎無雙等人了……也就是說,這赤影神吼的主人……非同小可!

「混蛋,那我先殺了你!」

許濤怒了,當即鬆開一隻抱著胡眯娜的手,握拳,猛然轟出。旋即,一團巨大的由十分凝實的艷紅火焰凝成的火球瞬息呈現在眾人眼中。

這團火球不止顏色深紅鮮明,其中更是隱隱透著岩漿之色,想來是因為許濤在凝丹之時也吸納了岩漿流參與的緣故。火球體積碩大,絲毫不比赤影神吼小!

隨即,火球轟出,撞擊在赤影神吼身上,強大的衝力輕易就將其轟飛數十丈。而後,火球焰氣潰散,就將赤影神吼包圍,並瘋狂灼燒它的血肉。

「嗷啊!」現在,措不及防的赤影神吼也只得忍受火焰的灼燒。不過,它很快施展威能,一下就把周身的火焰震散。

趁著這空檔,許濤竟是一齊把胡眯娜和趙彌虹帶到遠處,和王鵬等人呆在一起。而後,當赤影神吼震散火焰,抬眼望向這邊時,許濤就坦然一人飛浮在空中。由此可見,許濤的速度有了質的飛越!

赤影神吼沖著許濤怒吼道:「可惡的傢伙,你們今天都將葬身於此!」


「就憑你嗎?」許濤不屑道。

說著,許濤運轉體內龐大的元陽之力,旋即,一股讓眾修士望塵莫及,甚至膽寒的氣勢透體而出。

許濤的氣勢,就是赤影神吼面對都不禁忌憚三分。遠處,感知力最強的胡眯娜,程雙雙,趙彌虹三人面對這氣勢,都有種捉摸不透的感覺,那與他們根本不在一個境界。

嗷啊!

赤影神吼怒吼一聲,一股絲毫不弱於許濤的嗜血氣勢猛然爆發,在這片天地,與其互相對持。

在這兩股氣勢的對持下,周圍的氣流都隱隱有定住的跡象,眾修士更是有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你們最好再遠離些,我怕待會兒無暇顧及你們的安危。」許濤淡然說道,只是他的目光一直鎖定前方的赤影神吼。

聞言,周圍位修士才回過神來,當即所有人都動了起來。還能走的,自顧自往遠處走。還能跑的,卻是攙扶起站都站不穩的人,一起遠離。就是站在最遠處的王鵬幾人也都向外退出數十丈,遠遠的看著。許濤與赤影神吼一戰,就是一個餘波都能轟死他們一大片……

「哼,你以為這樣就能讓他們活命嗎?包括你,都得死!」赤影神吼陰聲道。

許濤輕蔑一笑,道:「說第二次,就憑你嗎!」

嗷!

赤影神吼不語,當即張開血口,再次吐出了對付趙彌虹等人集結的煉一劍陣時用過的粉色龍捲。龍捲,又一次分裂地面,斷出一條橫溝沖向許濤。

見狀,許濤也有所動作。只見他輕哼一聲,右手攤掌定在身前。旋即,在他面前,左面,右面,皆有一個火紅色的六芒星圖案呈現。


這三個六芒星圖案都有著三丈直徑,在它們的十八個頂角,忽即一齊燃起了熊熊火焰,最後凝成火球。

十八個火球很快凝成,在遠處眾修士眼中,那就像在許濤身邊出現了十八個太陽般扣人心弦。

這些火球和先前那一個一樣,有著深紅鮮明的顏色,並透著岩漿之色。如果不仔細看,這些個火球活像許濤和滕佳佳施展的組合型法術,土運爆漿!

吸納了岩漿流參與凝結的火丹,想來定比普通的二等火丹都要強上一線。所以,許濤現在能御使的火焰較之以前,也有了質的飛越。

「六芒星火球陣雨!」


許濤大喝,右掌收回又拍出,旋即,這十八個火球便一起對著衝來的粉色龍捲轟去。十八個火球一起轟動的景象著實精彩,這片天,似乎都為之動容,暗淡下來!這就如一場流星雨,高調降世!

轟隆隆!

首先有三個火球與粉色龍捲碰撞在一起,頃刻間相互潰散,化作滔天焰氣瀰漫天空。隨即,後邊的十五個火球也接踵而至,參與到這激烈的碰撞中。

赤影神吼眼裡,那滔天焰氣越加強大,正瀰漫過來,急速蠶食著它吐出的粉色龍捲。見狀,赤影神吼血紅的眼眸瞪得老大,一幅不可思議的樣子,按理來說,應該是它吐出的粉色龍捲佔上風才對!要知道,同級的造化凶獸要比玄陽法師強,這是條森嚴的鐵律!

十八個火球都爆裂開來,所化的滔天焰氣,衝天而起,並急速擴散,眨眼間,連同粉色龍捲,赤影神吼都被其「吞噬」!

要不是許濤刻意控制,就連遠處一些六院修士都會被波及。

「嗷嗚!」滔天焰氣中,傳出赤影神吼凄厲的叫喊。

看到這一幕,六院修士們都不禁駐足瞻仰,臉上洋溢著興奮和喜悅的表情。這般看來,晉級玄陽的許濤要比赤影神吼強上不少,也就是說,他們終於逃過一劫。

淡漠的望著下邊瀰漫燃燒的滔天焰氣,許濤嘴角不禁泛起弧度。在縫隙之底,岩漿之旁,他所受的炙痛之苦,看來是沒白熬。

「不知道現在的我,使用道明聖火能發揮幾成威力……」許濤忽即喃喃道。

旋即,他右手攤掌伸在身後,體內龐大的元陽之力猛然湧入丹田內橙黃紅色的火丹里,而後,在他右掌上便就燃起了三團艷黃色的火焰。這三團火焰,體積不大,但也都有半個許濤大小。要是以前,動用這麼多道明聖火,許濤的元陽之力或許就消耗精光了。

三團道明聖火隨即在許濤掌前旋轉起來,霎時就成了在同一平面內,重心朝里的三個大逗號模樣。與許濤曾多次使出時的模樣一致,只是個頭大上不知多少號。

旋轉著的道明聖火引動周圍的空氣,在許濤身後形成了一旋滔天氣浪。其體積之大,竟是不亞於下邊瀰漫燃燒的滔天焰氣!

「三元印!」

許濤突即暴喝一聲,而後便托著右掌上碩大的三元印在氣浪的映襯下,俯衝而下。

嗤!

許濤帶著氣浪,轟然灌入滔天焰氣之中,如火海般的滔天焰氣當即就掀起一場「軒然大波」!焰氣被氣浪逼散了不少,其中烈火纏身的赤影神吼顯露出一部分身軀。

遠處眾修士看到,許濤托著三元印霎時來到赤影神吼面前,旋即他便當頭一擊,猛然轟擊而下!

轟!

碩大的三元印硬生生,無阻礙的拍擊在赤影神吼頭上,一股強大的勁氣旋即爆發,全然湧向赤影神吼。

嗷嗚!

伴隨著哀鳴,眾人看到,赤影神吼的身體旋即從滔天焰氣中沖射而起。霎時間,便就到了十丈高度,二十丈遠近。過程中,從它身上濺落大片鮮血,灑到滔天焰氣中,化作血氣消散。

許濤這一擊,足足把赤影神吼轟出五十丈遠才落下。它巨大的身軀重重砸落,活生生把地面砸出一個大深坑。


滔天焰氣很快散去,顯露出其中傲然挺立的許濤。

「這似乎還不是道明聖火的全部威力,但也夠我這玄陽法師揮霍了!」許濤笑道,隨即望向砸落遠處的赤影神吼。

在大深坑中,方才還威風凜凜的赤影神吼現在卻如爛泥一樣難以起身。它的目光也投向許濤,眼神中透著不可思議的神情。


「這是……自然之火!」赤影神吼艱難的吐出一句話。

遙遠的石府密室中,邪皇殘霜再一次被驚動了。

「自然之火!這般聖潔光明的感覺,難道是紫雲戰神的道明聖火?」殘霜吃驚的自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