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暫時不能見面.」

一個沒有陽光,只有月光的地方,一座使用特製魔核照明的宮殿里,寶座上,一個無法看清面容的女子正在說話,聲音極其好聽。

宮殿中,一個冰冷的少女敬畏地跪著,紫衣紫發紫眸,容貌與瑤兒的第三形態極其相似。

寶座上的女子頓了會兒,繼續說道:「將瑤兒的肉身帶過去!」

「是!」冰冷的少女毫無情緒波動地答道。

「你與緣鈺一起去。」

冰冷少女一愣,最終還是答道:「是!」

「出發吧!」

「是!」

走出宮殿,冰冷少女迎面就撞見另一個冰冷的少女,說:「緣鈺,主人命令我們前去將葬神刀和紫宿劍分開,並將為瑤兒量身定做的肉身帶過去。或許我們還要留在外面的世界。」

「祺夢!」名叫緣鈺的少女遲疑了一會兒,說:「要為傳承者提供幫助嗎?」

「不用!而且,那也不是傳承者,只是一件工具。」祺夢冷冷地說道。

「那就出發吧!」緣鈺冰冷的臉上泛起淡淡的微笑,「這還是我們被製造出來后,第一次離開離陽天,也是第一次去見我們的原型。」


「我是祺夢,不是瑤兒二號,你也不是瑤兒三號。」祺夢的眼神越發的冰冷起來,「我們三個都是獨立的,只是相貌相似罷了。」

「也許吧!」緣鈺也不多說,因為祺夢很不願意說起這事,「她的肉身一直放在我這,可以走了。」

說話間,她們互相擁抱在一起,身上綻放出耀眼的紫光,身形漸漸淡化消失。

等她們再次出現時,已經不在離陽天,而是在蛟龍城。

她們並不能瞬移到任何地方,只是離陽天非常特殊,可以將她們傳送到下層世界任何普通的地方。

蛟龍城雖然是玉龍帝國的帝都,但自然環境並不特殊,在離陽天可以任意傳送的範圍內。

現在她們出了離陽天,就無法再使用離陽天的傳送能力了。

在她們出現的那一刻,瑤兒的心猛地一顫,一段記憶突然間蘇醒。

「複製……改良……再造……成果……祺夢……緣鈺……」

祺夢!

緣鈺!

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

瑤兒原本不知道,現在突然想起來了,也知道她們就在不遠的地方,心情變得極為複雜,其中興奮更多。

她沒有遲疑,拋下還在錘鍊身體的沈逸,以最快速度來到蛟龍城的城牆上。

此時,祺夢和緣鈺正冷著臉,被一群將士包圍著。

瑤兒一上來就喝道:「退下!」

將士們一愣,為首的一見是瑤兒,立刻恭敬道:「瑤兒前輩,這兩個人……」


話還沒說完,在場的將士們就齊齊震驚了,因為他們看著瑤兒的身體快速成長,眨眼間就變成一個亭亭玉立的美少女,最詭異的是,瑤兒與那兩個冰冷少女實在是太相似了,幾乎可以人為是三胞胎,而且氣質都出奇的相似。

瑤兒冷聲道:「她們是我的妹妹,沒有惡意,你們退下吧!」

「是!」將領立刻帶人退下,繼續堅守崗位,只是有意無意地往這邊看過來,眼中心中滿滿的都是好奇。

瑤兒看著祺夢和緣鈺,后兩者也看著她,久久不語。

「她……她還活著吧?」瑤兒緊張又興奮地問道,而問的人自然是她們的主人。

「她在離陽天。」緣鈺說,「她一直在那裡,從未離開,一直在等待你成功的那一刻。你讓她失望了,但是她從來沒怪罪過你。在她眼裡,我和祺夢永遠無法替代你。」說著,她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個冰棺,冰棺中躺著一個女嬰,又說:「這是她專門為你製造的肉身,可以使用上萬年,只要不徹底破碎就能夠再生。這可是我和祺夢都得不到的好東西啊,而且只有一個。」

瑤兒緊緊盯著那冰棺,眼睛已經濕潤了,哽咽道:「我……我對不起主人。」

祺夢冷聲道:「行了,等任務完成,你自己在主人面前謝罪。帶我們去見一見傳承者。」

「好!」瑤兒接過冰棺,帶著祺夢和緣鈺前往威靈親王府。

她們只是遠遠地看著沈逸,並不過去談話。

祺夢微微皺眉:「這個傳承者似乎太普通了吧?你的眼光怎麼變得這麼差了?」

緣鈺也有點生氣了,冷冷地盯著瑤兒。


瑤兒苦笑道:「不是我選的,是紫月古戒選的。」

「這……」祺夢和緣鈺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疑惑,後者說:「紫月古戒的靈識非常微弱,它的選擇肯定都是憑直覺,而紫月古戒的直覺應該是非常準確的。這麼說來,這個傳承者應該有與眾不同的地方。你覺得他哪裡與眾不同?」

瑤兒想了想才說:「好像靈魂比正常人強大一些,想法比較多,身體和天賦都不怎麼樣。」

緣鈺又說:「這不是沒有任何優點嗎?缺點有嗎?」

「一個字,笨!」瑤兒毫不客氣地評價道。

「……難道紫月古戒的感覺錯了?」緣鈺不得不往這方面想了。

「應該是。」瑤兒不大確定道,突然想起一事,說:「好像紫宿劍的邪靈對他很感興趣,還好他好像夢見過紫宿劍的誕生過程,以及主人和紫宿的感情史。我懷疑這是劍靈紫宿乾的,目的是什麼就不清楚了。」

緣鈺深深地皺起眉頭:「如此看來,劍靈和邪靈都很看好他,那紫月古戒應該沒感覺錯。可是,他也太普通了吧?」

「對,就是普通!」祺夢突然說道,「你們想想當年的天下第一鑄劍師紫宿,他在鍛造上的天賦是超一流的,但是他本身修鍊卻非常勉強。他之所以能在那麼早成為武聖,是因為月華神功和幾次奇遇。傳承者普通就對了,否則很難與紫宿匹配。」

瑤兒和緣鈺頓時眼前一亮,看來之前她們的想法是有問題的。

祺夢又說:「他的體質和天賦雖然普通,但是他的靈魂不普通,應該有特殊之處。瑤兒你仔細想想。」

「靈魂……靈魂……」瑤兒皺眉沉思,突然眼皮一跳,「靈魂與肉體的關聯不是天衣無縫。沈逸的靈魂和肉體之間有縫隙,好像……就好像把靈魂塞進一個肉體裡面,只是這個肉體與他原本的肉體十分相似,所以靈魂與現在的肉體沒有發生任何不良反應。難道,沈逸是一個多生重生的遠古強者?不應該啊!只要是遠古強者,即使前世資質平庸,但這一世絕對是天才中的天才。」

祺夢說:「這我們就搞不清楚了,其實也沒必要,只要任務順利繼續下去就行了。主人早就知道這邊的情況,卻一點反應也沒有,說明這個傳承者沒什麼問題,可以繼續培養。」

瑤兒和緣鈺微微點頭,贊同了這個觀點。

祺夢冷冷地瞥了眼瑤兒:「你真的是我們的原型?這麼廢!」

瑤兒無語,緣鈺輕笑道:「祺夢,瑤兒的記憶還沒完全蘇醒,遲鈍一些也是正常的。」

「哼!」祺夢輕哼一聲,雖然不再說話,但其實已經認同了緣鈺所說。

緣鈺又說:「我們這次的任務是把葬神刀及其擁有者趕回上層世界,別在這裡lang費時間了。」

祺夢微微點頭,轉身就要走。

瑤兒說:「你們先等等!能告訴我怎麼去離陽天嗎?」

祺夢冷漠不語,緣鈺說道:「等你任務完成,你的記憶就會全部蘇醒,到時候你就知道怎麼去了。哦,對了,我們三人之間有特殊感應,如果你遇到生死之局,可以向我們求援。不過,我、祺夢和你一樣,實力只是九轉武王,即使自爆肉身也只有九轉武宗級別的威力。所以遇到武尊級別以上的強者,你保住自己的靈魂就是了,求援什麼的已經沒有意義了。放心吧,只要靈魂不滅,主人就能將你救活,畢竟我們原本也不是真正的活人。」

瑤兒點頭表示理解,只是心中對祺夢和緣鈺能擁有穩定的修為,有些羨慕。

其實,祺夢和緣鈺也很羨慕瑤兒,因為唯有瑤兒可以變化身體,而她們不能。

「沒別的事,我們先走了。」緣鈺說。

「還有件事。沈逸的兒子被一個邪修抓走了,你們順便把那孩子救回來吧!」瑤兒見她們的表情越發冷了下來,立刻補充道:「那個孩子經過鮮血供養了,是個非常好的苗子,擁有成為一名優秀機關師的天賦。」

緣鈺的臉色這才好看一些:「既然是個好苗子,那可以勉為其難地救一下。」

祺夢也微微點頭,卻又說:「瑤兒,記住任務的最終目的。」

瑤兒一怔,沉默了會兒才說道:「我沒忘記。唉!」

緣鈺說:「最好將那孩子洗腦。給小孩子洗腦還是比較容易的。」

瑤兒微微點頭,神色有些哀傷。

祺夢冷哼道:「心軟了?」

「有點。」瑤兒如實回答,「不過,我會儘力完成任務的,絕不敢有半點怠慢。」

祺夢輕哼了聲,點了點頭,勉強滿意了。

「那我們走了。」緣鈺說完,與祺夢一起走了。

… 半日後,玉龍帝國營救太子林奇軒一事就結束了,有點虎頭蛇尾.

陸宸被兩個神秘女高手帶走,而邪修則再次逃脫,至於那個月神教的血袍祭司則被邪修臨走前殺害。

血袍祭司雖然臨死反擊,但沒能殺死邪修墨雲,不過墨雲也因此身受重傷。

只可惜君漠等人到的太晚了,否則墨雲絕對逃不掉。

由於所有人都沒能真正參與援救,所以事先說好的獎勵就都沒了,不過每個人都能得到一份價值不是很高的謝禮,而眾人也因為沒能幫上忙而沒辦法要求更多。

當君漠帶著林奇軒回到威靈親王府,沈逸竟然還在修鍊。

按照瑤兒的說法,沈逸此時的意識已經被禁錮在精神世界里,只能自行蘇醒,外人無法干預。

鄭九封、鍾璃和韋金鐸見識比較廣,肯定了瑤兒的說法。

大部分人都沒什麼好說的,只是玉丹雀臉色有點難看。

兒子被抓走,老子竟然還能安心修鍊,這讓玉丹雀哪裡能夠心情好。

君漠就把玉青鳥喊過來,勸了玉丹雀整整一個下午,後者才勉強不追究此事。

其實,這也不怪沈逸,主要是他修鍊的方式和**,以及這次突破的太突然且太快,導致了他無法掌控自己的心神。再加上他的靈魂本來就與肉體有些縫隙,這次突飛猛進使得縫隙擴大,必須經過長時間修鍊才能彌補。

誰知道,這一修鍊就整整修鍊了半個月,出海的事不得不往後推辭。

而這半個月里,在君漠的建議,玉龍女帝的首肯下,一眾強者們進行了一場連續半個多月的切磋比試。

武靈與武靈比試,武師與武師比試,也可以組隊比試。

獎品除了玉龍帝國提供的,還有參賽選手自己拿出來當賭注的。

當然,最高獎品還是地階高級的武技,唯有最強者才能得到,也是眾人爭奪的主要目標。

鄭九封、鍾璃、韋金鐸和伊麗莎白沒有參加比試,而是當裁判,因為他們的實力比其他參賽選手強很多。

歸潛雖然也和韋金鐸一樣是九轉武靈,但**和武技相差甚大,完全不是對手,因此也參與比賽,想為光輝學院和自己奪下那地階高級的武技。

君漠和陸昭先參加了個人賽,后又參加了組隊賽。

雖然君漠和陸昭的**有點相互排斥,但經過之前沈逸的調和,現在已經能夠比較好的配合了。

最終,以歸潛得到最後勝利告終,君漠和陸昭的組合排在第二位,蒙天縱、秦空、趙隱軍的組合排在第三。

歸潛如願以償地得到了一卷地階高級武技,不過最終沒有選擇「裂風斷流」,因為那只有前兩式且對肉體的要求太大,他選的是一套劍法武技。這在蒙天縱等人看來,實在是太有眼無珠了。


秦空私下裡找過歸潛,希望他選擇「裂風斷流」,然後他用兩卷地階高級武技和他交換。

只是歸潛拒絕了,因為他不相信秦空等人的人品。

這讓秦空等人十分鬱悶,他們的人品有那麼差嗎?

君漠和陸昭倒是十分樂意。

比試結束后第三天,沈逸蘇醒了。

得知林奇軒早就安全回來,沈逸這才把提著的心放下,非常誠懇地去給所有親朋好友道歉,特別是玉丹雀和林奇軒。

出海的事再次被提上日程,沈逸決定兩日後出海,請大家準備妥當。

出海前一天,瑤兒帶著許多魔核回到王府,直接扔到沈逸面前:「幫小寒晉級!」

「小寒晉級?」沈逸一愣,隨即一喜,「它可以晉級了?」


「到了一個臨界點,主要是你當初突破的時候,它也得到了一些好處。」瑤兒說著,從懷裡將赤目冰羽蛇小寒取了出來。

小寒平時都是以一階魔獸冰蛇的形態出現,這次被拿出來,似乎知道要幹什麼,直接變身為三階赤目冰羽蛇的形態,眼巴巴地看著沈逸,似乎在祈求主人快點幫它晉級。

沈逸問清楚了幫小寒晉級所需的注意事項,就開始協助小寒吞噬魔核。

赤目冰羽蛇晉級后是赤目冰羽蟒,體長將從一米暴漲至十米左右,而且背上的冰翼也將變大。

雖然赤目冰羽蟒還不能真正飛行,但飛躍能力極強,而且在空中能夠自由改變方向,毒性也大大的提高了,還多了項使用寒冰攻擊和防守的能力。

可惜的是,赤目冰羽蟒在四階魔獸中並不是很強大的存在,最多算是中游,而且以後的晉級將越來越困難。

小寒從三階晉級到四階,就需要吞噬十幾個三階魔核和一個四階魔核,從四階晉級到五階時所需的能量將是近百倍的增長。

這個時候,就不只是需要魔核了,還需要一些天材地寶。

這暫時還不是沈逸要考慮的事。

當沈逸協助小寒完成晉級后,一股驚人的寒流席捲了整個王府,驚動了所有人。

所有人紛紛跑來查看,看到一條身長十米的雪白大蟒,而且實力還不穩定,在四轉和五轉之間徘徊。

「這是……赤目冰羽蟒?」鍾璃對魔獸的認知比較深,一眼就看出了小寒的來歷,非常驚訝,「這是能夠晉級的魔獸,而且已經晉級到四階了。看起來好像是沈逸的寵物,難道他也修鍊和我鍾家相似的**?是了,瑤兒能給出那兩種資料,說明她很懂魔獸的培養,會我鍾家一些手段也是正常的。聽說祈月功能融合很多**,看來是真的。」